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八章 救苦经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吱呀!“

    外面有人推开木门,黑暗里推动门的时候,自然发出渗人的声音。

    当外面传来开门声音的时候,我们隐隐看到了灯光。这确实是灯光亮了,不是那种煤油灯、松油灯、或者蜡烛之类的。因为听到的又是外边的动静,加上灯亮起来了,我们终于可以看清窗户的样子,和屋里大部分家什的轮廓。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人起来了,但是肯定是刚刚出声埋怨的人,出来开门查看了。

    我心里念头快速的转动,甚至可以看到唐金枝脸上的羞涩。在我的印象里,她直是个很强势的人,所以这个时候看到她这幅情形,我还是很惊讶的。

    虽然没有马上起来,不像是昨晚那么迅速,但是在这种情况之下,也让人提心吊胆的时刻,听到有人反应的声音,这种感觉好比喝了蜜糖样。尤其唐金枝也羞涩的松开了我,拉被子遮住了自己。

    ”怎么啦!是么子人在叫啊!半夜三更的,难道是孤魂野鬼?“这是个男人沙哑的带着疲倦的声音,虽然不知道他是不是对着我们这边说,可是声音还是传来这边。在深夜里显得有些回声,也让人感觉到似乎有股暖流样。

    外面究竟是什么情形,这是我最想了解的。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人,但是随后听到他絮絮叨叨的,不知道是自言自语的说话,还是和我们搭话:”这是哪个屋里半夜三更又叫起来了,究竟发生什么事了?这里没人才对啊!“

    乡里人本来说话不会拐弯抹角,但是听到外面的人絮絮叨叨的,好像是在自言自语般的。不过听在我的耳朵里,心里却有些发凉了起来。

    因为听到说这里应该没有人,本来刚刚想下床的我,忽然便停住了身子。有些惊恐的朝唐金枝看过去,却发现她悉悉索索的缩在被里,也不知道她在干什么,显然是没有注意到这句话的厉害。

    外面那人的话,让人听来虽然没有不满的意思,甚至还带着些关切。但是那种问询的急促,也可以感觉到他的不耐,和有着丝丝不安的责备。可是他说这里没人,那么是不是代表着我们在这屋里,外面那个人居然不知道?

    想到这里的时候,我自然打了个寒颤。

    因为我们怎么来到这里,这里究竟是哪里,其实我们直都不知道的。何况这屋里也漆黑,看到外面亮灯,显然外面也是黑夜才对。

    虽然不知道这身处的房子是哪里,但是借着昏暗光线传过来的效果,可以看到床下和地下是木板,显然这里不是楼。所以心里念头飞转,我心里却乱成了团麻。

    外面那人在他阵絮叨之后,虽然时间没有人回应他,他似乎也没有多少不耐烦。不知道是他见识的太多,还是他根本就没有太在意,刚刚唐金枝惊叫的突兀。

    不过当听到他念诵另外些话的时候,我瞬间便好像被定住了身子。因为刚刚唐金枝的声音确实分贝很高,不过因为紧张倒是没有持续多久。只要听到的人,绝对会知道是人发出来的。即使惊醒了些人,只怕很多人也没有听到究竟。

    不过外面低低的念诵着:“,,,,,,遍满十方界,常以威神力,救拔诸众生,得离于迷途,终生不知觉,如盲见日月,我本太无,,,,,,救切罪,渡切厄,,,,,,!”听到这阵声音,已经令人有些发呆了。

    接着便是外面传来了脚步的声音,不知道是不是那个人起来了,正沿着这边走来。可能外面其实很是安静,所以反正脚步发出了不小的声音。

    显然唐金枝的这声惊叫,其实所发出的威力还是有的。外面那人不知道是错觉,还是想到了别的东西,居然就此念出了救苦经。因为我是听过骆伯伯念诵过的,所以听来感觉到有些熟悉。

    尤其到了挨近我们窗前的时候,听着更是格外的清晰了起来。看到外面曈曈的人影,我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回应。可是当我回头看到唐金枝伸手递过来样东西,我瞬间便闭上了自己的嘴巴。

    有那么几十秒的安静,但是我却知道,我们不是不能回答,而是我们都吓坏了,唐金枝居然真的把湿裤子脱了。

    这个时候我更加不敢吱声了,倒不是我也尿了裤子,而是我发现如果外面的人进来,见到我们的样子之后怎么办?

    唐金枝不但呼吸急促紧凑的令人不安,而且即使是在黑暗里,那羞涩的样子都不忍。浓浓的尿味弄得我几乎要窒息了,这要是突然起来的话,不说外面那个人看到的感受,光是唐金枝那脾气,肯定就得拔掉我的皮了。

    “,,,,,,自然有别体,本在空洞,空洞迹非迹,遍体皆虚空,,,,,,天上三十六,地下三十六,太玄无边际,妙在大洞经,归命太上尊,能消切罪!,,,,,,”外面的声音格外清晰时,却是那人路过窗前。

    我甚至都没有时间多想,听外面的动静和絮絮叨叨的说话,我终于明白过来。这里确实是有人,不过好像只有个人在。这自然令我更加惊讶,尤其是在这个时候。

    本来感受到外面的怪异,这个人出现的时候,外面便没有了动静。如果不是开始我们听的清清楚楚的,这个时候我们甚至会觉得这切有些不真实。

    作为个经历过的人,看到外面那个影子逐渐抽离,声音也逐渐的远去,我自然忍不住看了过去。

    虽然知道有些不妥,可是还是无法想明白,这究竟是为什么。偏头看到唐金枝可怜巴巴的样子,如果不是以前就认识她,我甚至都会产生种错觉。不过即使如此,我也极力克制自己心头的想法。

    不过外面那个人,显然没功夫理会我们,是否在屋里藏着有人,好像直低低的念诵着经绕圈。这让我明白了,自己这房子周围,应该是圈环绕着的。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