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九章 没有后悔药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如果能够巴掌拍碎那张脸,向祚很想伸手!

    但是他刚要伸手的时候,似乎便隐隐感觉到了那阵要命的感觉,这是蛊物要作怪了,向祚顿时脸色苍白了起来。

    这种要命的折磨,向祚已经承受了不下于十次以上。如果说他是个心志坚定的人,那么他内心的坚强都早已经被打碎了。

    那阵不是人可以承受的感觉,又怎么能够如此频繁的折磨人?

    满院子的族民,就是因为无法承受这种折磨,大家聚集到了这里来,希望可以寻求个解决的方法。但是看到彭家那个高手只有出的气的样子,心里都已经透凉了!

    向祚不知道自己派出去的人,能不能顺利的找到彭家的人。因为看这里的情形,几乎每个人都是了蛊的,如果他们样也蛊,到了路上发作的话只会更危险。

    因为这路苗疆山高水长,如果不小心在哪里晕倒了,被野兽吃了是很正常的事情。

    想到这里的时候,眼神已经有些模糊的向祚,忽然便有些绝望了。

    “你们,还想干什么?”

    这几乎是向祚自己听到的,自己发出来的微弱的声音。

    “我们想干什么?我是来问你们想干什么的!”吴三婆的声音拔高了,似乎在整个广场回荡。她好像感觉到了,自此以后无人不识她吴三婆样。她仿佛威武的踩在向祚的头上,向整个桐木溪的人呼喊:“你们伤了我们头人,我们来找个公道的!”

    “公道?现在还用找公道吗?”不知道是向祚迷糊了,还是身上传来的痛楚折磨的他脸都在抽搐了,看着广场下面这些人,他居然感觉到自己的眼眶居然都湿润了。

    因为广场有人在打滚,有人在抽搐,有人在呻吟,也有人不住的往自己身上抓挠,似乎想把身体里的什么东西抓出来样。那种诡异和恐怖的感觉,已经令人有些不寒而栗!

    江头的这些人居然没有出声,虽然本来做好死战准备的,却发现已经没有了个对手。曾经的对手都像死狗样,虽然依旧有着獠牙和利爪,却已经没有半分的威力。这种巨大的心里落差,和几乎令人无法置信的现状,让他们还无法回神过来。

    尤其再看到这些人的模样,想到这种蛊的可怕,大家今日终于算是亲眼所见了。大家起看向张燕、吴仙和小河三个人,眼神里多了许多无言的畏惧。

    吴三婆却似乎有些得意洋洋,这种狐假虎威的事情,凭借她几十年的人生经验,哪里能够看不出来。此时别说几十个勇士跟着,只要有个勇士拎着柴刀,可以直接从寨头砍到寨尾都没有问题,所以她怕什么?

    “你们往日嚣张惯了,居然把我们头人的四肢活生生给废了,这世界还有天理吗?”即使心里再得意,吴三婆还是有着几分清醒的,扯着大义的旗帜,便高呼着:“江头的勇士们,给头人报仇的机会来了,找到云麓寨子话事的人,替咱们头人报仇!”

    还别说,吴三婆这吆喝,江头寨子这边的人,本来看到这些人都没有反抗力,倒也没有想过再出手。但是被吴三婆燃起了仇恨和怒火,便又吴登涡脉的子弟率先出来,拎着钢叉便在广场里搜寻起来。因为有人行动,自然便有人附和。

    时间便看到有人冲进吊脚楼里去,张燕站在那里没有阻止。她见过这种事情太多,因为苗疆里面的世界,远比这里更残酷。相较于这种手段,简直就不值提。

    现在基本上可以肯定,这件事和彭家有关系。虽然不知道彭家敢不敢肯定是自己在这里,但是彭家这种行事方法,迟早也只是个自取灭亡之道。

    我看到这情形,心里也突突的乱跳个不停。看着地上这些人发作的时候,看着好像癫痫样;那些没有发作的,却傻傻的坐在那里不动;有的发疯样的嘶吼着;有的疯子样低低哭泣着;有的失魂落魄样双眼无神。

    对于这种群体性的事件,我哪里经历过这种场面,自然看得目瞪口呆。

    在我心里很难想象,也完全无法接受,这会是个人的手段。不过耳朵里还留着张燕的声音,她悄然的告诉我说,云麓寨子里的人,全部被她的蛊物控制了,这里现在没有丝毫的危险,听的我自然更是目瞪口呆。

    纵使我想过千百种手段,但是张燕的这种手段,也完全不在我的思维里面。心里虽然也惊讶于吴登涡的手脚,突然被人这样就废了,想到这里的人也是够残忍的,我倒是少了几分怜惜。

    但是这个时候看到江头这些人冲进吊脚楼,随后楼里便发出来低低的惊叫,和阵不安痛苦的声音。但是因为我心里发颤没有跟进去看,所以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可是里面不断传来折腾的声音,听来还是让人心里砰砰乱跳。

    可能是看到有人行动,最终江头这边的人没有停下,虽然龙崎呵斥住其几人护卫张燕,大部分都四处行动了起来。最轻的都可以看到,有人狠狠的朝认识的人脸上踹去,因为对方是没有反抗力的,所以就像条狗样被踹倒在地。

    如果不是因为勇士的自尊,只怕这些人还要遭受更大的侮辱。不过即使是这样,也足以令这些广场里的云麓人终身难忘了。但是大家也许根本就没有想到,这还不是最难忘的事情!

    随着阵野兽般嘶吼的声音传来,随即只见两个江头的汉子,居然人持着柄钢叉,直接穿透了个人的双臂,把他直接举着顶了出来。

    这个人痛的在钢叉上直抽搐,偏偏他又无力挣脱,就像只被人穿了前肢的青蛙样。路走来鲜血直滴,但是旁人没有人出来说话。因为这两个汉子个是吴登涡的弟弟,个是吴登涡系的侄儿。

    而钢叉上的这个人大家都认识,正是云麓寨子民兵营长向武!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