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九章 天道循环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张燕气得几乎想脚踢死这个陈师傅,不过她站在我面前没有动!因为她虽然不知道这个人是什么人,但是显然应该就是那个半路出车祸,然后失踪了的人!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他应该和这个陈师傅是伙的。???  .但是让人惊讶的是,好像陈师傅对这个人并不尊重!

    张燕之所以没有动,那是作为苗疆的大蛊师,她感觉到了面前这个人的恐怖。这种恐怖和不安是不张扬的,因为那是种深深的死气!

    好久没有感觉到过这种情况了,即使是面对着吴家那些修炼内功的高手,张燕都没有过这种感觉。她感觉到自己的眼皮在跳动,这是种本能的危险反应,面前这个人是个极度危险的人物!

    快衡量着这种危机,张燕忍不住瞟了这个陈师傅眼。这个人虽然有些张狂,但是绝对也是有着些手段的。不过张燕凭着本能的感受,却知道他和这个带着死气的人比起来,还是有着定差距的!因为自身也是修炼内功的人,张燕倒没有丝毫的心虚。

    “你是从那个地方过来的吧!”这个男子没有因为陈师傅的话而兴奋,反而静静的继续审视着张燕。

    那是种欣赏,亦或是种想彻底看透人的感觉。

    不过让人莫名其妙的是,他忽然开口了,而且说了句莫名其妙的话。不知道是因为他长久不说话的原因,还是他本来就是这个样子,他的声音好像有些漏风的感觉,而且缓慢带着沙哑!让人听了感觉到心寒,就好像是来自于地狱样!

    “是的,我来自于那里!”面对着这个死气沉沉的人,虽然不知道这个人的特指,但是张燕也知道,在他面前自己没有必要隐瞒,他应该是明白自己来自于哪里的。

    因为介于杨小环的惨死,在苗疆赶过来的时候,张燕便做好了心理准备。尤其下来这里的时候,张燕便提前释放了三种蛊物。陈师傅这个人的深沉,张燕知道不会那么好对付。

    但是没有想到陈师傅居然都不是主导,好像他这个同门有着更复杂的身份。而这个带着死气的人现身,张燕更是同时放出了五种蛊物!这不但是对这个人的谨慎,也是张燕为了安全所做的基本保护。

    不但要保护自己,也要兼顾在身后的小河!

    这是张燕此刻心里最基本的想法,当然这种防备自然也会让这些人感受到,这是很正常的事情!毕竟自己还有另外种技能,别人完全有可能和自己样隐藏。

    如果他们连这种能力都没有,那么巫蛊教也就没有任何价值了!

    “死老鬼,和她啰啰嗦嗦干嘛?你不是负伤还没有好么?外面那个女孩子遭受不起你的折腾,这个女人正是大好的补品!”陈师傅似乎有些阴狠,当然看着张燕的时候,也有些邪邪的恶意。

    听到陈师傅这话,本来对他就没有什么好感的我,都有些想给他两脚。他的话显然不多,可是听到话里的意思,王影和程义他们,应该就是他和这个人害死的。他们这么明目张胆,可能是平时也没有什么顾忌。

    张燕出奇的却没有吱声,反而脸上堆着丝丝的笑意。因为她更加的知道,自己和这两个人做口舌之争,只会让自己心神失守,毕竟这两个人都是巫蛊教的门徒。自己只要严防两个人的偷袭,然后想办法先制人,把这里的东西拿走就可以了!

    “上次那个老婆子可是够毒啊!居然连死老鬼你都要她的套。虽然你把她吓退了,但是她来到这里,我便知道咱们这里便要保不住了!”看到并没有激怒张燕,也没有引起这个男子的重视。陈师傅的嘴里这刻似乎带着深深的幸灾乐祸,不过却好像又是讨好这个人样!

    “巫蛊教能不能延续下去,不是你我可以决定的!但是可能师兄都想不到,他收留你做弟子,可能是巫蛊教最大的悲哀!”这个带着死气的男子,在听到陈师傅再次的挑衅之后,难得的居然多说了几句。

    他甚至都没有看向张燕这边,看着陈师傅的眼神也没有变,但是他那对让人心寒的眼睛,却似乎更加的渗人。他没有吓人的意思,可能他本来就是这个样子。而且他说的极为缓慢,看着旁的陈师傅,他对眼睛似乎没有多大的变化,偏偏又是字句的对着陈师傅。

    张燕知机的没有出声,只是从话里便听出来了,这两个巫蛊教的传人似乎有些不和。虽然不知道具体是什么原因,但是张燕却隐隐感觉到,这是个极好的机会!所以这个时候的不变,就是最好的应万变。

    “死老鬼!不要怪我哈!天天对着堆死人,难道还能真的切下来几块吃啊!我已经受够了,说什么尸宝能够回生,你把这些腊肉干给我变成活人试试?”陈师傅似乎有些爆,虽然没有大声的怒吼,可是那压抑的低吼,也让人感觉到他心里的愤怒。

    “现在生活这么好起来,我不想陪着你们玩了,我也没有那么崇高,为了列祖列宗,去守着这堆死人过活!”陈师傅的嘴里突然再次出阵低吼,看着面前这个男子,似乎是压抑了很久样:“既然有人找到这里,你我都脱不了干系,那么就让这些死人都见鬼去吧!”

    看到陈师傅站在木架边,似乎有些竭斯底里的低吼,这里没有人吱声,就连这个有着身死气的男子,这时候都没有吱声!

    张燕惊恐的看着这个男人,听到陈师傅的话脸容阵扭曲。他本来站在那里虽然脸色惨白,但是倒不至于骇人。可是随着他脸容的扭曲,却让人满身寒气直冒。

    其实他没有任何的反应,只是这种脸容的变化却好像是不由自主的样。张燕想到了个关于巫蛊教的传说,想到这里的时候却已经让人浑身寒!

    随着阵温暖靠近,张燕惊讶的现,居然是我靠近了她自己!

    我为什么在这个时候会有反应,原来从这个男人进来,我脖子上的木牌便有着阵阵奇怪的反应,虽然不知道那具体是什么,却让我对这个男人多了阵戒备!

    念诵《清心渡恶决》没有丝毫的用处,我不由把自己学过的法诀几乎都念了遍,随后现还是自己从那本破书上,得来的篇我熟悉的口诀有用,随后我反复快的念诵起来。

    这个带着死气的男子,脸上怪异的扭曲着,眼睛却骇人的瞪着了我,好像是看到了桩极为怪异的事情样!

    张燕也惊讶的看着我,因为我伸手轻轻握着了她的左手。她小手冰凉,我的手却温暖的把着了她。看着这个男子的神色,她顿时知道肯定是有什么奇妙的事情,已经生在我身上,而且影响到了这个男子。想到自己和我共修的奇妙,她心稍微有些释然!

    “你以为这样,就能让自己置身事外了吗?”这个男子脸上的扭曲,似乎在阵煎熬般的挣扎,慢慢的开始恢复了起来。他看着我虽然依旧带着丝迷惑,却偏头看向了陈师傅,好像有些麻木般的说道:“进入巫蛊教,辈子就是巫蛊教的人,师兄当年定没有和你说过这些吧!”

    看到这个男子漠然的神色,似乎居然带着丝丝嘲笑,这个陈师傅次感觉到有些不妙。

    但是他沉府也是极深,呵呵的干笑了几声,然后说道:“死老鬼,你也活了**十岁了,练了辈子也没有成仙!我也照顾了你几十年,你难道就不能替我想想?这些尸宝已经被公安现了,咱们难道还能跑到天上去?再厉害斗不过子弹吧!你就认命吧!哈哈,不如让我带着这些秘籍,就此远走高飞怎么样?”

    “你,,,,,,,!”这个男子听到陈师傅的话,居然愣了下,看着陈师傅有些愤怒的神色,他居然不知道心里想什么,在这刻居然停了下来。

    不过随即他的目光看向了墙上的马灯,原来隐隐居然可以看到,马灯周围似乎环绕着层淡淡的薄雾!

    “当年师兄和你那几个师兄,居然都是你下手害死的?”这个男子的目光逐渐的变了,次变得有些神色,那是种愤怒和难过。真的,这对直没有什么变化的眼睛,在这刻居然变得愤怒了。而且他的声音有些大了,甚至带着了深深的愤怒。

    他对着张燕都没有这么生气,那对有些死气的眼睛,次露出了阵骇人的黑光!

    这黑光好像龙江山上的龙潭样深邃,好像要把人吸进去。

    “你以为你用的这种豆子鬼巫法,会对我有用?师兄在那年突然死掉,你知道我有多难过吗?我是师兄从外地捡回来的,我不相信他会那么容易死掉,所以我用了整整十年来研究,师兄究竟是怎么死的!不要白费力气了,你用的这些巫术对我根本就没有用!”不知道是嘲笑还是愤怒,这个男子居然眼神里带着丝笑意。

    看着陈师傅越来越惨白的脸色,居然再次说道:“倒是你真是无可救药,你以为强行用这以身伺蛊的法门,就可以让自己强大吗?这只会让你死的更快!死的更加的彻底和尸骨无存!”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