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五章 猜想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不知道是不是屋里只有两个人,还是因为开始那个声音直没有进来,她虽然很是害怕,但是似乎她的底气足了些。看着我也没有吱声,不由也迟疑的低声摇头说道:“是,是有人,又在外面哭吧!”

    “听街坊说吊死人之后,这边就有些闹鬼了,我还不相信呢!这,这莫非是真的,,,,,,?”唐金枝几乎哭了出来,显然很是后悔来这边。不说莫名其妙就躺在了这里,还有这里是什么地方都不知道。

    “别胡说道!怎么会?”本来最应该相信的是我,虽然不敢肯定外面是什么,但是现在跟着骆冉学东西的我,显然也不太相信科学,可是为了安慰唐金枝,我不得不这么和她说话。

    忍不住便拔高了些声音,虽然这种呵斥没有恶意,但是随即马上紧张的往外看去。幸好外面依旧如故,而且那个声音似乎没有听到屋里的动静样,或者说根本不在乎屋里的动静。

    依旧继续在嘤嘤的低泣着,甚至好像也在轻轻的挠动着窗格门板。

    听那哀伤的哭声,真的好像是遭受了莫大的悲伤,或者说是种委屈。

    不知道它这样的举动,究竟是想干什么,或者说是表达什么?

    可能感受到身边有人,加上昨晚已经有过次经历,这个时候已经醒过来的我,虽然有些难受,倒是没有那么多的惊恐。反而在这时候的惊慌,我更是多了几分清醒。

    这个人或者说这只鬼,究竟是什么来头?

    为什么晚半夜三更的,断断续续的都在外面作怪?

    如果真的像些人说的,这阵凄凉的哭声,是有怪事和遇到了脏东西,那么我坚信自己胸口的血乌桃木木牌,是会有警示的。

    因为自从骆伯伯提示它的重要性以来,血乌桃木木牌真的在遇到脏东西的时候,会主动发出提示的。这不但是我自己确认过,我更相信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这些吓人的东西。毕竟我现在在学习,也接触过不少这些东西了。

    不说当初向茜菲被附体时的诡异,和后来她在兰花湾养病时的难受。光是亲眼看到那在血盆里洗澡的死婴,就已经完全颠覆了,我以前所有的认知。这种在久园他们说来,是属于迷信的事情,我确实是真真实实的看到了。

    以前总是认为死人最可怕,当然鬼就更不用说了。不过在经历了连串的事情之后,我知道死人不过是最可怕的东西里,最不可怕的东西。

    从在兰花湾每晚给死人灵前添加香油,到亲眼见到些诡异的仪式,甚至是这次去到苗疆所经历的事情,我知道自己已经真的改变了很多。

    并不是因为心里已经麻木,而是知道切皆有因果,这是骆伯伯的原话。如今有了因果,这切可能就更会有了诸多的事情。

    以前遇到这种事情,先不说自己会吓成什么样子,首先肯定便是竭斯底里的惊恐喊叫。如今我心里依然害怕,不过我害怕的,倒不是外面那是什么脏东西,而是担心那比脏东西更可怕的事情和人。

    虽然这个时代害人的事情还很少,但是也是听过些不好的事情。

    比如有人因为处对象不成,就在人家成家之后上门报复,把人家捅死的这种血腥的事情。这在十里乡传的很火热,因为关乎生死的事情,绝对是惊天动地的了。

    这个时代甚至连偷东西都是大罪,要说乡里人大都还是朴实,所以都很难听说过些不好的坏事,所以大家听到些关于鬼怪的事情都很怕。尤其是从小挺多了,加上唐金枝自己的嫂嫂也是喝农药没了,所以对鬼神自然更是在意。

    这个时候我们听到外面的动静之后,首先想到的不是别的,而是真的遇到鬼敲门了。

    以我这个年龄看来,自己应该没有害过什么人。像唐金枝这种人,自然也想到不可能。虽然我见过当初和沈元桥的勾当,但是那基本上都算是时有发生了。

    因为自己平时没有害过人,怎么就会碰到这种事情呢?

    可是,真正遇到这种事情,谁又能解释的清楚呢?

    如果外面哭的这个人不是脏东西,那么它究竟会是什么?

    不仅仅是我个人这么想,床上吓得魂飞魄散的唐金枝,应该都会想到这点。当然我想到的是,外面这个不是脏东西,而她想到的却是鬼敲门。

    是个故意作怪的人,还是些别的什么脏东西?

    这事困扰着了我,在我们都表现的有些惊慌失措的时候,这当头我在黑暗却像是个熟睡的人,依旧没有发出声音。

    从刚刚那种奇妙的境界里清醒,我虽然不知道自己有什么遭遇,其实已经获得了极大的机缘。但是心里还是有着些奇妙的感受,这个时候是什么时辰我并不知道,但是感觉到浑身有劲的我,忍不住伸手抱紧了抱着我的人。

    昨天深更半夜的结局,虽然从杨紫和我,都或多或少受到了惊吓。到了今天意外遇到唐金枝开始,好像就没有消停过下来。我坚信这切不是那么简单,我从杨紫的话语里,也听出了些异样的端倪。

    但是我不敢往那个方面去想,毕竟按照龙师傅的说法,这种事情不是普通人可以做到的。虽然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很多高人隐身,但是不可能身边都是隐藏的高人罢!

    听后来说的架势,以及杨紫提及那边仓库的只言片语,我相信她的那些结拜哥哥和她自己,后来应该有所决断。

    从吊死的那个男子开始,但是因为没有什么证据,甚至都没有发现什么蛛丝马迹,直也就没有人提出来异议。当时车上的情形太过荒唐,不说如果说出去没有人相信,就是有人相信也得说个道理不是?

    此刻看着外面的情形,我心里忽然有种奇怪的感觉,那就是自己为什么不出去看看?虽然这个决定听起来有些大胆,但是我知道,也确实不失为种好办法。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