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六章 惊闻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几乎感觉到自己就看清了这个人,但是令我失望的是,只是隐隐的看到个男子的面孔。

    因为透过稻草的缝隙,却好像根本就没有看清这个人长什么样子!

    不知道究竟是绝望,还是感觉到已经无所谓了,即使耳边隐隐听到那个人和人说话的声音,却好像也是越来越远的离开了!

    心在往下沉!

    不断的往下沉!

    因为我不知道会生什么?

    迎接我的将会是什么?

    所以面对这种自己完全无法掌握的情况,我心里乱成锅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年龄还小的缘故,还是因为处事太少的原因,我完全在这刻失去了主张。

    几乎是谈不上冷静,或者说做出什么思考,知道了现在的这刻,才知道自己以前的生活是多么的幸福!什么都不用想,什么都不会想的生活,其实很是简单!

    而只是场自己无法预料的遭遇,现在才知道这个世界真的好复杂。记得还在兰花湾的时候,骆伯伯曾经提过句话。虽然说的有些渗人,但是现在听来感觉却真的是对的。

    当时骆伯伯说,这个世上只有和死人在起,才不用那么担心!

    为什么骆伯伯不愿意收徒弟!

    不是他不愿意教,而是他没有碰到可以教的人,或者说没有令他想教的人。或许他考虑的还不仅仅是这些,还有着许多我无法理解的东西。

    怕是他早就知道了,只要是跟着他的人,必然都会随之接触到这种遭遇。因为进入了他们的这个圈子,就很难回避将要生的切。就是想刻意的回避,都是有些不可能的!

    原来不是他不想教人,而是他害怕自己害人!

    可是这世上又有几人能够理解他,能够明白他所拥有的切,不是人人可以随便得到的。即使得到这切,又将要面对多少遭遇。

    这个时候我没有因为自己跟随了骆伯伯而高兴,也没有因为接触了这些而懊悔。而是依旧抱着了丝侥幸的心里,希望自己能够有天和他们样。看看这更加丰富的世界,或者说是更加迷离的另外个世界!

    就在这种纠结的心情下,我先是依旧默念着《清心渡恶决》,可能感觉到没有什么效果,似乎忽然想到了那本《阴符经》。

    这种以符咒为主的书籍,这个时候虽然对我不定有什么用,尤其是在现在这种情况下。但是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却感觉到越来越清晰。心里念头起,不由迅的行动了起来,或者说是我自己心里迅的行动了起来。

    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但是我感觉到脑海里全是那各种各样的符咒,而且此刻在我心里是越来越清晰!

    虽然手不能动,但是我心里想象着自己的手在空,不断清晰的画着自己熟知的符咒。

    本来开始心里的思路虽然清晰,但是还要想想再画。到了后来居然不用细想,随手就可以清晰的划出,自己看过的各种各样的符咒来!甚至是那些本来没有多次练过,只是浏览过的符咒,这个时候居然都记起来了。

    这真是种奇妙的感觉,虽然身处自己都无法想象的环境,但是这种神奇的时刻,反倒是瞬间便让我忘掉了危险。居然只会沉浸在这种学习,似乎恨不得自己把所有的都记起来,不能有丝毫的忘却。

    不过随着段时间的沉浸,我逐渐的感觉到自己眼皮重。这个时候我倒是没有多想,反而认为是自己想的太多了。因为这个时候也没有人打扰,我干脆就闭上了自己的眼睛,寻着心迹清晰的去捕捉!

    对的我是凭着自己心里的想法,和对那符咒的记忆,在脑海里想象着自己在刻画!居然不用刻意的去回忆,就好像是电影院里放电影样,在我脑海里迅的播放着。

    当然,因为我这刻没有人打扰的原因,反而让我听到了阵呼吸的声音!

    这是我第次听到身边的人很平静,因为我开始之所以感觉到身边有人,就是因为身边的人呼吸急促,或者断断续续的让我感受到他她的难受!

    这个时候他她变的正常了起来,我虽然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不过显然这是件好事!

    听到对方平静的呼吸,似乎令我也淡定了起来。耳边时而有鸟鸣,时而有蝉鸣的声音,让我感觉的到,这里应该是处比较安逸的地方!

    当然因为没有看到,我只能凭着自己的耳朵去感受,甚至是偶尔睁开的眼睛,也看不到任何出斜视的范围!

    就这么静静的渡过了时间,当我再次感觉到小腹下那团气流的时候,虽然我心里依旧有些紧张,但是心念动之后,这团气流便剥离出丝丝的气机,从我身体内的经脉流动了起来!它依旧还是听话,从它在我身体里出现之后,现只要我心里想着,它就会自动的遵循着那些所谓的经脉流动。

    但是即使是如此,我都没有敢快的催动它。就好像是遇到了水流的蚂蚁,在水边小心翼翼的试探着某种可能,绝对的不敢随着水流起随波逐流!

    不过气流再次靠近胸口檀穴的时候,虽然我感觉到自己的手心都冒汗了,但是这次却没有出现,那种令我眼前晕的现象。

    这些气流而是围绕着这地方,不断的在外围转动着,然后小心的剥离融化。

    就好像是柔和的阳光,正慢慢融化坚冰的那种感觉!

    虽然令我心脏砰砰乱跳,但是这种没有令我难受的方式,居然令小心翼翼的我有些激动了起来!

    因为我虽然不知道这算不算是种修行,但是这个过程却令我全神贯注了起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似乎看到了丝曙光样,因为我感觉到这直挡路的墙,好像只剩下了最后张薄纸般。我想着只要自己再轻轻的加把力,应该可以很快就戳破了这隔阂。但是我好像也变聪明了样,即使知道胜利就在眼前,但是因着那边的未知,让我没有随意的放纵自己的紧张。

    嗡!

    声令人感觉到耳膜都震裂的声音,瞬间便侵袭了我浑身上下。阵酥麻的感觉从头皮直到脚底,电的我有些里焦外嫩。

    几乎是感动的热泪盈眶,因为虽然我不知道生了什么,但是我感觉到自己的手指动了下!

    真的!

    我居然是可以动了!

    虽然身子还不能动作,但是因为感觉到手指酥麻之后,指尖居然便微微的颤抖了起来。我瞬间便可以断定,我真的恢复了身体的知觉。

    其实我这个时候很想试试,但是麻痹了太久的肢体,根本就无法迅的回复。所以即使这个时候我心里格外的激荡,但是我也没有可能马上起来。不过促使我没有马上动作的,还有旁边那个急促的声音。因为就在我感觉到自己有了知觉之后,旁边的那个人居然也似乎有些反应了。

    在经过漫长的有些崩溃的焦急等待,我终于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是可以动作了。那已经彻底麻的头皮,也不知道是煎熬死了多少细胞。我没有偏头看,但是我的手慢慢的在往身边收。不过我的动作不敢太大,因为我只要动的时候,那些稻草就会有声音。

    但是当我看到身边的人居然是张燕时,我几乎惊骇的说不出话来。因为这个人是张燕,不过她脸色惨白的就像是白纸。虽然看到我看着她的时候,她的脸上有着丝笑意,但是我感觉到她的这丝笑意比哭还难看。

    虽然不知道生了什么,但是我奇怪的是,自己应该对张燕身上的味道很熟悉才对,可是路而来我丝毫感受不到是她。这究竟是怎么了,难道有什么事生了在她身上?我心里隐隐感觉到有些不安,却时间不知道从何问起!

    倒是在我们坐起来之后,我才真正的震撼了。因为张燕的肚子几乎被人切开了,裹着件白色的衣服,完全的被血液浸透了。可能血液已经完全干透了,那被血液浸染透的白衣服,居然已经变得有些黑。而她左腿上也有道触目惊心的疤痕,不过却敷着厚厚的草药。

    我感觉到自己心里有些沭,紧张的四处张望着周围。看到周围这是个独门独户的人家,拖拉机就停在块靠近房子的土坪里。条崎岖的土马路,正蜿蜒的延伸出去。

    “不要紧张,这家人都出门了,你有没有力气,扶我到旁边那树林里去?”她微弱的出声音问我。

    “好!”我只是简单的应了声,便率先下了这台小拖拉机。然后小心翼翼的扶着张燕下来,才知道她居然连站都站不稳。

    我正想开口问她的时候,没有想到她嘴里便溢出股黑血来,吓得我几乎便抱紧了她。

    “不要紧,不要怕,我伤了内脏,你扶我到那边,我要你帮我才行!”她说话几乎有些接不上力气,但是看着我苦笑的样子显然是逼不得已。

    可能是感觉不到周围有动静,我小心的扶着她,往这屋后几十米的片松树林走去。虽然只是短短的段距离,却也搞得我满头大汗才靠近树林边。就在我们进入树林的时候,便听到开始那个开拖拉机的人说话的声音。借着树干的阻挡看去,那个男子果然从屋那边走过来车边。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