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章 恐惧加剧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你听,好像没有声音了!”唐金枝在被窝里的呼吸粗重了很多,虽然不知道外面是谁在哭,但是想到有鬼的事情,自然早就当成了七分真的。此刻因为外面没人回应,心里居然害怕的程度减少了些。

    于是因为惊惧少了很多,自然随之对身体的反应敏感了很多。要说这个时候不会和夏天样,但是她和我这么紧紧的贴着,自然便本能的有了些生理反应。

    不过可能看到我看着外面,也没有对她作怪的意思,便轻轻的提醒我什么。

    外面确实没有声音了,在刚刚我喝问了下之后,忽然便变得安静了起来。

    不知道是因为我呵斥的原因,还是刚刚那个影子进不来,没有办法就放弃了。其实我的声音不算太大,但是因为是在深更半夜里,所以在这房里回荡还是有些动静的。

    想来外面如果是人的话,窗户虚掩着应该可以传出去。

    “是的,刚刚不知道是什么人!你怕不怕!”我的声音依然很小,因为在这安静的晚上,任何说话的声音都会清晰。

    我们彼此的交流,都是贴着耳边低低的细语,不过唐金枝似乎也不排斥这种感觉。其实我倒不是想和唐金枝做些什么,毕竟她是什么心思的人,加上所和她相处时得到的结果,使得我有着足够的戒备。

    不过这些时候以来,她在我心里直就是防备的人,所以我想她怎么想怎么认为的,就不是我需要担心的了。

    即使自己心里有些害怕,但是也会保护着她。因为我想着自己可是跟着骆伯伯的,那么厉害的个人,我怎么能给他丢脸?

    这是我此刻心里的感受,所以她在说什么的时候,我自然也会听的聚精会神。唐金枝说的这个判断,实在是有些太惊人了,这困扰我们的,如果真的是个人,我忽然想到了些事情。

    个就是上次在学校出事的事情,那次因为我们偷看,彭柏全和沈素的原因,我差点被彭柏全整到。

    虽然后来我还是幸运的跑出了学校,但是也被彭柏全下的阴阳蛊附身,最后还害得唐玉宝起蛊出事。

    因为那次自己出事,我忽略了和不懂些问题,那就是骆伯伯和我提过,说达风老师后来因为沈素的原因,在学校里好像还出了些故障和洋相。

    不过因为这是涉及到风化,和些私人问题的原因,骆伯伯只是句带过去了。

    不过后来骆伯伯因为我蛊的事情,亲自去过学校查看。这当然有他对彭柏全的慎重,也有查找线索的意思,他便提过有人装神弄鬼。

    骆伯伯的行动别人自然不会知晓,不过骆伯伯坦言,说过学校有人受了影响。虽然这是他和龙师傅聊天的时候说起,但是我在旁边听着了之后,感觉到他也没有隐瞒我的意思。

    事实上骆伯伯的分析,这学校里遭遇池鱼之殃的人,其个就是达风老师,另外个就是我躲在她寝室里的沈晓华。

    沈老师后来的情形,我自然是知道,因为和玉宝样,我们是有过接触的。但是达风老师后来如何,我却是不知道情形了。

    听骆伯伯说彭柏全的厉害,我很惊讶他是怎么操纵别人。虽然后来在王家园子,可以看到向茜菲的际遇,但是想到彭柏全居然可以养阴魂小鬼,最后供他自己所用,我便有些浑身不安相信外面是不太平!

    本来她比我大好几岁,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她显然感觉到自己比我小,尤其是这次看过那个吊死鬼回来之后,不断的在她面前问起我的时候,唐金枝发现自己居然有些小小的紧张。

    其实她已经隐隐的明白了些东西,但是没有人来制止她,反而主动让她过来,要说唐金枝心里不明白也是假话。

    ”呼!“

    似乎突然刮起了阵大风,好像连玻璃都吹得呼呼响。吓得我们两都几乎爬了起来,本来的旖旎再次被扑灭了些。

    “是不是,是不是,有,有人!”

    唐金枝的声音在打颤,眼睛死死的看着窗户外面。我顺着她的声音的方向看去,只见在这窗户外面,个黑乎乎高大的影子,依旧再次站在那里。

    就在这刻里,我都感觉到自己从来没有过,这么恐怖的惧意。更不要说死死抱着我的唐金枝,连呼吸都带着了哭的感觉。

    我们下子都缩到抱紧里,也顾不得别的了,她都不管自己的尴尬,然后颤声问我说:“小,小河,现在怎么办?咱们要怎么办?它会不会进来?”

    我死死的看着外面,我从来没有想到,个影子居然会这么恐怖,开始次惊魂,这再来次似乎更加惊人。

    这刻我脑海里居然清晰了起来,外面这个影子应该不是什么孤魂野鬼,那应该可能是个人,或者是个像人的野兽。

    它真的想进来屋里,不然不可能去而复返,虽然屋里没有点灯,我们也还在床上,但是它真的发现了我们。

    它是真的想进来,难道因为我们惊动了它?还是有着别的什么原因?

    为什么我感觉到它有着恨意,我们应该不认识它才对,难道刚刚的哭声,真的是它发出来的?

    瞬间我心里乱成了团,看着窗外的影子,真的似乎要推开了窗户。

    外面哭泣的声音更大,它粗粗的呼吸声更清晰,我感觉到自己浑身都在发颤,我抱着的唐金枝就更不用说了。

    可是即使它伸着手,挠动着些玻璃窗户。但是这窗户因为是以前的木窗改造的,窗格足有大人的腿粗,而且是长方形的木窗柱。所以它的手或者说爪子,在窗柱上滑动或者挠动,吱吱的声音让人头皮发麻。

    但是我忽然隐隐有些欣喜,因为我发现这个黑影应该进不来。

    这么粗的木窗柱,间隔不过三寸,就是个小孩也钻不进来,何况是外面那么高大的影子。如果它真的是个人,我还真的不用怕。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