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九章 预兆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四周的空气似乎很清醒,即使是在夜里,可是我却感觉到脑海里似乎特别的清醒!

    火把在夜色里燃烧,让人闻到阵阵古怪的味道。??  ≈.=≈1≠Z≠W=.≥但是我反倒是感觉到亲近,因为我想到了在弘扬堂的日子里,跟着那些大人出去看电影的情形。虽然我早已经过了那还是小孩子的年纪,但是此时我在别人眼里,显然还是不够成熟的!

    不过我也不会去计较了,毕竟这个时候也算是远离了家乡。心里只想着可以安定下来,但是我想这个愿望可能很难实现!

    沈岩显然不会注意我的这些想法,在他的心里可能只想快点找到猎物,然后满足我的好奇,甚至是给张燕补补身子。这个淳朴的山里汉子,心里的想法极是简单!

    看着他目光在黑暗好像猎犬样,我心里也有些兴奋和激动。虽然直我们都没有现猎物,但是光是这份紧张就已经令人激动了!

    “有动静,有动静!”只听到沈岩忽然叫了起来。

    这阵声音来的有点突然,惊的我忽然阵慌乱,等我拿着火把看过来的时候,却听到砰的声,股浓浓的硝药味道散开来!

    看着这只被猎枪所打死的野兔,居然时间好像还没有死透的样子。身子居然在不住的微微痉挛着抽动,虽然不知道它是有着几分不甘,还是有着别的原因。

    不过看到它这幅情形,还是令我心里有些莫名其妙的沭!尤其看到他的那对猩红的眼睛,似乎在对我充满着憎恨,却让我有些不安了起来!

    !!!

    柏油路似乎依旧恢复了平静,虽然雨点啪啪不断的拍打着路面,但是漆黑的柏油路却越的显得欢畅。

    好像这里什么都没有生过,因为清洗了切之后,这里似乎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

    但是这里曾经有过的偶遇,却因为本来的那个装东西的袋子,让人知道刚刚所生的切。

    不过如今那袋子和装的东西,已经被拽到了路边草沟里去。随着路面的雨水瞬间的流入,草沟里的积水便越来越多了。然后在啪啪的暴雨声里,就静静的被暴雨积水慢慢的淹没了。

    除了漆黑的路面,就只有暴雨拍打树叶和路面的声音!

    弘扬堂似乎逐渐陷入了黑暗,因为在这夏雨朦胧,也在这夏雨似乎迷失了!

    栋栋庞大的屋群,好像个个巨大潜伏的野兽,蹲在那黑暗伺机行动。只要有猎物出现的话,就会奋不顾身的冲出来,毫不犹豫的把猎物撕碎。

    随着暴雨不停,暴雨早就冲刷了足迹,流水成河般迅的从沟逅汇聚。些有着宣泄的地方,自然快的朝溪水里流去!而些无法宣泄的沟沟,则飞快的便被积水所淹没。

    这夏雷闪闪,似乎是要唤醒什么!

    这夏雨倾盆,似乎是要掩盖些什么!

    在弘扬堂供销社的侧面,有着座巨大的黄土坡。

    黄土坡的面积不大,这里本来是当年的处坟山。不过在大飞跃的时代,这里些没有了后代的古坟,早已经被那些激进分子所铲平变成耕田。

    他们在空地建起了房子,些多余的土地被开垦出田地来,完成了国家交予的任务。最后剩下的个百余米的大土包,却直都没有再利用,就是如今这留下的孤零零的黄土坡。

    当然说它是个黄土坡,还不如说是个土包更加合适。这土包上面有着株巨大的松树,三四个人也不能合围。当年据说就是因为这棵松树,才使得这个土坡保留了下来。

    当然在这土坡的侧面,在丘丘的水田上面,有着排排米余高的储洞,洞口都用块块的木板挡着洞口。因为储洞在打通的时候,便往里延伸了二三十厘米的滴水檐,所以即使是下雨的话,雨水也不会进入储洞里面。

    平时很少有人来这里,这里是平时储物用的。

    冬暖夏凉的储洞,很多东西放在里面不会坏!

    此时间储洞门口的木板全部拉开,虽然里面团漆黑,不过借着闪电的缘故,让人偶尔可以看到,张有些狰狞的脸,扭曲的在黑暗肆意。

    因为洞口的打开,虽然有着意外的声音传出来,但是很快便被闪电和暴雨所淹没。尤其当看到储洞似乎有着股股雾气冒出来的时候,这切便都融入到暴雨声里去了。

    让人老百姓惊讶的是,好像这雷电有些不停的意思,波接着波,不停的天际肆掠。使得老百姓早早的都关上了门,好像那些雷电穿墙而入般。

    而这雷电确实好像有些古怪,几次在这黄土坡上的老松树上炸开,把个黄土坡照的通亮。而老松树好像受委屈的孩子样,不但树身不住的下压晃动,就是枝叶松针好像都乖乖的垂下了。

    感觉到小腹里好像有着个恶魔,就像是团炙热的烈火在焚烧着身体样。而这团炽烈的火热似乎越来越明显,飞的在我的小腹转动样。我只有不断的释放着自己内心的火热,好像那拼命的冲刺,能够让自己那煎熬减轻样。

    储洞里有些阴凉的感觉,让我格外的清醒,却又无法停止自己的放肆。因为知道这间储洞里有草席,我几乎是没有考虑的就抱着熊小丽进来这里。

    她不知道是吓坏了,还是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居然吓得不敢反抗。即使在我极度疯狂的时刻,她也只是象征性的扭动着回绝。不过在我阵疯狂的放纵之后,储洞里变成了她不断呻吟的净地。

    看着她那不知道是痛苦,还是无法抗拒的神色,我几乎有些感激这电闪雷鸣。虽然没有任何语言,但是感受到她身体的反应和迎合,还是让我完全没有了忌讳,尽情的放纵着自己要燃烧的身体。

    我不知道生了什么,但是先是感受到小腹里阴阳蛊的骚动,继而便是体内经脉的正常反应。当我用骆伯伯所教的运气方式,和这个熊小丽交合的时候,却感觉到浑身有股强烈的火热,都往自己小腹里袭来。

    本来如果骆冉在这里的话,他定会告诉我,这是因为我体内有了气感之后,直便没有真正在气脉有明显的反应。但是因为这日我先是受到沈爱姝的配合,加上此前张燕的影响,其实早就形成了气流在气脉里。但是因为我不知道这些,所以当阴阳蛊诱我的**时,得到了熊小丽阴气的补充。

    但是这种补充不是单纯的,因为我不懂得收敛,在运用骆冉教的运气方式时,不但按照正常的行气方式运行了气脉,却也被阴阳蛊影响而放纵了自己的**。

    此刻别说和我起的熊小丽几乎无法忍受,就是张燕来的话只怕也要因此而损伤。如果换成昨晚的沈爱姝,只怕就要在这疯狂昏迷过去。不过幸好这个熊小丽的体质偏阴,所以当天她才会被阴魂附体,自己的魂魄被惊散了。所以即使她在极致感受到了窒息,却也不至于昏迷过去。

    此时在后山的山洞里,对明亮的眼睛忽然便睁开了。它露出了阵骇然的神色,蓦地便站了起来。随着在黑暗阵风响,然后微微啪的声,却是盏油灯亮了起来。

    站在那里的是张燕,不知道她从那里找来了副黑色的布,直接的裹着了身体,但是她的手脚还是光着,让人看来感觉到有些怪异。

    这里是弘扬堂后山岩洞,在普通人看来似乎没有什么异样,但是深谙其道的人看来,却知道她所站的位置,离着洞口并不远!

    此时她的神色似乎有些凝重,而且让人吃惊的是,她的左肩到后胛有条四五厘米长的伤口,伤口裂开足有小指宽。

    让人骇然的是,这伤口露着里面的血肉,但是却已经不流血了,却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原因,这骇人的伤口居然没有被缝合起来,也没有再冒出渗人的鲜血来。

    “他究竟怎么了?”似乎是在喃喃自语,张燕的眉头却紧皱了起来,脸思索的神态,也带着深深的不解:“我感觉到我的蛊这么难受,难道他也有危险了?”

    原来她早就在小河身上种了蛊,只不过小河自己不知道。也更加不知道张燕可以感应到这些蛊的反应。

    “你在担心那个伢子吗?”个声音在黑暗响起,却是那个巫蛊教的周建。他直藏在黑暗,即使张燕点亮了油灯,他还是深藏在黑暗里。

    “怎么了,你有想法?”听到周建的话,张燕心里似乎有些不舒服!

    “哪里哪里!好奇而已!”周建的声音似乎有些疲惫,甚至说是有些迟缓!

    “你不说说这里的阵法深奥难懂吗?这就是他师傅的杰作!”张燕似乎还沉迷在某种境界里,听到周建的声音之后,居然声音有些冷淡。尤其在提到这里的根由之后,更是似乎有些毫不留情!

    “哦!这么巧!”周建似乎迟疑了下,然后才缓缓的说道:“果真是人外有人啊!没有想到这小小的地方,居然还有如此高人,倒叫人心生仰慕!”

    “仰慕是可以,千万不要生忿心!人家可不像我这个堂客!人家要是知道咱们这种举动,早就够巴掌拍死好几次了!还有你有什么心思千万别拉扯我,因为我还想多活几年!”张燕虽然不至于危言耸听,但是为了防止周建的心思,还是忍不住嘱咐着他!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