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五章 旅馆有鬼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个时候即使外面异动,那鬼东西带着怨恨的看着屋里,瞟见我们之后的那种愤怒,虽然是在黑暗,但是我都似乎看得很清楚,不过我坐在那里没有动。

    因为不但唐金枝浑身似乎无力,身子紧紧的贴着我。而且我感觉到了阵异样,因为股浓浓的异味,正充斥着我的鼻腔。

    对于已经有着定经验的我来说,这种味道这并不陌生。虽然我没有做什么,可是唐金枝的这种反常,以及在如此惊恐的情形下,还会出现这种事情,最后还是让我恐惧。

    毕竟这种动作和情形,如果让外面的和楼下的知道了,我想我根本就无法解释。虽然我并不知道,其实没有人会在意我们的这些东西,可是在我心里还是忍不住便想多了。

    感觉到自己感受到了那身体的温暖,居然使得我浑身阵酥麻,然后身子似乎也无奈的颤抖了下,随后便在头皮阵发麻之后,我强自没有让自己倒下去。

    其实我隐隐猜到唐金枝的这种反常,定和外面的怪物有关。但是我实在想不明白的是,那个鬼东西那么丑陋和凶神恶煞的样子,它究竟是怎么影响到唐金枝的。

    我这时候心里隐隐的有些不安,这几乎是从来没有有过的事情。不过我忽然隐隐的想起件事情,那时候在弘扬堂的时候,其实是发生过件事情的。甚至后来听从骆伯伯的话,去救治沈素的时候,我都没有过这么的害怕。

    因为那时候有反应的人是玉荷,我却知道自己和她的关系,所以很快就强迫自己忘了。而如今面前的这个人是谁。虽然我没有做什么,但是我知道至少是会好点。心里难免升起的念头就是,她难道是因为看到这鬼东西的动作,而有了这种反应吗?

    在种无奈纠结的心境里,我只有想着外面的怪物,这怪物究竟的真正来处和目的。心里的想法也更加清晰,甚至是那么的熟悉。

    怪物的反应古怪,不知道是别人驱使过来的,还是它自己感受到什么,直接自己突然冒出来的。究竟是谁派的东西,来这里想干什么?

    我会这么想,那是因为我经历过几次别人驱使的东西。毕竟骆伯伯提过些,这次和张燕出去经历了些,心里的防备难免就多了些。

    路上张燕也给我假设过些事情,所以后来她让我装聋作哑,在江头寨子我才能忍了那么久。其实我没有想张燕说那么多,不过贯比较安静的我,还真的担心有这些鬼东西出来。所以没有他们的时候,我反而更加的谨慎。

    连续两晚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先是看到个吊死鬼,接着就是听说龙师傅带我去的仓库也死了人,然后自己来找龙师傅,却又莫名其妙的到了这种环境,难免让我再次想到了那个我虽然不熟悉,却有过深刻印象的人。

    因为这个鬼东西的眼睛,实在让我无法忘怀,那对同样渗人的眼睛!

    难道真的是这里有鬼!

    个大胆却又有些荒谬的念头,突然便在我心里升起。虽然我现在已经相信这种东西,但是让我相信自己身边随时会有,我还是万个不愿意。

    这个时候随着身边的唐金枝似乎沉静了下来,我心思也更加的清晰了起来。看到外面那鬼东西居然依旧不住的在窗外嘶吼着,我不由在心发出了声无奈的叹息。好像真的感受到它也在哀鸣,我不知道自己这是不是错觉。

    屋外的鬼东西有些人性化,果然似乎遭受了巨大的打击,在看到唐金枝那被抽筋之后的动作和举止,它嘴里真的发出了阵哀鸣。

    这个时候似乎它的这种哀鸣,同时影响到了另外对眼睛,这对眼睛里似乎多了丝厉色和愤怒。虽然没有像它这样放肆的嘶吼,却也急喘的发出渗人的呼吸。

    我自然不知道这些,不过此时听到外面那怪物的动静,甚至依旧在玻璃上划着令人心寒的声音,好像有些拼命后的无力。我心里虽然有些惊讶和震惊,但是还是吸了口冷气,看向它眼神的愤怒。

    那对眼睛里居然有些诅丧,种震惊了我心神的垂头丧气。本来直激动抖动的胯下,这个时候瞬间好像缩回了大半,甚至那张大嘴流下的哈拉子,都好像被它吸回了大半样。

    我不由自主的瞟了眼唐金枝,虽然随着她的萎靡,整个人都贴着我,但是真的让我心里,首次有了些荒谬的感觉!

    难道这个怪物发狂,是似乎对唐金枝有什么想法?

    也许它是对女性,有着不样的感觉,我的这个想法虽然有些不好,但是无疑是心里纳闷之后,只能这样解释最好的疑问。

    怀着满腹的疑问,我感觉到自己双手几乎失去了知觉。我不确定她是吓晕了过去,还是身子吓软了没有力气,抑或是刚刚的折腾让她累了?

    不过看到外面那东西真的进不来,虽然依旧有些张牙舞爪,但是我胆气顿时足了几分。似乎想尝试叫她,但是还没有等我的嘴巴动,便感觉到了阵莫名其妙的不安。

    因为这个时候血乌桃木木牌基本平稳,已经不像开始那么反应了,虽然依然源源不断的散发着令人凝神的香味,但是已经趋于平静下来。于是我心里猜测着,是不是危险就要过去了。

    恰好隐约听到下面的人嚷嚷,似乎要涌到楼上来了样,果然便看到外面那东西,再次不甘的在窗外吼叫着。

    我认为它充满了不甘,那是因为它离开了窗户远些,目光却依旧看着屋里。正在我以为它要退走的时候,它忽然在声颇大的嘶吼声里,下往旁窜了过去,好像瞬间便消失了样。

    这使得我吓了跳,不知道这东西又要去哪里作怪?

    “这里有鬼!”

    这是更夫和那些人说的句话。

    那些人正按不住这狂叫的女子,听到这话不由惊骇的看着更夫,看着他严肃的表情,哪里有半分开玩笑的口吻,不由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