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七章 合理一点的解释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看到左大队长没有出声,唐天点燃了根烟,但是没有递给左大队长,也没有给大省公递烟。??  ≤.≤1ZW.

    仔细看的话,可以见到唐天的手是微微抖的。这么多年以来,经历了多少大风大浪,唐天感觉自己都没有这么紧张过!别人不知道缘由,他是听龙峰治提过嘴的。这件事情是有人作怪,但是这些普通人无法应付。

    当时骆冉引鬼蛊入毂,多少人根本就不知道缘由。自己和九师公后来早早脱身,唐天也明白那是骆冉怕连累自己两个,或者说是自己两个碍事。但是从后来骆冉没有现身来看,事情比自己想象的要严重。但是骆鹰过来提示,却好像是说到有人从兰花山跑了,骆冉和龙峰治要去对付。

    村里暂时还没有人来报告,说有别的什么意外生,但是唐天心里七上下的,隐隐感觉得出事情不会这么简单。如果逃跑的人真的再造什么孽,这边的事情自己根本就没有办法再捂着。

    心里虽然格外的焦急,但是好像这两个人都没有看,而是闻到了浓浓的烟草味道。因为唐天点燃了之后,没有斯条慢理的,而是深深的吸了口。烟雾进了肺部之后,又被从鼻孔浓浓的喷了出来!看去他整个人好像弥漫在烟雾里,只有上身和头颅在空飘荡样。

    这是种压抑的宣泄!

    烟和酒精,历来都是泄心压抑最好的方式。

    好像是做了个重大的决定样,狠狠的连抽了几口浓烟,好像要把手里的烟当成阶级敌人。然后唐天说道:“村里有个老工人老同志,就住在你见过的那个义庄里,平素在省城里上班的。按照乡里人的看法和说法,他是有些小手段的。这次的事情真正的难题,可能只有他能够解决,如果他解决不了的话,咱们包括这个村子都会遭殃!”

    “这么严重?”听到唐天这么斩钉截铁的说,左大队长忍不住吸了口气,看着唐天脸上没有丝毫的玩笑,而且眼皮不住颤动的样子,凭着他多年的经验,他知道这是唐天心里有些紧张。这种经历过大场面的人物,会因为死了几个人而这么紧张?

    他怀疑的瞟了眼大省公,看到这个老人同样严肃,眼观鼻、鼻观心,好像切和他无关样。但是左大队长开始听到介绍的时候,说是这个老人精擅堪舆,更是这弘扬堂个青年干事的父亲。连村里的干部都没有找过来,却招来了这个行将就木的老人!

    唐天这个人不能以常理去揣度,在县里的时候有些老同志这么说。他终于明白这时自己听到的,唐天的身上可能有不少的秘密,但是这些秘密县里的老同志知道些。虽然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但是左大队长猜测可能是涉及些不能外传的消息!

    这里究竟有什么?

    居然能够让这个人都紧张了!

    这里究竟生了什么?

    会让他这么紧张?

    如今每个村里有民兵,都配备着步枪。普通的事情根本就不能掀起风浪,但是如今的这个时代,还有什么可以让政府头疼?在这个队伍这么多年,也经受过不少的案件,但是左大队长想不明白,唐天为什么会这样?

    难道那个死了几十年的人,真的从坟墓里爬出来,然后去找那个刚刚死了的女孩子?然后那个人再化成了灰,魂魄却附到了那个女孩子身上,继续作怪为祸?

    左大队长突然浑身打了个寒战,他忽然想到在兰花山的时候,他隐隐听到两个法医说,那个死了的女孩子,居然从棺材里面出来作怪!看到两个人失魂落魄的样子,自己当时还决定回去给他们记个大过!这个时候左大队长忽然便好像被触电了样!

    难道?这切真的生过!

    左大队长都感觉到自己的想法太好笑,这世界上哪有鬼?

    科学家都证明了,这个世界上是没有鬼的!

    但是乡里直传说不断的的故事和传闻,这难道都是捏造的吗?

    “唐书记的意思,我没有太明白过来!不过想必这事还有另外的因由?”左大队长心里忐忑,马上脸认真的有些装傻,他不得不装傻。

    这事处理好了,对于自己和这个系统来说都是好事。如果处理不好的话,这可是县里很少出现的,连死了几个人的大案件。虽然看起来没有什么关联,其实都是恰巧在起生了的。

    “可能你感觉我说的有些恐怖,但是我想说的是,现在咱们现的死亡人数是这些,可能还有些咱们不知道的!我知道这个老同志是从省城里回来的了,估计目前正在着手处理这事,但是真正结果如何,我估计只有等再见到他才知道了!”唐天没有在意左大队长的拿捏,毕竟谁碰到这种事情都想躲开。

    骆冉回来的驱赶鬼蛊之后,居然没有再找自己过去。不到凌晨的时候,剩下的那个开穴的人也死了。唐杻服两公婆没有让见唐昱,但是隐隐都明白了些什么,都拉到医院急救去了。

    这可以是个重大的意外,也可以令邻里之间闹翻,唐天知道这种惨剧生的话,没有村里、乡里的调解和引导,根本就无法平息的。而唐杻服还在县里工作,如果这些家属闹到县里去的话,极有可能整个县里都沸沸扬扬。作为个在村委工作几十年的领导,唐天这种事情的重要性还是明白的。

    骆冉虽然没有给自己交代,但是骆鹰亲自上门的时候,他才知道骆冉居然已经不能见人,可想而知骆冉的情况不太好。尤其听到骆鹰说自己父亲转达,他如果在两三天时间里没有出现的话,就要让弘扬堂的百姓注意了!

    想到这里的时候,唐天心里不由便深深的忌惮了。

    这些年还没有见过骆冉这么紧张过,本来年前唐杻服的女儿喝药,唐天还只认为是意外,没有想到整出这么严重的事来。唐天完全相信,唐昱的死引的内幕可能更恐怖,。骆冉没有出面和自己解释,那么她的死因就永远只可能是个谜团。

    法医说的那套,唐天根本就无法相信。何况当时大家都在兰花山,应该亲眼看到唐熙从棺材里出来,虽然有人已经吓傻了当时,但是肯定是有人眼睁睁看到的。至于开穴那三个人怎么死的,唐天不是准确的知道,但是唐天可以肯定的是,那定也是被人作死的!

    为什么作死这三个人,唐天无从得知。可能是意外的倒霉,或者是有人刻意的示威?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也太恐怖和令人惊讶了!

    不过证据呢?

    唐天没有,法医更没有。唐天焦头烂额,直在思考着这件事。但是如果骆冉出来说的话,可能就是很简单的事情。所以唐天不得不等待,等待昨晚就离去的骆冉出现。

    其实唐天知道,骆冉不可能这么快出现,甚至这次是他最后次,甚至不会再出现了,但是唐天没有办法。看着左大队长有些期待的眼神,唐天心里虽然不太在意,但是行动人家也是片好意,只有在心里微微叹了口气。这个时候忽然看到大省公的时候,他忽然想到了九师公,不由浑身震。

    大省公精擅堪舆,九师公也算是个师公。虽然他没有骆冉的手段,但是他还是能看懂些。自己和他出来的时候,他只说了句话:“这些没有人性的家伙!”

    唐天直没有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他绝对不可能是骂骆冉和龙峰治,难道他看明白了那些逃跑的人,这些事情都是他们干的?还有龙峰治说过小河,唐天忽然惊,那个小河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想到这里的时候,唐天反而平静了下来,没有表露出自己心里的思虑,而是再次看向了左掴訾,这个县里派来的刑警队长。

    微微叹气说到:“结局就只有靠天保佑了,不过这封村也不是办法的了!”

    “唐书记有什么建议?”左大队长继续副谦虚谨慎的样子,他虽然不算那种精滑之辈,至少为人也不傻。因为这种事情处理的好是个赞,处理不好会引出大问题,他自然不会个人来担责。

    “老百姓这边咱们只能安抚,至于怎么说我想还是按法医的鉴定,当然,这边我也会让大省公和九师公这些人造势,不然这村里的,和那些困在村里的乡亲,出去拜年会怎么传?”唐天淡淡的说道,再次点燃了根烟。不过这次他给大省公支,也给左掴訾递过来支。

    “如此,那倒要唐书记给个提示,我因为对这些事情经历不够,切便凭书记提示做主!”左大队长在烟雾缭绕之,好像尊受人敬香的菩萨。

    “因为气候变化太快,兰花山开穴的三个人不幸冻死,经法医鉴定并无他因!关于沈铖逋复生事,铖逋怜怜自己思念过度已经去世,这种纯属子虚乌有的事情,为了避免伤害更多的人,乡亲们不得再次造谣!你看这样如何?”唐天也没有动,却看着旁的大省公。

    “暂时只能这样了!”大省公居然微微叹了口气。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