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二章 逃命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吱吱吱吱!

    阵低低吱吱的声音,确实在这地下室里令人不寒而栗!

    但是当看到这种声音的来处,更是让人有些魂飞魄散。  .

    原来那些挂在房梁上,还在不断变化的腊干,因为没有人的干涉,直都在进行着缓慢的变化。

    那个陈师傅虽然对着这个男子虎视眈眈,但是从烟雾升起之后,他站在那放着木盒的架子边,就没有动过分毫。而且他脸色惨白阴沉的厉害,更加骇人的是,他皮肤下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钻动着,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格外的诡异。

    而在他对面不远的那个男子,虽然没有直接的冲过去陈师傅面前,但是嘴巴不住的快蠕动着,好像在飞快的念诵着什么咒语。而且他再次的恢复了微微佝偻的身形。

    他其实看起来并不老,不过在陈师傅的嘴里,他起码已经过了**十岁的年纪,这在般人看起来很是难以相信的。就是陈师傅样,虽然面白无须看起来年轻,但是人家看他眼角的细纹,怎么看也是有四五十岁以上了。而这个男子不知道是外形邋遢,还是很少以正面示人的缘故,看起来也和陈师傅居然差不多。

    当然,他和陈师傅生了口角之后,他并没有表现出盛怒,但是这种针锋相对的形势,绝对可以看出他是不想放过自己面前这个门人。

    他不但嘴巴在动着,就是身体似乎都在不住的轻轻摆动着,这个时候他没有顾及到张燕,好像面前这个门人让他更生气。虽然不知道陈师傅在离开的这几天,他究竟是怎么做的,最后甚至被公安现了。但是他显然有着自己的想法,不然以他的手段,这些公安怎么能够抓住他?

    因为他们的针锋相对,倒使得时间大家都忽略了房梁上的腊干。可能他们知道这些腊干会有这样的变化,但是这个时候这些挂着的尸体,已经不能叫腊干了。

    它们具具的尸体都在变化,而且是以肉眼可见的度,在进行着缓慢的变化。虽然不知道具体会变成什么,似乎都已经充气起来。虽然在马灯的照射下,看着那皮肤好像蜡黄样,但是其实却更好像只只烤熟了的烤鸭样。不但有些蜡黄的感觉,甚至皮肤表面都溢出来油脂。

    旁的我看着这神态,可以说感觉到自己喉间干,颗心却砰砰乱跳的厉害。因为这个时候我插不上手,也不敢胡乱的干预。别说这两个人我不认识,还应该弄死了程义和王影,就是面前的张燕,我都带着了几分敬畏。

    我这边看着这些腊干,心里不安的忐忑着,但是它们也没有像皮球样,只是单纯的鼓起来。它们好像是真正由个瘦子,均匀的逐渐变成个正常人的状态!虽然蜡黄的不像个真人,但是看着那干瘪的皮肤逐渐隆起,深凹的眼眶逐渐丰盈,就是突出的牙床,都被逐渐充盈的皮肤再次合拢了起来。

    这真的好像就是只剥光了毛,被晒干了的老鼠,再次的变成了肉呼呼的样子。然后他们依旧的还挂在那房梁上,不过身子却好像实质性的重了起来。

    十多具的腊干下变成了肉干,自然重量加大了许多。那房梁和铁钩承受的重量不样,摩擦之间尸体轻轻晃动,自然便出了吱吱的声音来!

    看到这情形我没有转身就跑,因为我面前还有张燕在。虽然我也担心上面阁楼那挂着的三具腊干,不知道会不会和这里样。但是看到这些腊干的变化,在我想来最多和王家园子当时的诡异样。因为那时我胆子还很小,不过因为有玉宝陪着我,让我心里多了许多豪气。

    但是那个死去的婴儿,被血水灌醒的情形真的吓人。尤其那对泛着黑光的眼睛,曾经有段时间直出现在我梦里。如今这种诡异和恐怖,在我看起来应该和那晚差不多!

    死人能够继续活过来?

    至少普通人无法接受!

    这在于现在的我来说,已经不是什么问题。

    倒不是我见过这种神奇,但是我相信,这个世上真的有种力量,它们可以把人的魂魄,驱赶到体质接近的人的身体里。按照骆伯伯和张燕他们这些人的说法,可以称之为借尸还魂,或者说叫灵魂附体。

    虽然这种行为和方式,会对承载者造成很大的影响,但是对于这些施术的人来说,只要达到自己的目的,他哪里会顾忌到这些问题。

    面前的这种情形,我虽然不知道是不是这样。但是我可以肯定的是,定是面前这个巫蛊教的男子,施展了种什么秘术。或者就和这阵迷雾有关系,和刚刚袭体的阴气有关系。

    我之所以能够感受到脖子上木牌的反应?骆伯伯以前就说过,这木牌不但是道家茅山的圣物,还是得到过佛家大德的加持和施法。所以这木牌虽然几经易主,但是却依旧有着神奇的功效。

    上次爷爷回来之后,告诉我说那个垣先公已经不在了,对于当年这块出身于我家族的木牌,顷刻有了更多的神秘认知。

    虽然直以来,心里有着足够的侥幸,那就是依靠着这块木牌,去感受些未知。但是我也知道不可能是百试百灵的,因为任何事情没有绝对的,在我这个年龄,我却都已经知道了些。所以当我看到这种情形虽然心里紧张,却也有足够的时间把手里符咒分开。

    这种符咒是骆伯伯的私授,我曾经见过唐天视若珍宝。像他这种见过世面的,甚至还不能公开相信迷信的人,都对骆伯伯有着足够的信心,自然令我心里也是大安的。

    何况弘政堂几次变故,和晚上的不安宁,最后都是有益于这些符咒。所以这个时候拿着这些符咒,我可以说也是小心翼翼的。不过随即我便现,这些里面不但有几张镇魂符,居然也有两张可以用的五雷符。

    有了这些符咒在手里,我心里顿时便胆壮了些。毕竟有些我是亲自操作过的,其余的收起来,拿着这五张符咒,心里计较着等下怎么操作。

    不过让我惊讶的是,面前的张燕居然也拿出了叠符咒。我猛然的醒悟,想到她可是龙师傅嘴里的大蛊师。据说她在苗疆那边是很厉害的,家族里面也是祖祖辈辈学习巫术的。虽然我也不懂巫术是什么,但是想到大概和骆伯伯这些人差不多,还有见识过她收拾吴家的人,想到她随意出手就搞倒两个大男人,我心里便有些沭。

    看着她手里那叠符纸,好像是不用钱样的,我便在心里对这种符纸再次产生了深深的怀疑。不过当我看到她的举动的时候,更是惊讶的目瞪口呆。原来她丝毫不像我们用符纸样,而且也不管面前两个人,直接便朝虚空祭出两张!

    我还从来没有见人这么用过符咒,看着那两张轻飘飘的符纸在离开她手里之后,却好像被人牵着飞的风筝样,快的朝前面虚空的位置直接飞去。

    对!这两张符纸不是飘,而是直接竖着飞了过去。

    我自然不知道张燕是修炼内家功的高手,这种把纸和树叶当成实物用的方式,其实都是她运用劲气的手法。但是在我看来简直就是神奇,当然惊讶的接着更来!原来就在符咒祭出之后,就在我们面前虚空米左右的范围,忽然啪啪的就燃起来了!

    随着这符纸的燃烧,空气似乎有吱吱的声音,好像什么东西在叫的声音!就像是几只老鼠被火烧,出了令人毛骨悚然的叫声。

    可是张燕不但没有开心,反而脸色凝重的继续甩出了符纸,这些符纸张张的就像漫天飞舞的雪花,起冲向了前面的虚空,而空气的声音完全变成了啪啪的动静:“你们这样做,你们能够控制这些僵尸吗?你们会害死很多普通人的!”张燕的声音有些急促,也有些愤怒,当然也不知道是对他们两谁说的。

    “他已经疯了!疯子哪里会管这么多!”陈师傅居然也哈哈的疯笑了起来,对着面前的这个男子,张本来就在扭曲的脸,似乎让人感觉到有些恐怖。他也对着面前的男子嘶喊:“死老鬼,你难道宁愿好了别人,也不愿意让我得到吗?你这样使用秘诀,你根本就无法控制它们的!”

    本来直不相信这个男子能够使用这些干尸,因为这些干尸最短的都有几十年了,都是解放前巫蛊教的前辈所留。但是没有想到自己这个平时直傻傻的师叔,甚至自己只知道他姓周的男子,却真的可以让这些干尸反应起来。想到自己已经以身饲蛊,而他也驱动了这些九命僵尸,他终于惊恐了起来。

    “我为什么要控制这些僵尸?既然你们都想要毁掉本门,那么大家同归于尽不是挺好吗?我反正已经活了快九十岁了,我还担心什么呢?”这个男子居然嘎嘎的笑了起来,虽然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但是这笑声却让他无疑更加显得恐怖起来。

    “小河,不要管我,你赶快逃命,定不要回头,直往山下跑!”本来直想拿着我做垫背,帮自己恢复元气的张燕,看到这个周姓男子居然这么说,知道事情不会如她心里所想。虽然知道事情还没有展到那步,但是她居然次没有了自私。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