第三百六十章 阵乱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噼里啪啦!

    阵鞭炮的声音,似乎炸开了兰花湾的哀伤,但是升腾起来的硝烟,却更加让兰花山里的寂静压抑的人难受!

    站在个新开的土坑边,唐杻服双眼直,看着面前的情形,怎么也不敢相信,几乎股坐在了地上。?? ? ≥.≠≈1≤Z≈W≤.≠如果不是身旁有人大胆的扶着了他,他眼前黑的几乎栽倒了下去。就是这样的情形,旁边的人都跟着起双腿颤。

    这里是兰花山的山坳里,算是挨着唐家祖坟的块地方。按照风水先生的话说来,虽然不能算是宝地,至少也是挨着祖坟占了点光。据说当初还是在唐杻服爷爷手里的时候,虽然没有什么钱,但是听说这块地方好,便想尽了切办法盘了下来。

    后来随着改朝换代,虽然所有的土地经过了重新的洗牌。但是乡里人还算是比较实在,即使重新把荒山分了遍,唐杻服家里依旧依照古训,把这块地方和人换了下。

    别人不知道其的玄机,唐杻服却依照老人的心愿,在近几年新政时,做了这个小小的决定。本来是想着等家里人依次百年之后,6续的寻到这个老地方来。

    但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因为自己女儿喝药的事情,倒让她先靠近这里来下葬。乡里人邻里关系还算比较和睦,这种大事虽然痛心和难受,但是邻居们几乎都过来帮忙。而且按照行亲的意思,正月里短命鬼是要乘着晚上就把唐熙下葬的!所以他们安排了三个人来开穴。

    这本来是件很正常的事情,家属也不会干涉行亲的安排,基本上只会知会就好了。但是眼看着天就要黑了,正在哀伤着这女儿真是最后面都难见了。忽然个行亲跌跌撞撞跑过来,神情恐怖紧张的告诉自己,说这边开穴出大事了!

    还有什么大事!会比今天自己家里出的事情更大?

    本来心里哀伤的唐杻服,先是阵愣。因为看到这个行亲有些老成,却依旧惊恐的样子,算是见识过些场面的唐杻服,忍痛把人叫到了边。

    别人很难理解唐杻服的想法,毕竟这个时代里自己几个孩子,如果都要弄出去工作的话,有些不太实际。可是作为最大的孩子唐熙,似乎有些不太愿意。当然因为这个导线,在给她介绍对象的时候,还是和堂客爆了冲突。

    如今唐杻服心里有些难过的自嘲,更加没有想到的是,居然闹出了出活见鬼的事情!如果不是自己亲眼所见,谁会相信这切是真的?

    本来就悲伤的唐枢服,当时脑海里阵混乱。甚至连县里的领导、乡里的领导这些人走了,唐杻服都没有回过神来。即使自己也曾叫另外个女儿唐昱去看,因为悲伤的原因,唐杻服都坐在堂屋里难以排解。

    至于那些骇人听闻的变故,和那些无法令人置信的事情都不说了,毕竟大家心里都有着极端的敬畏!最后也排除万难的乘着天寒地冻的,连九师公都请过来了。最后高衍堂的大省公,也过来陪着九师公去看过开穴那块地,都说那地方对家人会好的。

    对于这些古怪的事情,唐枢服都没有想那么多了,毕竟要生的已经生了,闭着眼睛睁开眼睛都已经没有了实际意义。想到躺在棺材里冰凉的唐熙,当初还是呱呱落地的时候,到后来慢慢长大成人的过程,他不由便悲从心来!

    下午唐大省说自己身体不好,在陪着九师公看了穴地之后先走了,九师公却留在这里还要主持大局。而且如今正和沈铖逋家的人在起,帮忙给化灰的遗迹做度。因为沈铖逋的后人都亲眼看到,铖逋怜怜更是因为眼见情形哭晕了过去。这种事情生了之后,看到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根本就无法掩饰。

    唐枢服也没有想过要去掩饰,虽然生在自己家里,毕竟那个沈铖逋如果是真的,那它为什么还活生生出现?虽然后来阵风样化灰,但是这真正的出处还让人怀疑。听到这事的怪异,九师公后来带人去看过,但是他看到了什么,或者说有没有去到,都决口没有对人提过。

    但是唐杻服看到九师公的脸色很难看,不知道究竟是后山冷的,还是真的有什么事影响到他了,唐杻服也没有问过他,因为那是涉及到沈家的事情了。虽然那东西到了自己女儿房里,但是最终变成了堆灰,大家就当做了场梦吧!

    所以任凭沈家的人说要度,还请九师公在这边做法,唐杻服也没有干涉的意思,毕竟涉及到自己家,这邻居议论的口很难堵住了!

    明明旁边屋里还在请九师公做法,如今居然又有人说出大事了!这不是嫌兰花堂不够热闹吗?

    如果不是这个行亲辈分比自己高,又是过来家里帮忙的,唐枢服几乎骂了出来!但是唐杻服也装不出笑容来,尽量可能考虑到别人的情绪,把人拉到边问的时候,当知道生什么事情的他,几乎直接瘫倒了第上去!

    原来在后山给唐熙开穴的三个人出事了!

    虽然不敢肯定是出什么事了,但是唐杻服还是跌跌撞撞地,由行亲陪着赶过来。

    不知道为什么,那已经挖开了的土坑,似乎又被人推进去很多松土。

    让人心惊胆战的是,松土下还露出了截衣角,看到这截衣角的唐枢服,忽然感觉到自己眼前黑!

    甚至对倒在土坑边,已经僵硬了身体的软锅巴,他都没有那么痛心。因为那露出来的衣角,已经令唐杻服的神经剧痛,整个人已经冰凉。

    他忽然记起了,自己让唐昱去跟着人,后来好像直没有看到影子。而土坑里露出来的那个衣角,甚至是隐隐可见的身影,让他再也无法控制自己,伸手想去扶住边上的小松树,却没有来得及把住,人便直接往地上倒去。

    “赶快扶着他,别让他倒进坑里去!”声低低的狂吼声,是唐杻服最后的意识。他仿佛听到了九师公的声音,但是他不能够确定。

    旁跟着过来的人吗,生生的拉着了唐杻服没有头栽进土坑里去,但是也带动着无数黄土和没有化掉的雪花,纷纷落进了土坑里。

    有人冲过来紧紧拉着已经晕倒了的唐杻服,居然是好半天没有露面的骆鹰。而龙峰治正站在九师公的身边,其余没有人跟过来这边。

    “怎么办?怎么办?”那个行亲年纪也不小了,因为感觉到时间差不多的时候,开穴的人还没有回来和自己交接,他才带人过来看。没有想到出了这种事情,他当时也是吓呆了。连滚带爬的跑回兰花堂,本来想扯开了嗓子喊叫,但是想到这里的情形,还是先把唐杻服叫过来看看。

    “这人已经没用了!”龙峰治轻轻叹了口气,蹲下来把了下那个侧倒在土坑边的软锅巴。这个男人完全已经铁青了,身子佝偻着僵硬冰凉。看着他那对紧闭凹陷的眼睛,还有铁青的脸色,龙峰治不由深深的吸了口气,缓缓回头看向九师公。

    “果然是要出大事了!”九师公的声音结结巴巴的,甚至有些抖。骇然的看着龙峰治,便又低声说道:“我开始来看的时候,便感觉到这边有些怪异,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定是唐家当初的那个阵法动了!”

    “你也知道这个阵法?”龙峰治吃惊的看着这个精瘦的老人,倒不是他轻视,实在是这个世上还懂得阵法的人不多。

    “我哪里懂得什么阵法哟!还是在少年时看过些前辈谈起,说唐家祖坟这边有阵法,隐隐记得些往事罢了!”九师公有些唏嘘,看着土坑阵愣。

    !!!

    “下雪了!”

    卓婷轻轻的说着,坐在窗前好像看着那缓缓飘落的雪花,是道极美的风景。

    我坐在她身边有些傻,拨弄开的炭火红彤彤的。即使是在船上,却也透露着股暖意!舱门紧紧的关着,但是卓婷说太闷,便把船舱的小窗支了起来。这时外面渗进来的寒意,却似乎随着这飘落的雪花,让人感觉多了几分雅致!

    外面的天色已经完全的黑了,四周黑压压的片望不到边。船里煤油灯闪出的光线,辉映着外面的天,好像雪花就是从船顶飘落下来的。

    可能这是在湖上的原因,所以更是显得寂静。说完自己这几天的变故,卓婷便坐在窗边呆。我心里踌躇纠结的是,要不要和她说说我身上揣着指标的事情。但是因为看到她的失神,还是让我没有马上主动说出来。

    虽然很安静,却让人更加确定的是,湖面上比岸上冷太多,因为到了晚上的时候,居然似乎有着阵阵袭人的寒风凛冽!

    龙峰治带人进去船里之后不久就出来了,带着骆鹰说要出去,我自然不方便问他什么。但是他没有让卓婷跟着起上岸,而是告诉说如果明天上午太阳完全出来之前,他还没有回来这里的话,就让卓婷把两艘渔船都整到岸边去!

    当时我倒是没有想太多,毕竟这些事情我感觉到不是我能够参与的!加上当时卓婷说了她自己的事情,我心里莫名其妙有些难受,到也没有想到龙师傅话里的语病!这个时候静下来之后,我忽然感觉到有些大大的不妥!

    他如果不能赶回来,那他是不是有什么事了?

    我忽然打了个激灵!(。)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