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一章 瓮中之鳖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幽幽的感觉到了些东西,好像做了个漫长的梦!

    梦里有着许多清晰的片段,虽然这些能够想到的片段,对于我来说都是令人有些遐想的!

    静静的躺在那里,似乎害怕从梦里醒来,我尽量没有睁开自己的眼睛。  ≠.=1ZW.好像只要自己真的睁开了眼睛,那梦里的切都会随之消失样!

    有些不舍,那是因为梦里的切都令人留恋!虽然这些东西不能尽对人言,至少在我看来,却是有着十足的怀恋!

    即使有着这般美好,被我之所以认为这是梦,那是因为这里有些片段,我已经无法记起。而且有些片段实在太过怪异,即使我的心态长大了许多,但是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很多还是我无法马上承受的。

    而在我脑海里意识逐渐清晰开始,我确定自己是躺在床上的,而且随着逐渐的彻底清醒了。我感觉自己就像平时睡觉时起来样,不过我认为自己是刚刚从梦里醒来的!

    当然这个时候我是不愿意醒来的,那是因为我感觉到身边有人,而且这个人令我时间无法动弹。

    真的是有人!

    有个人和我起!

    有个紧紧抱着我的人!

    这个时候我是真的不想动了!

    我感觉到人就紧紧挨着我,那种姿态和贴身的感觉,让我感觉到自己好幸福!

    虽然这个时候我没有作出丝毫的动作,但是这具身体给我的感觉,也应该和梦里想到的是差不多的!

    我其实有些忐忑不安,但是又有些期待着什么!

    虽然不知道这人是谁,甚至心里有着些担忧,怕自己这种莫名其妙的期盼,会随着自己的异动而消失,所以我不敢有任何的举动。

    就是这种僵硬的保持着姿态,其实令我格外的难受。但是我既有些期盼,又有些煎熬。

    不过在我听到清晰的,有些急促的呼吸声后,我呆呆的保持着姿势,更加不敢动弹了!

    因为我知道她是醒来的了,听到这么急促的呼吸,这个时候我是明白那完全是因为我们在被窝里的状态。我不敢动是怕她知道我醒来,只不过不知道什么原因,她好像也没有动静!

    虽然这个被窝里的她直紧紧的挨着我,却也没有作出丝毫别的动作,和作出任何别的反应!

    我想她会不会是和我样,有着同样的心里。我想她是不是和我样,有着同样的尴尬和忐忑!

    虽然我是不敢肯定什么的!

    但是她的呼吸出卖了她,我不用睁开眼睛,都可以感觉得到!

    因为她的身子开始在微微的颤抖,不知道是不是在猜测我有没有醒来,或者这究竟是他感觉到害怕,还是因为和我的姿势让她感觉到害羞!

    但是随着她逐渐的冷静下来,我感觉到她居然往我身上靠的更紧。虽然我想随着这种冷静抱紧她,但是我本能的有些害怕不敢伸手!

    因为我隐隐的闻到了种气息,这种气息虽然淡淡的,可是我知道自己是闻到过的,而且还度有些怀念。

    虽然在我的梦里,有个巨大的张牙舞爪的恶魔,对着我出凄厉的嘶吼。如果不是隔着些距离,我估计它会扑过来把我撕裂了!这样的结局和过程,当时确实令我极度煎熬,但是现在我清醒了过来,心里却又有些期盼回去!

    当然这种恐怖的画面,我不认为它是假的!因为越是感觉到不可能,但是我越相信它是生过的。

    我想努力让自己变得平静些,但是我现感觉到她之后,我身体内便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蠢动!这种蠢动先是在脑海里,继而在丹田内,然后逐渐的影响到全身!

    这种看似缓慢,其实变化极度快的反应,瞬间让我有些情不自禁。但是可能怕她暴走的原因,我是丝毫不敢动,继续装着傻的!但是她明显是感受到了这种变化,甚至已经无法克制的扭动了起来!

    我想到了那个阴阳蛊,虽然被骆伯伯压制了,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只要遇到异性的时候,它总是会莫名其妙的感觉得到。唐玉宝是那样,淑媛是那样,甚至那个张燕面前都是那样!

    当心里升起了这个念头的时候,我的心里只有着着个念想,在促使我不断的做着各种想法!

    当然心里有着回避,也有深深的不舍!但是更多的却是想着,怎么样去抱紧她,或者怎么样让她不要生气!

    可能就是因为这个缘故,我感受到了她的身子似乎越来越烫,滚烫的似乎要把我融化了!

    当然幸好这个季节令人舒服,即使她的身子温度极高,反倒是没有让人觉得不妥,而是让我更加的舒服!

    当然,虽然我心里有着些稀奇古怪的想法,但是却也记起骆伯伯对我再的嘱咐。所以当心里的念头升起,如脱缰野马样的时候,我还是本能的念诵起《清心渡恶决》。

    本来已经无法克制的自己,似乎在这刻却清醒了些。虽然我还不足以完全克制自己,至少没有主动的去撩拨。

    她却不知道是不是和骆伯伯所说的那样,我体内的阴阳蛊,遇到对蛊物有帮助的体质的异性的时候,会快的分裂成长。然后形成子蛊的阴阳,再分裂出种阴蛊到异性身上去,影响到她的身体!

    她本来微微侧着的身子,却因为被窝里这种温度,使得她本能的自然躺下。随后我本能的作出了些调整,自然的跟过去她身上。

    当我感觉到自己的位置舒服的时候,她的手终于动了起来,她居然先是轻轻的抱着了我,当我终于暴露出本性的时候,她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反应。

    可能是感觉到无法隐瞒,她低低的出了阵声音。直到我贴着她的脸时,才隐隐的听懂那两个字!

    但是我没有按照她说的,有停下来的意思,反而得寸进尺的进步行动。虽然我心里有着忐忑,可是看到她没有明显拒绝的意思,我还是忍不住窃喜!

    我却是不知道,这个时候如果我能够克制的话,体内那澎湃的激情就会熄灭。因为这种激情和动力,那本来微微快涌动的经脉,却好像通顺畅的管道,自动的快的流动着!当然还有那阴阳蛊留下的蛊基,却好比些催化剂样膨胀!

    虽然我肉眼无法看见体内经脉的具体变化,但是它的坚韧和强大,还有大小程度,都在生着奇妙的变化。

    “不要,,,,,,”她笨拙的紧紧的抱着我,声音都有些颤,但是当被我那体内经脉里微弱的气机所带动,被阴阳蛊所诱惑,她紧张的无法让自己放松。这种从未如此美好的感觉,却让她羞涩的本能的想拒绝!

    !!!

    “这个世界不是你该来的,如若早早离去的话,还可以放你条生路,如若执迷不悟的话,断将你魂飞魄散!”

    不断的和唐熙做着对手,两个人几乎刻都没有停下来。旁人几乎看不清两个人的争斗,但是却可以听到这个男子在雪夜里出的声音!

    声音冷静带着讥诮,却让人在大雪纷飞感觉到有些不真实!

    “这是什么情况?”佘靖斌弱弱的问身边的老王,连串的变故,已经令这些人犹如惊弓之鸟!

    这切完全出了他能够理解的范畴,以往医学院所教的东西,在这刻里似乎都变成了笑话!如果有人和他说,面前这两个人有个是死人的话,他定会给人巴掌!

    个明明喝农药死了几天的人,现在居然活蹦乱跳的从棺材里出来,而且还像正常人样的高来低去的,做着常人无法理解的搏斗!

    当然,据说还有个明明是人,却眼睁睁在大家面前化灰的人。如果按照科学的道理来解释的话,个人要化成灰,那得要多长时间?

    但是据说这个人只是被阵风吹,明明开始还活生生的,眨眼就化灰了?这么荒谬的事情,不是个人看到的,而是有不下于二十个人亲眼目睹!如果不是政府不允许提倡迷信,不然估计这些人早就不见影子了!

    最重要的是,据说这个化成灰的人,也是个死了几十年的,然后突然再次出现在大家面前了而已!

    这让人怎么接受,还让人怎么活?

    “龙师傅,行动,这原来的大阵已经启动,包叫它无从插翅!”和唐熙决斗的人再次爆喝,居然领着唐熙便朝土坑这边来了!

    这边唐天浑身震,虽然没有看清来人,如同做梦般。但是听到这稍微带着疲惫的声音,看着模模糊糊的两个人,心里却顿时温暖了起来!

    因为这是他的老朋友,在省城过年的骆冉,他居然在这时候赶回来了!

    “放心吧,老骆,就是拼了这把老骨头,我也定尽力而为!”龙峰治的声音顿时好像都清脆很多!

    “大道无痕,四象归位,,,,,,急急如律令!”和唐熙不住对手的骆冉,身形似乎逐渐慢了下来,大家已经能够看清这时的情形,不过看到身素黑的唐熙,这个时候却恍如夏天样!

    原来她的帽子不见了,长披散在肩头上和后面。衣袖少了幅,露出了白嫩的手臂。最让人惊讶的是,她左腿膝盖以下的裤子也不见了,白嫩的小腿似乎比积雪还要白!

    “这是什么情况了!”老王诺诺的看向唐天,他感觉只有唐天比较靠谱!

    “这次要瓮捉鳖!它做不了浪了!”唐天轻轻的舒了口气,好像是在对自己说着!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