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八章 斗法成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如果有人可以看到这个人的话,定会惊骇的魂不附体!

    因为在这个人的身上,正爬满了各种各样古怪的东西!这些东西简直令人汗毛直竖,或者说浑身发毛。

    有硕大的五彩斑斓的大蜘蛛;有小小的如小指的筷长的小蛇;也有长长舌头吐出来,分成两边的蛤蟆。更有数不清的密密麻麻小的东西,灯光下看起来好像是蚂蝗、又好像是蚯蚓样,或者别的什么软乎乎令人发毛的东西!

    这些东西都在她的身上,似乎有些互不侵犯,却又好像是各据方。如果明眼人看到,这都是苗疆人经常用来养蛊的物事。因为这些在苗疆常见的五毒,乃是苗疆炼蛊最重要的圣物。基本常见的那些药蛊,就是用这些五毒所调配。

    当然,那些再高级点的心意蛊,就是靠这些圣物先后蚕食,最后留下的强者,就是基本蛊了。然后蛊师再对这些基本蛊调教,最后出来的就是厉害的心意蛊了。

    所以这个时候看到这种情形,怎么能不令人胆战心惊!

    当然那些软乎乎爬动的东西,却是在她浑身都爬满了。虽然不知道这是干什么,可是只能看到这个人的对眼睛,却也有些令人吃惊!如果不是这屋里别人,如果不是她刚刚出声,谁会知道她居然是个女的。

    尤其她好像坐在那里动不动的,但是这些东西丝毫都不会伤害她样。好像这些东西都是她的,都是她饲养长大的宠物样,或者说她属于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

    没有人知道她身上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古怪的东西,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这些东西没有对她造成威胁,或者是有丝毫的伤害到她。

    反而她好像很享受这种感觉,甚至当有些软乎乎的东西,在灯光的照耀下,从她鼻孔钻进去的时候,她还微微张开了自己的嘴巴。于是便有些东西更恶心,从她嘴巴里慢慢的钻进去了!

    如果有人可以看到这个情形的话,定会惊恐或者呕心的难受,但是旁站着的吴登涡,虽然眼神惊疑不定的,但是看到这个人纹丝不动的样子,她身子边微微抖动,边不时的微微吞咽着发涩的喉咙。

    这个人坐在把老旧的太师椅上,身子好像也并不高大。她脸上也爬满了各种各样的东西,不过唯露出来的那对眼睛,却似乎带着满意的神情!看着吴登涡的时候,居然好像露出了满意的神色。不知道是对吴登涡满意,还是对自己身上的东西满意。

    嗬!

    声好像来自缘故的嘶吼,忽然传入了耳里!

    好像在这迷雾之,有着只巨大的史前怪兽要出来。或者是那传说的地狱之门,似乎突然被人推开了,那黄泉路上的厉鬼要冲出来了样。

    随着这声低低的,似乎从浓雾深处传来,在地底遭受压抑之后,突然吐出来的声音。虽然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东西,或者代表着些什么。但是周围的切因为这声嘶吼,似乎在这刻顿时连时间都停止了下。

    就好比有人突然施展了道定身符样,这刻所有的切都停止了!

    包括思维和行动,在这秒忽然静止了。

    江头寨子里升起的迷雾,已经大部分的遮盖了整个寨子。虽然间依旧分开着,但是在外人看来,整个庞大的寨子陷入了迷雾。

    天上本来有些皎洁的月亮,如今似乎都被迷雾所阻挡。使得那迷雾在黑暗,在月亮隐约的照耀下,张牙舞爪的形成了巨大黑影。就好像这迷雾变成了个联通天地的妖怪,乃至它那似乎连接到寨子里的身体,显得十分的庞大。

    当然也有这两间房子,在迷雾满布朦朦胧胧的寨子里,似乎在指引着什么。这刻没有个寨子里的人出来,可能是因为太晚了的缘故,四周在这刻里,都好像安静了下来样。

    这声压抑之后吐出来的声音,虽然只是个短暂的词,却好像是句复杂的咒语,又好像是道巨大的符。

    如果有人从高往下看到的话,定可见那是从那小小的吊脚楼透出来,穿过了这漫寨的迷雾和黑暗,来到了这外面无尽的黑暗。

    其实外面是有月光的,但是此刻身在寨子里的人,却无法看到迷雾外的光线。当然因为这声嘶吼之后,随着那嘶吼所带来的,是道几乎可以在黑暗看到的光幕。这片光幕虽然不是亮光,却好像是迷雾股更加清晰黑暗。

    随着这股黑暗的发散,居然响彻撕裂了整个江头寨子,这片区域的迷雾。

    随着这声咒语和黑暗的光幕起发散,迅速便透过迷雾传到了空。然后好像迷雾迅速的翻滚了起来,有的地方就好像浓烟滚滚的样子。然后那黑暗甚至透亮的光线,却似乎在夜空清晰可见,令迷雾的虚影范围无限放大!

    就好像看到初升的太阳,终于从地平线跳出来,映红了整个天空的那种美丽样。虽然令人无法忘怀,却也不能直紧紧的盯着看。而这迷雾却已经是漫天盖地,却好像要纠缠这股黑暗般。

    因为这股逐渐散开了的迷雾,会令人眼前阵失明。这刻只感觉到那昏暗的迷雾,虽然只是浓淡结合,居然会令人睁不开眼睛。

    可是天上那巨大的黑夜,还有这黑夜里汇聚起来的怪物,却似乎正是这迷雾支撑起来的。让人能够感受到看到的,就是这股更加黑暗的黑。然后这股清晰可见的黑,似乎在迷雾穿透。从江头寨子的青石板路穿过,在各条小道上穿梭,带起了无数迷雾。

    随后这些漫天密布的迷雾,好像疯狂了样。当看到这四处流窜的黑暗到来,便升起了浓浓的迷雾,好像是显示要缠住这些黑暗样。不过这切显然是徒劳的,因为这些清晰的黑暗,在迷雾穿梭,就恍如柄往无前,可以穿透切的利枪!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