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五章 群魔乱舞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冰冷的门板上,这具早就冰冷的尸体,似乎忽然睁圆了自己的眼睛。??? ? ㈠.??1㈧Z?W

    本来早就应该全是死光的眼睛,在昏暗的灯光下,却清澈炯炯有神。它似乎感应到了什么,虽然没有从门板上起来,但是眼睛居然会偏移般,朝窗外看去。

    这屋里虽然不算很宽敞,但是因为点着煤油灯的缘故,屋里除了床和另外木式家具,摆着这门板之后,还算是有些空间。床头上蚊帐上贴着的喜字,虽然有些变色了,但是都还没有撕掉。

    外屋坐满了男女老少,也有人在低低的哭泣着,点着灯泡的屋子就亮堂了很多。虽然只有门之隔的地方,但是却没有人进来这边。自然没有人知道,里屋架着的门板上,那具本来已经称为尸体的人,却已经睁开了眼睛。

    他只还算完整的手,手指在门板上轻轻的挠动着。不知道是想支撑着起来,还是想去抓什么东西。他另外只手却已经完全僵硬变形,皮肤还是光滑绷紧了样子。显然是皮肤刚刚换过,但是手指几乎并拢了在起,不说可以伸直了,就是想张开都不可能。但是这只手也在门板上厮磨,却不知道他想干什么?

    因为他的这种反应,却让人感觉到他好像想起来。不过可能他的身子无法控制,却怎么样也无法起身。但是似乎从窗外的夜色里,股股黑雾样的东西,从外面渗透了进来,直接的扑向了他躺着的身子。然后骇人的是,似乎有着个淡淡的影子,要使劲的从这具身体里挣脱了出来。

    这是个长相俊美的青年男子,虽然脸上有些惊慌,但是这个影子却不断的挣扎着,要从这躺着的身体里,硬生生的要摆脱出来。就在他似乎要和这具身体分离的时候,窗外渗进来的那阵阵黑雾,忽然快的消散了起来。这个影子似乎有些愣的感觉,若即若离的不知道怎么办。

    随着那黑雾犹如灵蛇般的抽离,这个影子虽然淡淡的似乎不舍,却终于下挣脱了开。他站在门板上这个尸体的身上,正考虑着什么的时候,黑雾似乎下便消散了起来。而它根本就来不及反应的样子,就嗖的声从身体上被抽出了窗外。躺着的这具尸体依旧睁着眼睛,似乎眼睁睁的看着那影子远去,却无法挽留住这切。

    “咚咚!咚咚!”

    轻轻的敲击着棺材边,棺材里胡子拉碴的老人,对眼睛在缝隙里透进来的光线下,显得令人有些不寒而栗。此刻他枯瘦的手,正在轻轻的敲打着这棺材。

    外面正有人在不是敲锣打鼓的唱着夜歌,对于这种逝世的老人,虽然刚刚出破五的时节,这种应有的形式还是有的。唱夜歌的是附近有名的,不但嗓音嘹亮,而且也颇有抑扬顿挫的感觉。因为他的吟唱和节奏,时间倒没有人听到棺材里的动静。

    不过外面丝丝黑气似乎沿着堂屋大门往里涌,慢慢的都汇聚到棺材这边来了。但是因为屋里烧了很多纸钱,当然还有陪夜的人不断的烧着烟,所以整个堂屋里烟雾缭绕的,更加没有人现那阵阵黑气飘进了棺材里去。

    个老人拎着个烤火的木火框,正从对面右边的厢房里出来。本来面无表情的他,忽然看到堂屋门口高衍堂那三个大字,在昏暗的灯光下似乎有些朦胧,不由眉头皱了起来。他静静的站在自己家门口,看着那流水般的烟雾,忽然似乎想到了什么,不由从自己内衣兜里拿出来张纸符。

    “雷从东方起,妖孽在眼前,,,,,,天雷兵,地雷兵,,,,,,雷令大斗!赦!”对着堂屋门口,老人不住的低吟着咒语,然后符纸贴在手上,对准着堂屋门口照去。

    随即紧贴着门额窜进堂屋里的黑气,飞快的消散了起来。外面的无法再次进入,而堂屋里的黑气马上便和烟雾搅成了团,在堂屋的顶部翻滚着。也没有人现这阵异样,倒是棺材里躺着的人,消瘦的脸庞上的肌肉不住的颤抖着,眼睛里现出了骇然的惊惧。

    随着他脸上的肌肉颤抖和扭曲,他眼神里似乎也有恐惧和凄厉。但是他似乎有些徒劳无功,虽然双手不住的颤抖,却再也不能和开始样敲动,甚至只能像触电般的抖动着。

    这个拿着符纸的老人,冷静的看着堂屋门口。似乎看到终于那三个大字清晰了起来,方抬头朝外看去。外面漆黑团,天上依旧飘落着鹅毛大雪。阵阵寒意丝毫没有减弱,飘落的大雪把堂屋前都洒满了雪白。虽然门口有着些人在帮忙,但是似乎没有人看到这边阶廊里老人的动作!!!

    具枯瘦的身体,在门框上轻轻的晃动着,就像个孩子的木偶样。

    对突出的双眼,带着有些惊骇的不甘,也有丝丝凄凉的悔意。但是似乎眼睛里的神光已经离她远去,因为她那紧勒的脖子,而吐出来的有些长的舌头,让她整个脸都怪异的铁青变形。

    长长的廊道里很安静,这只是医院里的间病房。因为从里往外关着门,房里又没有别的人,所以病房里很安静。这个瘦小的老人吊在这里应该已经有段时间,那个女子还静静的趴在床边休息。

    如果有人从窗外看进来的话,这具吊在门框上的尸体,脸上扭曲怪异恐怖的表情,保证会令人惊骇的尖叫起来。但是这个时候已经很晚,加上天气又冷的缘故,哪里会有人现这事?

    忽然,外面漆黑的窗户,忽然似乎更加的黑了起来。

    好像有什么东西要扑过来样,随着那不断洒落的雪花映衬着世界,好像让人感觉到是乌云压顶的感觉。更加令人惊异的便是,好像无数的黑雾翻腾着靠近,正从窗户外面无孔不入的钻进来。

    黑雾先还只是源源不断的渗进来,当慢慢的沿着空间弥漫开的时候,瞬间整个屋里都被这阵阵的黑雾所充斥。不但那个趴着休息的女子被弥漫不见,就是门口上吊着的这个消瘦的老人,也瞬间被黑雾包围了起来。

    她本来充满了死气的眼睛,在黑气从她鼻孔和耳朵里往里灌的时候,她的身子居然扭动了起来,然后这对眼睛似乎闪现了股凄厉的神采。

    这真是种令人不寒而栗的情形,因为她垂在身侧的双手,没有去抓套在脖子上的接好的绳子,而是不住的想去往前抓什么!这让人感觉到她好像是深渊迷雾的恶魔,忽然便出现在人们面前。

    走廊里慢慢的走来个值班的护士,她个病房看眼,可能看到病历上的记录,对照下屋里的人,现没有错之后,便又转到下个房间。因为这个不过是乡里的医院,条件有限的紧。虽然破例的有着灯泡,但是昏暗的灯光在黑夜里,让人看来更加阴森。

    不知道她究竟是害怕,还是感觉到从楼梯口传过来的寒意,她抱着了自己的身子。嘴里不知道嘀咕着什么,显然是对于这么晚来查房有些不满的神态。

    门上吊着的人双眼本来精光暗闪,这个时候忽然外面黑雾似乎更加凶猛了起来,而她吐出来的那截舌头,居然就像毒蛇的信子般抖动着。她整个人忽然似乎凌空般,静静的悬在那里不动。而当外面的北风呼啸着传来,那些黑雾都没有散开了的意思。

    就在这个值班查房的护士走近这个房门前的时候,外面的黑雾忽然便断了样,这本来悬空的老人再次紧紧的勒住。那对闪着精光的眼睛似乎也要暗下来,个模模糊糊的身影似乎要从她身体里脱出来。而外面的护士随手便推门,谁知道下居然没有推开。

    门虽然没有锁,但是个人挂在门框上,她还是轻易没有完全推开。她可能心里有些诧异,但是想到医生的嘱咐,说这老人是家族里的长辈,便也没有造次的乱推。而是有些奇怪的轻轻敲门,看看能不能把里面照顾的人叫醒。当她试探了会儿之后,忽然里面传出来阵尖叫。

    “死人啦!死人啦!有人上吊啦!”!!!

    “啊!”

    声近似于嘶吼的低吟,在渔船里出来,似乎在宣告着种极致。当然,这极致似乎没有马上停止,而是波接着波的传来,而且似乎还越来越令人亢奋。

    让人惊讶的便是,随着这种嘶吼声,那绽放出来的光幕却越来越明亮。好像这嘶吼的动静,对着这光明有着无尽的辅助。也好像这种嘶吼的释放,是种对这光明的鼓励。

    没有人这个时候可以靠近,在外人看来雁湖正寒风凌冽。天上飘着鹅毛大雪,湖面上正泛起阵阵波浪。当然其实在些静水区已经上冻,可是越往湖的位置,这波浪涌动的就越强。何况这个时候已经是很晚,天色阴寒的令人无法靠近。

    这停泊在湖的渔船,岸边根本就无法看到,何况这黑夜里飘着大雪,茫茫的视线阻隔了距离。

    如果有人可以凑近渔船的话,定可以看到这渔船内的情形。床上的两个人就如尊欢喜佛参禅,正在他们身上释放出巨大的光轮,辉映着那煤油灯的光线,释放到船外的时候,就形成了那巨大的光幕。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