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六章 意外的解释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山村里似乎不太安宁!

    在这个上午的时候,虽然没有下雪,但是天色阴沉,好像是为了衬托这种寒冷样。??  ? ㈧1?Z?W㈠.

    偶尔的鞭炮声,在旁人看来,应该是正月里的喜庆!

    可是对于弘扬堂的人来说,却带着深深的压抑。

    高衍堂两个老人没了,沈家的铖逋怜怜和她小叔子沈锵陠同归。这种老人的归天,不管是正常老去,还是意外的身故,其实都不会引起太大的议论。不过据说还闹出了剧死而复生的大事,而且是很多人见识了真相,这就是今年最大的新闻了。

    不说几百年来,就是近百年也没有听过这种事。虽然村子被封住了,但是还是有些小道消息传了出去。更是有些好事的周围村的人,因为爱听热闹,特意过来打听这些,最后居然也被留在了弘扬堂不让走了。

    不过弘扬堂个年轻人没了,还是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因为弘扬堂德高望重的入暨公家的儿子,在弘扬堂村里颇具人气的唐命悟,也在正月里忽然没了。

    当初他遭遇车祸大火,便已经够让人唏嘘了。如今在家里挣扎了几个月,最终还是没有坚持下来。面对白人送黑人的惨剧,还是令很多人难以接受。当然这些人里面,多多少少会有些古怪思维的,不过当然也就没有人能够知道了。

    个小村,两个大屋里出现这样的大事,在乡下已经够热闹的了。但是真正让人不得安宁的,却是小村兰花湾这边,好像没有传出来的似乎更惨。因为唐杻服家出现的悲剧,听说开穴的三个劳动力全部没了,居然导致了更大的灾难。

    这还只是表面听到的消息,隐隐还有人说好像唐杻服家另外个女儿也没了,具体原因目前不知道,但是唐杻服两个人都拉到医院急救去了。

    在这个上午,小村里有人出殡,传出有人死亡。阴沉的天气里,小村有人哭喊,有人默默哀伤,可是谁也改变不了事实!

    在这个寒冷的初春里,很多人都很迷茫!

    面对新市场,很多人不明白那是什么!

    面对新社会,很多思想观念难以改变的,有些无法适从的退缩。

    面对新的开放,大家忐忑的不敢做第个吃螃蟹的人!

    在这个初春,其实很好理解这种状态。

    但是对于乡下人的思想,暂时还有得到开启,视野还没有释放,外面世界的冲击,把这里的人抨击的体无完肤。

    老思想、新世界,对撞迸出来什么样的激情,似乎还没有人知道!

    弘扬堂被封锁了!

    这在近二三十年来说,是很久没有过的事情。

    当年弘扬堂和附近很多村子样,也曾经被封锁过。

    不过那时候是因为大飞跃之后,生了全国轰轰烈烈大运动。许多上山下乡的青年因为各种缘故,在各个乡镇里生了许多的事情。加上些干校的老干部,在乡下遭受的些际遇,所以每年总会封锁些消息外传。

    但是这个时代据说是过去了,当年那些青年和老干部,早就绝大部分都回去了。难道现在又要出现当年的事情?这是普通老百姓心里的想法,至少弘扬堂的老百姓,私底下都会偷偷的议论。

    弘扬堂封村了!

    以四个青年干事为的队伍,在民兵营长,在公安的带领下,真正的守住了出村的四个方向。可以进村,但是出村的话必须要等到公安的批准。

    老百姓比较好管理,因为对于政府的强势,大家不敢有丝毫的异言。即使是进来走亲戚,或者是进来探寻消息的些人,被留在了弘扬堂之后,暂时也是没有办法。虽然公安没有说守着这些人,但是经现也不敢再造次了。

    不说这些正常死亡的人,还有那几个莫名其妙死亡的人。为了担心流言满天飞,政府有些事情还是要干预的。何况短短的两日,村里居然死了好几个人。

    虽然流言满天飞,可是也是仅限于乡民之间,这就是政府暂时手段的优势。毕竟老百姓对于生死的理解,还出于好的方面想。

    好像县里和乡里派来的公安直没走,大正月的生了这种事情,虽然不敢说是意外,但是出现了疑点还是需要处理的。公安还在兰花山搜集证据,那是因为有人说沈铖逋是从兰花山走出来的。之所以要查,那是因为不但铖逋怜怜和儿子看到了人,而且铖逋怜怜后来还在地区医院里上吊了。

    还有开穴的三个人,要说个被冻死还情有可原,土坑边也烧着火堆取暖,但是两个人被现的时候已经死亡。另外个当时没有死,最后终归还是没有救活过来。如今公安还在兰花堂寻找痕迹,这是不得不继续搜查。即使真的找不到任何证据,但是要给老百姓和家属个交代的。

    村里生了这种大事,唐天却眉头紧皱,坐在村委的屋里。

    刚刚早上入暨公家里派人过来请,因为唐命悟要出殡,但是唐天没有过去的意思。不是因为唐命悟太年轻的缘故,而是唐天不想面对那些乡亲。虽然这些事和自己都没有直接关系,但是在没有结论之前,他去的话只会陷入纠缠。

    县局里的刑警左掴訾大队长也坐在屋里,屋里的铁盆炉炭火也很大。作陪的居然只有大省公个人,但是大家似乎没有感觉到温暖。

    作为县里主抓刑事的大队长,左大队长本来应该在案现场,指挥着这些人搜查。不过他现在就坐在这里烤火,因为他去了趟兰花山。看过那边的情形之后,知道昨晚的情形之后,他放弃了继续查看下去的心情。即使那些公安继续留在兰花山,也只是个形式。

    真正要说等待结局的,可能就是法医对那三个人的检查了。当然还有个后来找到的唐昱,不过这个女孩子的状况,却直接被唐天拍死了,现在想来也是种幸运。因为唐昱的死,不但对于唐杻服这个家庭来说是个悲剧,就是对于这些不明真相的老百姓来说,可能都会引起巨大的恐慌。

    左大队长之所以没有吱声,因为唐天说的很好,如果当成桩刑事案件来处理的话,可能就是桩难解的悬案;如果当成件意外的事情来看的话,可能切都显得很正常了。

    坐在这屋里来之后,看到沈宝珍也跑过来找唐天,但是唐天以陪县里的人为由,推掉了两拨来这里的人,左大队长终于明白了些意思,唐天确实也很难解决。

    作为个土生土长的湘楚人,左大队长从小也听过无数故事。不过从专业入手之后,自然会站在专业的角度来思考问题。从进入公安队伍开始算,左大队长在这个系统也待了快二十年。

    可以说是从那个特殊的时代,进入开放时代后,第批被提拔起来的青年干部。

    他听过唐天这个名字很多,也稍微了解过这个人。就是接到县里的通知,来弘扬堂之前,借着拜年的意思,还去请教过许多老领导。大家斟酌下之后只说过句话,有事多和唐天商量,有什么解决不了的话,找唐天去处理。

    虽然有着颗专业的心,有着颗想解决问题的心态,但是来到这里之后,左大队长忽然有些怀疑,怀疑自己的专业,以及这个社会对有些事情怪异的传说。

    村委屋里的炭火,虽然让人身体温暖,左大队长却感觉到自己的心没有温暖起来。

    看了眼默不作声的唐天,和那老神在在的大省公,左大队长忍不住轻轻咳嗽了声,然后似乎沙哑着嗓子说道:“唐书记,这事你有什么看法没?”他声音有些请教的意思,而且声音也不是很大。他知道如果自己不说话,可能大家就直只会烤火,只会慢慢的喝茶。

    似乎把唐天从迷糊拉过来,他看了眼左大队长,似乎等了阵才明白过来,这左大队长问话的意思。他不由坐直了些自己的身子,忽然清了清自己的嗓子,然后说:“大队长入党多少年了!”

    “啊!”听到唐天完全不相干的问话,但是看到唐天神色平静,便也稍微坐正了些,淡淡笑道:“入党十七年了唐书记!”

    “老同志了!”唐天似乎有所感触的说道。

    “在唐书记面前,哪里敢称老同志!我在工作上还是有着许多不足的,还望唐书记有时间多多教诲!”左大队长还是懂的谦虚,即使面前这个人职务不高,但是在县市里都是有名的人物,在省里也是挂号的。听着唐天的客套,左大队长哪里敢轻慢。看着唐天没有营养的问话,他虽然不会溜须拍马,也懂得人情世故的。

    “我也不兜圈子,只想就这次的事情说两点!”唐天忽然眼色凝重,看到左大队长眉头皱起,他也没有解释的意思,看到大省公也抬起了头,便对着他点点头示意,最后朝着左大队长低声说道:“这世上有许多事情很难解释,不过政府不提倡宣扬,所以这件事情如何结案,建议你就按照法医检验走!”

    “那三个冻死的人,村里配合县里广播,建议大家御寒取暖。有些东西如果捅大了的话,不说几个家庭难以接受,只怕政府也没有那么多的精力去纠缠!”深深的吸着卷烟,好像几口就接近了烟嘴样,但是他的话却带着商量之外的意思。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