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七章 讨利息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那个质朴男子似乎有着自信,在院子里没有多做停留,而是迅速便窜到了那排房子边去。

    龙峰治站在墙角看过去,他正趴在间房子的窗户边倾听。而那间房子正是龙峰治开始来的时候,那些人在起开会的屋子左手隔壁。

    虽然不知道这个质朴男子想干什么,但是他既然来到了这里,自然无非就是找这伙人。他在车上表现平凡,没有想到却真有着极好的身手。这个时候来到这里,显然是有着他自己的想法。

    龙峰治理解这种人的状态,甚至是他们的心理。因为按照苗疆里依旧盛行的弱肉强食,就是阴鸷男子的行为,足够令质朴男子事后找他的麻烦。不过这个质朴男子能够忍辱,说明他平时的心境已经达到了定的高度。

    毕竟作为个有着手段的人,本身就定有着自己的自傲。而依照龙峰治的衡量,这个质朴男子在自己面前可能不值提,但是在世人面前,他应该已经算是练习外家横练登峰道极了。

    对于被阴鸷男子掌掴,质朴男子的**不会受到多大的伤害,但是那份羞辱才是最主要的。当然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如此低调,至少可以让龙峰治感觉到,这个质朴男子的心思,绝对不会和他忍辱那般简单。

    不知道是他的想法简单,还是他故意为之,龙峰治自然都是无从得知。不过看到他甘愿受辱,事后却又再次寻来,龙峰治便知道此事可能很难善了。

    这世上有着手段的人,哪个会是善于之辈?

    龙峰治虽然离开这个世界很长时间,但是他永远相信这个另类的世界里,没有所谓的无所谓。就像眼前的这个质朴男子,不可能是来找阴鸷男子道歉的。

    虽然龙峰治不知道他是用什么手段,轻松的直接就找到了这里,至少可以说明点,他早就对这切做出了准备。开始在车上的时候,龙峰治便感觉到了他有些手段,却没有想到这种跟踪之术,就是自己都闻所未闻,龙峰治不由谨慎了起来。

    昏暗的夜色似乎稍微明亮了点,使得这宽大的院子都清晰了许多。院子里没有用水泥铺地,但是却用块块的红砖,铺就了平整的地面。

    龙峰治静静的站在这边的墙角,那阴暗的位置恰好很好的隐藏了自己的身影。龙峰治也没有必要过去那边,因为即使有着距离,这种距离也足够他清清楚楚的看清,这里所发生的切。

    果然,那个质朴男子在窗边倾听了阵之后,忽然便站直了身子,然后居然伸手便朝着窗户玻璃敲了起来。这种声音在黑暗里很清晰,虽然月色似乎亮了很多,但是这种声音让人听来有些渗人。

    不过似乎没有什么顾忌,因为从那巷道来到这里,围墙长长的足有近百米是没有房子的。如果按照巷尾那最近的房子来算,起码是超过两百米无人的。何况这么夜深人静的时候,哪里来的人会跑到这边来。

    所以质朴男子敲窗的声音,就和白天样没有顾忌。不过他侧身站在那里,浑身似乎都有些戒备。龙峰治只要看,便知道这个人应该是个很谨慎的人。

    “谁!”

    屋里骤然便响起个警觉的声音,虽然带着弄弄的忌惮,但是急促的声音还是显露了他的紧张。听着声音的感觉,正是车上那个阴鸷男子。

    没有想到质朴男子丝毫没有出声的意思,看到屋里没有了动静,便又伸手敲窗。他迅速的动作显然令人防不胜防,不过谨慎的程度却也令人有些惊讶。

    “滚蛋,什么人?”不知道是屋里人的不耐烦,还是因为外面没有出声,终于令屋里的人谨慎。但是那种警惕的声音,无疑暴露了屋里人的心虚。

    这次质朴男子没有马上敲窗,而是似乎听到了别的声音。不过他的神色在月色下似乎有些冷笑,轻轻的朝旁边的房子瞟了眼,丝毫没有动的意思。而且当屋里没有声音,他也没有伸手的意思。

    就这样几乎过了有那么两分钟,才看到他再次缓缓的举起手。不过他都没有敲下去,而是作势在窗前,那种自信冷静的神态,令这边的龙峰治似有所悟。因为这种骚扰和心理战,无疑会令心里有事的人崩溃。

    不过屋里的人显然也不是弱者,外面没有动静里面也没有反应。不知道他是在寻找对策,还是在考验谁更有耐心。不过显然这两个人都有准备,就在某方准备行动的时候,质朴男子终于朝窗户玻璃再次敲去。

    就在这手指头要敲到玻璃上的时候,房门忽然下便拉开了。似乎带起了阵秋风,连外面的质朴男子都退了步,身子侧在了墙边的位置。警惕的看着房门的位置,却没有人出来,屋里也没有亮灯。

    “果然是你!”屋里那个阴鸷男子的声音有些阴恻恻的,显然已经看到了外面月光下的质朴男子:“没有想到你还真有些手段,居然可以找到这里来,不知道你究竟想干什么?”

    看到阴鸷男子拿着把尺余长的尖刀,慢慢的顺着门边走出来。那份谨慎和小心,却真的令人感觉到,他是真的对外面这个质朴男子担忧了。毕竟个普通人不说找到这里,就是想到自己会出现在这里都不可能的。

    “我想干什么?”虽然只是轻轻的冷笑,但是质朴男子看到要找的人出现,反而似乎放松了些:“你说我想干什么?你们做的事情,被人知道了是足够坐牢的!我来找你你说干什么?”

    阴鸷男子手里的尖刀,映照着他的脸似乎更加阴沉,甚至眼皮不住跳动的感觉,都有些览无遗。紧紧的盯着这个被自己掌掴的男子,他知道自己老大猜了,这个人完全就不是个易于之辈。

    “蛇有蛇路,鼠有鼠窝!兄弟,都是在道上混饭的,白天虽然多有得罪,但是既然大家把话挑明了,兄弟便在这里陪个不是如何?”没有想到这个看似阴鸷的男子,居然有着几分能伸能屈的架势。这个时候看到风头,竟然主动放下了身段。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