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一章 雄峰古道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对于个常年过惯了安定生活的人来说,突然遭受了这种不稳定的变故,自然会产生巨大的不安!

    但是对于个有着定经历的少年来说,却又在几分忐忑带着了些兴奋的激动!

    要说这年来的际遇,我虽然有些很难马上接受,但是这个时候静下来思考,却忽然回想到,自己真的居然经历了这么多!

    在脑海里放电影般的,瞬间便流放出无数的画面!有初识骆伯伯时的情形,有在后山偶遇武小花的惊险,也有惊悸彭柏全那令人沭的眼神!

    这切似乎都好像是做梦样,却清晰的在我脑海里浮现。? ? ㈧.?㈧1?Z?W㈧.㈠就像那深刻的记忆样,就是想抹去那画面都不可以!

    甚至到了后来,自己和唐玉宝深夜在大雪夜探弘政堂,还有那令人惊悸的黑猫,还有那可怜又可怕的向茜菲。有那让人无法理解的死婴,也有那死了几十年,居然又复活了的人!

    切都令人难以理解,偏偏切都又生了!所以此刻即使看到了这些,我也没有太过惊恐,而是在逐渐的冷静了之后,变得让自己安静了下来!

    看着面前的高峰,心里有着些小小的压抑,不过看到梦唯大师恭恭敬敬的跪伏在哪里,好像是被定住了样,心里还是有着极度的惊讶!

    据说在打鬼子的年代,那些穷凶极恶的鬼子最终没能跨越,最后只能憋屈的在这雄峰底下投降!

    当年陈尸峰下的鬼子,据说鲜血染红了旁边的小溪!!!!

    雷电交加!

    在这个临近入夜的时刻!

    天地之间突然暴雨如注,瞬间淹没了四周的切!

    本来就接近的入夜的时刻,因为这阵暴雨的来临,瞬间天色更暗了起来。

    漆黑的天际那撕裂般的雷电,好像要把这漆黑的天幕撕裂样。但是因为天地的无情屹立,好像暴闪的雷鸣电闪完全被瞬间吸收!不管是东边还是西边,不管是左边还是右边,这惊心动魄的闪电,始终无法撕裂这天幕,而且使得天边越来越暗了!

    加上周围忽然刮起的狂风,呼啸而来路扫荡。别说这个时候外面无人,如果有人的话估计都要被吹着上天。看着风卷残云般的物事漫天飞舞,让人以为是世界末日的到来。

    本来还在外面的人,瞬间连物事都不要了,纷纷往家里跑去。在这狂风暴雨来临之前,旷野里没有了人迹!

    虽然因为是夏天,不会让人感觉到冷,但是这阵狂风和暴雨的来临,就着那撕裂天际的闪电,瞬间令人完全失去了自在,好像老天爷缺了个口子,正使劲的往下倾倒着。

    狂风没有像暴雨样肆掠,但是却也令这个世界瞬间便像重组了遍。不但所有树上的枯枝败叶全部刮下来了,就是落在地下之后,也瞬间便被刮得不知道去了哪里。

    随着狂风减去,暴雨却似乎更大了起来。

    柏油路似乎依旧恢复了平静,虽然雨点啪啪不断的拍打着路面,但是漆黑的柏油路却越的显得欢畅。

    好像这里什么都没有生过,因为清洗了切之后,这里似乎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

    但是这里曾经有过的偶遇,却因为本来的那个装东西的袋子,让人知道刚刚所生的切。

    不过如今那袋子和装的东西,已经被拽到了路边草沟里去。随着路面的雨水瞬间的流入,草沟里的积水便越来越多了。然后在啪啪的暴雨声里,就静静的被暴雨积水慢慢的淹没了。

    除了漆黑的路面,就只有暴雨拍打树叶和路面的声音!

    弘扬堂似乎逐渐陷入了黑暗,因为在这夏雨朦胧,也在这夏雨似乎迷失了!

    栋栋庞大的屋群,好像个个巨大潜伏的野兽,蹲在那黑暗伺机行动。只要有猎物出现的话,就会奋不顾身的冲出来,毫不犹豫的把猎物撕碎。

    随着暴雨不停,暴雨早就冲刷了足迹,流水成河般迅的从沟逅汇聚。些有着宣泄的地方,自然快的朝溪水里流去!而些无法宣泄的沟沟,则飞快的便被积水所淹没。

    这夏雷闪闪,似乎是要唤醒什么!

    这夏雨倾盆,似乎是要掩盖些什么!

    在弘扬堂供销社的侧面,有着座巨大的黄土坡。

    黄土坡的面积不大,这里本来是当年的处坟山。不过在大飞跃的时代,这里些没有了后代的古坟,早已经被那些激进分子所铲平变成耕田。

    他们在空地建起了房子,些多余的土地被开垦出田地来,完成了国家交予的任务。最后剩下的个百余米的大土包,却直都没有再利用,就是如今这留下的孤零零的黄土坡。

    当然说它是个黄土坡,还不如说是个土包更加合适。这土包上面有着株巨大的松树,三四个人也不能合围。当年据说就是因为这棵松树,才使得这个土坡保留了下来。

    当然在这土坡的侧面,在丘丘的水田上面,有着排排米余高的储洞,洞口都用块块的木板挡着洞口。因为储洞在打通的时候,便往里延伸了二三十厘米的滴水檐,所以即使是下雨的话,雨水也不会进入储洞里面。

    平时很少有人来这里,这里是平时储物用的。

    冬暖夏凉的储洞,很多东西放在里面不会坏!

    此时间储洞门口的木板全部拉开,虽然里面团漆黑,不过借着闪电的缘故,让人偶尔可以看到,张有些狰狞的脸,扭曲的在黑暗肆意。

    因为洞口的打开,虽然有着意外的声音传出来,但是很快便被闪电和暴雨所淹没。尤其当看到储洞似乎有着股股雾气冒出来的时候,这切便都融入到暴雨声里去了。

    让人老百姓惊讶的是,好像这雷电有些不停的意思,波接着波,不停的天际肆掠。使得老百姓早早的都关上了门,好像那些雷电穿墙而入般。

    而这雷电确实好像有些古怪,几次在这黄土坡上的老松树上炸开,把个黄土坡照的通亮。而老松树好像受委屈的孩子样,不但树身不住的下压晃动,就是枝叶松针好像都乖乖的垂下了。

    感觉到小腹里好像有着个恶魔,就像是团炙热的烈火在焚烧着身体样。而这团炽烈的火热似乎越来越明显,飞的在我的小腹转动样。我只有不断的释放着自己内心的火热,好像那拼命的冲刺,能够让自己那煎熬减轻样。

    储洞里有些阴凉的感觉,让我格外的清醒,却又无法停止自己的放肆。因为知道这间储洞里有草席,我几乎是没有考虑的就抱着熊小丽进来这里。

    她不知道是吓坏了,还是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居然吓得不敢反抗。即使在我极度疯狂的时刻,她也只是象征性的扭动着回绝。不过在我阵疯狂的放纵之后,储洞里变成了她不断呻吟的净地。

    看着她那不知道是痛苦,还是无法抗拒的神色,我几乎有些感激这电闪雷鸣。虽然没有任何语言,但是感受到她身体的反应和迎合,还是让我完全没有了忌讳,尽情的放纵着自己要燃烧的身体。

    我不知道生了什么,但是先是感受到小腹里阴阳蛊的骚动,继而便是体内经脉的正常反应。当我用骆伯伯所教的运气方式,和这个熊小丽交合的时候,却感觉到浑身有股强烈的火热,都往自己小腹里袭来。

    本来如果骆冉在这里的话,他定会告诉我,这是因为我体内有了气感之后,直便没有真正在气脉有明显的反应。但是因为这日我先是受到沈爱姝的配合,加上此前张燕的影响,其实早就形成了气流在气脉里。但是因为我不知道这些,所以当阴阳蛊诱我的**时,得到了熊小丽阴气的补充。

    但是这种补充不是单纯的,因为我不懂得收敛,在运用骆冉教的运气方式时,不但按照正常的行气方式运行了气脉,却也被阴阳蛊影响而放纵了自己的**。

    此刻别说和我起的熊小丽几乎无法忍受,就是张燕来的话只怕也要因此而损伤。如果换成昨晚的沈爱姝,只怕就要在这疯狂昏迷过去。不过幸好这个熊小丽的体质偏阴,所以当天她才会被阴魂附体,自己的魂魄被惊散了。所以即使她在极致感受到了窒息,却也不至于昏迷过去。

    此时在后山的山洞里,对明亮的眼睛忽然便睁开了。它露出了阵骇然的神色,蓦地便站了起来。随着在黑暗阵风响,然后微微啪的声,却是盏油灯亮了起来。

    站在那里的是张燕,不知道她从那里找来了副黑色的布,直接的裹着了身体,但是她的手脚还是光着,让人看来感觉到有些怪异。

    这里是弘扬堂后山岩洞,在普通人看来似乎没有什么异样,但是深谙其道的人看来,却知道她所站的位置,离着洞口并不远!

    此时她的神色似乎有些凝重,而且让人吃惊的是,她的左肩到后胛有条四五厘米长的伤口,伤口裂开足有小指宽。

    让人骇然的是,这伤口露着里面的血肉,但是却已经不流血了,却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原因,这骇人的伤口居然没有被缝合起来,也没有再冒出渗人的鲜血来。

    “他究竟怎么了?”似乎是在喃喃自语,张燕的眉头却紧皱了起来,脸思索的神态,也带着深深的不解:“我感觉到我的蛊这么难受,难道他也有危险了?”

    原来她早就在小河身上种了蛊,只不过小河自己不知道。也更加不知道张燕可以感应到这些蛊的反应。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