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危机

关灯
护眼
    看着树精再度冲进自己体内,陈枫虽然想要阻止却也无能为力,也不敢随意动用真气,只能眼睁睁的静待事情的发展。

    树精进入陈枫体内之后就开始摸索陈枫经脉内的真气流动,这个树精毕竟有着渡过天劫的实力,没多久就把陈枫体内的奇异心法摸索的七七八八,然后就在陈枫体内开始修炼起来。

    这一修炼就是七天七夜,陈枫一开始有些心惊胆战,生怕对方在自己体内修炼会发生一些不好的状况,但是后来也就慢慢放下心来,自己和对方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反正担心也是无用,后来就在石洞中开始静坐。

    要不是陈枫身上带有一些充饥用的丹药,再加上陈枫体内真气滚滚,生机勃勃,恐怕光是饥饿就够陈枫受的。

    终于,在陈枫体内潜修的树精有了反应,一股股奇异的波动从陈枫体内投射出来,紧接着一丝丝灵气从陈枫脚下的泥土中冒了出来,然后钻进陈枫体内,被树精吸收炼化。最后整个石洞的地面全都有灵气被拉扯出来,源源不断的被陈枫体内的树精吸收。

    这个树精本来就是木系精怪,修炼了千年,吸收泥土中的灵气本来就是拿手绝活,现在再加上修炼了陈枫体内的奇异功法,吸收灵气的速度更是倍增,到最后整个石洞中都被浓郁的灵气所笼罩,这些灵气中包含着大部分的土之力和木之力,全都是生之本源之力。

    随着功法的运转,大量灵气的吸收,这个树精感觉身上的创伤正在慢慢修复着,不由的哈哈大笑起来,吸收的速度更加快速。

    感受着周围浓郁的灵气,陈枫也忍不住开始吸收炼化起来,开始不断的冲击着体内闭塞的穴道,试图打通经脉,增强实力。

    看到陈枫的这种举动树精不仅没有阻拦,反而是打出一股劲气帮助陈枫冲击穴道。

    啪!啪!啪!

    在树精的帮助之下陈枫体内的穴道一个个被冲开,一炷香的时间不到就有一条新的经脉被打通。

    这条经脉被打通之后,真气源源不断的在其中翻滚、咆哮,同时体内真气的运行路线再度一变,奇异心法再度完善了一小部分。

    “哈哈哈,果然是这样,这种奇异的功法确实神奇,竟然随着经脉的打通而不断的完善,这好像是某一种传承,看来你这个小家伙很有些来历啊。”树精忍不住笑道,然后再度开始修炼这种奇异功法,等修炼的差不多的时候然后再帮助陈枫冲击经脉。

    接下来陈枫和树精就开始同时在石洞中修炼起来,而树精更是在陈枫体内施展法诀,吸收灵气,源源不断的灵气从地下冒出,充斥整个石洞,形成一种很诡异的局面。

    随着时间的推移,陈枫体内的穴道更是一个个被冲开。陈枫的修为不断的增强,整个肉身都布满了浓郁的生机,肌肉更加坚韧饱满,充满爆炸力。

    后来血液强劲的在血管中流淌,发出哗啦啦的流动声,以前好似小溪流淌,现在更是逐渐发出长河奔涌的轰鸣声。

    啪啪啪!

    接着陈枫全身上下的皮肉、筋骨、皮膜都震颤起来,发出一股股震响,就好像有无数的雷团在体内不断的滚动。

    洗髓伐毛,脱胎换血,时间一天天过去,陈枫的实力也在不断的增强。

    一个月之后。

    轰!轰!轰!

    一股股轰鸣声持续不断的从陈枫体内发出,震荡的整个石洞都嗡嗡作响,不断的有碎石从光滑的石壁上被震得脱落下来。

    忽然陈枫一张嘴,石洞中浓郁的灵气化为一股洪流,全都没进了陈枫口中,接着陈枫全身毛孔张开,周身数不清的穴道全都打开,开始疯狂的吸收吞吐灵气。

    “嘿嘿,好家伙,这么短的时间就打通全身经脉,进入百脉俱通的境界,倒也算得上是一个人才,不过这全靠你修炼的木系功法,还有我的帮助,要不然,想要突破恐怕还要等上一段时间。”树精的声音从陈枫体内传出来。

    唰!

    陈枫睁开双眼,瞳孔中精光四溢,两道流光不断的在眼中流转不定,陈枫只感觉全身上下舒爽之极,体内真气滚滚,纵横流转,再也没有丝毫阻碍,一股股强横的力量不断的冲刷着身体各处,陈枫有一种想要仰天长啸的冲动。

    “百脉俱通,真气畅通无阻,纵横快意,我现在突破到练气锻体五重天的境界了。”陈枫心中激动的想道。

    打通了全身经脉,真气的数量到了一种不可思议的地步,陈枫感觉自己现在的实力比被这个树精抓进来之前再度增强了十倍,甚至还要强。

    “现在你打通了全身经脉,体内的功法再度完善了一些,而我的伤势也恢复了十分之一,要是这样下去,看来非要等你突破秘境我才能完全恢复了,不过我却也等得起,好了,废话少说,现在咱们继续修炼。”树精说完就再也没有了声息。

    这点时间对于这种活了千年的老树精来说自然不算什么,但是对于陈枫来说就不同了,陈枫还没有闭关修炼过这么长的时间,要不是修为不断的增强,陈枫恐怕早就会心浮气躁而导致走火入魔了。

    百脉俱通之后陈枫就不再急着往下修炼,而是开始巩固本身的修为,有时候修炼过快也不是什么好事,陈枫虽然想快速的提升实力,但是却也不想根基浮动,只好静心稳固培元。

    树精倒也没有催促陈枫,只是独自修炼不停,随着树精的实力逐渐恢复,从地下吸收来的灵气变得越来越多,后来甚至从周围的石壁上都有一丝丝的灵气被拉扯出来,然后被吸收炼化。

    修炼的时间过的异常快,没多久又是二十天过去,这天陈枫感觉境界已经稳固,开始继续修炼的时候,体内的树精发生了变化。

    “啊!怎么回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树精惊恐的声音从陈枫体内响起,接着“唰”的一声钻了出来,在石洞中漂浮不定。拳头大的绿色光球不断的剧烈翻滚、扭动,一丝丝混乱的气息往四周散发出来。

    “怎么回事?”看着面前的一切陈枫本能的感觉不妙,似乎有什么事情将要发生。

    “这种功法有缺陷,不对不对,是我不能修炼。”树精的声音越来越惊恐,同时本源光球扭动的更加厉害。

    嘭!

    一声沉闷的响声猛的在洞中响起,震得陈枫气血浮动,树精的本源之力凝聚的光球被炸出了一块,大量的浓郁本源之力往四周消散开去。

    嘭!

    绿色光球再度爆炸,这一次产生的冲击力直接把陈枫打飞出去,重重的撞在了石洞的墙壁上,留下一个人形凹印。

    陈枫现在实力大增,从石壁上挣脱下来,倒也没有大碍,只是惊讶的看着不断扭曲的树精。

    很明显,面前的树精是修炼上出现了问题,而且看样子很是严重,似乎正在自爆。

    一想到这陈枫又是惊喜又是担忧。

    要是这个树精自此消亡,那么对于自己来说自然是好事,自己可以想办法逃出石洞,恢复自由。但是看眼前树精的情况,要是整个爆炸开来,这个山洞都会被炸成粉碎,然后倒塌,那么自己就会受到波及,在波及中丧命。

    嘭!嘭!

    树精不断爆炸,每一次爆炸都会有大量的本源之力消散在半空中,同时这个树精的本源光球也会变得稀薄一些。而周围石壁则是被爆炸产生的冲击力破坏的坑坑洼洼,甚至有个地方被炸出了一个一丈深的大洞,这个情况顿时把陈枫吓了一跳,这一下要是打在自己身上,自己不死也要去半条命。

    “啊!我的本源之力,这下要全部消散了,我不甘心啊。”

    树精大叫起来,声音中充满了绝望、不甘和愤恨,在石洞中不断的回荡,令陈枫感觉耳朵嗡嗡作响,难受之极。

    “我明白了,这种功法本来就是你的传承,或者说只有特定血脉的人才能修炼,外人根本不能修炼,又或者是我的实力不够,总之我这次完了,这种级别的功法肯定不是普通的法诀,也根本不是普通人可以修炼的。”

    树精撕心裂肺的大叫起来。

    “啊!本来以为我这次因祸得福,没想到竟然招来了杀身之祸,我好不容易修炼到这种程度,现在一身修为都化为飞灰,我不甘心啊,我好恨!”

    嘭!嘭!嘭!

    此时树精的本源之力已经在自爆之中消散了三成,绿色光球变得越来越稀薄,眼看着就要发生最终的爆炸。

    “我死了也不会让你好过,临死也要拉你垫背。”

    树精说着竟然疯狂的对着陈枫扑去,看到这一幕陈枫心中一咯噔,要是被这个树精钻进自己体内爆炸,那么自己就是有九条命也不够死的。

    虽然陈枫不想让树精钻进自己体内,而且自己更是拼命的阻拦和躲闪,但是依然没有效果,这只树精虽然受到了严重的创伤,但是依然不是自己可以对付的。最后陈枫还是眼睁睁的看着一道绿光钻进了自己体内。

    “完了,这次真是玩完了,肯定是死的不能再死了。”陈枫长叹一声,闭上眼睛,放弃了挣扎,等着体内的树精自爆,然后把自己炸成碎片。

    嘭!

    一声沉闷的响声从陈枫体内响起,接着就是撕心裂肺的疼痛,一个拳头大的血洞从陈枫胸前炸开,陈枫的前胸后背竟然直接被打穿,露出了一个透明窟窿,鲜血不要命的往外喷涌,同时一股股混乱的劲气开始在陈枫体内肆掠,疯狂的破坏着陈枫体内的生机,内脏、血肉、经脉、筋骨都受到了致命的打击,最严重的就是陈枫的心脏,竟然被炸出了一个缺口,上面还出现了一道道裂纹。

    这是致命的创伤。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