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八章 田逖示好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田花小小的年纪,背着背篓欢快的在前面走着。

    吴美背着个小小的背篓,看着和她那娇弱的样子很配。虽然没有刻意的打扮,甚至身上的银饰还不如两个妹妹多,但是在夕阳下回头的时候,却看起来更让人怦然心动。

    吴梦不知道心里想什么,居然操着把钢叉,不知道的还以为她这是要出去打架。

    她们家的那条老黄狗,却直跟着在我的身边。别看这条狗懒洋洋的,甚至已经受到有些脱毛,但是据说当年它可是威风的很。最好的战绩就是独自咬住过头百多斤的野猪,至于那些狍子野鸡之类的,更是数不胜数。

    张燕临出门给我检查了下,那被田逖扫到的鼻子,只是伤到了软骨。当时流了不少血,但是现在应该已经没事了。即使我隐隐感觉到有些痛,那也不过是当时伤到的软骨,幸好没有骨折。

    即使身子有些虚弱,这个时候闻到外面的田野气息,顿时感觉到心胸开阔了起来。

    这里其实和我们老家没有太大的区别,不过苗人喜欢依山而居,所以只有走出寨子,才能看到级级的梯田。

    在山丘之间,夕阳射过来山谷,却好像在天际织成了片五彩斑斓的壮锦,让人看了感慨惊叹。

    我们那里虽然也是个小村,但是离着乡里极近,附近还有工厂,最重要的就是离着县城也是极近的。但是这里就不样了,就是连电线杆都还没有,家家户户用的还是松油灯。

    这个时候我才感觉到我们那里挺好的,至少可以听到时不时的广播,还有电影院放出来的音乐。当然大方的家里还可以用电,如果我去家属区的话,这个时候可以舒服的站在莲蓬头地下,任那自来水从头顶浇个透。

    这里也没有不好,到处鸡犬相闻。到处都是原始的气息,四周都是崇山峻岭。虽然这里的山也不是特别的高,可是山连山峰,你都分不清究竟那座山是主峰。因为人已在山,分不清自己究竟是在何处了。

    这个寨子处居的山谷,据说过去右边的山峰,就是另外个寨子。看起来好像不是太远,但是据说慢慢步行的话,般人也是要走上好几个小时的。所以寨子里的人平时很少出去,就是出去的话也是要成群结队的。因为这里山路还是有野兽,尤其这种炎热的天气里,各种蛇虫更是吓人。

    按照张燕的说法,当年这山上的书更多的时候,那种水桶粗的大蛇都是有的。而现在不是没有了,而是因为人活动的地方多了,所以这些野兽便也隐藏起来了。

    不过苗疆里的蛇虫可不比外面世界的,这里有的都是野性极强的,普通人遇到的话,只有望风而逃的份了。

    虽然这个时候,我心里认为吴梦手里拿着钢叉,肯定是另外层意思,但是我也不会傻到去问。看着她们欢快的身影,便知道可能压在她们身上的影子,还有那无形的股压力,已经被今天的事情扫开了许多。

    张燕没有和我说太多,但是低声提过几句,那就是顺便帮下这家人,也算是自己住在这里的回报。其实我不知道的是,因为张燕不知道自己的存在,会不会给她们带来灾祸。因为那些人可以说是心狠手辣,如果真要出手的话,在这里还真有可能伤及无辜。

    吴家姐妹自然还不知道,包括她们那个常年躺在屋里的阿妈,根本不知道这个人带来的究竟是福气,还是以后有着无穷的灾难。

    吴家的菜地和大多数乡下人样,都在田地之间的空土间。虽然余下的姐妹年纪都不大,但是在这个小孩都可以干活的时代里,尤其是这种和外界几乎很少联络的苗寨里,吴家那个最小的阿妹吴花,都是可以独立干活的了。

    所以,在这种地方要吃时蔬的话,简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不过这个时候的人对于这些不太在意,大家想的就是每天有肉吃。当然也有些特例,就比如我这种怪物,对天天吃肉不太感冒。

    吴家阿爸彭蛟狩猎很厉害,所以家里总是有着许多多余的猎物。平时最好的办法,自然便是都腊制起来,不但家人多了许多的油水,就是有时也可以拿到市集里去,多多少少可以换些钱财。

    外面的世界粮票已经刚刚取消了,但是我看到这里的人些日常的物资还在用它。不知道这是因为这里比较闭塞,还是因为这里物资进来确实麻烦,政府不想做出太多的调整。所以这里人能够吃到外面的东西很少,就是些鱼肉之类的食物,也只是在逢年过节的时候,家里稍微好些的家庭,才敢去采买的。

    所以说要采摘时蔬,对于我来说还是挺高兴的。我们看到天边水沟有孩子在捞虾钓蟹,也看到有人在小河边戏水欢呼。他们显然也看到了我们,有人还和吴家姐妹打招呼,不过看到我的时候似乎有些疑惑。

    我们走到片菜土边的时候,居然看到密密麻麻的种的都是时蔬。看到那庞大的片,显然不是吴家家的。果然菜地里飘出各种各样的味道,还有人挑着粪桶在施肥浇水,也有人在采摘着青菜蔬果。

    就在我走到吴家的菜地便的时候,忽然吴美紧张的朝我走近,使得我微微愣。不过顺着她紧张的眼睛看过去,却发现有人正从小河边快速的朝这边跑,几乎在田埂上都没有停速。

    那是几个少年的身影,看着他们的样子显然是往这里来。看着他们急匆匆的样子,好像生怕跑了什么样。不过待我看清的时候,却也在心里有些微微发紧了。因为那几个人跑的近些的时候,我发现了那个领头的人,居然正是那天和我打架的田逖。

    我心里随着田逖的靠近,不由再次紧张的时候,吴梦也操着钢叉靠近了。不过看到田逖靠近菜地的时候,居然带着气喘吁吁的笑意!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