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五章 入梦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小河,小河,醒来,快醒来,你怎么啦?”

    我看到眼前出现的是龙峰治那包含关切的眼神,还有许多带着疑惑和关切的眼睛。虽然眼前刚刚恢复了丝清明,但是也逐渐的看清了,出现在眼前的这番模样。

    果然已经不是在梦境里,周围已经到了我开始待的旅馆大堂,我居然再次梦游了。

    即使如此,看到面前出现的景象,可是脑海里的那种思维转换,甚至是情景里所浮现的场面,还是使得我脑海里阵短路。刚刚所发生的切,这究竟是怎么了?

    我已经被淹死了吗?还是被人拉下了地狱?楼上那个吊死的人,难道真的在梦境里追赶我?

    面前的龙师傅是真实的,旁边的人呼吸是真实的!但是脑海里却还有着阵空白,感受到身边有着这么多的人,我心里都是阵阵的发寒。甚至是感觉到阵黑圈,此刻占据了我的脑海。

    那真实出现在脑海里的黑衣人,回想起来就是吊死在门框上丢钱的男人,他怎么会进入我的脑海和梦里来?难道他真的有什么事,因为我容易进入梦境,所以它闯进我的梦里来了?

    还是如同张燕说的,这是个有着怨气极重的恶魂,因为心有不甘,所以想乘着自己魂魄未散的时候,鸠占鹊巢把诸人的魂魄赶走?

    我想这完全是有可能的,所以听到龙师傅呼唤我,虽然有些惊醒,但是整个人还是没有很快清醒过来。

    开始在房里的时候,它便突兀的来过次了,当时因为有龙师傅提点,加上我脖子上的木牌,我心里直还保持着清醒。而刚刚下来之后,因为人多混杂,加上龙师傅没有单纯的看顾我,我居然疲劳的睡了过去。

    不知道是不是这个上吊的恶魂,乘虚而入的攻击,还是想提示着些什么?他既然是上吊死的,这种在外面寻短见,肯定是他自己心里想不开。

    想不开就上吊,迷迷糊糊想到这里的时候,我忽然浑身震!这是他自己想上吊的吗?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的怨念,却怎么会有这么严重?

    难道他上吊不是自愿的?

    我心里古怪的想着,既然不是自愿的,难道是有人害他?

    我这个时候想到了许多事情,难道他的死真的有问题?还有那个帮他们作证的男子,听着好像说是姓沈,刚刚他们那些人说是不见了,难道也有什么问题?

    这个时候我心里顿时间便乱成了团!

    如果这切都只是偶然,那刚刚的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说和我在车上样,我刚刚是受到了某种影响不成?

    可能没有人能够给我解释,那面前的这幅情形是怎么回事?如果真的我还是有事的话,那龙峰治怎么在我的面前?

    忽然感觉到阵寒风吹过来,我感觉到自己浑身是汗。这里可是在旅馆的大堂里,我终于是再次看清了形势,可是心里却是惊诧莫名!

    我开始以为是水,当我偏头看到周围的情形时,我瞬间明白了过来,自己刚刚的经历不是真的,我不过是做了个恐怖的噩梦!

    马上便想了起来,这是刚刚这个男人出事之后,我们被公安叫到楼下来了。

    然后我们依次的做了笔录,这晚我们经历和待过的地方。因为龙师傅已经做完了,所以过来叫我,没有想到叫了半天我还没有回应。开始龙师傅没有怎么在意,没有想到我居然便睡着了,还下叫不醒来,他才主动的把我摇醒了过来。

    “这,,,,,,怎么啦?”我看到居然大家都看着我,身边虽然有人,却冷冷清清的十分安静。即使我的声音很小,大堂里都在回荡着我的声音。在明白了自己只是做了个梦之后,我还是逐渐的冷静了下来。

    但是想到那么多的人,居然都看着了我们两个,我还是感觉到很惊讶和隐隐有些不安。

    “大家都要做笔录的,你们起的都做完了,那个伢子,现在轮到你了!”坐在那里的公安显然是有些疲劳了,所以说话的时候声音挺大。

    我看过去的时候,居然发现这个公安竟然是那个开始有些受惊吓的人。不知道他心里想着什么,直阴沉着脸。这个时候公安的威力,显然还是有着极大的震慑力,所以他开口,大堂里马上就静下来了。

    不过不知道是公安知道我的年龄小,还是因为他的声音让人感觉到冷淡,他旁边站着的那个赵志国,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下楼来了。看到大堂里鸦雀无声,他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这个时候的人大家还比较单纯,执法部门的任何言语,都可能引起些误导。所以有着多年刑侦经验的赵志国,看到大堂里的状态,马上便有了自己的决断。不过他表情也没有太过计较,而是拍拍同事的肩示意他起来。

    “你先休息下,这里让我来录阵吧!”赵志国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坐着的公安顿时犹如醍醐灌顶,身子先是微微震,继而便马上站了起来。

    !!!

    在着小县城的某处,在离着这栋小旅馆不远的地方,在间几乎漆黑的房间里。

    虽然还只是在初秋的时节,却已经让人感受到冰凉的寒意。可能是房间里没有开灯的缘故,加上窗户都是打开着的,透过那木窗格透进来的凉意,似乎让人感受到呼呼的呜咽。

    在这离着黎明还有阵时间的凌晨,在这处不起眼的房间里,却有着对渗人的眼睛似开未开。看着漆黑的窗外,和隐隐传来的喧闹声,这对渗人的眼睛,却似乎带着几分凄厉的神色。

    屋里坐着个人,个坐在沙发上,还保持着动不动的人。

    如果不是有些急促的呼吸声充耳可闻,让人可以感受到他的存在,换成任何个人看来,可能都会认为,这就是堆家具的某个部件而已,纯属件摆饰而已。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