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八章 苗疆彭家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蛊师!

    般人认为是利用符咒等巫术炼蛊,然后利用蛊物对人实行吉凶祸福的人!

    但是,

    在苗疆的人才知道,不是所有的蛊师,都可以称为真正蛊师的。

    平时可以利用符咒这些来驾驭蛊物的,就会被人称为蛊师了!因为般的蛊师能够运用各种各样的药蛊,就已经很受人敬畏了!

    而那种能够动用符咒来驱动蛊物的蛊师,就定是真正高级的蛊师,也是人们真正认可的蛊师!而随着这些蛊师里面有人不断的突破,甚至出现些有大成就的,或者说是有大开创的些蛊师,又会被这些真正的蛊师们,推举为大蛊师!

    大蛊师!

    苗疆个至高的存在!

    也是像大巫师样,是苗疆神般的存在!

    蛊师,有很多人见过!

    大蛊师,见过的人就寥寥无几了!

    苗疆的历史上有许许多多的的蛊师,也有许多有名的大蛊师。但是自从前清灭亡天下大乱,苗疆便自动锁关了几十年,和外界少有接触。尤其到了近代以后,苗疆每代所出的大蛊师,少则两人,最多的时候也从未出现过四人!

    这么少的大蛊师,自然每位都是苗疆的至宝!

    当然,也因为这种大蛊师成功的几率太少,使得许多优秀的蛊师前仆后继。

    在近二三十年间,因为社会的不断变革,苗疆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些新兴的激进分子,逐渐接纳了政府的新政,出到外界来和汉人接触。些保守传统的苗人,却只想远远的逃离这外部的世界,所以想尽了切办法,试图回到以前的天地。虽然直事与愿违,但是还是有许多人义无反顾。

    因为苗疆地形的特殊,加上如今各项条件有限,外部世界对苗疆了解的不够,也远远不能深入到苗疆里面。所以外部世界对苗疆的认知,往往停留在外部接触的层面。就是估摸到的些东西,也仅限于政府层面对苗疆的接触!

    不过不管依旧坚守内部原始的苗人,还是已经逐渐奔向光明的外围苗人,这个时候都不能论其好坏。但是大家最初传承的明和思想,却无疑直在影响着自己的生活。

    当然不管任何人承不承认,而苗家的蛊术和巫术,就是贯穿整个生活和人生轨迹的全部。

    蛊师对于苗疆里的每个人来说,都是和巫师样,他们是属于个仰望不可及的族群。个寨子里如果有个会放蛊的蛊师,个会施放巫法驱鬼招魂的巫师,那么这个寨子定会成为周围最厉害的村寨。

    云麓寨子就是这么牛逼的个寨子,因为寨子里不但有着专门学习巫术的巫师,也有专门研究蛊术的蛊师,还有承袭祖宗拳法的拳师。这么齐全的传承,无疑在外围的苗寨说来,简直就是个极难的异数。

    因为很多小小的苗寨,往往三有其都不可得,可想而知云麓寨子的骄傲了。

    向祚是在新政府成立后不久,就出任了云麓的头人,亲眼见证了云麓的辉煌,和云麓在桐木溪附近的荣耀。

    个人口最初在附近并不是最多的寨子,在短短不到二十年间里,迅速的成为了桐木溪附近苗寨,不但人口最多,势力也算最强大的寨子。对于向祚来说是种莫大的荣耀,对于云麓寨子里的苗人来说,这是种巨大的自豪感存在!

    这种外部的荣耀,这么多年以来,无疑大大的膨胀了云麓寨子里的苗人。他们不但看不起周围别的寨子,就是对政府的敬畏心,他们都逐渐的消退。

    他们在逐渐的形成自己的管理模式,有着自己的处事方式,更有着自己决断切的习惯。所以这些年云麓寨子在桐木溪附近的口碑,逐渐的引起了许多人的反感。

    初始向祚还有些战战兢兢,到得后来发觉政府也管不到,自己只要不把事态闹到太大,政府般都会听之任之,于是向祚心里的习惯便也慢慢的养成了。

    直到废了吴登涡的时候,向祚心里虽然停顿了下,到得最后的时候,就是眼见吴登涡四肢尽碎,他也没有感觉到太过惊讶。

    因为出手的人是云麓的靠山,个偶尔机会得到的靠山,也可以说是意料之的靠山!

    因为对方原是统管桐木溪附近,苗疆最大的家族之的彭家!

    彭家!

    个曾经统管苗疆达百多年的家族,虽然不算统管整个苗疆,但是至少几百年彭家直是苗疆的共主。从北宋初年直到前清末年,彭家可以说是享尽了荣耀,在苗疆所建立的势力,可以说是遍布整个苗疆。

    但是后来随着政府的介入,大部分彭家子弟被迁出苗疆,如今遗留在苗疆的彭姓子弟,要么是当初彭家远支的子弟,要么就算是彭家的些遗留血脉了。

    虽然彭家退出,使得更多大家族再次涌出,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彭家在苗疆始终还是占留着定的席位。而桐木溪溆水附近的广大区域,自古以来就算彭家子弟分封的势力。

    因为政府的介入,彭家表面上没有公开掠夺,但是私底下还是明目张胆的继续掌握。不但往各个村寨里安插耳目,更是在许多寨子里培养亲信,使得彭家在桐木溪的实际权力范围,并没有多大的损耗。

    因为向武的受挫,加上向东、向西的出事,向祚不得不向彭家求援。毕竟这种事情闹大的话,彭家最后不可能不知道。偏偏彭家派来的人脾气不好,却又有着几分手段。所以看到吴登涡上门的时候,他没有先对付盛静,反而先朝吴登涡下手。

    如今向祚想来就是阵后怕,当真是报应么!

    自己这边废了吴登涡,没有想到人家早就是有所防备。开始大家还以为是吴登涡放蛊。不过随着彭家那位高手出事,接着整个寨子里的人基本上都出事,向祚便明白了过来,自己不是得罪了吴登涡,也不是得罪了江头寨子,自己是得罪了名厉害的蛊师!

    这个时候向祚的肠子都悔青了!

    但是又能如何?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