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三章 疑团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不知道为什么,可能看到我醒来,沈爱姝显然是轻松了些。? ? ≤.=1ZW.

    当然我并不知道,刚刚她陪着我坐在这里的时候,因为那些看热闹的人看到公安转移阵地,随即先后都跑了。至于她为什么要留下来,根本就没有人考虑过这个问题。因为毕竟她也使了个小小的幌子,虽然不知道她真正会得到什么,但是在她自己看来,却是个接近我最好的方法。

    如果说开始还只是好奇,甚至因为知道我父亲在钢铁厂,她心里有那么些意动,但是在她心里直还有些小小的矜持。可是这次出了这样的事情,她突然想到那天我不断的阻止永蕙上山,这才是真正的令她惊奇的地方。

    她相信我是知道些什么的,虽然我没有说出来,但是几天前就能预感到什么,何况是这个时候?所以她想留下来,偷偷的问问我,究竟感觉到了什么?

    常言说得好,好奇害死猫!

    沈爱姝的心里可能就是这种感觉,但是既然生出了这种想法,自然便是有些无可抑制的感觉了。不过在这里等待的过程,她似乎也感觉到了我的异样,那就是轻轻的推嚷的时候,我居然难以醒过来。加上云仙宫这边的人越来越少,而我又没有醒过来,她个人坐在这里自然有些怕。

    可能是看到我已经醒来,这个时候她突然便转身,居然跑到云仙宫那大门口,四处的张望了起来。我静静的看着她,虽然眼睛依旧通红,甚至脸颊上还有着眼泪,可是眼神里却多了许多的光彩。那是种带着丝丝喜意的神采,显示出他内心的欢喜。

    看着她这个样子,我心里虽然有些惊讶,但是因为自己刚刚从这噩梦醒来,还是没有马上出声。而且随着自己思维逐渐的清晰起来,又没有看到永蕙这些人,自然心里惊讶还是居多。

    看到四处门洞打开,山风从四面方吹进来,沈爱姝站在门口衣阙飘飘。我也感觉到身上有汗凉凉的,整个人终于还是清醒了过来。四周似乎安静了下来,开始直充斥鼻孔里的恶臭味,在这里因为山风的缘故,反倒是好像变得没有了。终于感觉到自己吸进去的全是清爽,不由再次深深的吸了口清新的空气。

    心默念《清心渡恶决》,感觉到自己的四肢终于是属于了自己,于是我才从长木凳上缓缓的坐起,不过依旧后背依靠在青砖墙上。因为这个时候我还有些虚弱,就像是个大病初愈的人,估计个刚刚学会走路的孩子,轻轻的推我下的话,我都有可能随时倒下去。

    因为沈爱姝还没有走过来,看到她探头探脑的朝外看,我便抬头看到神龛上。只见那高高矗立的菩萨,还是那副木然的样子。虽然似乎没有什么变化,但是在我看来却好像更是显得残败。这是种感觉,或者说是我的种心境。

    这个时候虽然没有走过去,却也可以感受到,那天香火袅袅的香炉里,这个时候似乎是有些冷清的。这个不大不小的香炉,就在这云仙菩萨面前,平时受到信众的供养敬香。可是这个时候却冷冷清清,似乎没有人关照。

    而且令我惊讶的是,我记得菩萨脚下那日是点着香油的。般寺庙道观的供奉,那都必须是有香火油的。云仙菩萨在龙江山延绵数百年,祖祖辈辈信众自然无数。就是在那个大运动的时期,想必都是没有受过这般冷落的。

    我心里忽然升起了股黯然,这难道是出什么事情了?

    因为和大家来到这边的时候,公安已经是第三次查找证据了。先是阻隔了些普通人的进入,继而是让我们回忆了下当时的情形。在简军他们看来,我们不过是烧了炷香,然后去井边喝了点水,最后我们便走了而已。

    至于我在井边看到那对眼睛,以及后来我再回到这边侧门,过来看这老房子的事情,我却已经不知道了。因为我听到他们在这里议论,然后就坐在这长木凳上睡着了。他们有没有去那铜锁锁着的老房子看看,我都是不知道的。

    但是隐隐记得好像是听人说过,这里守云仙宫的那个人,是观里当年个道士的小徒弟,后来便直留在这里安生。大运动的那些年里,他还下山到附近的村里生活,在国家改革以后,他才再次的回到这龙江山观里来。

    如今他居然也不见了,就是那个穿着黑衣黑裤的人,曾经令我莫名其妙生寒,甚至到我梦里去了的人。我心里忽然多了丝丝的紧张,自己刚刚做梦梦见的那个黑衣人,不知道是不是就是那个呢?

    他怎么会进入到我的梦里来?

    他究竟是什么人?

    程义的死和他有没有关系呢?

    连串的疑问,瞬间便充斥了我的脑海。

    抬头再看向云仙菩萨的时候,这个角度看去正好是半侧面。有着半的角度是看不到的,即使看到的地方看去却也有些阴暗,丝毫没有光线的样子,让人看了感觉到有些阴森。别说它脸上原有的金箔,就是那木质的纹理,似乎都出现了些什么不妥。

    如果不是外面透进来的光线极亮,加上观里的门也多,只怕光是这观里便有些阴暗,让人感觉到阴森森了。个本应该神圣的地方,为什么会给人阴森的感觉?

    看到四面方开着门的观,我忍不住看向了那天去看那老房子的侧门。

    好像来自于那个地方的恐惧,还在我心里翻滚着。当沈爱姝快步走过来的时候,我有些惊讶的看向她,因为阵扑面的香风袭来,她居然就势坐在我边上,然后自然的轻轻挽着了我的胳膊。

    虽然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甚至不知道怎么办,但是我感觉到自己的心砰砰乱跳的厉害。

    因为我感觉到自己手臂接触的地方,软绵绵的充满了弹性。我知道那是什么,虽然不敢动弹,但是我感觉到自己浑身滚烫了起来。

    当然,我也听到了她的心跳声,和看到她微微颤动的唇部。我们离的很近,她虽然有着些羞涩,可是那种爱慕的神色,让她看起来更加的动人。

    我隐隐想到了,她刚刚去门口的意思。想到她心里的想法,我瞬间有些躁动不安。体内那股隐藏了许久的东西,瞬间便被再次的激了起来。我甚至暗示自己,那是当初被彭柏全下的阴阳蛊,直还潜伏在我体内。其实我根本就不知道,这种蛊基根本就无法清除。

    其实我更加不知道的是,骆冉从来就没有想到过要给我清除,因为为了让我早日练出那种气,他不惜让我存在着这种状态里。而唯知情的龙峰治,却也从来没有和我提过。所以每当体内的阴阳蛊遇到种怪异的体质,它总会像个蠢蠢欲动的恶魔样,随时会钻出来。

    “小河,我怕,,,,,,”

    她虽然没有别的话,但是这短短的几个字,却瞬间把我打得遍体鳞伤。

    几乎都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她那对柔情似水的眼睛,想到自己这段时间没有接触过的事情,我居然紧紧的抱着了她。

    寂静的云仙宫似乎有些怪异,没有别人的存在。高高在上的云仙菩萨,目光沉静的看着面前的这对男女,却没有丝毫别的神色。

    当我抱起沈爱姝的时候,她本能的紧紧的抱着了我的脖子,甚至微微的闭上了那对羞涩漂亮的眼睛。我几乎是没有迟疑的停下,大步不是走向某个隐秘的地方,而是走向了那个我曾经恐惧过的门。

    沈爱姝是迷离的,虽然心里充满了矛盾,可是被我抱着的时候,她浑身还是酥软了起来。但是当跨过那道侧门的时候,她鼻息里出的声音足以融化了我。

    外面的阳光还是很足,不过因为此时云仙宫无人,甚至当我站在阴暗的青砖墙下的时候,似乎外面的切都和我无关。其很多的细节都忽略了,甚至我都没有去考虑。但是她的美丽和主动,还是让我无法抑制的冲动着。

    小草和青苔在青砖上微微颤动,我的眼神应该是带着兽性的。异常兴奋的我甚至都感觉到自己的头皮麻,看到她奶白的肌肤暴露出来,我喉咙里出了声低低的吼叫。

    不过就在她令人悸动的呻吟里,我的眼神不经意的扫过某个地方的时候,我的眼神再次的凝固了起来。原来我看到了对眼睛,对冷冷的眼睛正狠狠的盯着我!

    浑身汗毛倒竖,如果不是把沈爱姝顶着在青砖墙上,我几乎便要推开了她。但是我真的感觉到自己浑身冰凉,后背在阳光下冒着冷汗。就在我目光斜视过去的时候,我看到在那突出的有些腐朽的阁楼楼板上,对眼睛正在看着我们。

    不正是那天我看到的那对眼睛?

    ”小河,你?“沈爱姝还没有从这种激情里回身出来,却感觉到我浑身紧绷着不动。当她羞涩的看着我惊骇的表情,不由也紧张了起来,低声的询问着我,同时紧紧的抱着了我。

    再次看着那个地方的时候,那对眼睛却不见了。我甚至都以为是自己的眼睛花了,可是浑身那种紧张的感觉还在,使得我知道自己不会看错。

    那个人是谁?

    他怎么直还在这里?

    他怎么进去那楼上的?

    为什么没有人能够现他?

    带着连串的疑问,我顿时感觉到阵疲惫!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