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五章 另外一个世界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啪!”

    空声巨响!

    却是突然间的个惊雷,瞬间在空炸响,似乎要把这巨大天幕下的黑暗,在这刻都惊醒炸开来!

    声夹杂在惊雷的长嘶,好像压抑了许久的人,在这刻瞬间便被释放了样。?  ≥.≥≠1≠Z=W≈.≥即使这声长嘶声音极大,却完全被这惊雷的声音所掩盖。

    当闪电划破长空,照亮了储洞里那脸庞时,我看到了她那对眼睛白眼乱翻。脸上那似悲似纠结的神态,不知道究竟是极度亢奋,还是达到顶点后的释放!

    本来在这刻我是无法控制自己的亢奋,浑身那直翻腾的火热,在这刻似乎找到了宣泄点,就要从缺口冲出去!但是可能感受到那紧紧纠缠的躯体,分明不让我松开样,于是在心里瞬间便清醒了过来!

    !!!

    “很有趣呢!”

    不知道是不是自嘲,周建居然微微叹了口气!

    也不管张燕的继续沉思,忽然有些悠悠的继续说道:“直以为本门脱离苗疆以来,怎么说也会天高任鸟飞,却没有想到这才是本门噩梦开始的序幕啊!”

    似乎听到了周建的话,张燕偏头朝黑暗看了眼,但是她没有马上说话。

    因为昨晚在龙江山的时候,她接受了周建的建议,跟着他学习赶尸。

    本来这是件很难的事情,毕竟这项属于巫蛊教的秘术,在苗疆以前也是盛行的。不过随着世俗社会的排斥,所以在世俗社会如今已经完全的没有了。

    张燕在家族便接触过,何况嫁到龙家也是苗疆的大家族,所以所见所闻自然比般人要多很多。但是这种赶尸的秘术,如今在苗疆都是属于绝学,不是般的法术大家,般都不会完整的赶尸法术了。

    能够学到这门奇术,对于张燕来说,无疑是个巨大的诱惑!

    张燕之所以没有忌讳,那是因为身具双蛊的她,不但是苗疆的大蛊师,还有着身内家功的修为。所以边装着扮猪吃老虎,边知道周建确实也到了穷途末路。

    当然还有另外个最重要的,张燕感受到了周建的气脉真的虚弱。这么说来他不但在刚刚遭受了重创,也已经没有了什么过大的杀伤力。而在张燕看来,不管这赶尸奇术学的怎么样,至少如果可以操控这些干尸的话,对于自己或者说张家和龙家,都是个极大的优势。

    毕竟像张燕这种能够在蛊师脱颖而出的人物,岂是般人可以随意应付的。

    周建不管心里怎么想的,但是马上对付张燕肯定是不可能的。加上师门弟子的背叛,对于他这个平时不问世事的人来说,时间便有些乱套了的感觉。即使他有着再多的心思,或者说是依旧抱着再大的幻想,但是自己身体的衰败,他却是清晰的明白的。

    不过自幼被师门教育和抚养的他,自然不想看到师门遗留下来的尸宝,就在自己手里湮灭。对于陈师傅的背叛,他心里早就心灰意冷,但是这个时候他实在没有办法,自然只好央求张燕出手帮忙。

    这其有着个重大的问题,那便是他先是被陈师傅破了童身,不得不依靠吸纳童阴身来补充自己的元气。然后即使面对张燕这个尤物,不说张燕会不会答应和自己调和,就是有张燕种引子,只怕对自己的身体也没有什么帮助。

    所以心里明白的周建,不得不在最后关头做出选择。虽然不知道张燕最后会怎么做,但是她至少会保留这些尸宝。因为对于擅长巫蛊的人来说,这十来具尸宝,简直就是最好的材料。

    果真两个人就在这龙江山的凌晨,居然传授起了难得见的秘诀。

    如果就是这样的话,也许事情就会变得简单了。但是谁都没有想到,这种愿景只是个开始而已。

    因为就在张燕跟随周建学习的时候,她忽然感觉到了阵异样。因为她直没有放松自己的警惕,那就是不但防备着周建的反杀,也防备着那些从苗疆赶过来的异数。

    但是,她没有迎来苗疆那些门派的高手,却见到了个不敢想象的人物。

    虽然当时陈师傅没有出现,但是张燕知道有人朝自己两个人靠近。当时便以为是苗疆的高手出现了,但是看到对方潜伏下来,没有马上出手的意思,却在周围布局的时候,便知道自己不能沉默了,于是只好向周建妥协些,告诉他有人在旁边设局。

    本来就已经临近奔溃的周建,忽然听到有人想再次陷害自己,他当然也没有想到会是陈师傅。他想到的也是苗疆来人,不过因为和张燕算是条绳上的蚂蚱,所以还是决定和张燕起联手。

    可能悲催的陈师傅没有想到,即使他有着极度的心思,但是因为他根本没有这个运气,再次注定要成为炮灰。他虽然有着极度的手段,却万万没有想到张燕的身手。个练习内家功的高手,耳朵对周围环境敏锐的感官,又岂是普通人可以比拟的?

    所以即使陈师傅布下了些局,可是还没有来得及启动,便被周建和张燕联手反。

    周建没有丝毫的留手,因为他已经到了穷途末路。所以他驱使着几个僵尸,直接的遁入到黑暗。然后利用阴魂的力量,直接的包抄布局的陈师傅。

    张燕更是直接,既然答应了周建,加上显然也学到了些东西,所以也是直接的现出了自己的身手。毫不留情的遁身而去,搜寻陈师傅藏身之处。因为张燕所顾忌的,显然和周建不样。如果真的是苗疆的人过来了,肯定后面还跟随有大部队。所以张燕只想战决,收拾这个藏在暗处的人。

    陈师傅就是到死都想不明白,自己怎么会这么悲催。他被四具僵尸直接的抓住了,然后被张燕直接的用匕分尸。说来确实有些残忍,但是想到如果落入他手里的结局,所以张燕可以说是丝毫没有留情。

    最郁闷的可能就是周建了,看着被分尸的陈师傅,他简直就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对于陈师傅的死而复生,本来对于周建来说是件好事,对于巫蛊教来说更是件好事。但是陈师傅执迷不悟,最后让自己真正的死的不能再死了。

    因为陈师傅的死亡,让张燕感觉到了种危机,强迫周建马上离开龙江山。周建开始没有强烈反应,毕竟陈师傅的死彻底的刺激了他。但是张燕说出如果苗疆的人跟过来的话,别说这些尸宝能不能够保留,只怕两个人都会跑不掉。

    因为张燕还没有自大到可以应付任何人,何况苗疆有多少高手,她心里比谁都明白。不说别家有多少人,光是张家和龙家的那些老古董,来任何个的话,自己都不是他们的对手。何况张家和龙家,在苗疆还不算是最强大的家族。

    想到这里的时候,张燕心里便有些堵。面对这些尸宝的诱惑,真的很难舍弃掉。但是想到如果被那些高手缠住的话,虽然自己的蛊物会有些帮助,但是要想讨到什么好处的话,却是极难的事情了。

    最后周建不得不妥协,虽然张燕还没有学到赶尸的窍门,但是因为有了张燕的帮忙,加上周建自己路的指引,两个人还是飞快的驱动着这群僵尸,乘着凌晨到来之前,离开了龙江山。

    本来按照张燕的想法,那就是直接的找处深山里,然后寻个暗处藏身就好。但是周建担心自己走不了多远,加上这些尸宝也不适合接触太多的阳光,于是决定就近的找个密处。

    最后还是张燕忽然想到了弘扬堂这边,因为这里不但有当初的大阵古坟,还有个令杨小环丧身的岩洞,正好赶着这些僵尸过来,并处理了这些尾数。她当然不想带着人找小河,毕竟小河身上可有得到的三本书。她虽然还没有来得及细看,可是可以肯定的是,那三本书应该都是古籍了。

    “很有趣呢!”

    不知道是不是自嘲,周建居然微微叹了口气!

    也不管张燕的继续沉思,忽然有些悠悠的继续说道:“直以为本门脱离苗疆以来,怎么说也会天高任鸟飞,却没有想到这才是本门噩梦开始的序幕啊!”

    似乎听到了周建的话,张燕偏头朝黑暗看了眼,但是她没有马上说话。

    因为昨晚在龙江山的时候,她接受了周建的建议,跟着他学习赶尸。

    本来这是件很难的事情,毕竟这项属于巫蛊教的秘术,在苗疆以前也是盛行的。不过随着世俗社会的排斥,所以在世俗社会如今已经完全的没有了。

    张燕在家族便接触过,何况嫁到龙家也是苗疆的大家族,所以所见所闻自然比般人要多很多。但是这种赶尸的秘术,如今在苗疆都是属于绝学,不是般的法术大家,般都不会完整的赶尸法术了。

    能够学到这门奇术,对于张燕来说,无疑是个巨大的诱惑!

    张燕之所以没有忌讳,那是因为身具双蛊的她,不但是苗疆的大蛊师,还有着身内家功的修为。所以边装着扮猪吃老虎,边知道周建确实也到了穷途末路。

    当然还有另外个最重要的,张燕感受到了周建的气脉真的虚弱。这么说来他不但在刚刚遭受了重创,也已经没有了什么过大的杀伤力。而在张燕看来,不管这赶尸奇术学的怎么样,至少如果可以操控这些干尸的话,对于自己或者说张家和龙家,都是个极大的优势。

    毕竟像张燕这种能够在蛊师脱颖而出的人物,岂是般人可以随意应付的。

    周建不管心里怎么想的,但是马上对付张燕肯定是不可能的。加上师门弟子的背叛,对于他这个平时不问世事的人来说,时间便有些乱套了的感觉。即使他有着再多的心思,或者说是依旧抱着再大的幻想,但是自己身体的衰败,他却是清晰的明白的。

    不过自幼被师门教育和抚养的他,自然不想看到师门遗留下来的尸宝,就在自己手里湮灭。对于陈师傅的背叛,他心里早就心灰意冷,但是这个时候他实在没有办法,自然只好央求张燕出手帮忙。

    这其有着个重大的问题,那便是他先是被陈师傅破了童身,不得不依靠吸纳童阴身来补充自己的元气。然后即使面对张燕这个尤物,不说张燕会不会答应和自己调和,就是有张燕种引子,只怕对自己的身体也没有什么帮助。

    所以心里明白的周建,不得不在最后关头做出选择。虽然不知道张燕最后会怎么做,但是她至少会保留这些尸宝。因为对于擅长巫蛊的人来说,这十来具尸宝,简直就是最好的材料。

    果真两个人就在这龙江山的凌晨,居然传授起了难得见的秘诀。

    如果就是这样的话,也许事情就会变得简单了。但是谁都没有想到,这种愿景只是个开始而已。

    因为就在张燕跟随周建学习的时候,她忽然感觉到了阵异样。因为她直没有放松自己的警惕,那就是不但防备着周建的反杀,也防备着那些从苗疆赶过来的异数。

    但是,她没有迎来苗疆那些门派的高手,却见到了个不敢想象的人物。

    虽然当时陈师傅没有出现,但是张燕知道有人朝自己两个人靠近。当时便以为是苗疆的高手出现了,但是看到对方潜伏下来,没有马上出手的意思,却在周围布局的时候,便知道自己不能沉默了,于是只好向周建妥协些,告诉他有人在旁边设局。

    本来就已经临近奔溃的周建,忽然听到有人想再次陷害自己,他当然也没有想到会是陈师傅。他想到的也是苗疆来人,不过因为和张燕算是条绳上的蚂蚱,所以还是决定和张燕起联手。

    可能悲催的陈师傅没有想到,即使他有着极度的心思,但是因为他根本没有这个运气,再次注定要成为炮灰。他虽然有着极度的手段,却万万没有想到张燕的身手。个练习内家功的高手,耳朵对周围环境敏锐的感官,又岂是普通人可以比拟的?

    所以即使陈师傅布下了些局,可是还没有来得及启动,便被周建和张燕联手反。

    周建没有丝毫的留手,因为他已经到了穷途末路。所以他驱使着几个僵尸,直接的遁入到黑暗。然后利用阴魂的力量,直接的包抄布局的陈师傅。

    张燕更是直接,既然答应了周建,加上显然也学到了些东西,所以也是直接的现出了自己的身手。毫不留情的遁身而去,搜寻陈师傅藏身之处。因为张燕所顾忌的,显然和周建不样。如果真的是苗疆的人过来了,肯定后面还跟随有大部队。所以张燕只想战决,收拾这个藏在暗处的人。

    陈师傅就是到死都想不明白,自己怎么会这么悲催。他被四具僵尸直接的抓住了,然后被张燕直接的用匕分尸。说来确实有些残忍,但是想到如果落入他手里的结局,所以张燕可以说是丝毫没有留情。

    最郁闷的可能就是周建了,看着被分尸的陈师傅,他简直就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对于陈师傅的死而复生,本来对于周建来说是件好事,对于巫蛊教来说更是件好事。但是陈师傅执迷不悟,最后让自己真正的死的不能再死了。

    因为陈师傅的死亡,让张燕感觉到了种危机,强迫周建马上离开龙江山。周建开始没有强烈反应,毕竟陈师傅的死彻底的刺激了他。但是张燕说出如果苗疆的人跟过来的话,别说这些尸宝能不能够保留,只怕两个人都会跑不掉。

    因为张燕还没有自大到可以应付任何人,何况苗疆有多少高手,她心里比谁都明白。不说别家有多少人,光是张家和龙家的那些老古董,来任何个的话,自己都不是他们的对手。何况张家和龙家,在苗疆还不算是最强大的家族。

    想到这里的时候,张燕心里便有些堵。面对这些尸宝的诱惑,真的很难舍弃掉。但是想到如果被那些高手缠住的话,虽然自己的蛊物会有些帮助,但是要想讨到什么好处的话,却是极难的事情了。

    最后周建不得不妥协,虽然张燕还没有学到赶尸的窍门,但是因为有了张燕的帮忙,加上周建自己路的指引,两个人还是飞快的驱动着这群僵尸,乘着凌晨到来之前,离开了龙江山。

    本来按照张燕的想法,那就是直接的找处深山里,然后寻个暗处藏身就好。但是周建担心自己走不了多远,加上这些尸宝也不适合接触太多的阳光,于是决定就近的找个密处。

    最后还是张燕忽然想到了弘扬堂这边,因为这里不但有当初的大阵古坟,还有个令杨小环丧身的岩洞,正好赶着这些僵尸过来,并处理了这些尾数。她当然不想带着人找小河,毕竟小河身上可有得到的三本书。她虽然还没有来得及细看,可是可以肯定的是,那三本书应该都是古籍了。

    在大家还没有起身的时候,两个人终于驱赶着这群僵尸,来到了杨小环丧身的岩洞里。

    当然杨小环的尸身已经不在了,当初她的惨死,也曾经令龙峰治神伤。不过经历过太多生死的龙峰治,很快就想明白了这切。最后把杨小环暂时的下葬在岩洞里,和骆冉起收拾龙家的叛徒和吴家的贼子。

    张燕自然不会告诉周建,自己来这里的目的。但是可以暂时容身,加上路获益匪浅,还是让张燕心里舒服了许多。

    两个人没有带上王影的身体,毕竟那具身体对于张燕来说是无用的,对于身尸毒的周建来说,却是种无奈的恨。所以两个人来到岩洞后,马上便进行了恢复。

    “很有趣呢!”

    不知道是不是自嘲,周建居然微微叹了口气!

    也不管张燕的继续沉思,忽然有些悠悠的继续说道:“直以为本门脱离苗疆以来,怎么说也会天高任鸟飞,却没有想到这才是本门噩梦开始的序幕啊!”

    似乎听到了周建的话,张燕偏头朝黑暗看了眼,但是她没有马上说话。

    因为昨晚在龙江山的时候,她接受了周建的建议,跟着他学习赶尸。

    本来这是件很难的事情,毕竟这项属于巫蛊教的秘术,在苗疆以前也是盛行的。不过随着世俗社会的排斥,所以在世俗社会如今已经完全的没有了。

    张燕在家族便接触过,何况嫁到龙家也是苗疆的大家族,所以所见所闻自然比般人要多很多。但是这种赶尸的秘术,如今在苗疆都是属于绝学,不是般的法术大家,般都不会完整的赶尸法术了。

    能够学到这门奇术,对于张燕来说,无疑是个巨大的诱惑!

    张燕之所以没有忌讳,那是因为身具双蛊的她,不但是苗疆的大蛊师,还有着身内家功的修为。所以边装着扮猪吃老虎,边知道周建确实也到了穷途末路。

    当然还有另外个最重要的,张燕感受到了周建的气脉真的虚弱。这么说来他不但在刚刚遭受了重创,也已经没有了什么过大的杀伤力。而在张燕看来,不管这赶尸奇术学的怎么样,至少如果可以操控这些干尸的话,对于自己或者说张家和龙家,都是个极大的优势。

    毕竟像张燕这种能够在蛊师脱颖而出的人物,岂是般人可以随意应付的。

    周建不管心里怎么想的,但是马上对付张燕肯定是不可能的。加上师门弟子的背叛,对于他这个平时不问世事的人来说,时间便有些乱套了的感觉。即使他有着再多的心思,或者说是依旧抱着再大的幻想,但是自己身体的衰败,他却是清晰的明白的。

    不过自幼被师门教育和抚养的他,自然不想看到师门遗留下来的尸宝,就在自己手里湮灭。对于陈师傅的背叛,他心里早就心灰意冷,但是这个时候他实在没有办法,自然只好央求张燕出手帮忙。

    这其有着个重大的问题,那便是他先是被陈师傅破了童身,不得不依靠吸纳童阴身来补充自己的元气。然后即使面对张燕这个尤物,不说张燕会不会答应和自己调和,就是有张燕种引子,只怕对自己的身体也没有什么帮助。

    所以心里明白的周建,不得不在最后关头做出选择。虽然不知道张燕最后会怎么做,但是她至少会保留这些尸宝。因为对于擅长巫蛊的人来说,这十来具尸宝,简直就是最好的材料。

    果真两个人就在这龙江山的凌晨,居然传授起了难得见的秘诀。

    如果就是这样的话,也许事情就会变得简单了。但是谁都没有想到,这种愿景只是个开始而已。

    因为就在张燕跟随周建学习的时候,她忽然感觉到了阵异样。因为她直没有放松自己的警惕,那就是不但防备着周建的反杀,也防备着那些从苗疆赶过来的异数。

    但是,她没有迎来苗疆那些门派的高手,却见到了个不敢想象的人物。

    虽然当时陈师傅没有出现,但是张燕知道有人朝自己两个人靠近。当时便以为是苗疆的高手出现了,但是看到对方潜伏下来,没有马上出手的意思,却在周围布局的时候,便知道自己不能沉默了,于是只好向周建妥协些,告诉他有人在旁边设局。

    本来就已经临近奔溃的周建,忽然听到有人想再次陷害自己,他当然也没有想到会是陈师傅。他想到的也是苗疆来人,不过因为和张燕算是条绳上的蚂蚱,所以还是决定和张燕起联手。

    可能悲催的陈师傅没有想到,即使他有着极度的心思,但是因为他根本没有这个运气,再次注定要成为炮灰。他虽然有着极度的手段,却万万没有想到张燕的身手。个练习内家功的高手,耳朵对周围环境敏锐的感官,又岂是普通人可以比拟的?

    所以即使陈师傅布下了些局,可是还没有来得及启动,便被周建和张燕联手反。

    周建没有丝毫的留手,因为他已经到了穷途末路。所以他驱使着几个僵尸,直接的遁入到黑暗。然后利用阴魂的力量,直接的包抄布局的陈师傅。

    张燕更是直接,既然答应了周建,加上显然也学到了些东西,所以也是直接的现出了自己的身手。毫不留情的遁身而去,搜寻陈师傅藏身之处。因为张燕所顾忌的,显然和周建不样。如果真的是苗疆的人过来了,肯定后面还跟随有大部队。所以张燕只想战决,收拾这个藏在暗处的人。

    陈师傅就是到死都想不明白,自己怎么会这么悲催。他被四具僵尸直接的抓住了,然后被张燕直接的用匕分尸。说来确实有些残忍,但是想到如果落入他手里的结局,所以张燕可以说是丝毫没有留情。

    最郁闷的可能就是周建了,看着被分尸的陈师傅,他简直就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对于陈师傅的死而复生,本来对于周建来说是件好事,对于巫蛊教来说更是件好事。但是陈师傅执迷不悟,最后让自己真正的死的不能再死了。

    因为陈师傅的死亡,让张燕感觉到了种危机,强迫周建马上离开龙江山。周建开始没有强烈反应,毕竟陈师傅的死彻底的刺激了他。但是张燕说出如果苗疆的人跟过来的话,别说这些尸宝能不能够保留,只怕两个人都会跑不掉。

    因为张燕还没有自大到可以应付任何人,何况苗疆有多少高手,她心里比谁都明白。不说别家有多少人,光是张家和龙家的那些老古董,来任何个的话,自己都不是他们的对手。何况张家和龙家,在苗疆还不算是最强大的家族。

    想到这里的时候,张燕心里便有些堵。面对这些尸宝的诱惑,真的很难舍弃掉。但是想到如果被那些高手缠住的话,虽然自己的蛊物会有些帮助,但是要想讨到什么好处的话,却是极难的事情了。

    最后周建不得不妥协,虽然张燕还没有学到赶尸的窍门,但是因为有了张燕的帮忙,加上周建自己路的指引,两个人还是飞快的驱动着这群僵尸,乘着凌晨到来之前,离开了龙江山。

    本来按照张燕的想法,那就是直接的找处深山里,然后寻个暗处藏身就好。但是周建担心自己走不了多远,加上这些尸宝也不适合接触太多的阳光,于是决定就近的找个密处。

    最后还是张燕忽然想到了弘扬堂这边,因为这里不但有当初的大阵古坟,还有个令杨小环丧身的岩洞,正好赶着这些僵尸过来,并处理了这些尾数。她当然不想带着人找小河,毕竟小河身上可有得到的三本书。她虽然还没有来得及细看,可是可以肯定的是,那三本书应该都是古籍了。

    在大家还没有起身的时候,两个人终于驱赶着这群僵尸,来到了杨小环丧身的岩洞里。

    当然杨小环的尸身已经不在了,当初她的惨死,也曾经令龙峰治神伤。不过经历过太多生死的龙峰治,很快就想明白了这切。最后把杨小环暂时的下葬在岩洞里,和骆冉起收拾龙家的叛徒和吴家的贼子。

    张燕自然不会告诉周建,自己来这里的目的。但是可以暂时容身,加上路获益匪浅,还是让张燕心里舒服了许多。

    两个人没有带上王影的身体,毕竟那具身体对于张燕来说是无用的,对于身尸毒的周建来说,却是种无奈的恨。所以两个人来到岩洞后,马上便进行了恢复。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