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七章 赶尸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教你驾驭它们如何!”

    周姓男子看向张燕的时候,似乎神态有些平静的吓人!

    看着他冷静的神色,张燕没有马上回话。??? ? .即使感觉到周姓男子不像假话,毕竟也要考虑他的企图!

    因为正常人看不到张燕的神态,张燕自己却知道,自己这副神态在这个男人眼里却览无遗。虽然张燕不太在意这种事情,但是想到这个人利用巫术陷害自己,目的还是想吸取自己阴元,心里便有些不舒服起来。

    毕竟像巫蛊教虽然在苗疆退出了很多年,苗疆的人把巫蛊教也视为洪荒猛兽,如今看来也不是没有道理。虽然张燕自己擅长的两门绝技,在外人看来也是极为神秘的,但是张燕自己知道,自己的这些绝技还是极少刻意害人的。

    成为苗疆的大蛊师,并不是看谁杀的人多,有多少人害怕自己!因为成为大蛊师,是需要所有蛊师认可,有着凡驾驭蛊物能力的人。当然最重要的便是,在研制蛊物或者继承神蛊方面,有着独到的能力和眼光,还必须要有着独到特殊的贡献才行。

    像张燕这么骄傲的人,岂会因为这样而屈服?

    即使最初在龙峰治面前,张燕都是有些不服气的。后来虽然改变了观念,那是需要经历多少的事情。即使她主动和小河双修,那也是觉小河身上运气的法门,就是个崭新的宝库,不但弥补了自己学习内家功遇到的瓶颈,还开拓了另外条思路。

    像这种百年难得的奇遇,作为张燕这种人才会心动。而周姓男子这种采阴补阳的技法,虽然是用巫术施展出来,却无疑也是修行的人间,最为阴损的种方式。所以张燕才会反感,而且随即对这个周姓男子有着深深的戒备。

    能够放弃自己的门人陈师傅,他显然是有着自己的苦衷。但是这种果决的选择,却不是般人可以做出来。虽然对这个周姓男子了解不多,不过可以看出来他为了自己,以及为了巫蛊教的余晖,还是可以做出令人惊讶的举动!

    为了巫蛊教他可以放弃切!

    为了巫蛊教他不惜自毁门人!

    巫蛊教不简单!

    巫蛊教对于他来说,似乎已经重于切!

    作为当年从苗疆撤离出来的宗派,巫蛊教岂是那么简单?

    “教我?”张燕看起来似乎有些惊讶,静静的看着周姓男子,好像听到了件格外惊讶的事情。

    “是的!”周姓男子回答的很干脆,虽然站在僵尸圈里似乎有些阴沉,但是他的那种样子看来好像忧伤更加居多:“乘着没有天亮,我可以在这里教你,然后乘着鸡鸣之前,把它们驱赶到另外个地方去!”

    他的声音似乎真的有些空灵,不知道是真的悲伤,还是因为陈师傅的背叛,让他时有些无法接受?

    “我们那里都很少人会掌握赶尸了,你居然还懂得这门绝学?”张燕忍不住往前走了步,因为这种诱惑实在太大,明明知道有可能是个陷阱,张燕却忍不住还是想跳下去。

    “本门绝学的精深,岂是你们可以想象到!”说到这句话的时候,他似乎又站直了些,眼神里的那丝精光,却透露出他心里崇拜的疯狂:“我们这代四个师兄弟,人人都掌握着三四门绝学。本来完全可以兴本门,没有想到社会太乱,可惜两个师兄在鬼子来的时候,因为帮人被枪打死了。剩下的大师兄逃过劫,却被那逆徒害死了!”

    可能说到这里的时候,似乎勾起了他的哀伤。他居然怔怔的出神了下:“师兄收了几个徒弟,没有想到只剩下那逆徒个人,如今我们这支就剩下我个人,你说我该怎么办?”

    张燕这次倒没有和他废话,毕竟周姓男子的神态完全不是伪装,这以她的眼光是可以看出来的。这个世上最强的高手,面对世俗的枪支时,还是有着深深忌惮的。因为这种快射的武器,比高手所使用的暗器,显然还要强出许多。

    “子时快过了,你不能想太久了!”周姓男子的声音忽然似乎有些坚决,看着张燕的时候似乎有些逐渐疯狂了起来。毕竟他适逢遭遇变故,加上他实际年龄也已经极大。看到巫蛊教在他手里变成了这样,他偏偏又拿张燕没有办法,只好做出了最后的赌注。

    “小河,你自己回去怎么样?”张燕忽然静静的偏头看着我,虽然语气有些快,但是那神态却是深思熟虑样。

    虽然不知道张燕这是怎么回事,但是看到她忽然问我,还是让我不由惊。毕竟他们两个人的对话,我虽然只是听的似懂非懂,但是我也隐隐明白,他们两个私底下是有事情的,而且还和这些腊干僵尸有关系。

    我虽然很想看看和听听,但是想到这个周姓男子的恐怖,和刚刚死在他手里的陈师傅,我还是心里突。毕竟我知道张燕暂时不会害我,让我个人走的目的,无非就是让我有着尽快离开这里的能力。

    在夜色里她的眼光清澈,好像带着丝甜甜的微笑。虽然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但是我还是忽然想到了,她开始搜到的,后来交给了我贴身放着的三本书。

    刚刚从地下室往着这出口来的时候,张燕就传音的方式告诉过我,千万不要把这些书拿出来示人。她特意的嘱咐和交代,还用那种她自己说不熟练的传音,我便知道这些书肯定是有些了不得。

    虽然不知道自己猜的对不对,但是这个时候看到她的这种神情,我便自己以为懂了她的意思。

    再看向那个似乎已经恢复了原态的周姓男子,我心里虽然极为惊讶,但是还是想到地下室陈师傅惨死的样子。还有如今隐隐倒在那里,直没有起来的王影的尸体。自己如果在这里的话,不知道是不是给张燕造成负担了。

    刚刚站在那个暗道出口,长满了荆棘刺的石块平台的时候,我就四下看了眼。虽然周围都是高大的乔木,月色也还不算特别清晰,但是还是适应了光线之后,逐渐的可以看出段距离。我知道这里离那天我们上山的石板路,其实是不远的。

    这个时候听到张燕说要我自己回去,虽然想来似乎有些突兀,但是仔细想我马上就明白过来。她不但是和这个神神叨叨的男子有事,显然是要留下来真的学东西了。想到这里的时候,我不由心里虽然翻腾,却还是不由机械般的点了点头接到:“可以啊!那我自己先回去!”

    看到张燕和周姓男子保持原状,他们两个人都没有出声,似乎没有理会我的样子,我心里虽然生出忐忑,却让脑海更加清晰。不过随即看到张燕却微微的点了点头,我心里终于微微的舒了口气,不由抬脚便朝外走。

    快的在丛林里穿梭,幸好没有太多的荆棘刺。周围憧憧的树影,还有不知名的虫子鸣叫声,都让人心里有些莫名其妙的慌。

    虽然光线并不强,甚至只能根据低矮的灌木,和上面高大的乔木树干来辨识。

    不过离开那里的时候,张燕就隐隐的传了句话给我:直往前走回家,不要回头再来这边。如果回家等不到我回去,就不要和人提起这件事。

    我虽然还不知道这件事的严重性,可是想到张燕的嘱咐,我心里还是阵莫名其妙的紧张。所以从起步走之后,我便是鼓作气的。

    即使两边都是灌木,上面都是高大的乔木,耳边都是各种古怪的声音,我都紧紧用手捏着《五雷决》,头也不回的朝着石板路的方向走去。

    幸好这里没有悬崖和坑洞,也没有过多的杂草和荆棘,即使有着许多低矮像野兽般的灌木,都不能阻止我快行走的脚步。开始在地下室和暗道,都没有感觉到这么闷热,这个时候阵疾走,我却感觉到自己浑身都有些湿了。

    当在昏暗的月光下,看到那有些喜人的石板路的时候,我忍不住心里阵感动和欣喜。

    虽然这里还很寂静,石板路在黑暗依旧孤单,但是看到了回家的路,我心里还是有着足够的欢喜。当我站在了石板路上的时候,回头朝后看去。来路早已经被乔木和灌木所阻隔,加上光线的昏暗,丝毫看不到那边的情形。

    我看了眼所站位置的地形,揣测着距离刚刚那个地方并不是很远。不过因为是没有明显的路进去,加上树林里满是灌木和大树,谁会闲着没有事进去逛圈?

    但是我想天亮就不样了,因为云仙宫那边的变故,还有阁楼里的情形如果被人现,公安定是会行动的。何况那两个倒在阁楼里的公安,不知道究竟是死了,还是只是晕了过去。脑海里稀奇古怪的想着这些,但是没有太久的想法。

    这刻站在石板路上的时候,我心里反倒是没有多少害怕,不过看着似乎泛着光彩的石板路,心里却忽然有些莫名其妙的茫然。

    当我脚下不停的往下的时候,居然隐隐感觉到好像空气里有股味道。虽然不知道是不是山上烧起的烟雾,或者是那阁楼地下室散出来的。但是鼻腔里似乎有些熟悉的味道,却真的是木板燃烧后的味道。

    但是我没有计较这些,甚至连路过那栋倒了的房子边时,我都没有停留丝毫的。简直就是大踏步的往前走,朝着石板路延伸往山下的方向,简直可以用健步如飞来形容。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