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雷劈痕迹

    就在这时候陈枫再度打出那种玄奥的攻击,面对着如山一般的压力陈枫不得不拼命,口中怒吼着,发出了全部的力量,气血蒸腾,真气流转似灵蛇,全身肌肉抖动,骨骼震颤,就连头发都竖立起来,看起来异常霸道。

    一声轰然巨响,两人的攻击撞在一起,一股股强大的气浪以两人为中心往四周冲击开来,小院中的一些花草纷纷化为碎屑,接着两人同时倒飞出去,刘远直接把小院的大门撞得粉碎,而陈枫更是硬生生的撞在了小院中两人合抱的大树上,滑落下来然后在地上翻了几个跟头,一口鲜血喷出,竟然爬不起来。

    王博等人全都说不出话来,竟然是两败俱伤局面。

    以往这个众人谁也看不起的废物竟然可以和刘远打到两败俱伤的地步,这种事情让这些人感觉不可思议,尤其是王博,更是从心底不能接受,这样的话自己以后怎么报仇。

    “好,好。”这时候刘远已经从门外走了回来,嘴角挂着一丝血迹,脸色有些苍白,看着陈枫,眼中露出一丝惊讶和欣赏。

    “大器晚成,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一年之后,我在门派大比的时候等着你。”刘远说完又看了陈枫一眼然后转身离去,根本没有理会一边的王博几人。

    “咳咳。”陈枫咳嗽了几下,胸前沾满了血迹,勉强坐起来调动体内真气疗伤。

    跟来的几人看了看陈枫,再看看打斗造成的场面,陆续离去,只有王博站在那里,眼中凶光闪动,似乎在打着什么主意。

    最后,王博一咬牙,迈步对着陈枫走去,同时手掌握住了腰间的长剑。

    唰!

    在距离陈枫还有三米的时候,陈术一抬头,眼中闪过一道亮光,直接震住了王博。

    “怎么,你还想出手不成,你以为我受伤就不能杀你。”陈枫双眼紧紧盯着王博,一股杀气从身上冒出。

    看着陈枫这个样子王博不由自由的打了个寒颤,握剑的手掌紧了紧,最终还是转身,快速离开了这里,虽然感觉有些丢人,但是见识了陈枫刚才的凶威,王博还真怕受伤的陈枫忽然暴起,把自己击杀,自己说什么也不会拿小命开玩笑。

    等王博走了之后,陈术也是松了口气,虽然自己不惧王博,但是受伤之下勉强动手终归对自己身体有碍。

    陈术掏出一颗丹药扔进口中,然后开始疗伤,刚才全力对轰之下陈枫经脉受到了创伤,短时间不宜动手。

    “不愧是百脉俱通的人物,体内真气雄浑之极,远不是我所比,不过还是被我挡住了,要是我在同等境界,镇杀对方轻而易举,哪怕我再进一步,多打通两条经脉,凭借这种奇异的心法和招式也能战败对方。”虽然受伤,但是陈枫心中却是异常欣喜,感觉自己正在快速变强。

    “咦。”陈枫忽然惊讶一声,然后开始闭目修炼,良久之后,张开双眼,吐口一口血红的浊气,同时双眼明亮,炯炯有神,看起来不像是受了内伤。

    “真是令人惊讶,我体内的伤势正在快速的恢复的,这都是体内奇怪真气的缘故。”陈枫惊喜道。

    陈枫自然不会以为是丹药的作用,说起来,虽然自己刚才吞服了疗伤丹药,但是短时间也不能完全复原,而现在,按照陈枫体内伤势恢复的程度,恐怕半天都不到就能完全恢复。

    接下来陈枫没有动弹,盘坐在地上一遍遍的吐纳,调养内息,运转真气,果然,这一次陈枫清晰感受到小院中的草木精华不断的被自己吸收过来,然后融进体内,增强生机,修复伤势。

    “好神奇霸道的功法,要是这样的话我以后岂不是不再害怕受伤,而且我体内生机也会越来越强大,再度突破,不断晋级都不是难事?”

    最后陈枫压制住激动的心情,开始专心疗伤。

    事情再度出乎陈枫的意料,只是两个时辰陈枫就感觉体内的伤势恢复如初,而且恢复之后的经脉更加的坚韧,体内真气更加的充足。

    “好,果然是不破不立。”陈枫兴奋的握紧了拳头。

    此时陈枫体内经脉已经打通了大半,而且经脉也远比一般的修士要宽阔和坚韧,只要是能修炼到百脉俱通的境界,陈枫有十成的把握镇压刘远。

    体内真气源源不断,不断的在经脉中流转冲击,每运行一个周天真气就有一些杂质被过滤出来,变得更加精纯和凝练。心脏大力跳动,血液不断的喷涌,产生出一股股强大的力量冲击四肢百骸,洗髓锻骨,增强体质。

    陈枫再度修炼一阵,然后走出大门,此时陈枫身形挺拔,步伐稳健有力,双眼明亮有神,稚气的脸庞略显刚毅,陈枫感觉这么多年自己的脊骨第一次这么刚直有力,以往的自卑和屈辱正在快速消失,一股自信的感觉涌遍全身。

    此时夕阳西斜,暗淡的阳光穿过树影,在空中投射出一道道金光丝线,老鸦也在林间不断的鸣叫。

    陈枫一走出来立刻吸引了一些同门的目光。

    “快看,这是那个废物吗,我怎么感觉变了一个人似的。”

    “嘘,小声点,现在他可不是废物了,你没听说吗,陈枫刚才可是和刘远师兄拼了个两败俱伤。”

    “什么两败俱伤,现在他不是好好的吗,以后不能叫他废物了,要叫陈师兄,还有你们这些平时欺负过他的,就等着倒霉吧,我想陈枫肯定会报复的。”

    “哼,怕什么,再厉害也只是四重天的小修士,门派里比他厉害的多了去了。”

    “嘿嘿,我记得你当时和陈枫一起进的门派,六年时间陈枫停留二重天,而你则是修炼到三重天,现在陈枫直接修炼到四重天,压了你一头,我记得以往你没少欺负陈枫。”

    “哼,侥幸突破罢了,再说我也要突破了,到时候根本不用怕他。”

    听着不远处同门的议论,陈枫面色如水,并没有什么表示,只是心中冷笑不已。

    出了铁剑门之后陈枫没有停顿,很快离开黑源城,再度前往自己被雷劈的那片山谷。

    说起来这片山谷可不算小,连接着绵延起伏的群山,光是其中一条山脉就比黑源城大出数百倍,甚至上千倍。

    群山中虽然有的地方瑶草奇花,山清水秀,但是却也凶兽出没,危机四伏,既是仙境也是凶地,不要说陈枫这种小修士,就是秘境高手有时候也会丧命其中。

    陈枫当然也不敢深入其中,只是在外围的山谷徘徊,每次心情不好,或者受了欺负,陈枫都会来到这片山谷发泄,有时候更是在这里苦修,真正说起来陈枫在这里呆的时间甚至超过了在门派的时间。

    一路上没有停顿,陈枫快速来到当时被雷劈的地方,这里几乎没有变化,陈枫还能看到一些被雷劈过的痕迹。

    这一片山谷,树木异常繁茂,随处可见上百米高的参天古树,枝叶密密麻麻,遮天盖地,猿啼虎啸,鸟兽通灵。

    “真是奇怪,这么大的一棵古树竟然被一道雷电劈的连灰都不剩,难道是这棵古树成精了,招来了天劫。”陈枫心中猜想,但是很快就把这个念头打消了,因为这一片自己不知道来过多少次,更是数次攀爬古树,自然没有见到什么奇异的现象。

    陈枫在周围不断的查看,原有的古树被劈成灰烬,就连地下的根系都消失不见。

    “这一道雷电劈的真是又精准,又干净,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会有雷电劈向我,难道我就这么遭天记恨,连天都不容我。”

    “可是也不对,我好像没做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相反还经常受欺负。”

    陈枫走动的范围越来越广,最后不自觉的往山谷里面走去。

    “咦,这里也有被劈的痕迹。”

    陈枫心中一惊,看到一棵被劈成两半的参天大树,这棵古树光是被劈开的树身都超过了上百米长,比外围那棵劈成灰烬的古树还要大上几分。

    “奇怪,奇怪。”陈枫在周围查看了一遍,再度前进。

    在林间穿行了数百米之后陈枫再度见到一棵被劈的只剩树根的老树,周围还有烧焦的痕迹。

    这件事勾起了陈枫的好奇心,不断地在山谷丛林中穿行,浑然不在意自己越来越深入群山之中,超出了自己以往前进的区域。

    “到现在为止,一共有十八颗参天古树被劈,有的完全化为灰烬,有的被劈散了生机,真是奇怪到了极点。”陈枫摇摇头,这才感觉天色已黑,圆月高挂,漫天星辰丝丝光华洒落,充满朦胧和谐宁静的气氛。

    “倒是修炼的好地方,可惜我已经太过于深入其中了,听说群山深处有各种凶兽,就是秘境高手来了都会被撕碎,还是先离开这里为好。”虽然陈枫还想再度前进,但还是强行压制住了心中的好奇感,群山之中充满了未知的危险,陈枫可不想白白送死。

    就在陈枫转身要厉害的时候,远处传来若有若无的谈话声。

    “有人!”陈枫心中一惊,身形一展,好似猿猴,快速爬上了旁边的一棵大树,一直攀行了三十多米,小心的隐藏在了茂密的枝叶之中。

    很快,两道身影越来越近,虽然是黑夜,但是陈枫依然透过重重枝叶隐约看到两人的外貌。

    一个中年道人,一个身穿武者服装的年青修士,两人一边谈论一边行走,看似漫不经心,但是一步数丈,在林间飘然穿行,就好似荒野中走出来的鬼魅。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