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八章 弘扬堂的春天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是永蕙。? .

    就好像是睡觉醒来,忽然看到她的那种感觉样。

    虽然心里有种奇怪,甚至也想偏头看看,我记得自己身边是有人的。这永蕙进来了,不知道有没有现这茬。

    不过我现自己好像有些不灵活,那便是身体有些不听使唤。我开始以为是自己躺的太久了的原因,接着我便现不是那么回事。

    因为我感觉到自己上半身似乎有些东西在体内流动,而肚脐以下的位置,也好像有些东西在肚子里流动。

    虽然看不到那是什么,但是我感觉自己脑瓜子里听到的,就好像是血液在身体里流动样。个不断的在上半截流,个却在下半身流动。

    我心里虽然很惊讶,但是因为有着练习吐纳的经验,我还是微微的冥想了下,这可能是跟着骆伯伯练习以来的本能了。

    随后我便感觉到自己有些害怕,因为我感觉到自己上半身的那种气流,和下半身的那种气机,在体内经脉里流动,显然是完全分开的。

    这是种奇怪的事情,以前我是想象着身体里有气流在经脉里流动,但是是看不到的。不过现在我却感觉到可以看到身体里的流动,不过这种气机流动就像自己看到液体在管道里涌动样!

    我之所以感觉到害怕,那是因为我不知道自己看到的是什么?是脑海里的幻想,还是我眼睛哩出现了幻象?

    当然我不知道的是,其实这是种好事!那是我体内的劲气出现了实质性的展现,说明我真正的进入了骆伯伯想的内家修行状态!

    但是因为没有人来和我说,反倒是引得我心里恐慌!毕竟这个时代根本就没有人有过这样的经历,而唯有这种经历的人骆冉又没有出现,所以引得我心里不安很正常!

    其实骆冉以前也是提过的,不过没有他的证实,我心里哪里会心安!再说这时我的恐慌是有道理的,因为我身体里确实是出现了问题!

    目前的状态就是,就好比是上半身不听下本身的,而下本身也跟不上上半身的联系样,上下两截居然是分开的。

    虽然不知道生了什么,但是只要我想着上下联系,就会感觉到眼前黑阵。在阵惊慌之后,连续试了几次都样,我便不敢再试了!

    这时候看到床上身边没有别人,我还是逐渐的平静了下来。就好像个做错了事情的孩子,忽然现没有人看到自己的错误,心里自然多了些侥幸!

    面前的永蕙似乎依旧和以前没有区别,但是我莫名其妙的现,她在我面前好像比以前看起来更加有味道些,这真的是种奇怪的感觉。

    看着她有些消瘦的脸庞,眼睛却看着我好像很激动的样子,就好像是很久没有见到我,忍不住阵激动的感觉。我虽然在心里感觉到有些好笑,但是想到永蕙对我的好,还有她直对我的关心,我还是没有说话,只感觉好像做梦样的,也静静的看着她。

    永蕙没有太多的话,不过看到我睁开眼睛的时候,瞬间眼睛便湿了。虽然我看得久了她有些脸红,但是她似乎没有觉我的不妥。甚至我没有说话她好像都没有太在意,只是看着我含泪带笑的样子。

    我显然是有些惊讶的,我这不过是躺着而已,永蕙怎么这样的表情。不过在阵迷茫之后,我终于明白了过来,自己这是躺在床上不能动,身边又没有别人,显然永蕙的来和我不能动是不是有关系?

    很快永蕙便解答了我的疑问,因为她是真的不知道我不能动的,不过却说知道我很久没有醒了。听到她这么说的时候,还真的吓了我跳,嘴巴动了几下,我才现自己居然真的是说不出来话。

    身上冒出了冷汗,不过在我急的难受的时候,我忽然感觉到脑海里阵剧烈的刺痛。这种剧痛就好像是根针在脑海里扎样,让我眼前阵阵的黑。当我汗淋淋的再次睁开眼的时候,永蕙已经端着盆热水在给我擦拭汗水。

    这个时候我才现,似乎自己终于能够出声。当沙哑的询问永蕙我怎么了的时候,她摇头说不知道还问我怎么样?

    我这时候只能说的很慢,也没有问她什么,只是问自己这是怎么了?

    永蕙显然也不知道真相,只是把自己知道的,没有隐瞒的告诉了我。

    说是她两个哥哥和我叔叔毓园,去兰花湾那边把我接回来的。我瞬间有些迷糊了起来,我不是从那边回来了,和唐香宝还有向菁菲她们在家?

    唐玉宝和沈伊珍她们在小华家,然后去送唐命悟出殡了吗?

    我应该直都在家里呀?

    可是听到永蕙絮絮叨叨的说着,我居然知道,自己的意识从那个时候,到现在面对永蕙的时候,是已经昏迷了好几天之后的时候,我还是吓了跳。

    我很想问问这是怎么了,但是看到永蕙断断续续的说着,我知道她也是不知道缘由的。

    不过是接到骆鹰的话,说是兰花湾那边没有人照顾我,让永蕙来看管下,才叫人过去把我接回来了。而且接回来不到两三个小时,我就醒来了而已。

    想必这其定生了什么事情,是我和永蕙这些人都不知道的。但是听到永蕙这么说,我敏感的理顺了原因。

    那就是我在家的那时候,牛家的人是不知道的,而玉宝和宝宝她们也没有说。毕竟我家里人不在,她们也不会去和牛家说!

    但是让人惊讶的是,唐香宝和向菁菲的事情,似乎也没有人知道!她们去了哪里?永蕙显然是不知道的,只有以后问骆伯伯了!可是我在家怎么去的兰花湾,这就有些令我怀疑了!

    难道又和上次样?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被龙师傅带去了雁湖?毕竟这些奇怪的事情,还有当时沈伊珍走后,我知道自己是做了什么的,想到这里的时候我心里潺潺汗下!

    虽然心里有很多的疑问,但是知道自己这个样子什么都做不了,而且想到在家属区的事情,心里想着张燕杀死的那两个人,自己会不会继续受到追击,甚至是会不会被人找上门来?

    在这种忐忑之,接受着永蕙的擦洗。永蕙把屋里的炭火加热了很多,但是我好像感觉到屋里没有那么冷了。但是永蕙没有管这些,她只管我是不是舒服。

    尤其听到永蕙说,她在初九已经去瓷器厂上班了。被安排在质检车间当质检员,目前正在接受培训上岗的时候,我心里更是郁闷了起来。

    因为明明知道时间是过去了,但是她说到这里的时候,似乎表情有些羞涩和激动,我看得出来她很开心。但是我没有打扰她,只是看着她像自言自语样。还说厂里给了她间宿舍,那种激动的神态连我都替她高兴。

    但是我的心神却飞的很远,因为这事好像离我有点远,我却乱七糟的想着这段时间,这些生的太过奇妙的事情。

    居然离那天生的事情,真的过去好几天了!县里派来的公安亲自出面,和老百姓解释了些疑问。

    我虽然感觉到这些事情和我没有太大关系,尤其说到兰花山冻死几个人,我感觉到离我太遥远了。但是永蕙提到说我老外婆铖逋怜怜,因为在医院死的,所以家属也没地方说法,摆了两天之后也出殡了!

    不过永蕙提到点,却让我有些惊讶!因为她说把老外公的坟挖开了,然后把两个老人起合葬了!开始乡里有人说我老外公复活了,可是看到棺材里有具尸骨的时候,便没有人再说胡话了!

    我其实是有些不敢相信的,但是又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外面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想必是天又要过去了,这个时候我莫名其妙的想到了另外个人。

    那就是从雁湖就分开了的淑媛,不知道她有没有去瓷器厂报到?毕竟她也拿了个指标,但是因为和我分开了,却没有再见过。这个时候永蕙坐在我面前,我忽然有些茫然,因为我终究懂得些人情世故,那就是我拿淑媛以后怎么办?

    而且我手里好像还有个指标,这永蕙都上班了,剩下的这个不知道会不会影响?

    我脑瓜子里阵混乱,又想到了唐命悟已经出殡了,不知道唐玉宝怎么样了?

    还有那个唐香宝和向菁菲,她们本来是和我起的,记得那天天都要亮了,她们也没有醒过来,她们会不会有事,或者是她们去了哪里?

    可能看到我没有吱声,永蕙虽然有些惊讶,但是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问我饿不饿!

    这晚我出奇的睡的很好,第二天早上永蕙要去厂里,早早的就给我拿了糯米糍粑酒过来喝!又告诉我个好消息,那就是我的学校重建,有四个班级到村里来教学,安排在村委那个大院里上课,而我们班恰好就在!

    这确实是个好消息,但是我这个时候似乎没有太多高兴的意思,因为我感觉到自己好像很累!当然在永蕙面前我还是含笑的,等到她走了之后,我居然望着头顶密密麻麻的蚊帐,再次的睡了过去!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