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七章 尿裤子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连两天亲眼目睹,自己经历发生了些古怪,我自然在心里翻滚过无数的念头!

    从稀里糊涂去到苗疆,再到莫名其妙离开那片土地,其实我根本就还没有反应过来。如果不是跟随着龙峰治,我可能很难接受这所发生的切。

    在别人眼里,骆冉是有着极度神秘的。但是这些老百姓不知道,骆冉神秘之处在哪里。因为跟随了骆冉学东西,即使还刚刚开始,我都隐隐的感觉到,在自己的身上,将要发生的切都将是很难形容的。

    如果不是因为骆冉,我自然很难知晓,自己父亲跟随学习的拳脚师傅,居然是这个世上很难遇见的高手。当然如果不是因为龙峰治,我更加不可能遇见张燕,还有那苗疆派过来的,拨又拨的神秘的人。

    面对着这样的情形,我虽然心里有着许多无奈,却也只能侥幸的周旋。所以即使这个时候心里很是害怕,但是想到骆冉当时对我说的话,他说如果跟随他学习东西,将会遇到很多自己无法想象的恐惧。

    当初为了学习,我甚至有些没有放在心上。如今想来当时的话,才明白骆伯伯所说的恐惧,代表的是什么意义。如今只脚已经踏上了这征程,我知道自己已经无法回头。虽然这段时间骆伯伯不在身边,如今也只好默默的看着外面。

    似乎为了回应我的突然喝问,有那么几秒的时间,外面突然的安静了下来。

    不但哭泣的声音似乎停住了,外面就是推门的声音都停下来了。床上的我们面面相觑的看着,以为这刻里我们的好运来了!

    因为这短暂的安静,既是种致命的煎熬,也是种忐忑不安的等待。希望就此平静下来,也担心遭受更加强烈的恐惧。

    不说我此刻的心情,完全已经被外面的变化弄得清醒,而且坐在那里,甚至有了股迫切的尿意。不管是因为恐惧所致也好,还是真的担心也罢,却很是想释放。

    这刻虽然不知道外面情形如何,但是我却忍不住想起身来,甚至隐隐感觉到了股强烈的狂风暴雨。

    果然就在我们认为,或者说希望没有事了的时候,忽然外面居然传来了咕咚的声。

    直以为会是外面传来同样声音的我们,根本就没有想到,居然会听到传来木楼板古怪的动静。因为这里的房子都是木楼板,其实并不奇怪。但是在这种黑暗的环境里,忽然听到楼板上滚动的声音,还是令人很恐惧。

    我们几乎都发出了声惊叫,虽然我没有叫,也感觉到自己的心差点跳出来了。因为我忽然想到了另外件事情,那就是传说当初洗脚要死的时候,就是三更半夜的在楼上滚坛子。

    这里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东西,倒在了木质的楼板上,还是有什么在楼板上作怪。反正这声声音太过突兀,声音也在黑夜里显得有些大。可能有些太过突兀的原因,唐金枝吓得下再次抱紧了我,下便似乎炸锅了样叫了出来。

    “不要啊!”唐金枝所发出的这声尖叫,声音可以说是响彻了黑夜。这种恐惧的叫声,吓得我们自己都完全的有些失控了。

    紧紧被抱着的我,突然闻到了股浓浓的尿骚味,然后是感觉到紧紧贴着自己的人,湿湿的感觉从腿部温润,渗了过来我身上。

    这时候我虽然没有吱声,但是我瞬间便明白过来,这是唐金枝吓得尿裤子了。

    这种突兀的惊吓,如果换在以前的话,我想自己甚至会大小便失禁了。我这个时候极力的克制自己,虽然没有就此失禁,起码也是有些忍不住了。

    不知道是尴尬,还是真的被吓坏了,这时候股浓浓的尿骚味弥漫。

    我们都没有吱声,但是急促的呼吸声,却已经出卖了我们,恍如惊弓之鸟般的紧紧抱着我,唐金枝甚至都不管羞涩和不安。

    ”什么情况?哪个在那里喊嘛?“在唐金枝尖叫后不到几秒钟里,外面终于发出了声质问,这是有人被惊醒了,这周围居然是有人的。

    虽然不知道这人是开始就醒着,还是真的刚刚醒来。不过声音显然极度的不满,甚至带着股朦朦胧胧的迷糊。虽然在初秋的夜里显得不是太大,但是显然增添了几分生气!

    顿时让屋里的我们感觉到了希望,天!这外面原来是有人的!

    “小河,你听,外面是有人的!”唐金枝的声音虽然发抖,却是带着几分惊喜的。

    “嗯,我听到了,但是不知道是什么人!”我有些纳闷,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人,可是想到这种有人的生气,心里却踏实了很多。虽然是在黑暗里,但是我也忍不住低声再说道:“金枝姐姐,你快把裤子脱下来!”

    “这,脱裤子干嘛?”不知道是被我识破了尿裤子,还是对于我的直接有些羞涩,即使依旧紧紧抱着我的唐金枝,身子也微微发抖着。

    ”老人们都说,如果遇到再脏的东西,碰到这些屎尿东西都会退避的!咱们现在也没有办法,也不知道外面是什么?不过可以试试的!“我似乎胸有成竹的感觉,因为我想到了弘扬堂后山那个女人。

    不过湘楚人确实是有这个说法,那便是平时遇到邪异的东西,用屎尿是可以辟邪。不管是童子尿,还是成人的屎尿,在这种事情里,都被认为是秽物的。

    就好像当初我在后山遇到武小花时,骆冉看出她的不对,就曾经用过我的尿泼她。后来的效果可以看到,所以我也深深的记得。当然也有种说法,如果是女性月事的些东西,更是可以污掉很多带法力的东西的。

    如果没有跟着骆伯伯的话,我自然是坚信这点传说。

    骆伯伯虽然也提到过些,但是好像他说这些东西实际意义不大,除非是些真正少男少女的东西。

    当然这个时候的人,几乎是没有婚前生活的,所以像般少男少女的话,尿液这种完全没有问题。不说我早已经不是,但是这个时候谁会计较这些,我们表面都吓得要死,不说屎尿齐流,至少唐金枝是尿了裤子。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