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无妄之灾

    “本来以为使用五行替身术可以渡过天劫,没想到还是引来了你们这些人,不过就凭你们这些人的本事,恐怕不仅杀不了我,还会被我吞噬,补充元气。”树精声音忽然变冷。

    距离树精百米之处,一个中年道人和一个年青修士被无数坚韧的藤条缠绕的严严实实,挣脱不开,不远处还有破碎的兵器,正是一开始陈枫在树上见到的两人。没想到短短时间就被树精擒住。

    “道兄救命。”年青修士大叫,声音惊慌,浑然没有一开始的平稳和傲气。

    “哼。”

    树精冷哼一声,双臂急剧变化,生长出万千枝条,上面开满了五颜六色的鲜花,香气四溢扑鼻,顷刻之间一股迷醉的气息往四周散发开来,就好像春天的气息充斥这方天地。

    “不好。”

    中年壮汉脸色一变,全身毛孔全都闭合,呼吸停顿,骑着黑虎猛的往后退出数百米,同时手中凶刀开始剧烈震颤,一股股黑气不断的钻出来,伴随着一丝丝电光,令这把凶刀看起来更加的狂暴。

    “动手。”

    中年壮汉一声大喝,手中凶刀挥动,黑焰涌动,一道凌厉的刀气离体而出,闪电般对着远处的树精斩杀过去。同时座下的黑虎也是一声咆哮,一团人头大小的黑色光球从口中喷出,化为一道黑影对着树精急掠过去。

    一人一虎同时攻击,相互之间配合异常默契。

    哗啦啦!

    一人一虎的攻击还没到,树精面前已经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枝条,上面开满了数不清的花朵,五颜六色,缤纷灿烂。

    嘭!嘭!

    两声巨响,漫天鲜花爆炸开来,化为粉碎,一道刀气一团黑色光球从鲜花中冲出,再度对着树精攻击过去,但是这两道攻击经过刚才的阻拦威力减弱了几分。

    面对这两道攻击,树精面不改色,两只手臂猛的挥动,一瞬间竟然有十几丈长,同时方圆数百米的灵气都被拉扯过来,吸收一空。

    啪啪啪啪!

    树精挥动着长长的手臂不断的转动,接连不断的打击在刀气和黑色光球之上,在打击了数十下之后,刀气和黑色光球终于化为粉碎,混乱的力量消散在半空中。

    嗖嗖嗖嗖!

    数不清的各色藤条,不断的从地下钻出,变化成各种攻击手段对着中年壮汉遮天蔽日一般覆盖过去,同时周围十几颗参天大树更是全都剧烈活动起来,就好像人类一般,全都有了自主的活动,一根根粗大的枝干或卷或刺或扫或砸,纷纷对着中年壮汉攻击过去。

    这种攻击虽然看似狂暴,威势十足,但是对中年壮汉却构不成多大的威胁,只见中年壮汉手中凶刀忽然飞起,在半空中绽放出一团团刀光,周围的藤条和参天古树全都被搅成碎片。

    “吼!”

    黑色老虎猛的一声咆哮,好似天空打了个响雷,化为闪电对着树精扑去,一瞬间就划破数百米距离,周围刚生长出来的藤条全都化为粉碎,凶兽之威,狂暴之极。

    唰!

    也不见树精有何动作,被捆住的中年道人和年青修士就被树精拉扯过来,挡在了黑色老虎面前。

    “滚开。”

    黑虎身上的中年壮汉一挥手,好像拍苍蝇一般把两人打飞出去,一直飞出数百米,撞断了三颗大树。

    “刀霸天下。”

    中年壮汉一招手,把凶刀抓在手中,借助黑虎的冲击力重重一刀对着远处的树精劈去。

    这一刀威力十足,一道数十米的刀芒不断的吞吐,似乎要划破天地,刀气划过,周围一切都化为粉碎,地面硬生生被划出一道百米长,四五米深的壕沟。

    面对这种攻击树精脸色也凝重了,悄无声息之间,双脚已经化为数不清的树根深深扎进了泥土之中,借助土之力,提升自己的战斗力。

    嘭嘭嘭!

    地面猛的炸开,数不清的树根钻出泥土,快速结成一面厚实的盾牌,想要挡住中年壮汉的狂暴攻击,同时树精张嘴喷出一股碧绿色的精气,面前的树根盾牌立刻绽放出道道亮光,变得更加的坚固。

    轰隆!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树根形成的盾牌化为粉碎,树精庞大的身体消失不见,而中年壮汉也从黑虎身上抛飞出去,刚才巨大的撞击之下中年壮汉也受到了创伤。

    嗖嗖!

    两道亮光从远处一闪而过,重重的斩在了中年壮汉身上,把中年壮汉打飞出去。

    “噗!”

    中年壮汉张嘴喷出一口鲜血,但是脸色正常,身形一晃,稳稳站在地上,看着远处走来的两人,眼中亮光闪动。

    “你身上有护身宝衣,竟然能挡住我们两人的飞剑?”年青修士冷冷道。

    “出来混,当然要有些手段,不过你们两个只是秘境六层的境界,就敢对我出手,这不是找死吗?”中年壮汉冷笑,倒是不在乎这两人。

    “今天我们也是对这个树精志在必得,虽然你的境界高,但是我们也有一些手段。”中年道人沉声道。

    “嘿。”

    中年壮汉哂笑,眼中露出蔑视的神色,根本没有把两人放在眼中。

    嗖!

    就在这时候一道绿光闪过,一根闪着绿光的藤条穿透了中年道人的身躯,正是消失的树精发动了偷袭。

    这根藤条是树精的本源之力所化,洞穿中年道人之后立刻生长出密密麻麻的根须,直接扎在中年道人血肉之上,随后惊人的一幕出现了,中年道人整个人开始急剧干瘪萎缩,似乎体内生机都被快速抽取。

    “不好。”

    年青修士脸色一变,随后飞剑闪动,对着这根绿色藤条斩去。

    只不过年青修士的速度还是慢了点,飞剑刚一飞出就被另外一根绿色藤条抽飞,随后小腹一麻,自己也被洞穿,全身麻痹,动弹不得。

    另一边中年道人已经变成了一具干尸,生机俱无,绿色藤条一震,整个人变得四分五裂,随后化为碎片,消散在天地间。

    “啊,救命啊。”

    感受着体内生机的流逝年青修士开始恐惧的大喊起来,手脚更是努力的挣扎着。

    中年壮汉和黑虎站在远处,看着两个修士被击杀,面色平静,无动于衷,只有眼神不断的闪烁,似乎在打着一些算盘。

    很快,年青修士也被吸成干尸,整个人死于非命,两根绿色藤条在空中盘旋了几圈,似乎在考虑着是不是要对中年壮汉下手。

    唰!

    就在这时候一道亮光从远处划过,好似半空起了一道闪电,接着这两根绿色藤条被斩成两半,随后在一股强大的力量之下化为飞灰。

    一柄三尺长的长剑出现在半空中,一边旋转一边嗡嗡作响,随后长剑发出一阵龙鸣,锋芒大作,快速对着地面刺去。

    悄无声息的,地面出现一个方圆百米的大坑,所有土石都蒸发消失,高大的树精快速从地下飞出,只不过身躯上面布满了伤痕缺口,还有一些绿色液体不断流出,显然是受了重创。

    “这是什么兵器?”树精忍不住惊呼道,然后快速往远处逃遁而去。

    唰!

    长剑再度一闪而过,树精整个身躯被斩成两截,接着长剑几个盘旋,树精庞大的身躯完全被解体,只有一团拳头大的绿色光球快速往外逃遁,这正是这个树精的全身精华,要是能逃过此劫,难保以后不能复原。

    就在这时候中年壮汉和黑虎终于动了,中年壮汉伸手对着这个光球抓取,黑虎则是对着不远处的地方发动攻击,正是要阻拦暗中出手之人。

    唰唰唰!

    剑光闪动,中年壮汉惨叫一声,倒飞出去,其中一只手掌被长剑切了下来,鲜血直流,同时绿色光球也被切成了两半。

    然而,经过中年壮汉的阻拦,其中一半绿色光球还是逃窜了出去,一瞬间就消失不见。

    这一半光球逃遁的方向正是陈枫离开的地方,而且此时陈枫还没有走出这片山谷,更不知道距离自己不远处发生了这种情况。

    “吼!吼!”

    黑虎只是发出两声吼叫就再也动弹不得,一只纤细白皙的手掌轻飘飘的按在黑虎头上,就好像一座大山,任凭黑虎不断挣扎都于事无补,只能不断的闷吼。

    “你是什么人?”看着面前美丽至极的白衣女子中年壮汉颤声问道,这个黑虎和自己实力不相上下,没想到竟然被对方直接伸手镇压,这说明对方远远超过了自己,更何况刚才对方还斩落了自己一只手掌。

    白衣女子一招手,那柄长剑化为一道流光没进手掌消失不见。

    “哼,要不是你,这只树精也不会逃走一半的本源精华,本来你们今天必死无疑,但是念在你们修行不易,而且比我先到,我就饶你们一命,望你们以后好自为之,不要再被我遇到。”白衣女子说完松开手掌,身形一闪就消失不见。

    “难道这个女子是超越秘境的高手,哎,这次出来一点便宜没占到,还受了伤,更是差点丧命,小黑,咱们走。”中年壮汉说完就盘坐在黑虎身上,很快消失不见,也不管地上被斩掉的手掌。

    “奇怪,奇怪,竟然没有动静了,难道是对方分出了胜负,打斗结束了?”此时陈枫已经快走出这片山谷了,听着远处的动静渐渐消失不由的猜测起来。

    “要不回去看看?”

    就在陈枫停下脚步沉思的时候一团绿光快速逼近,正是逃走的树精本源精华。

    “咦,这里有个小修士,身上好强的生机,吞噬了没什么大用,正好用来当做傀儡替身,暂时躲避一下危险。”树精心中想着快速对着陈枫飞去,一瞬间就钻进了陈枫体内。

    陈枫只感觉后背一疼,就感觉有什么东西钻进了自己体内,不由的心中大骇。

    “什么东西?竟然钻进了我的体内?”陈枫失声道。

    “好诡异的真气,其中有浓郁的草木精华,咦!这么强大的生机,这到底是什么真气?小子,你修炼的是什么功法?”

    一开始这个树精只是惊讶,但是后来竟然变得惊呼起来。

    “什么东西?你是谁,怎么到了我的体内,快点出来?”陈枫惊慌的跳了起来。同时快速运转体内真气,对着体内的树精冲击过去。

    “这么强大的生机,我的伤势正在恢复,这难道是顶级木系功法,不对,这种功法已经超出了秘境的范畴,或者说这根本不是凡人界的修行功法,哈哈哈,这样下去,我的伤势很快就能恢复,而且还能再进一步。”树精变得惊喜起来,同时大口大口吞噬陈枫体内的真气。

    “哼!”陈枫冷哼一声,脸色异常难看,因为体内真气正在不断的减少,随着真气的减少陈枫就感觉身体不断的虚弱下去。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赶紧给我出来?”陈枫大叫道,要是这样下去,自己好不容易修炼出来的真气就会被对方吞噬的干干净净,同时陈枫心中暗暗后悔,早知道这样自己就早该离开这里,省的遇到这种无妄之灾。

    “哈哈哈哈,好强大的木系真气,虽然很弱小,但是我感觉对我用处极大,或者是传说中的仙术也不一定,小子,只要你把修炼的法诀告诉我,我就饶你一命。”树精在陈枫体内大笑道。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