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五章 杀生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如果说信任是人生的支撑,那么此刻的我绝对是张燕的主梁。? ?? ?.㈧1ZW.

    她没有刻意去隐瞒自己体内的状态,但是她比我清楚自己的情况。虽然看着这血使劲往外涌,其实都是体内刚刚因为气劲对经脉的影响,而导致的些淤血。

    如若不逼出来,或者任其自己流出来,可能就会对器脏造成无法估计的隐伤。而这种表的方式,虽然看着有些恐怖和严重,其实对身体的损害,已经是降到了最低。

    看着我紧张的样子,张燕虽然没有再说话,但是心里却隐隐有些安慰。毕竟她虽然有着些利用我的成分,但是心里最终还忌惮这龙峰治的情分在。加上我确实没有什么心机,在她面前倒是令她有些动容。

    我自然不知道的是,那三本书在苗疆的重要性。虽然没有人知道张燕得到了什么,但是能够找到巫蛊教,必然是会有收获,这是普通人都知道的道理。张燕心里明白,那三本书肯定是重要的,因为是托付了我保管,所以自然也要看着我些。

    张燕之所以没有提醒我,那就是她不想我知道这书的重要性。何况我现在本身就是个炸弹,如果让苗疆这边的人知道,我体内居然有着,有助于内家功修行的行气方式,那么不但我肯定要危险了,就是她自己可能都很难幸免。

    虽然成为苗疆的大蛊师已经有着些年头,可以说是苗疆百年难得遇的奇才。但是张燕绝对不会自傲到,认为自己天下无敌。不说整个苗疆的高人,就是单纯张家另外那个大蛊师的手段,张燕便知道已经强出自己太多了。所以面对苗疆如此复杂的形势,加上自己被人出卖,所以张燕在考虑着,怎么想个万全之策。

    外面那个人虽然不知道是谁,但是张燕相信苗疆会放蛊的人太多。自己在外面布防了三道,最初级的只是些普通的蛊物,对于普通武者都不会有太大的伤害。但是这人可以知道自己和小河在里面,便可以肯定至少已经越过第二道防线。

    同时也证明了,他不是个不错的蛊师,就应该是个有着些手段的高手。因为普通人自然感应不到石屋里的动静,而般蛊师自然不会知道,空气自己释放的情蛊的厉害。

    这人虽然有些手段,但是应该不会是追击自己的那些人!因为咬人的狗是不会叫的,对方如果要对付自己的话,肯定会悄然布局,然后举拿下自己两个人。这个人虽然在外面现了自己两个人的存在,最大的可能就是恰逢其会而已。

    想到这里的时候,张燕嘴里的淤血终于也少了。身子软软的靠贴在我身上,我忍不住右手揽着她,紧张的说道:“现在我们怎么办?”

    张燕自然恼怒外面这人,因为自己好不容易要恢复大半,没有想到因为他的到来,不但终止了自己的恢复,而且再次给自己造成了伤害。所以听到我这么问的时候,她没有马上吱声,但是眼神里已经多了几分寒意。可能看到我紧张的看着她自己,于是眼神疲累的衬出三分笑意:“不用管他!”

    感应下自己的本命蛊,现原本受损的蛊物,虽然还没有当初那么强大,却也已经蛰伏的差不多。张燕倒没有打算用自己的本命蛊,而是释放出平时常用的两种攻击蛊物,边淡淡的带笑靠着我。

    满嘴是血的她,那殷红的鲜血覆过她光滑的**,看起来妖艳的就像个吸血僵尸!

    “小河,你胆子大不大?”

    张燕那脸上的微笑有些温柔和令人心疼,尤其她贴着我耳边断断续续的,让人感觉到她好像是要弥留的感觉。

    “可以啊!”我几乎是没有迟疑的,甚至忘了自己曾经的胆小。也没有考虑那么多,便壮者胆子豪气的看着她。那种紧紧相依的感觉,让我心里阵阵的感动。尤其看着她口鼻和胸口都是血痕,加上她身上原有的伤痕,我甚至恨不得好好保护着她。

    其实我也根本就没有考虑过,即使张燕受的伤再重,在我面前也只有保护我的份,哪里轮得到我去保护她?何况她身边所遇到的这些人,可以说任何个人出手,随意记衣袖甩过来,都可能会要了我的命。但是这个时候我根本没有考虑这些,而是只想着自己可以保护她就好。

    “那挺好!今晚外面有些月亮,外面那个人太过讨厌了。如果不是他的话,我可能都要恢复的差不多了。这次我受到的伤害很大,要不我们和外面那个人做个游戏?”虽然依旧有些不畅,但是张燕挨着我说话的神态,却已经带着了几分俏皮。

    “这人是挺坏的!”我想了半天不知道怎么形容,但是看到张燕的样子,以及想到外面那人的阴阳怪气,心里也莫名其妙的想整他下。虽然不知道张燕会怎么做,但是看到张燕的神色,我便知道她定不像我看到的那么严重了,心里自然便也放松了几分。

    “你以后跟着师傅学,自然慢慢会接触很多丑恶的东西。这个世界本来就是这样的,弱肉强食看起来很残酷,但是这是最真实的情形!”张燕忽然喃喃的说着,让人听来感觉到好像有些飘忽。虽然不能完全懂她的意思,但是看到她变得坚毅的眼神,我相信外面的那个人遇到麻烦了。

    这种对人性的诠释,以及对这个看似太平社会的分析,这个时候我虽然不能尽懂,但是因为有着张燕在身边,所以我宁愿相信,这个世界和我看到的不样。

    个身形瘦小,但是双眼透着红光的黑衣男子,看就是本地人的装饰。但是他看着面前的石房子,双眼透着些格外的兴奋。

    这是这个地方个修炼过的高手,虽然不算是苗疆流的人物,但是也算是迈入内家修行的。

    因为机缘巧合之下拜了个师傅,加上他走运找到了修炼的法门,使得他居然承袭了师傅的功法。如今他师傅早就已经过世,他没有了人约束,于是也走出去和苗疆的同道交流,得了个铁砂掌董平的外号。

    因为知道自己有着些手段,平时便在暗地里有些妄为。因为直没有被人抓住过把柄,所以往日里胆子是越来越大。这晚本来是从个相好的那里喝酒回来,后来被泡尿憋得在路边方便。因为听觉强过普通人太多,隐隐听到张燕的声音,便循声过来这边石房子。

    果然便让他现了这里的猫腻,随即看到有人在周围布置了手段,因为轻松的避开了那些初级的蛊物,心里自然便生出了轻视的心里。尤其走近隐隐看到屋里两个人的情形,更是按捺不住心里的念头,想进来看看究竟。

    毕竟这屋里的人懂得布防,说明就不是普通人。但是布防并不强,自然让这董平心里有些得意。即使如此轻松,他也没有弱智到认为丝毫没有危险,所以还是在周围观察情形。

    这个时候在周围转了两圈之后,看到屋里的些情形,他终于有些忍耐不住了。

    月光下张燕恍如朵盛开的,皎洁明艳不可方物的昙花。虽然不能看到全貌,但是朦朦胧胧的看到张燕的侧影,董平便已经被惊艳到了,忍不住便大步朝石房子近前走来。

    忽然根藤蔓似乎没有知觉般,竟然在地面上快的窜动,就好像条蛇般的飞快往董平腿上缠去。董平脸上闪过丝轻蔑,因为他的听觉早就知道有这动作。心里虽然也惊讶于这蛊物的强大,但是看到藤蔓游动的动作,不由早就运足了劲气,看着马上就要缠住自己的腿时,他不由下便释放出体内的劲气。

    本来正常情况下,这藤蔓自然会被弹开。当然这个时候确实也是被弹开了,可是藤蔓居然犹如弹簧样,反而更快的弹了过来,并且往身上缠过来。董平心里自然惊讶,但是也还没有慌张,只是飞快的往前,想避开了这根足有婴儿臂粗的藤蔓。

    没有想到的是,他冲向前方的位置,就是石房子的间门口。而两条藤蔓左右同时冲了过来,他身形滞不得不停下,而且想后退避开,不料身后最初的那条藤蔓迅缠上,直接便把他左腿缠住,同时飞快的成螺旋形往上缠紧。

    “怕不怕?”我抱着张燕走到了窗边,看着几条藤蔓把那个人缠的紧紧的。

    开始他还不断的挣扎着想摆脱,可是当越来越多的藤蔓把他四肢缠住的时候,他对鼠目在月色下惊骇的看着我们:“你们是什么人,赶紧放开我!”

    “你差点搞死我,平白无故还要遭受你的侮辱,你想想我会放过你吗?”虽然对着董平,但是张燕也紧紧贴着我。不过她语气冷冷的,好像不带丝毫的感情。

    “既然是同道,还望看在我铁砂掌董平的面子上,不要撕破脸皮可好?”他做着垂死的挣扎,希望张燕可以放过他。

    但是董平注定要失望了,因为他运足体内劲气,想做最后殊死搏斗的时候,藤蔓那尖锐的触尖,直接的插进了他身体里。他惊恐的看着鲜血顺着藤蔓直流,瞬间便把他洞穿的千仓百孔,似乎丝毫不给他机会。

    看着面前的献血瞬间印红了地面,我站在那里也感觉到自己手脚冰凉!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