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章 殇逝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弘扬堂!

    座不大不小的乡村!在这百废待兴的时代里,虽然不能说辉煌夺目,确实也算小有名气。???? ≥.≠1ZW.

    安静的乡村,当年可以说是风水宝地。如今很少有人再去关切这些,不过四面环山的小村,间条小溪流过,却也让人感觉山水如画!

    在这个寂静的夜晚,虽然远处依旧有着灯光,却无法看清这山村的全貌。不过因为这种朦胧,也使得山村多了几分神秘。

    星星点点犹如夜空里的星空,在正月里家家户户喜庆的时节,弘扬堂似乎却多了几分宁静。因为弘扬堂封村了,这是村委传达的消息。虽然说是村里传达,但是据说是乡里和县里的意思,所以使得人们多了几分谨慎。

    几处居住聚集的大院落,似乎都隐隐传来声音。因为村里这两日连续没了几个人,有年轻人也有老年人。有正常死亡的,也有意外出现的,更有引起封村缘由的死者。

    村里似乎有些喧闹,打破了夜晚的寂静。不过此时在后山这边,却也显得格外的安静。

    天气寒冷下了大雪之后,后山到处都是深深的积雪。除了不多的大飞跃之后残留的大树,后山的植被并不多。所以即使是在夜里,也显得片白茫茫的。

    如果站在后山看弘扬堂,就感觉那到处亮着的红灯笼,似乎像是无数虎视眈眈的野兽,随时看到猎物都会窜出来样。本来喜庆的感觉,让人感觉多了几分阴寒凄凉的意思。

    不知道是因为小村里的哀伤感染了这个环境,还是这突兀的环境使得小村里多了几分哀伤,反正远远的看着有种令人感伤的意思。

    在后山山脚的土马路边,有条分出来的岔路上,似乎有着条被人踩出来的小路。

    因为有人走过,所以积雪便被分开了。分开了的积雪脚印不多,但是在白皑皑的雪地上,却显得有些显眼突兀。

    这串串的脚印,远远看去就好像白缎子被人画了道痕迹样。

    此时只见点影子,就好像是雪地里的野兔样,快的从这条小道往上移动。因为这个影子的色彩和雪地样,所以不仔细看的话,根本就现不了。只见它不断的腾挪跨越,眼力稍差的人,都跟不上他移动的度。

    当然如果稍微近些的话,就可以看到这是三个人。

    因为个人踩着对两三尺高的高跷,手揽着个人,就好像是田地里的稻草人,手拿着扇子,手拿着根竹竿的样式。

    不远不近的看着好笑,可是靠近了看的话,却会极端的惊讶。因为它正快的从小道,和小道边上的雪地里,往后山上快的移动。就好像只被人追赶的兔子,正奋力狂奔而上。

    而且看到的人定会很惊讶,因为这个踩着高跷的人,两只手挽揽着两个人,却好像拎着两件衣服样毫不费力。也没有摇摇晃晃的,却稳稳当当的往上快的移动着。

    而他们好像是有目的的行走,虽然没有刻意的直奔某处,却也在这条小道边上。借着些大石头,或者是些稍矮的乔木隐藏。虽然移动的度很快,但是可以看到每到处有遮挡的地方,总是会停留两到三秒的时间。

    他们似乎没有出任何的声音,就是高跷落脚在雪地里,或者是些坚实的石块上面,都是悄无声息的感觉。不过他们往上移动到株大松树边的时候,这个踩高跷的人居然停了下来。

    因为就在他们前方不远几十米的地方,居然有个人正在往上走。

    这么阴寒漆黑的夜晚,

    居然有人个人在这荒山野岭外行走?

    还是在满是积雪,隐隐刮着北风的后山,个人独自走着?

    没错,

    那正是个人!

    个衣着单薄的女人,

    个似乎没有想法、没有畏惧、没有丝毫停留的女人。

    她正慢慢的往上走着,好像夏天夜晚,独自个人轻松散布样。虽然往上的度不快,但是她却闲庭信步般,自在的往上走着。好像这不是雪地,不是漆黑夜晚的荒山。就好像在自己家院子里,随便都能知道这是什么地方的感觉。

    她没有歇息,也没有感觉到累。如果不是鼻息间冒出来的雾气,定会让人感觉到,这个女子是不是个人?难道她是山峭鬼怪,亦或是暗夜里的精灵?

    这个踩高跷的人停下来,对眼睛静静的看着前方的人。就静静的站在松树树干旁,静静的看着前面那个依旧走着的女人。他没有出任何的声息,那是因为他左边有人和他说话。

    他轻轻把两个人放了下来,左边的是个身形高大的男子,右边是个身形娇小的女子。因为三个人都穿着件长长的白色披风,所以站在这边也不显眼。

    “老骆,她去的就是那个岩洞吧!”间的这个男子似乎头脸都笼罩在披风里,露出来丝轮廓,却让人感觉好像刀削斧刻般。

    “这里来,没有别的地方可去!现在可以肯定,那些人就在岩洞里!”左边的男子声音沙哑深沉,却要伸手把着间踩高跷的人。似乎身子在微微抖动着,不过他依旧站的稳稳的:“我当初在里面布置了些阵法,加上原有的些阵法,他们要想轻易破解的话,可能需要费些周章了!”

    “过去这么多天了,那个吴宣桥还是懂的些阵法的,咱们还是小心些为好!”这是右边那个身形娇小的女子出,她不是质疑左边男子的说话,而是善意的提醒大家。

    “杨婆婆说的对,我现在这个样子很麻烦,龙师傅你也没有恢复好,老婆婆又没有修行过内家功,咱们如果要进去的话,确实是要先计划下的!”露出来点面容的骆冉,似乎整个人短短时间消瘦了般,凹陷的脸颊和眼眶,让人看起来就好像个僵尸样。

    他本来擅长门蚁音传密的传音功夫,这个时候居然不知道为什么,只能用虚弱沙哑的声音,低低的和两个人说话:“这个女子有着特殊的体质,还有刚刚那两个你们也看到了,就是因为她们体质的问题,所以魂魄才会被人利用,所以不用质疑这些人肯定是在里面的!”

    龙峰治的眉头紧紧皱着,他倒不是害怕进去岩洞,而是想到身边两个人的情形。骆冉为了事情不再扩大,甚至担心吴宣桥几个人继续丧心病狂,所以只有带伤前来。而杨小环是没有修行过内家功的,在苗疆她是个人人惧怕的大蛊师,但是她如果没有蛊物在身的话,这个时候就是个老婆子。

    面对着这样两个战友,还没有恢复的龙峰治虽然没有表露担心,却也慢慢的看着前面那个女子的身形,淡淡的说道:“敌暗我明,咱们要进去的话,肯定要想好对策!”

    “你们龙家有人偷偷练习《炼鬼术》,看来时代真的是变了!”杨小环低低的感叹着。

    “有可能是吴家的人吧!”龙峰治虽然对龙家近二三十年不了解,但是行动当初的龙家,还是忍不住朝杨小环分辨。毕竟这次来的龙登远和龙峰云,他都不了解他们的经历。但是他有着种龙家的傲骨,就是不会轻易相信,自己出生成长的龙家,会变成杨小环说的这样。

    “但愿如此吧!不过龙家那两个人,确实是丧心病狂,坏到骨子里去了!”想到自己损耗的蛊物,杨小环心情便无法平复。虽然有着本命蛊的续命和帮助,但是杨小环这次也算是折耗了百分之十的蛊物。这么多年的心血和修炼,她心里的愤怒可想而知了。

    “我当初在进洞的地方,便布置了些手脚,所以基本上可以肯定,洞里他们是有五个人的。但是让人奇怪的是,好像有两个人的感应不明显?”骆冉的眉头紧皱,忽然偏头看了杨小环眼:“杨婆婆,你估计他们了那鬼蛊的几率有多大?”

    “鬼蛊?那是抬举他们了!如果他们真的了鬼蛊,早就变成兰花山那母蛊的营养了!”杨小环有些不以为然,然后沉声说道:“他们也算是命大,可能遭受了鬼蛊的影响,但是不至于蛊变。但是从他们吸收正常人的精气看来,他们有人确实是学了道家旁支的些邪术,可以对人采阴补阳,或者是提取人的些精气补身!”

    “走罢!”龙峰治深深吸了口气,不想在这事上纠缠,看到前面那个女子身形要消失,便决定再次前行。

    前面那个女子慢慢的走到了岩洞口,外面寒冷的天气,让岩洞口里似乎有些些雾气。她似乎没有丝毫迟疑的样子,直接的从洞口走了进去。

    当她的身影消失不到四五秒,后面紧随的三个人便出现了。站在洞口的位置看着似乎漆黑的岩洞,骆冉忽然挥手止住了龙峰治前行的脚步,伸手便演算了起来。大概过了有十余秒的样子,他从怀里掏出了把符咒,分别给两个人几张贴在了胸口:“不怕他们在鬼魅方面做手脚,只是这阴险和蛊物方面,还请杨婆婆多多费心了。”

    杨婆婆没有吱声,刚刚靠近洞口左侧的时候,忽然块本来像是石头的东西,忽然把便抱住了杨小环。口鲜血从杨小环身上喷出来,几乎全部撒到了龙峰治的身上。

    “小环!”龙峰治凄厉的声音响彻了夜空。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