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四章 各方出动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很有趣呢!”

    不知道是不是自嘲,周建居然微微叹了口气!

    也不管张燕的继续沉思,忽然有些悠悠的继续说道:“直以为本门脱离苗疆以来,怎么说也会天高任鸟飞,却没有想到这才是本门噩梦开始的序幕啊!”

    似乎听到了周建的话,张燕偏头朝黑暗看了眼,但是她没有马上说话。()()()()() | ().8()1()Z()W().bsp;O M

    因为昨晚在龙江山的时候,她接受了周建的建议,跟着他学习赶尸。

    本来这是件很难的事情,毕竟这项属于巫蛊教的秘术,在苗疆以前也是盛行的。不过随着世俗社会的排斥,所以在世俗社会如今已经完全的没有了。

    张燕在家族便接触过,何况嫁到龙家也是苗疆的大家族,所以所见所闻自然比般人要多很多。但是这种赶尸的秘术,如今在苗疆都是属于绝学,不是般的法术大家,般都不会完整的赶尸法术了。

    能够学到这门奇术,对于张燕来说,无疑是个巨大的诱惑!

    张燕之所以没有忌讳,那是因为身具双蛊的她,不但是苗疆的大蛊师,还有着身内家功的修为。所以边装着扮猪吃老虎,边知道周建确实也到了穷途末路。

    当然还有另外个最重要的,张燕感受到了周建的气脉真的虚弱。这么说来他不但在刚刚遭受了重创,也已经没有了什么过大的杀伤力。而在张燕看来,不管这赶尸奇术学的怎么样,至少如果可以操控这些干尸的话,对于自己或者说张家和龙家,都是个极大的优势。

    毕竟像张燕这种能够在蛊师脱颖而出的人物,岂是般人可以随意应付的。

    周建不管心里怎么想的,但是马上对付张燕肯定是不可能的。加上师门弟子的背叛,对于他这个平时不问世事的人来说,时间便有些乱套了的感觉。即使他有着再多的心思,或者说是依旧抱着再大的幻想,但是自己身体的衰败,他却是清晰的明白的。

    不过自幼被师门教育和抚养的他,自然不想看到师门遗留下来的尸宝,就在自己手里湮灭。对于陈师傅的背叛,他心里早就心灰意冷,但是这个时候他实在没有办法,自然只好央求张燕出手帮忙。

    这其有着个重大的问题,那便是他先是被陈师傅破了童身,不得不依靠吸纳童阴身来补充自己的元气。然后即使面对张燕这个尤物,不说张燕会不会答应和自己调和,就是有张燕种引子,只怕对自己的身体也没有什么帮助。

    所以心里明白的周建,不得不在最后关头做出选择。虽然不知道张燕最后会怎么做,但是她至少会保留这些尸宝。因为对于擅长巫蛊的人来说,这十来具尸宝,简直就是最好的材料。

    果真两个人就在这龙江山的凌晨,居然传授起了难得见的秘诀。

    如果就是这样的话,也许事情就会变得简单了。但是谁都没有想到,这种愿景只是个开始而已。

    因为就在张燕跟随周建学习的时候,她忽然感觉到了阵异样。因为她直没有放松自己的警惕,那就是不但防备着周建的反杀,也防备着那些从苗疆赶过来的异数。

    但是,她没有迎来苗疆那些门派的高手,却见到了个不敢想象的人物。

    虽然当时陈师傅没有出现,但是张燕知道有人朝自己两个人靠近。当时便以为是苗疆的高手出现了,但是看到对方潜伏下来,没有马上出手的意思,却在周围布局的时候,便知道自己不能沉默了,于是只好向周建妥协些,告诉他有人在旁边设局。雷电交加!

    在这个临近入夜的时刻!

    天地之间突然暴雨如注,瞬间淹没了四周的切!

    本来就接近的入夜的时刻,因为这阵暴雨的来临,瞬间天色更暗了起来。

    漆黑的天际那撕裂般的雷电,好像要把这漆黑的天幕撕裂样。但是因为天地的无情屹立,好像暴闪的雷鸣电闪完全被瞬间吸收!不管是东边还是西边,不管是左边还是右边,这惊心动魄的闪电,始终无法撕裂这天幕,而且使得天边越来越暗了!

    加上周围忽然刮起的狂风,呼啸而来路扫荡。别说这个时候外面无人,如果有人的话估计都要被吹着上天。看着风卷残云般的物事漫天飞舞,让人以为是世界末日的到来。

    本来还在外面的人,瞬间连物事都不要了,纷纷往家里跑去。在这狂风暴雨来临之前,旷野里没有了人迹!

    虽然因为是夏天,不会让人感觉到冷,但是这阵狂风和暴雨的来临,就着那撕裂天际的闪电,瞬间令人完全失去了自在,好像老天爷缺了个口子,正使劲的往下倾倒着。

    狂风没有像暴雨样肆掠,但是却也令这个世界瞬间便像重组了遍。不但所有树上的枯枝败叶全部刮下来了,就是落在地下之后,也瞬间便被刮得不知道去了哪里。

    随着狂风减去,暴雨却似乎更大了起来。

    柏油路似乎依旧恢复了平静,虽然雨点啪啪不断的拍打着路面,但是漆黑的柏油路却越的显得欢畅。

    好像这里什么都没有生过,因为清洗了切之后,这里似乎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

    但是这里曾经有过的偶遇,却因为本来的那个装东西的袋子,让人知道刚刚所生的切。

    不过如今那袋子和装的东西,已经被拽到了路边草沟里去。随着路面的雨水瞬间的流入,草沟里的积水便越来越多了。然后在啪啪的暴雨声里,就静静的被暴雨积水慢慢的淹没了。

    除了漆黑的路面,就只有暴雨拍打树叶和路面的声音!

    弘扬堂似乎逐渐陷入了黑暗,因为在这夏雨朦胧,也在这夏雨似乎迷失了!

    栋栋庞大的屋群,好像个个巨大潜伏的野兽,蹲在那黑暗伺机行动。只要有猎物出现的话,就会奋不顾身的冲出来,毫不犹豫的把猎物撕碎。

    随着暴雨不停,暴雨早就冲刷了足迹,流水成河般迅的从沟逅汇聚。些有着宣泄的地方,自然快的朝溪水里流去!而些无法宣泄的沟沟,则飞快的便被积水所淹没。

    这夏雷闪闪,似乎是要唤醒什么!

    这夏雨倾盆,似乎是要掩盖些什么!

    在弘扬堂供销社的侧面,有着座巨大的黄土坡。

    黄土坡的面积不大,这里本来是当年的处坟山。不过在大飞跃的时代,这里些没有了后代的古坟,早已经被那些激进分子所铲平变成耕田。

    他们在空地建起了房子,些多余的土地被开垦出田地来,完成了国家交予的任务。最后剩下的个百余米的大土包,却直都没有再利用,就是如今这留下的孤零零的黄土坡。

    当然说它是个黄土坡,还不如说是个土包更加合适。这土包上面有着株巨大的松树,三四个人也不能合围。当年据说就是因为这棵松树,才使得这个土坡保留了下来。

    当然在这土坡的侧面,在丘丘的水田上面,有着排排米余高的储洞,洞口都用块块的木板挡着洞口。因为储洞在打通的时候,便往里延伸了二三十厘米的滴水檐,所以即使是下雨的话,雨水也不会进入储洞里面。

    平时很少有人来这里,这里是平时储物用的。

    冬暖夏凉的储洞,很多东西放在里面不会坏!

    此时间储洞门口的木板全部拉开,虽然里面团漆黑,不过借着闪电的缘故,让人偶尔可以看到,张有些狰狞的脸,扭曲的在黑暗肆意。

    因为洞口的打开,虽然有着意外的声音传出来,但是很快便被闪电和暴雨所淹没。尤其当看到储洞似乎有着股股雾气冒出来的时候,这切便都融入到暴雨声里去了。

    让人老百姓惊讶的是,好像这雷电有些不停的意思,波接着波,不停的天际肆掠。使得老百姓早早的都关上了门,好像那些雷电穿墙而入般。

    而这雷电确实好像有些古怪,几次在这黄土坡上的老松树上炸开,把个黄土坡照的通亮。而老松树好像受委屈的孩子样,不但树身不住的下压晃动,就是枝叶松针好像都乖乖的垂下了。

    感觉到小腹里好像有着个恶魔,就像是团炙热的烈火在焚烧着身体样。而这团炽烈的火热似乎越来越明显,飞的在我的小腹转动样。我只有不断的释放着自己内心的火热,好像那拼命的冲刺,能够让自己那煎熬减轻样。

    储洞里有些阴凉的感觉,让我格外的清醒,却又无法停止自己的放肆。因为知道这间储洞里有草席,我几乎是没有考虑的就抱着熊小丽进来这里。

    她不知道是吓坏了,还是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居然吓得不敢反抗。即使在我极度疯狂的时刻,她也只是象征性的扭动着回绝。不过在我阵疯狂的放纵之后,储洞里变成了她不断呻吟的净地。

    看着她那不知道是痛苦,还是无法抗拒的神色,我几乎有些感激这电闪雷鸣。虽然没有任何语言,但是感受到她身体的反应和迎合,还是让我完全没有了忌讳,尽情的放纵着自己要燃烧的身体。

    我不知道生了什么,但是先是感受到小腹里阴阳蛊的骚动,继而便是体内经脉的正常反应。当我用骆伯伯所教的运气方式,和这个熊小丽交合的时候,却感觉到浑身有股强烈的火热,都往自己小腹里袭来。

    本来如果骆冉在这里的话,他定会告诉我,这是因为我体内有了气感之后,直便没有真正在气脉有明显的反应。但是因为这日我先是受到沈爱姝的配合,加上此前张燕的影响,其实早就形成了气流在气脉里。但是因为我不知道这些,所以当阴阳蛊诱我的**时,得到了熊小丽阴气的补充。

    但是这种补充不是单纯的,因为我不懂得收敛,在运用骆冉教的运气方式时,不但按照正常的行气方式运行了气脉,却也被阴阳蛊影响而放纵了自己的**。

    此刻别说和我起的熊小丽几乎无法忍受,就是张燕来的话只怕也要因此而损伤。如果换成昨晚的沈爱姝,只怕就要在这疯狂昏迷过去。不过幸好这个熊小丽的体质偏阴,所以当天她才会被阴魂附体,自己的魂魄被惊散了。所以即使她在极致感受到了窒息,却也不至于昏迷过去。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