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六章 人心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你倒是个天才!”

    周姓男子的声音虽然有些冷,甚至说的很慢,但是那种惊讶的神色,却是没有半分的虚假。??? ? ≠.≤≥1≤Z≤W≥.≤

    任何个传承,或者是个名派。

    都希望自己有着好的传人,所以像张燕这种人物,到哪里都是会受到欢迎的。

    但是周姓男子显然语气有些遗憾,艰难的看着张燕,好像在心里说着,为什么以前碰不到呢?

    他可能直困在龙江山这云仙宫里,虽然不知道门派给了他什么任务,但是可以坚持在山上活到**十岁的人,岂是般人可以比拟?

    “谢谢前辈夸奖了!”没有想到,张燕居然次客气了起来。因为像周姓男子这种人物,简直就和苗疆各家各派的那些老古董样。只会为了家族和门派着想,至于别的享受和想法,对于他们来说并不重要。

    “不是夸奖,是嫉妒啊!”

    周姓男子语气里有些涩,看着张燕这边有些出神。因为自残了修为和身体,他几乎恢复到了原先的状态,所以即使看到张燕这个时候并不雅观的样子,他也没有别的什么神态。

    对于个经历了几十年修行的人来说,对于普通外相不会太在意,可能最敏感的事情,便是和修行途有关系的事情。这个时候看着这边的时候,他眼神里的神采却没有聚焦,似乎在回忆什么。

    不过随着他时间没有说话,最后却轻轻的叹了口气,有些喃喃自语般的说道:“法临这孩子以前也挺好的,本门在他手里完全是有希望的呀!短短十多年制成了四具尸宝,以后本门复兴有望才是,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后来就变了!”

    张燕没有马上接话,毕竟不知道他说什么,只好看着他在那里絮絮叨叨。这种遭逢大变的人,尤其是年纪已经很大的人,心里必然有着自己坚持的东西。张燕自然不会傻到去刺激他,甚至都不想惊动打扰他。

    如果不是忌惮他身边这十多具僵尸,张燕早就闪身走人了。

    虽然知晓周姓男子在和自己交手的时候,已经遭受了重挫。但是想到自己刚刚在地下室灭掉的蛊物,而他依旧好像没事样,这个时候想来却应该是那个陈师傅的了。

    这个周姓男子显然不是普通人!

    虽然没有那么多的社会经验和道道,但是他心里对门派的认同,却更加的令人头疼。

    因为可以坚持几十年坚守堆尸体,始终不泄漏自己的身份,最后反被门人陷害,就是苗疆那么多的巫蛊世家,都应该很少有人可以做到。

    直听说巫蛊教很邪门,就是做为本身自己都很神秘的张燕,这个时候看到周姓男子的反应,只能说自己还是有些不足。

    个周姓男子,个龙峰治,已经在近段彻底的颠覆了张燕的思维!

    龙峰治大隐于市,练就了苗疆人都难企及高度的内家功,这次回去苗疆龙家,看到龙家老古董的反应,张燕便已经知道了。

    如今这个周姓男子的反应,已经他真正表现的手段,张燕知道自己只有谨慎!而且他对自己示弱,并不是他已经完全败了,而是他明显想找机会东山再起。

    当然,这种思维条筋的人,张燕知道是最难对付的。

    看着周姓男子没有什么变化,不过随即眼神在黑暗似乎有些诧异,因为她的视力远强于普通人,这个时候居然看到,就在云仙宫那边有烟雾升起。

    虽然不知道上面怎么样了,但是看着那升腾起来的烟雾,想必是那地下室已经彻底起火。然后烟雾通过那阁楼冒到了外面,而且似乎正在越来越明显。那烟雾虽然在黑暗很难分辨,但是张燕却眼就看了出来。

    因为这个时候还是晚上转凌晨点点,所以山下的百姓自然还看不到。

    这种变故不会引起什么恐慌,就是这晚阁楼毁于旦,可能知道的人都不会太多。而且地下室的火,不知道会不会烧到阁楼,至少地下室会就这样毁去是必然的事情!

    不管最终云仙宫是什么结局,但是肯定天亮公安过来的话,可能什么都剩不下了。

    想到地下室里的木架,铺设的那些木板,还有些在架子上没有来得及打开的木盒,当然还有那个似乎已经死了的陈师傅。

    这个曾经的巫蛊教据点,却因为个莫名其妙的原因,竟然顷刻间便要烟消云散了。

    张燕虽然谈不上感慨,但是看到那袅袅升起的烟雾,不由感悟到这和苗疆那些门派的优胜劣汰,不完全就是样吗?

    这个所谓的明社会,看来比苗疆那没有开化野蛮的地方,似乎更让人无处容身。

    人心在变,这是无法违逆的事实!

    原本属于极为正常的事情,到了这里之后便会逐渐的变质!

    因为人心不满!

    这点张燕却有着最大的共鸣,本身自己来到这里寻找巫蛊教,不就是种对得到的不满足吗?

    那个陈师傅不满足,龙峰云不满足,龙峰易也不满足!

    “人不都在变吗?”

    张燕似乎有些喃喃自语样,这刻其实心里却想的有些远。

    不过看着面前似乎要融入黑暗的周姓男子,心里却也丝毫没有放松下来。毕竟这种本能的自保,在没有完全安全下来之前,张燕怎么也不会去犯低级错误的!

    “是在变,是在变啊!”周姓男子简直有些痛心疾!

    看着他站在僵尸圈里,四周的乔木和灌木,好像是围着他的装饰。看着他在黑暗扭曲变形,然后又变得好像有些模糊了!

    好像是为了赞同他的话有道理,张燕却没有吱声!

    “当初他被师兄抱回来的时候,直便乖巧勤快。所以师兄便想把他培养成巫蛊教的接班人,虽然他还年轻,可是他的聪明还是博得了大家的喜欢!”周姓男子似乎真的陷入了回忆里,甚至看都没有看刚刚倒在地上的王影,也还没有离开那僵尸围成的圈里,更没有再看张燕。

    人年纪大了,是不是更容易怀念!

    他应该是个很少思考的人,不然像陈师傅的这种心计和行动,换个人的话都应该能够看出来!但是直坚守尸宝的他,居然没有能够现陈师傅的不对!

    甚至到了现在,巫蛊教遭受了最大的危机,他竟然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自己被公安抓了起来,更需要想办法才能摆脱回来。可是居然现陈师傅要带着秘诀逃跑,这才醒悟过来这切都是门人弟子在搞鬼!

    张燕自然不会去替他感慨这些,从小在苗疆长大的她,见识过太多的勾心斗角,甚至都感觉到巫蛊教这切似乎有些乌龙!当然想到这古怪的结局,张燕甚至都感觉到有些无语!

    “可是这切,都从师兄他们突然暴毙开始,云仙宫好像下什么都变了!”他居然也抬头看天,虽然隔着高大的乔木,但是他好像看到了天外的世界样。

    那种哀伤,那种怀念,却令人居然有些心酸!

    他虽然已经**十岁了,其实第眼给人的感觉,不过也就四五十岁。如今即使遭受了巨大的变故,看起来也没有老到老态龙钟的程度,可以看出来他以往的心境很少有别的思维!

    似乎为了印证什么,周姓男子这个时候声音似乎更加的沙哑:“我居然还傻傻的守着这些尸宝,认为只要保护好前辈留下的遗产,就定会让门派就此再兴。却根本就没有想到过,门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师兄他们不但会莫名其妙的出事,而且还会是他出手害死的!”

    他的声音似乎有些空灵,又有些孤单无助的样子。即使和他没有任何的交集,听到这番声音的时候,都会替他难受!

    这个时候基本上料定周姓男子说的,就是那个已经在地下室遭难的陈师傅。张燕知道这种狗血的事情太多,所以也没有打扰他的意思,却静静的打量着这周围的僵尸。

    围着周姓男子,剩下的不过只有十来具了。虽然它们没有采取什么行动,但是每具似乎都比开始要灵活。显然不知道这是周姓男子用了什么法子,使得这些已经腊干了的尸体,居然再次恢复了弹性。

    张燕不相信单纯凭借这些进入身体的阴魂,就可以做到这切?

    即使是出身苗疆巫蛊世家的张燕,也绝对不会相信这种扯淡的事情。这就说明巫蛊教不但有驱使阴魂的本事,有炼制尸宝的传统,还有可以再次驱使腊干尸宝的奇术!

    想到被小河收起来的三本书,张燕心里忽然有些砰砰乱跳了起来。因为别人不知道这其的凶险,她却是真正明白当时经历的复杂。

    原来巫蛊教的这些秘笈虽然直存放在地下室里,但是每个木盒里都隐藏着只蛊物。普通人如果冒冒失失的去打开,或者夺取这些木盒,那简直就是自寻死路。自己因为精擅蛊术,才顺利的得到两本。而最后那本自己还差点道,因为那盲蛇蛊物的厉害,几近于自己的两大本命蛊之。

    可能周姓男子随即离开,就是不担心这些前人留下的秘笈,般人都不可能拿走。因为那些木盒里的蛊物,可能就是般的烈火都无法对付。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