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八章 不可能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当然,我没有看到的是,就在我身影消失在路尽头的时候,个破破烂烂,甚至有些残缺不全的身影,居然从株松树上落下。? ? =.≤1ZW.

    看着就像块破烂的布,忽然从树上飘落下来样。

    不过就在它落在了石板路上的时候,在朦胧的月色下,可以看出来这似乎是个人。

    如果是我看到的话,定会吓的魂飞魄散,因为这个影子居然是那个见过的,在阁楼里已经死了的陈师傅。

    他的脸已经变形,因为边的脸似乎完全烂了,连眼珠子似乎都要掉出来,所以在昏暗的夜色里看出来恐怖,好像就是具刚刚从棺材里爬出来的腐尸。

    不过剩下的那小半边脸,依旧可以看出来他本来的容颜,却让人感受到他眼神里的愤怒和疯狂。虽然不知道他心里想着些什么,可是光看着他那冷静阴狠的神态,便知道他极有可能随时爆。

    月色下他身子好像也扭曲的有些变形,而且还在不住的微微颤抖。看着他好像随时会倒下去,偏偏又强自站在那里的样子,甚至条腿已经软哒哒的,好像怪异的折断在边。

    刚刚地下室生了僵尸燃烧,然后诱了那边都烧了起来,他直身体倒在地上,应该已经不能幸免才是?他因为开始已经被王影附体的阴魂夺取了魂魄,本来就已经是个死人。但是此刻令人骇然的是,他居然再次出现了在这上山的石板路上。

    穿着那破破烂烂,被烧的穿孔的衣服,站在石板路上的样子,不正是云仙宫的主人陈师傅!个魂魄被阴魂所占据,身子已经几乎被巫蛊侵蚀,完全不可能再出现的人,居然再次现身这个地下室往外通道不远的地方来,这当真让人感觉到诡异和不可能!

    不知道他以什么样的状态活下来了,或者说他现在已经不是个活人。但是他那只剩下只还清晰的眼睛,却充满了狠毒神态的眼睛,却似乎在告诉着人们,他还是个活人。

    显然所有人都低估了他的存在!

    可能也是很多人都忽略了他的底气!

    他没有再看着我逃走的方向,好像我在他眼里不值提。我自然不知道自己意外逃过了劫,还沾沾自喜的以为畅通无事,快往山下沿着石板路跑了。

    而陈师傅显然不知道自己错过了个莫大的机缘,在他看来他所要对付的人还在。这个时候他眼神里即使格外愤怒,似乎也在尝试着思考什么。

    他没有迅的行动起来,而是看着我刚刚来的位置。那里树影瞳瞳,显然是看不透什么。不过他那已经露着半边孔洞的鼻梁,似乎耸动着闻到了什么。他似乎看到了那里有人样,虽然没有马上就行动,可是那种噬人的神态,显然是对张燕和周姓男子都恨之入骨。

    这时月虽然朦胧,但是月在天!

    他好像个腐朽了的树桩,站在石板路上没有马上行动,不住的微微晃动着,又好像是被风吹拂的枯枝。但是看着他在朦胧侧着耳朵聆听的神态,却无疑告诉了别人他的小心。

    经历了两次打击都没有死,他显然比有些人强出太多。经历了那么多的变故,他却次次的伪装,这果然是个让人捉摸不透的人。难怪他可以弑师,却无人可以查找到他头上。像周姓男子这么精于修行的人,却依旧无法看透他!

    虽然不知道他用了什么能力,甚至学过些什么样的奇术,但是巫蛊教培养出来的弟子,哪个没有些独到的技能?难怪就是苗疆都直有着巫蛊教的传说,原来巫蛊教真的有许多奇怪的法门,让这些心追求修行的人,个个都会有些眼红心动。

    而且作为巫蛊教仅余的弟子之,他肯定当初极受师门宠爱。不过他在年轻的时候,就设计害死了自己师傅,还有同门的师兄弟,不可谓不是心狠手辣之辈。

    直藏身阁楼里的这个周姓男子名唤周建,乃是他师傅最小的师弟,如今年岁接近九十岁。因为生都痴迷于研究门的绝学,大半生更替师门守着地下室里的尸宝,所以对于这些世俗的套路他都不懂。不要说陈师傅使心眼玩手段,就是个普通人可能都能骗得了他。

    陈师傅也不是要放过这个师叔,而是知道这个师叔根本就不会现这些。尤其这支巫蛊教只剩下自己的话,肯定双拳难敌四手,自己有个帮手还是要好很多。所以他有些肆无忌惮,把这个师叔依旧困在阁楼里。当然还有个重大的秘密,那就是地下室里许多秘笈因为有蛊物的监守,他很难得到这些珍藏。

    如果今天知道自己的事情要败露的话,陈师傅早就出手干掉周建了。哪里会容许自己的安全受到威胁,加上更不知道张燕这个意外的出现。

    不过因为杨小环的出现,陈师傅现自己的机会来了。那就是放在地下室的那些秘笈,如果没有周建的守护,他早就占为私有了。虽然自己不能马上就打开翻阅,不过他认为迟早可以破解那些蛊物,随后可以把所有的秘笈拥有。

    因为杨小环这个意外,陈师傅似乎感受到种兴奋。那就是自己从未遇到过的高人,终于可以替自己克制周建。随后在寻找鬼蛊的杨小环面前,陈师傅泄露了些小小的苗头,把她引到了周建面前来。

    后来的结局自然是两败俱伤,不动声色的陈师傅设计利用周建的负伤,绝对鼓作气的收拾。没有想到杨小环此后去替吴家出面,后来命丧弘扬堂后山岩洞。

    陈师傅无法,只有再使计,那就是诱使周建为了恢复修为,而破了修行生的童子功。

    巫蛊教这种古怪的修行,曾经使得近九十岁的周建恍如年人,体质保持着最佳的状态。但是了陈师傅刻意使用的巫术后破身,此后居然不得不定时的找异性采阴补阳,防止几十年的功力散功。当然随之也引出了系列龙江山的事故,把公安引到了云仙宫里来。

    陈师傅本来以为自己失踪,然后让没有外界接触的周建慌神,就可以达到自己的目的。

    却没有想到周建虽然简单,却直都不傻,甚至也在寻找自己师兄死亡的秘密。虽然谈不上防备陈师傅,也隐隐感觉到是有人在觊觎着什么。所以也早就在地下室做了几重的防备,等着那人前来上套。

    可是周建自然没有想到小河的出现,因为这个意外的因素,好奇害死猫的行为,居然让巫蛊教百余年在这里的秘密泄露。随即他因为小河的感知,阁楼被公安破开泄露,把近几十年制作的尸宝被人现。随后陈师傅莫名其妙的失踪,他将计就计的被公安抓走,决定冒险引出人来。

    果然引出了这个觊觎的人,没有想到却暴露了陈师傅的动机。

    直以为自己很精明的陈师傅,这个时候站在石板路上,心里虽然谈不上懊悔,却知道自己还是把所有的事情,都想的过于简单了。

    张燕的意外现身,无疑大大的刺激了他,因为他瞬间便明白了另外个危机!

    原来直都有人在找巫蛊教,现在他终于明白了,自己那些长辈为什么要低调了。

    因为在这种闹市里修行,却才是真正最安全的隐身。因为世俗社会的稳定,促使了这群人不敢明目张胆。而自己却傻傻的打破了这种平静,不但巫蛊教有可能就此毁去,而且那些收藏多年的秘笈,更有可能荡然无存。

    现在显然不是懊悔的最佳时机!

    似乎想通了什么,他这具残缺了的身体,忽然身影晃,直接的窜进了树林里去,随后便消失了在憧憧的树影里去。

    !!!

    感觉到自己都佩服自己的时候,却是我沿着马路直往街里跑,几乎是没有歇息的意思,直接向家属区去的时候,我终于感觉到自己心里越来越清醒了。

    这个时候晚上根本就没有车路过,所以马路变成了最好的跑道。

    这个时候路上有很多大树,所以环境也极为清爽。即使我跑的很累,但是想到那些恐怖的事情,我便鼓励自己不能停下来。

    因为心里的紧张,从龙江山跑出来的时候,我几乎是没有停下来过。什么破败的房子,那些曾经开放的茶叶树,我都没有心思去看那些。好像感觉到背后直有双眼睛盯着我,虽然我直没有感觉到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刚刚已经逃过了劫。

    如果不是坚持近年的跑步,如果不是按照骆伯伯的方式去调整了呼吸,这刻我肯定早就瘫了。因为跑步我不但耐力加强,身体变得好了很多,就是个子也高了许多!即使这个时候浑身湿透,但是我没有像般人那样,因为跑步而变得气短。

    但是当我跑过街里,看到好像有人在街上收拾垃圾。我不由刻意的回避着,没有因为这个人影的出现而高兴。因为这个时候在我看来,好像任何人都会是坏人样。

    不过我顺着马路终于看到家属区的房子,我心里忽然有些感动了起来。这似乎是种逃离后的安定,也是种回到避风港的幸福!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