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四章 我是彭家的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本来大家还不是所有人都看到,向武被人箭射穿了喉间窝。

    这把声音传来的时候,引得江头寨子的人警觉,四处张望寻找来声,才发现被吴登涡族人插着的向武,居然被人箭射穿了。那往后淌血的小毛竹,就像接通了山泉的管道。

    看着哗哗往外冒血的小毛竹,却好像是长在向武喉间窝的孔雀翎。在这四周吊脚楼遮掩下的阳光余晖,让这翠绿的小毛竹看来更加令人惊叹。

    虽然有人幸灾乐祸,但是也有人触目惊心,虽然向武人还没有断气,可是看着这样子能坚持几分钟?毕竟这可是真正的杀人,顿时这偌大的广场气温骤降了下来。

    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两个叉着向武的人,个是吴登涡的弟弟,个是她的侄子。不说能不能保存吴登涡时的辉煌,光是为了替吴登涡报仇,这个时候两个人都要充当先头兵。不过他们可不像老辈的苗人,都经历过大的生死阵仗。就是有着村寨之间的拼斗,这种直接的杀戮还是极少的。

    此时看到向武就像头已经饿晕,被人射杀了的老野猪样,忍不住都把他身子放下。

    嚯的声,两个人本能的拔出钢叉之后,向武在地上这次可是真的不住抽搐了起来!虽然他也听到了这把声音,甚至这声音似乎让他看到了丝曙光,可是这声音在他耳里听来,却正在离自己越来越遥远!

    江头的人顿时紧张起来,虽然还没有看到人,可是对方已经知道了这里的事情,说明对方定在某个高出看到了。

    抬头四周是吊脚楼和屋顶,哪里藏有什么人影。本来以为云麓寨子应该没有了旁人才对,没有想到居然还有人在旁边?

    大家惊疑未定,不过没有看到发声的人过来,倒是齐刷刷的都看向了这边的张燕。虽然不定都是看着张燕,至少张燕、吴仙、吴三婆和龙崎,还有另外的长老,可是都在边站在起。因为主心骨在这里,最终有事大家还是要相互依仗的。

    不过张燕依旧好像没事,和自己完全无关样,不过那对画过妆的眼睛,却是缓缓的睁开了。不过她的目光却缓缓的看着吊脚楼,好像那里面有什么吸引着自己,至于这把吸引人的声音,对于她来说好像不值提。

    就在这个时候,却只见两个人飞快的从寨子里的石板路那边,飞快的犹如蜻蜓点水般过来,也不怕惊世骇俗的,几户是脚不沾地的飞掠!只见他们身影晃动之间,人已经落在了这偌大的广场里。

    如果不是他们实在和蝴蝶扯不上边,不然真会令人感觉到,他们就像是在丛林里飞过的两只蝴蝶。那轻盈的感觉,恍似让人感觉在做梦样。

    当然如果不是在苗疆这里,肯定会有人看到惊叫。因为这两个人的速度实在太快,就像两只披着黑羽灰毛的飞鸟般。身形顿落之间,往往就是十来米的距离掠开!

    正常人哪里会有这种手段?如果不是光天化日之下,定会让人以为他们是鬼魅!

    这是两个身形不高的男子,看去不过四十来岁的年纪,有些方圆的脸庞却有着几分相似。

    他们的目光先是在广场扫了圈,目光虽然最后也落在了向祚和向武身上,不过其个有着对大眼泡的男子,却振声朝着这四周大喊道:“你个死老十五,出这么大的事情,你缩到哪里藏着去了?”

    四周悄然无声,没有人回应他,声音在云麓寨子里回荡!

    别人没有反应,那依旧被叉着的向祚,似乎忽然却被震醒了样!艰难的抬头看到两个人,眼神里痛苦闪现丝狰狞的欣喜,脸上的肌肉却阵扭曲的抽搐。

    本来被钢叉插着他都没有感觉到痛,这个男子这么莫名其妙的叫喊,他忽然似乎感觉到了浑身的感受,在阵撕心裂肺般的痛里,他沙哑的出声道:“你不要喊了,他是听不到的了,,,,,,!”

    “什么意思?”这个喊话的男子似乎目空切,本来就没有把这些人看在眼里。好奇的是自己家族有人在这边,却怎么没有见到人,他自然在心里好奇的很。

    不管是倒地坐卧的云麓寨子的人,还是这余势未尽的江头寨子里的人,在他们眼里都不值提!

    尤其那个没有说话的男子,年龄比这个肿眼泡还颇大些,对鹰目扫过射箭的小六吴香身上时,小六都吓得不由靠近了阿爸彭蛟些。

    “彭师傅废了!彭师傅已经被他们下蛊废了!”不知道向祚是真不知道,还是他故意搅浑这锅汤。呲牙裂嘴的向祚不知道是垂死挣扎,还是要回光返照了,居然双目怔怔的喃喃自语!

    “你个废物胡说道什么!”大家眼睛花,只听砰的声响,却是两个插着向祚双臂的人,被这个人飞快的踢倒在地上。而向祚已经被这个肿眼泡的男子拎着领口,就像个布娃娃样举在面前。

    向祚手臂上的钢叉随之脱落,已经没有什么血迹再往外涌,显然是失血过多所致!不过双臂血肉模糊的样子,看起来多了几分悲情。

    他似乎在这刻有些解脱,可是因为身体蛊物的折磨,这刻却逐渐消失,于是身体上的这种创伤,却使得他痛苦的呻吟了起来,脸色也瞬间苍白了。

    “究竟怎么回事?”这次这个男子没有再问向祚,因为他明白自己手里这个男人,只是个普通人。虽然在年轻时机缘巧合,得到过自己家族的恩惠,也学到过些微不足道的东西,但是这些年给家族做了不少事情。可是相较于自己家族的弟子来说,简直就不可同日而语!

    江头寨子这边自然没有人回答他,因为没有人知道他们是谁!云麓寨子的人可以害怕他们,可以忌惮他们,江头寨子里的人却没有必要附和他!

    就是忌惮他这鬼魅般的身形,和这骇人的手段,那也是有着先决基础的。毕竟他们能够来到这里,显然是敌人是云麓寨子熟悉的人。所以他问话的时候,自然没有人回答他。

    “我是彭家的人,谁告诉我这是怎么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