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章 寻味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啊!”质朴男子似乎都有些喃喃自语,看到那叠烟盒纸有些茫然了起来。

    好像连阴鸷男子的话都没有听到,这刻他茫然的神态许多人都没有看到,但是阴鸷男子却好像直紧紧盯着他。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往往自己在乎的别人不定在意,而自己在意的别人却不定在乎!

    “你说说现在怎么办?”声音虽然依旧冷静,但是阴鸷男子这刻缓缓的转头,对着白面男子的时候,声音还是有些大了些。这是他在发生事情之后,首次主动的说话,甚至是带着冷冰冰的寒意。

    “这,这可能是误会了同志,你大人大量,这事就不必计较了罢!”白面男子尴尬的陪着笑,看着阴鸷男子的时候都有些不好意思。

    虽然这事和他也没有什么关系,但是在他看来自己出面干预,最终却和这个男子没有关系。这种乌龙的事情却着实令人尴尬的!

    何况这事要说起来确实也算是有着偏见,至于那个质朴的男子还口口声声说自己看到,这事简直就是有些莫名其妙的感觉。此时在旁边的人看来,无非就是这种感觉。就是开始有着质疑阴鸷男子的,确实都有些为他抱不平了。

    因为捉赃捉赃,这是自古就有的老话。但是今天这事不说是不是怪异,光是看到这幅情形,便有些人打了退堂鼓。毕竟指证人家偷钱,最后却没有找到丝毫的证据,这事看来要不好收场了。

    即使他的样子看起来不像好人,但是这个世界又怎么能够光是看着别人的外貌,就断定人家的品性。

    “误会?你们刚刚会理解我吗?”阴鸷男子的声音不但大了,而且冷冷的看着车厢里的人,好像是为了证明自己的有理。他虽然没有丝毫的张扬,但是这切比任何张扬都有用。

    因为他看向每个人的时候,每个人几乎都垂下头去。大家确实在刚才的时候,几乎每个人心里都认为了,认为他就是那个偷钱的人。虽然此刻已经证明了和他无关,但是想到还有人出来指证他,大家自然理解他心里的愤怒了。

    “是不是有些不理解?”看似无意般的询问,但是龙峰治的声音响起,却也把满头雾水的我从震惊里拉回来。

    说句心里话,我刚刚看到这个阴鸷男子出手,然后我直认为他是把钱塞进了裤袋里。可是这个时候的反应和结果,也确实令我膛目结舌。

    听到龙峰治这么问我,我不由不解的看向龙峰治,心里却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再继续看看,等机会到了,看到这种结果的时候,你自然就会明白这个过程了!”龙峰治却好像极有耐心,虽然静静的看着那边,声音却依旧不咸不淡的传到我耳朵里。

    听到龙峰治这么说,我虽然没有明白过来,但是也知道这事肯定是有猫腻的了。所以当我再次往那门边看过去的时候,忽然眼睛便有些紧缩了起来。

    原来直没有太张扬的阴鸷男子,这会儿居然抓住了质朴男子的领口,而且挥挥手示意不然旁人靠近。

    这个时候连在干嚎的丢钱男子都吓住了,大家显然不知道阴鸷男子想干什么。但是那个白脸的微胖男子,却直陪着笑在旁边低声劝着。

    “啪,啪!”

    两声清脆的耳光!

    鲜血顺着质朴男子的嘴角往下溢,他虽然伸手想去挡这个阴鸷男子,可是似乎想到了什么,还是任这阴鸷男子狠狠的抽下着泄愤的耳光。

    嗡嗡作响的耳光,打得这个质朴男子眼冒金光。似乎感觉到自己的脸肿了起来,呼吸都有些急促了起来。可是还没有缓过神来,就被阴鸷男子把拉到了面前:“多管闲事,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懂吗?”

    **裸的威胁和恐吓,随即把被阴鸷男子推坐在座位上。感觉到鼻腔热,两股鲜血也流了出来。质朴男子甚至都没有来得及去擦血,却感觉到自己脑袋发沉,脑海里还尽是那句话多管闲事!

    阴鸷男子却没有理会白脸男子,直接哼了声闪身便下车了。不过在临下车的时候,忽然便站在了门边,朝车后看了眼。大家都慑于他身上的煞气,也没有仔细的看他的神态。

    倒是那个丢钱的男子,看到这个帮自己的质朴男子满脸是血,时也没有反应过来。但是心里的震惊也是有些难以自抑。尤其想到自己丢了那么多钱,这个时候却又没有了下,不由无助的看向旁脸尴尬的白脸男子。

    “我的钱,我的钱全丢了!”他似乎有些魔怔了般,眼圈通红的无助低嘶,这看看那瞅瞅的,时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

    “哦,自导是他,是查,,,,,,!”不知道是晕头转向了,还是有些被阴鸷男子抽狠了,这个质朴男子说出来句话,就好像是牙齿漏风了样。他甚至都没有去摸鼻嘴的血迹,还在喃喃自语般的低声说着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司机时间还没有关门。大家虽然没有议论纷纷,但是看到这幅情形,也不知道是谁便朝着了那挂白脸的男子说道:“这个领导同志啊,这事得要管管吧?”

    “管!怎么管?”这个白脸男子朝四周看了眼,最后便又看向这个质朴男子和丢钱的男子:“个说丢了钱,个出来作证,人家身上什么都没有,现在大家说怎么办?”

    “我兄弟是真的丢钱了呀?”这是丢钱男子伙,有人终于大着胆子说话了。随即又看向司机的时候,似乎终于找到主心骨样:“师傅,咱们可是乡里乡亲的,我兄弟丢了这么多钱,这在半路上怎么办,要不要查?”

    原来这师傅和这几个人,还真是个地方的人,就是听着说话口音都是模样的。

    “现在能够怎么办?车还要赶到县里去的,有事你们在车上想办法罢,何况这里不是还有个领导在吗?”司机显然是个经常跑线的,自然不会把事情往自己身上揽的。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