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五章 灵魂救赎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可能是因为感觉到不安,或者是明白人比鬼更可怕,我还是拉着沈爱姝走到这边大门口来了。??? ?1㈠Z?W㈧.㈠

    好像远离了那个地方,会让我心安些。

    虽然刚刚的事情好像做梦样,但是可能打破了那层隔阂,沈爱姝居然完全的有了些依赖。即使我神色有些紧张,依旧紧紧的挨着我。

    其实我是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但是因为刚刚那对眼睛对我造成的压力,使得我即使想牵着她,也是匆匆的拉着她到了云仙宫大门外面。

    这边阳光依旧充足,她的皮肤在光线下带着晕红,想着她白嫩的肤色,我看着她不由有些傻。可能想到了什么,沈爱姝又羞又嗔的白了我眼。不过微微低头的羞涩,却让我心里有些茫然失措。

    随即便看到路那边有人从山上下来,断断续续的好像看到不少的身影。我估计着是看热闹的人兴致减退了,他们可能看到这边有我们在,那边有几个人居然走过来了。

    “刚刚听说的是不是真的呀,公安说那个失踪的女孩子可能也完了,唉,确实也是,这么长的时间过去了,十有**人早就没了!”个堂客临近大门的时候,便叽叽喳喳的说着,好像是刻意说给我们听样。虽然瞟了我们眼,但是没有在意我们的眼光看向了别处,她就和大家进去云仙宫。

    “是好可怜啊!好好的个年轻人,在这山上没有几天,居然只剩下副骨头架子!这些没有良心的短命鬼,下手咋就这么狠呢?”这个是另外个堂客,边低低的咒骂着凶手,边声音里还带着难过的低沉。

    “好像这些年还真没有听说过,咱们乡里附近出这种事情。居然还真有人敢杀人了,偏偏还就在这石板路边上。以后谁还敢个人单独来这里?本来个好好玩的地方,如今就是两个人过来都会心里沭啊!”这是她们伙人里面,另外个堂客的声音,不过她的声音倒是有些磁性。

    随即个声音嬉笑她:“还两个人,你个浪货,想和谁起来爬山?”

    这个声音带着磁性的堂客,看着好像年岁不大,却是个性子比较开朗的。听到同伴这么说自己,她本来就没有停的意思。不过在路过门口的时候,上下打量了沈爱姝下,还轻轻的瞟了我眼,随即啐了口说道:“和你屋里那男人成不成?这事没有谁家能接受,刚刚公安不是说了,要组织人搜山寻那妹子呢?这里如果真的死了两个,以后谁敢来?”

    “这么大个龙江山,哪里说能够搜山就能搜的?要召集这山下几个村的人帮忙的话,只怕有很多人不敢来!”这是开始那个堂客,她走到了香炉边上去,可能看到香炉里的香灰都冰凉了,不由惊讶的说道:“这观里的陈师傅呢?真的像他们说的,陈师傅也失踪了么,怎么连个烧香点油的人都没有了?”

    可能听到同伴这么说,有人便也感觉到奇怪了。低声的议论着什么,还有人附身到侧门边四处张望了番之后,也接着话说:“是挺奇怪的,你看看那年轻人就死在这下面不远,他偏偏又不见了人影。看看这里得有好几天没人收拾过了,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知道什么缘由,或者说是和他有点什么关系?”

    “呸!呸!呸!话可不能乱说!陈师傅在这云仙宫里多少年了,那是解放后就守在这观里的老人了!”个堂客看到门口我和沈爱姝不进来,却似乎有些惊讶的看着这边,不由还是白了自己同伴眼:“这话要说传出去,倒是让陈师傅知道了的话,可是要大火的!”

    “那他人呢?出了这事就不见人了。要说这云仙宫什么时候断过香火了?”这个堂客不服气的回击同伴,而且还带着讽刺的语气说道:“不然这话会从公安嘴巴里出来?我记得还是挺小的时候,就和同学来龙江山里看,却也记得直就有香火的!”

    “嗯嗯!这么说起来,现在倒还真的有些古怪了,大家都知道陈师傅是会度打醮的。那些年乡里人不准迷信,他可真是度日如年。后来政府管的没有那么严了,他就是下山去给人做法事糊口!”大家议论纷纷,就站在这云仙宫里说着。

    “就是他再忙,这边观里的香火应该也不会断掉的才对!”有人感慨的说着,看着云仙菩萨面前冷冷清清的样子。可能看到又有年轻人进来,便也止住了嘴。不过她们几个却四处张望,还观里房梁神龛上下不断的看着,好像是在找什么东西样。

    虽然不知道这群堂客的目的,不过看着她们的目光,我还是退到门口旁的条石旁。生怕她们感觉到我在看她们,因为这种眼神里饱含的东西,却透露着丝丝侥幸的小聪明。我心里揣测着她们,无非是想看看这冷冷清清的观里,因为没主了样,是不是会有自己需要的东西。

    “她们怎么还不下来?”沈爱姝陪着我退到了旁,看着我思索的样子,她心里忽然有些忐忑了起来。

    因为她其实是不了解我的,但是我家的环境摆在那里,却促使着她犹如饮鸩止渴。她和淑媛是不同的,因为淑媛是种精明的接触,而她此刻完全就是种盲目的信任。

    如果我翻脸不认人的话,她肯定会感觉到极大的羞辱,因为这个时候不比十多年后的开放。但是她这个时候根本就没有想这些,不知道是因为程义的死亡让她恐惧,还是她忽然感觉到了生死对于人是如此的脆弱,所以直在心里犹豫的事情,在这刻彻底的得到了释放。

    看着静静的我,她忽然低低的问我,可能看到这边的人逐渐多了起来,她本来还有着的丝丝尴尬,看着我居然主动的挨着她,心里多了丝惊喜之后,那种尴尬和障碍终于慢慢的消除了。当然她开始其实直也拉着我,因为这些人的到来,我们只有把手给松开了。

    “可能还有事吧!”我默默的看着那边的侧门,心里在思索着。其实永蕙她们和公安过去,来无非是为了指证我们当天活动的地点,二来也是公安看看会不会有新线索。

    不管我们是两个人,还是群人在起。按照我们的意图和最终离开的时机,都不可能对程义两个人造成极大的威胁。我估计他们揣测的就是,在我们上山之前,他们两个人已经遭遇了灾难。或者就是我们离开之后,他们下山的时间偏晚,被人跟踪然后下手了。

    当然,这些都只是臆想,还有我所看到的那两个怪人。那个叫陈师傅的黑衣人,应该就是这个云仙宫的主人,他的神秘我无法知晓。我所惊惧和奇怪的是,他知不知道那个阁楼里面有人?或者是他知道有人的原因,不允许我们靠近那阁楼。

    所以现在我心里所想,就是自己要怎么样,可以到那屋里去看看。虽然那栋房子看起来平静,可是我总感觉到屋里有些古怪。尤其冥冥之的那种感觉,就像那天来龙江山样。我虽然不知道具体会出什么事情,或者是已经生了什么样的事情,但是我几乎可以断定,那栋阁楼里面是有古怪的。

    即使我站在在房子外面,也不会感觉到自己胸口的木牌剧烈的反应,所以我直没有太重视过。尤其因为我过来的时候都是白天,些有着异常的东西应该也不会反应,但是木牌其实直都是有着些变化的。不过是这种变化没有引起我的重视,因为它和天气冷的时候完全不能比较。

    可能因为天气热的原因,或者是阁楼里面有别的什么东西的缘故,甚至是木牌不定百试百灵的缘故。不过在我心头那种挥之不去的想法,却因为此刻我站在云仙宫门口,却更加的清晰了起来。好像是有着无数的人,在朝着我伸手呼喊,那狰狞甚至有些可怜的表情,忽然便浮现在我的脑海里。

    “啊!”声低低的惊叫,我瞬间再次看到面前的阳光,和脸惊讶的沈爱姝,我才知道自己定受到什么影响了,不然怎么可能在脑海里出现那些东西?

    “你怎么了?还在想那刚刚房子那边的事情?”沈爱姝没有呼叫,但是惊讶我的神态。可能看到我有些失魂落魄的感觉,她心里虽然有些微微的失望,但是看到我没有别的意思,而是低低的贴身关心的问我。

    “嗯!嗯!”我似乎听到了沈爱姝的话,恍然醒来了样。看到她关切的眼神,心里却有些感动,表示了个感激的眼神之后,再次回道:“我总感觉那房子里有什么,但是我们也不能撬开那房子门吧!何况也不知道怎么和公安去说,万里面什么都没有的话,他们会不会骂我?”我还是有着很多顾忌的,看着沈爱姝却陷入了越来越迷茫。

    沈爱姝疑惑的看了我眼,看到我不像是开玩笑,想到上次我们起来龙江山的时候。那时我的行为有些古怪,她是因为看不惯简军才靠近我们。但是后来事实证明我的担忧是正确的,想到仅剩骨架的程义,沈爱姝在阳光底下,忽然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