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章 狂人龙七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们几乎是有些忐忑的,因为我们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

    而且我几乎是听不到别的声音,耳朵里都是广场的喧闹声!那种胜利者的狂欢,几乎遮盖了整个云麓寨子。即使我们是待在吊脚楼里,外面那喧闹的声音也清晰可闻。

    张燕的脸色却是真正的凝重,她不但感应到了什么,而且似乎也听到了什么。所以当她没有吱声的时候,在我看来却是有着些担心的。

    因为这段时间的接触,我逐渐对她有着了些了解。这不但有我们没有隔阂的交流,自然也有着我对这切自己的感悟。虽然还不算是成年人,可是这种对事物的看法,和心里的思想却在逐渐的学习继而见闻,慢慢变得成熟了起来。

    这个时候即使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想到龙师傅刚刚出去的速度,和那急迫的神情,都无疑在告诉我外面有大事要发生。

    记得当初他和骆伯伯对付那个彭师傅的时候,他都很少有着过度的紧张。但是这次他的表现,却让我感觉到有些紧张。不知道究竟是在苗疆的缘故,还是我自己太过紧张的原因,心里却是这样的认为了。

    当我看到张燕的神色,以及刚刚龙师傅出去的速度,还是令我心里有些胆战心惊。所以张燕没有说话的时候,无疑再次加剧了这种气氛的紧张。虽然知道吴家姐妹不可能在外面偷听,但是我还是没有出声,生怕自己的行为影响到张燕。

    刚刚龙师傅虽然和张燕用的是苗语,但是龙师傅显然忽略了我的学习能力。到现在我虽然还不能说什么苗话,但是稍微慢点的词句,我却逐渐能够根据场景和表情,大概的猜到些。

    何况在吴家天天听她们说,加上事后张燕也会和我聊些内容,所以刚刚龙师傅的话,其实我却已经听明白了六七成。所以这个时候看到沉思的张燕,我竟然也没有发出丝毫的声音。

    好像这个时候的张燕,和自己是有着些距离的。往时的那些理解和共患难,此时都变得有些扑朔迷离了起来。甚至我都逃离着张燕的眼睛,不时的看向窗外,似乎在那打开的木窗外,龙师傅随时会进来样。

    以前刚刚听到那个彭师傅说,会隔山打牛拳,甚至天天听久园吹嘘,我都有些不以为然。如今因为经历多了起来,看到的怪异的事情更多,当然和张燕都经历过几次的生死,现在在心里想来,却是只怕当初那个彭师傅,其实还是有所保留的更多。

    虽然不知道自己猜测的对不对,但是细细想来,确实当初应该是这样的。

    这个世上有着许多的事情,不是自己可以想明白的。当然也有许多的事情,不是现在的自己可以揣摩的。不过想到这路的惊险,却感觉到自己其实是幸运的。

    当然还有那个有些严厉,有些慈祥的骆伯伯,虽然和我所说的东西还不多,如今想来却应该都是了不起的。不过我可能还没有意识到这些东西的重要,依旧还沉醉在自己的世界里。

    如今想来我的心里是有着矛盾的,因为我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继续学下去。因为我隐隐的明白,就是因为接触了骆伯伯,所以才有了这些经历!甚至我从爷爷和龙师傅的嘴里听到,骆伯伯身所学应该远远不止于此!

    如果我真的跟随骆伯伯继续学下去,是不是就要和这龙师傅样?是不是也会和张燕样,经常遭受别人的陷害?是不是是会和骆伯伯样,只能如同个普通人样,潜伏在那里默默无闻?

    可是,真的学了这些东西,还有可能默默无闻吗?可能在别人看来是默默无闻的,但是其实自己暗地里却要经受着,许多惊心动魄的事情!如今想来骆伯伯的经历,当和这些样,看似和普通人没有区别,其实暗地里天天经历着生死!

    想到这里的时候,我时间便迷茫了。甚至因为想的有些多,到了最后的时候,居然便有些痴了样!

    张燕似乎看到了我的紧张,随后便低声说道:“小河,你在这里待着,暂时不要乱动,我出去看看七哥!”说着便把个小布袋塞在了我的手里:“等有危险的时候再用,没有危险别打开!”

    似乎应证了有大事,看到张燕的举动我顿时便呆了。要知道张燕的手段我是知道的,她都这么紧张,只能说明真的是要发生大事情了。

    看到张燕从正门奔出去,我时站在这间房里没动,甚至那个布袋都不敢抓紧了。

    张燕给我的东西,无非就是她拿手的本事放蛊了。我虽然没有真正见过这东西,但是这段时间以来见过不少例子。想到这里是些蛊物,不由便令我心里发毛!

    何况外面云麓寨子那些人,蛊之后的样子,还摆在那里做例子,所以拿着这个布袋,我心里却不由有些感觉到很重!

    张燕出来吊脚楼之后,便快速的朝个方向奔去。那里是她布局蛊物薄弱的地方,也是故意打开的缺口。因为如果满圈都套紧的话,就是狗急也会跳墙,何况是些身手高明的人!

    龙峰治显然也是看出了这点,所以在这个方向和人动手。离着段距离,张燕便听到阵低沉的惊呼声。那是有人在交手时,所发出来的惊呼和怒斥。

    找了个颇高的位置,张燕终于借着月色看清了。在云麓寨子外的片梯土边,居然有四五个人围着龙峰治。还有两个人倒在那梯土里,已经是不知生死的情形。

    “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和我们彭家做对?”在夜色,个留着花白短须的男子,正在怒斥龙峰治。

    “和彭家做对?彭家很有名吗?”龙峰治却似乎没有什么变化,静静的站在那里看着这些人,然后好整以暇的样子:“个小小的彭家而已,就会如此张狂难怪出来的子孙个不如个!”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