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章 盛世噩梦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来的时候是坐公安的车,回去的时候没有起。?  ㈧.??1㈠ZW.

    因为要路过程义躺骨的地方,即使我现在胆子稍大了许多,但是想到那股恶臭的味道,我们还是和着群人往下走。

    好像因为人多些的缘故,空气里那股味道要淡些。

    不过到这边的时候才现,尸骸果然已经被公安拖走了,不过空气残留的那股味道,想必不是几天可以消退的。

    当然我也看到些看热闹的,明明知道自己胃口不好,还要上来看热闹。可能因为靠近的时候,空气里那股浓郁的味道实在太重,有些人便忍不住在旁呕吐。当然是越吐越难受,随即被人匆匆往下拉走。

    我是没有做停留的,这里也没有什么值得我们留恋的。不过看到那处被压塌了的草地,想到那日看到程义的情形,心里却也有些难过。

    不过可能我和程义没有什么关系,也是属于第次见到他,所以随着我们往下走,我心头的那种压抑,便逐渐的少了许多。回再看那处地方,心里却犹如看到那隐隐约约的云仙宫,只剩下满满的唏嘘。

    永蕙平时胃口挺好,但是这个时候却都捂着鼻子匆匆而过。可是越往下的时候,这股味道却没有那么容易消失。和她起往下跑的沈爱姝,因为可能捂着鼻子过久,居然差点踉跄倒地。幸好她还算是眼疾手快的,把扶住了旁边的小树。

    她们的这种反应我有些无奈,因为起下山的还有不少人,我不可能大着胆子去拉她们。看到路过的人都有些难受,包括些男的都样捂着鼻子,大家便也有些见怪不怪了。我看到她们在前面飞快的跑,只好慢慢的跟在身后随上。

    我们走到开始公安停车的位置,看到还有台吉普停在那里。

    那个被他们押下来的,阁楼里抓住的那个男人不见了。这么重要的人,想必是连同报讯的公安,还有程义的那具尸骸起走了。

    不过我也懒得去管,因为这种事情,还不是我可以参与的。就像刚刚在云仙宫的时候,我想进阁楼里去看看,现在想来无非就是心里直隐隐有些不甘。

    虽然看到那震撼的情形,对于很多成年人都无法接受,但是我想到我当时的冷静,肯定王公安会极度震惊的。但是这个时候已经不能后悔自己的决定,毕竟想知道阁楼里的情形,确实是我心里的执念。

    不知道为什么,这刻下来龙江山,我心里却又想到了那个男人的眼神。那对曾经令我心寒的眼神,即使在他被公安抓起来,我都没有在接触到那种恐怖。但是我可以肯定的是,定就是那个人。当然他为什么会有那么古怪的眼神,或者说为什么会影响到我?

    这个时候其实我心里很震撼的,因为就在我想到这些的时候,我忽然想到自己刚刚进去阁楼里,心里忽然产生的那种感觉。难道正如我这次感应到的样,那阁楼里面还有什么古怪不成?

    其实我很想问王公安的,但是我知道这个时候还轮不到我插嘴。我之所以想马上离开龙江山,这个时候想来却是我想逃离,离开这个是非之地远远的。

    阁楼里那四具尸体令我震撼,但是说真的我还真的没有害怕。不知道是因为法决的帮助,还是因为那三具已经腊干了的尸体,完全没有了丝毫残留的灵魂的缘故。那种感觉不到阴森的气氛,我还真的感觉到好像看到挂着的腊肉样。

    这简直有些荒谬。

    要说直还有些萦绕在脑海里面的,就是那具白花花的,冒着轻微盐霜的身体。虽然我直没有正面去看她,但是我心里隐隐的知道,如果我真的看了王影的脸,我估计自己辈子不会忘记。

    那种情形太令人感觉到凄惨!

    个人被人剥光了,然后被腌制之后挂在那里。可能会慢慢的风干,或者是熏制成腊肉干。

    想到这里的时候,就令人浑身不寒而栗。

    我从她身上甚至感觉不到人死后的气息,这就是最令我惊讶的。因为骆伯伯曾经和我说过,就是条狗死了,它都会有些感知灵魂的,何况是个有着三魂七魄的人。

    但是我就是从她身上感觉不到!

    这只有种可能性,那就是她在頻死的时候,身体里的三魂七魄,完全的被人驱离了身体,而且是完全的剥离了这龙江山附近。

    任何个人在死亡之后,都会留栈自己的**不肯舍弃。所以在人死的七七之前,那分散在天地间的魂魄,会6续的徘徊在**周围。所以才会有人看到死者的灵魂只说,甚至是出现托梦的奇事。

    王影身前遭遇了什么我不知道,但是在她死亡之后定是受到了某种法术的施展。不然个人不可能没有魂魄,围绕在身体周围,因为我在阁楼里感觉不到,那里有丝毫的阴气萦绕,如果真的会有阴魂的话,我脖子上的木牌定会感受的到。

    这已经是毋庸置疑的事情,因为许多次的实验,证明我的木牌真的有提醒和预示的效果。虽然别人可能很难理解,就像我没有和王公安提过这事,但是我自己绝对的有些依赖这种感觉。

    那些人吓成了那样,更加坚定了我进阁楼的决心。但是在看到四具尸体的时候,带给我的震撼自然是极大的,不过因为法决和心里的安然,我倒是没有太过害怕。即使身处阁楼里面,而是体会到种让我不安的预感。

    我在怀疑自己以前感觉到的,尤其是那灵魂不断的像我呐喊的场景,难道出现在我脑海里面的,那不是云仙宫的阁楼里?或者说是在阁楼里还有另外的古怪,但是我却不敢在王公安面前再说。

    可是看到那三具腊干的身体,和王影的**之后,我忽然似乎真的感觉到,那阁楼里面应该还有着什么。但是我坚决的没有多做停留,那是因为我知道自己解决不了这切。

    想到她之所以没有什么变化,就是因为在程义腐烂的这几天里,她被人泡在了盐水里面腌制。闭上眼睛就会想到那白哦花花的身体,想忘记偏偏脑海里尽是那身体上微微泛着的盐霜。**还很有弹性,甚至都没有丝毫的腐烂和色彩变化。

    在我的估计里面,她就是遭遇到这种巨大的不幸之后,不但被人惨无人道的腌制,然后可能就是在这两天的时间里,才被人挂在了那房梁上。

    乡里人熏制腊肉的时候,总是先把肉块用盐抹上,然后放在那里腌制段时间。然后在挂起来滴漏多余的盐水,最后才挂到某个地方熏制。这样不但肉不会坏,而且会保留肉类里最好的脂肪,和那些瘦肉的营养和弹性。

    这个人定是变态的!

    不然怎么会干这种事情?

    这个人究竟想干什么?

    为什么会做出如此惊世骇俗的事情!

    这个基本上稳定的时代里,

    竟然会出现这种事情。

    但是这个人是谁?

    是那个被抓的男子吗?

    看着他声不响,好似个木头人样的情形,我很难想象这切都是他干的。

    但是如果另有其人的话,那这个人会是谁呢?还有我在阁楼里所预感到的事情,究竟是不是那里还有另外的秘密?

    其实我心里有着太多的疑问,就像为什么他们几个人没有煞气,他们的阴魂都去了哪里?我不相信他们惨死之后,还被人制成了腊干,却没有丝毫的怨气!

    李建和简军比我们走的慢,我可以看出来他们吓得不轻。不过似乎是为了掩饰自己的不安,他们没有跟着我们起走。

    倒是令我有些惊讶的是,沈媛居然和他们走在了起。不过看到沈媛不时的和简军交头接耳,我似乎明白了些东西,但是我自然不会说出来。何况虽然没有排斥简军,但是至少对他没有什么好感!

    沈爱姝似乎催了两句,看到沈媛不愿意走快,便在我看向她的时候,和我们两个人随着大众起,快的往山下走去。

    我们走的很快,快要到山脚的时候,我们似乎松了口气。感觉到直压抑在心头的东西,在这刻舒缓了许多。

    切都有些不真实,但是回看向龙江山和云仙宫,我心里却有了些难以释怀的沉默!

    山脚离着街里还是有着段距离的,我们只有步行回去。本来看出来她们两个都有些疲累了,不过我们没有停留的意思,直接的沿着这边的土马路,慢慢的往回走!

    没有想到的是,我们走出去没有多远的时候,居然看到牛永桢在路边间农舍旁等我们。

    这里有着个大大的牛场,都用臂粗的竹竿拦成了个大大的牛圈。牛圈里的瞪着眼睛看着我们,我忽然有种荒谬的感觉,那对对水汪汪的牛眼睛,似乎能够看透人心样!

    让我们更加惊讶的是,离着牛栏边的堵围墙边,牛永桢居然开着村里的大型拖拉机。听到他说我们才知道,这是唐天叫他过来接我们,而唐天和我爷爷就在街里等着我们起!

    看到沈爱姝回头看着来处,我便明白那是因为沈媛还没有过来。想到程义和王影两个人,也是和我们分开,后来变成了天人两隔,我瞬间也理解了她心里所想,看着她的样子没有吱声!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