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二章 巫蛊教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个时候的街里闹哄哄的,很多人都在议论纷纷!

    随着我跳下车来,听到那些相互传说的意思,我才逐渐的听到这些人说明白,理清了下他们说的原因!

    下午公安把程义的骨骸要装到县局去,毕竟虽然已经认定是这个人,但是按照如今的程序,还是要先进县局和殡仪馆的。? ?? ≤.≤=1≈Z≈W≠.≥于是乘着法医在便收捡了骨骸,程义在场的家属也没有办法。毕竟程义的死因有异,需要县局公安定夺之后才能定性。

    恰好公安在云仙宫的阁楼里又抓住了个人,于是正好就着运骨骸的车起,公安押着这个人开着吉普车,跟着那些法医起回县局。

    可是谁都没有想到的是,这运骨骸的车在前面,后面的吉普车载着几个法医和公安紧随。当车开到钢铁厂和凤岭村交界的位置时,突然便出了意外。

    那里原来路边就是片荒芜的山坡,靠近马路的是丘丘的水田。可是吉普车突然不知道为什么,就直接的开到了路边的水田里去了,并且侧翻到水田里面。

    这个时候因为马路上的车不多,加上老百姓天气热还真出门的也不多,所以时间居然看到的人不多。如果不是前面的车看到后面的车没有跟过来,有了些奇怪的想法,只怕后面吉普车里的人就是晕倒,最后都没有人知道。

    但是等到前面装程义的车返回来找的时候,才现车出事故了,就连车里的几个人都不同程度的受伤。而且那个本来押着去县局的人,居然莫名其妙的不见了。

    这事引起了大家的不安,毕竟这个人可是嫌疑人。等到问起吉普车里的人原因时,大家居然都迷迷糊糊的答不上来,而且还不知道那个人怎么不见了。

    虽然没有明说那个人有多大嫌疑,但是上车的时候也是戴着手铐的。因为阁楼里的四个死人,不管怎么说也和他有些关联的。老百姓自然不知道缘由,这些公安自己心里清楚的很。如果这事传出去的话,就会引起不好的反应,毕竟嫌疑人逃跑了,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随着押送的两个公安,还有两个法医清醒过来,终于明白这是真的出事了。于是马上便布了事由给各村村委的电话,尤其是凤岭村和钢铁厂保卫科。

    听到说有人从吉普车里逃跑了,让各家各户以及钢铁厂的职工注意,及时提供线索给公安。顿时便如炸锅了样,四处便迅的传开了。虽然公安不让大家骚乱,但是这事便如出轨的堂客,你怎么也无法阻挡它出门的脚步。

    时间这件事情瞬间便传遍了周围村镇,也让街里沸沸扬扬的传闻了起来。

    我们来到街里的时候,这事基本上已经没有人不知道。大家都说的绘声绘色,但是都是本着卦的心思,根本就没有人考虑到,这个人的逃跑会造成的后果。

    看着街里人来人往的人群,和那已经有些亮起了灯,我忽然感觉到自己的心有些惶惶的。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回看到驾驶室里面,那透过玻璃看到的人影,我忽然感觉到有些飘渺了起来。

    可能是牛永祯接到唐天的话,所以没有看到人的时候时间不知道怎么办。我便在边上站着继续听,不过听着的翻来覆去的差不多。因为这些人所知道的都是瞎子摸象,无非就是添油加醋。

    但是这个时候我却有些猜疑,那就是这个人究竟是不是在车上搞了什么动作,不然怎么会这么凑巧就出了车祸,而且恰好就是他个人不见了?

    想到那个出事的地方,我们等下回去是要经过的。但是我想的却是,那个人恰好在那里失踪,他究竟是选好了地点,还是真的出意外运气好?

    我想应该不会这么凑巧的,因为见识过张燕和吴家那几个人的身手,自然还有骆伯伯和龙师傅的过招,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很厉害。如果真的是这个人有着非常的手段,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忽然在我心里有了另外个想法,那就是这个人如果真的逃脱了的话,他会去哪里?

    他定会会龙江山!

    我心里几乎便是灵光现,因为他被抓的那个阁楼,我几乎可以肯定的是有猫腻的。他这么着急逃跑的话,定是怕阁楼里有什么东西泄露。想到这里的时候,我甚至有些激动了起来。虽然不敢肯定自己猜测的对不对,但是如果这个人有问题的话,他就定会这么做的!

    看着天色逐渐的暗了下来,恰好沈爱姝居然也走下驾驶室来。牛永祯却热情的问她要干什么,沈爱姝似乎无意的般看了我眼,然后说自己看到个亲戚,就不和我们起走了。

    牛永祯似乎有些不舍,但是又不好开口挽留,因为看着沈媛没有下来,便也没有多想。

    旁的我听到之后,也以为沈爱姝说的是真的,心里也微微的楞了下。不过看到沈爱姝走到车头驾驶室窗下,大家看不到的位置,忽然便不住的朝我使眼色。

    我先是阵惊讶,随后看到沈爱姝又羞又气的样子,终于明白她这是有话和我说。我看到我们人看我,我终于心里砰砰乱跳了起来,朝她微微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了。

    看到沈爱姝先是走进了条侧面的巷子,我心里不知道自己猜的对不对,却也有些不安了起来。最后还是被自己自私的想法占了上风,还是和牛永祯撒谎,说自己要去家属区房子看看,可能今天就不回去了,让他回家和我爷爷说下。

    牛永祯倒是没有太过惊讶,毕竟这里离着钢铁厂不远,加上现在也没有天黑。不过他还是朝驾驶室里自己妹妹看了眼,又看了眼沈爱姝刚刚消失的方向,似乎显得有些索然无趣:“好啊!那你小心点!我在这里再等他们下,如果还不来的话我等下就开车回去了!”

    不知道是心里虚,还是不想看到永蕙到时候惊讶,我真的没有和永蕙说什么。当然我也没有跟着沈爱姝那边去,虽然不知道她心里想着什么,可是我这个时候想到了那个人。

    当然我不知道的是,当我从前面的街道转进往家属区去的小道时,驾驶室里的永蕙的双眼暗淡了下,不过她没有继续看下去,而是在我的身影还没有消失的时候,便把头垂了下去。

    似乎为了印证我的想法,当我跨过小道边流淌的小溪,遥遥的看着沈爱姝便站在株垂柳树下。她站在那里恍如夕阳下的仙子,被最后丝余晖所辉映。就在我想快步跑过去的时候,我的身影忽然便停住了。

    因为从我所站的位置,去到沈爱姝那边的时候,是要路过道石桥的。而这边正好是家企业的围墙边,我刚刚要跨步的时候,居然看到个人就站在围墙下的椿树旁。

    那盈盈的笑脸和亭亭玉立的身影,使得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是当我擦了擦自己的眼睛之后,我确定自己是没有看错,站在我面前的人居然是许久不见的张燕。

    我曾经以为自己再也看不到她了,虽然有很多东西不能言传,但是此刻再看到她的时候,我心里瞬间便被五味杂陈所占满了。

    大柳树下的沈爱姝,看着我走过来的样子,脸上本来带着羞涩的笑意。可是当她再看向我这边的时候,她下便僵硬了脸上的笑意,因为本来站在那里的我不见了。

    天色终于暗了!

    看着自己被张燕架着腰部,她每步都好像在跨越样,即使心里有着些准备,我眼睛也瞪得溜圆,嘴巴几乎合不拢。这好像就是在梦里的穿越样,此刻却生了在我身上。

    当我们靠近了家属区的时候,张燕没有从正面的大门那边进,因为这个时候正是大家在楼区里休息的时候。看着她带着我如履平地般,越过了家属区后面的围墙,灵活的回避了要见到的些人,顺利的达到了我父亲住的房子。

    “是不是有些惊讶!”张燕的声音又回复了那阵淡淡的温柔,看着我愣愣的看着她,优雅的在客厅的木沙上坐下。

    她穿着套白色的连衣裙,在这个时代属于很时髦的妆饰了。看着她露出来的半截白腿,我心里阵心烦意乱:“龙师傅呢?”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想到刚刚路过龙峰治的门口时,那里依旧寂静的样子,只好这样问她。

    “我也没有见过他,但是我这次来是来找你的!”张燕的声音很平淡,看到我没有坐的意思,她居然也再次的站了起来。

    随后阵香风扑鼻,她居然靠近了我。虽然外面的天色已经很暗了,但是我感觉到自己的脸在烧,有些站立不安的感觉在心里骚动。

    “呵呵,不要紧张,确实是来找你的,不过也是为了杨婆婆过来的!”她似乎忽然有些微微叹气,好像想到了什么,然后居然在我身后说道:“龙江山上出事,我看到你去了哦!”

    我顿时便如被踩了尾巴样,惊恐的看着她:“你知道什么了?”

    “因为那人是巫蛊教的,所以我才来找你!”她的眼神在暗色里有些妩媚。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