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七章 异域风情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不知道究竟是这个人没有现什么不对,还是我们实在是运气太好,这个司机走到拖拉机边上之后,居然根本就没有检查什么!车上的那堆稻草还是那堆稻草,不知道他留着究竟是干什么用的。?  ㈧.??1?Z㈠W㈧.㈠

    记得我们刚刚离开的时候,我看到张燕身下的稻草上沾着有血,我还拿着两把上面的稻草稍微的遮盖了下。现在想来自己还是有着些机智,不然这个时候他站在拖拉机边上,肯定是可以看到的。

    虽然扶着张燕站在树干边有些紧张,担心他忽然头脑不对路。但是当看到拖拉机突突突的动起来,我感觉到手心在冒汗之后,心里却逐渐的安心了些。

    尤其看到拖拉机像爬虫样,歪歪扭扭的再次离开的时候,我们似乎都长长的嘘了口气!不约而同的彼此张望了下,似乎都看到对方心里的紧张。

    看着张燕那苍白的吓人的脸色,虽然感觉到甚至有些渗人。不过眉角眼梢的神色似乎都舒缓,都有些放松下来的感觉。看着那逐渐远去了的拖拉机,我知道暂时应该是没有什么危险了。

    不过这刻站在松树林里,四周似乎有些寂静。虽然有着些鸟鸣虫行的声音,但是看到她也怔怔的看着我的样子,不由心里有些隐隐的不安。

    ”你究竟怎么了?生了什么事?你怎么会受这么重的伤?要不要先送你去医院?这里是哪里你知道吗?“我有些忐忑的继续扶着她,却忍不住问出了串自己心里的疑问。

    张燕却没有马上回答我,而是脸上居然有些淡然。我看到他不想回答,心里虽然有些纳闷,但是也扶着她往树林里走。这里的松树比较大棵,看着落在地上的松针,我估计应该不会有人会来。清新的泥土味道,加上浓浓的树叶夹杂,还是令我有些熟悉的感觉。

    毕竟在弘扬堂的时候,我也是跟着些稍大的孩子,去过兰花山里的松树林采蘑菇,所以闻到这股熟悉的味道,自然心里有些熟悉。

    这个时候我没有质疑张燕的前行,那是因为我感觉到这边的树林,离着这户人家还比较近,想到怕万被人现,还是往里再走点点再说。

    张燕的听觉比般人强,这点我是早就知道的了!可是我的问话她好像没有听到样,这让我有些惊讶起来。但是我直扶着她慢慢的往里走,似乎感觉到树林里越来越安静的时候,甚至已经看不到外面刚刚的路时,我心里终于感觉到安定了些。

    即使满身已经是有汗了,偏头再看向她的时候,才现她脸上居然带着丝苦笑。嘴角还带着那丝血痕,加上她苍白的脸色,在这松树林里面,看着她倒是有些令人感觉到有些渗人。

    ”你,怎么了?“

    这是我第二次疑问,心里感觉到的不安更明显了起来。

    虽然知道她不会害我,但是想到这里可是远离人群。刚刚就是从那拖拉机下来,好像看到周围也没有什么人家。于是扶着她在株有着巨大低矮横枝的松树旁停下来,让她轻轻靠近突出的平整横枝,可以暂时休息下。其实我心里也是没有什么底,直都在胡思乱想着。

    ”我也不知道这是哪里?“张燕脸苦笑,有些抱歉的看着我:”我现在很糟糕,如果不治疗的话,我可能就会变成个废人了!“她似乎说出几句话,便要歇息下才行:”咱们不能去医院的,我怀疑咱们现在还不安全!“

    看到她无奈的神色,我终究是没有说话,毕竟知道没有别的事情,我心里还是安然了些。

    可能看出来我心里的疑问,终于可以倚着我靠坐在树枝上的张燕,忽然微微叹了口气。

    她似乎在看着来时的路,虽然没有马上说话,但是心里似乎在想着什么,而且呼吸有些急促的说道:”昨晚为了摆脱那些人,我带着你路躲避和逃窜,记得是朝着我们家的方向走的。不过因为为了摆脱他们,我布下了不少的迷阵延缓了些时间。照当时的方向来看,我们应该是进了苗疆了!“

    ”苗疆?“听到这个地名,我简直就是阵头晕。然后又想到她说带着我起躲避,我可是记得自己是要回弘政堂家里的,后来莫名其妙在半路上就晕了过去。

    这难道就是张燕的手段?

    如果她当时看到熊小丽和我在起的话,不知道她会不会下直接的收拾了。想到这里的时候,我不由汗涔涔之下。

    虽然在湘楚这地方,严格的照地域来区分的话,我听骆伯伯说起过,我们住的地方同个市,是有小块地方靠近苗疆的。

    其实我也不知道那是哪里,但是据说和龙师傅他们家是有段距离的。在这个没有快,没有好路的年代里,单纯凭借步行的话,从我所住的那个小山村里,去到那个地方的话,据说没有几天几夜是无法到达的。

    难道这里就是骆伯伯所说的那个地方?

    ”应该是的!“张燕的声音有些淡然,不知道究竟是受伤之后的原因,还是因为遭受了重大的打击,她看着我之后好像感觉到有些安心。

    随后我才知道了,当时的情况下,她带着我路的前行,已经无法去分辨前路。因为她自己也受了重伤,幸好她用种药物遮掩了身上的气味,因为她知道自己被人跟踪,显然就是有人在她身上下了什么药物。果然之后的段时间里,那些人没有迅的追上来。

    在达到个地方的时候,幸好看到了这辆拖拉机,随后她实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带着我钻进了这堆稻草里面,信天由命的任拖拉机带着我们前行。

    我心里虽然也是疑问,但是随即她也告诉了我,是因为我被人点了穴道,所以我才不能够出声。但是因为她没有说我被谁点了,还有点了什么穴位。因为我虽然没有接触过这些,但是跟着骆伯伯学过正骨,加上辨识过身上的穴位,所以我隐隐也猜到了些。

    接下来生的事情,虽然有些不能对人言,但是对于我和张燕来说,却已经算是轻车熟路了。那就是张燕需要治疗,而且是很严重的治疗。

    如果说以前单纯凭借双修,就可以让她很快恢复的话,这次简直就是有些不可能了。因为当我看到她那几乎被切开了的小腹,才知道她的外伤有多严重。至于她腿上那道伤口,简直就可以说微不足道了。

    以往疯狂的交合,在这个时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我们找了处平整的树杈,就那么相拥盘坐在那里。运用着以往的运气方式,慢慢修复着她体内紊乱的经脉。虽然我无法感受到她体内清晰的情况,但是根据她所说的情形来看,如果不马上治疗的话,她这身多年的修为,就会因此而全废。

    光是听到她这么说,我都会感觉到很严重。所以我只有愣愣的陪着她修复,也不知道究竟是过来多久的时间。

    松树林里面似乎没有时间,但是因为没有人来打扰,我竟然也没有感觉到害怕。尤其令我大开眼界的,倒不是张燕伤势恢复有多快,而是我隐隐感觉到时间有些长,可是我丝毫没有感觉到饿。

    我想是和我们有时候交舌有关系,因为我听骆伯伯说过,人修行的时候舌津是最补的!我虽然不敢肯定这些,但是看到她坐在我前面,虽然闭着眼睛直修行,但是不时会贴紧回头,气息似乎也在逐渐的平稳,我便知道她可能正在往好的方面去了。

    如果说这段时间的双修,是我对张燕更加深入的认知的话,那么可能我自己都想不到的是,却亲眼看到了些不可能的事情。

    第就是张燕虽然没有说话,但是我亲眼看到她那裂开的伤口,居然已经慢慢的在合拢。虽然还没有恢复好的可能,但是依旧似乎结痂合拢了许多。

    第二就是她的气息完全的平稳,虽然脸色还是惨白,但是我却明显的可以感觉到。她在初始的不敢异动,到后来逐渐的慢慢厮磨。而在那两道伤口合拢了不少的时候,我甚至可以感觉到她主动的在动。

    这让我虽然有些紧张,但是放松了许多。

    当夜幕降临的时候,她还主动的让我引导她的气机。我自然不知道这事的危险,因为这算是张燕没有告诉我明白,算是她彻底的把自己交给我。如果我在运气的时候,对她有着丝毫异动的话,都会吸干她体内多年的内劲。

    当然,这对于我来说也不是什么好事,因为我不懂得融合那些劲气的话,加上体内经脉又还窄小。这些劲气如果进入我身体的话,也许会让我爆体而亡。但是幸好这切都没有生,因为随着张燕对我的信任,居然使得我迅进入了真正的修行状态,居然在树杈上带着她进入了假睡状态。

    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天色又再次亮了,张燕居然已经不在身边。我诧异的起身,才现她光着脚正从外面回来。而且她已经换了身麻色的衣物,而且果然是套苗疆特有的便服。看着她含笑的神色,即使没有说话,我也知道她和昨天已经完全是两回事了。

    ”这里是苗疆了,咱们去前面的镇子赶集罢!“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