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章 大祸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云麓寨子的广场上依旧热闹,大家在欢歌热舞。

    因为这次行动被视为大捷,不但占据了整个云麓寨子,而且俘虏了向祚为代表的头人和长老!

    本来按照如今外面的规矩,这种村寨是本能这样行动的。因为苗人有苗人的规矩,外面政府有政府的法律。

    但是云麓寨子首先出格,把江头的头人吴登涡给废了。如今想来不知道是云麓寨子幕后的人,真的晕了头脑,还是云麓寨子想挑起事端,反正这次云麓算是彻底的败了。

    最牛的民兵营长栽了,而且是被人直接的射杀。

    这在外面的世界可是大事,但是在极难驯服的苗寨,外面的人也很难进来管辖。不过如果向武是咎由自取,甚至是引起事端的主要原因,可能不但不会追责射杀他的人,向武还会受到唾弃。

    现在应该就是这种情况,因为向武引起的事端发酵,整个云麓寨子已经陷入了瘫痪。别说有人出来说句话,只怕单单看到这切的结局,就会令人有多远跑多远了。

    向祚还跪在那根大木柱下,作为云麓寨子的头人,作为伤害吴登涡的人,不管他有没有真的参与进去,这个锅都得由他来背。这是苗人的规矩,也是千百年来,大家都默认的规则。

    不是没有可怜向祚,毕竟遭受了蛊物的折磨,甚至已经完全丧失了反抗力,但是江头寨子的人不会这么认为。因为可以把吴登涡的四肢都捏碎,在这个相对于比较太平的时代,应该说是比较罕见的了。

    江头寨子因为这种胜利,连夜接到信息之后,又有不少人赶了过来。加上原有的近百人的勇士,以及强行征收的云麓寨子的女人,倒也使得广场上人头涌涌。

    虽然是盛夏的天气,但是对于苗人来说,只要有着堆篝火,大家就可以尽情的玩了。所以在广场间堆砌的大堆篝火,可以说把广场照的通亮。看着大家载歌载舞,似乎欢乐进入了**。

    当然,因为江头寨子的苗人胜利,自然把云麓这边的鸡鸭甚至猪羊都拉出来宰了。如今篝火边还烤着几只大肥猪,大家尽情的吃喝欢笑。这种压抑在心头的感觉,似乎终于在今天得到了释放。

    江头主事的这几个长老都没有约束,甚至就连向口碑极好的龙崎,都摸着自己的胡须感觉到兴奋。毕竟几百年来两个寨子的明争暗斗,虽然没有上升到大规模的冲突,但是直都被云麓寨子隐隐压过头。

    如今终于是胜利了,何况是在自己几个长老的带领下。试想就是到了以后的年月,那些后辈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那也是会提起这几个长老的。所以几乎每个人都是兴奋,大家都很难不开心。

    头人被废的阴霾,似乎在这刻终于被扫去。

    新的头人被推了出来,对于某些人来说是个障碍,但是对于江头寨子整个大局来说,却俨然是件大利好的事情。何况眼前的胜利怎么来的,大家心里都很有数。所以当留寨的两个长老,又有位来到这里之后,大家做了次表决。

    这个表决自然是决定新头人的合法性!

    五个长老四票赞成,就是六个长老到齐的话,这个比例也足以合法了。加上大家心知肚明的原因,所以被推举出来的新头人吴仙,顺理成章的成为了江头寨子的头人。

    此时以吴三婆为主的长老,正在热心的和吴仙交流,也可以说是协助吴仙熟悉当前的事情。这种大胜利需要个话事人,长老是不可能替代的。而且对于吴仙成为头人的话,吴三婆的兴奋可以说是最兴奋。

    这点龙崎和几个长老都理解,毕竟吴双花终归还是出自于吴三婆这支!当初吴登涡作为头人的时候,她这支吴家的人,也是有人直做长老的。对于这种平衡,寨子里的人都是可以理解的。

    如今大家都围着吴仙,即使她好像有些心不在焉,但是在再次被请出来之后,几个长老还是有些东西需要和吴仙交流,做些耳提面命的。

    广场的火焰通亮,甚至掩盖了天上月亮的光辉。所以当天上升起个淡淡薄雾,甚至掩盖了月色的时候,这里欢舞的人们却没有发现。

    我坐在吊脚楼里有些坐立不安,虽然那三个女子没有过来,但是我知道彭蛟是在这屋里的。虽然他好像座木雕样,闭目坐在那没有生火的火塘边,但是我感觉到他的呼吸也好像有些不均匀。

    那个杀了向武的小六,不知道心里想什么。拿着把半尺长的短刀,直在消磨根竹箭。她就坐在旁门槛边,也没有去直形影不离的阿爸身边。眼睛直盯着手里的竹箭,好像这根竹箭和她有仇样。

    那三个女子没有出去,也没有靠近彭蛟,却直畏畏缩缩的在屋里角落。虽然不知道她们心里想什么,可是眼神里的恐惧,还有脸上的哀容,无不显示了她们显然是知道了状况。对于这种结局和未来的结局,她们显然有些无助和绝望。

    向呼风唤雨的阿爸,如今像条死狗样,被人绑在广场上示众。据说出逃的阿妈和寨子里很多人,正在被江头寨子里的人追捕。这种黑夜里虽然有着月色,但是深山里的野兽不少,她们的命运显然更让人担忧。

    至于自己几个姐妹的结局,最多就和寨子里的那些女人样,被江头的这些人抓回去生孩子。作为苗人的习俗,这种强势的占有并不绝望,绝望的是最后没有生存的余地。

    我搞不懂她们的想法,也不知道彭蛟为什么不出去热闹,但是对于刚刚被请出去的吴仙,我忽然心里有着强烈的不安。

    这是种本能,种来自于血乌桃木木牌带来的本能!

    阵巨大的危机临近,我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是这是种罕见的恐怖,居然让我的手心都冒汗了。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想到没有回来的张燕和龙师傅,我心里首次无助的恐惧起来。

    看到小六还在消磨竹箭,彭蛟还在莫测高深,那三个女孩子还在惊恐,我忽然忍不住站了起来。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