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演武场立威

    陈枫修炼期间除了叶天来过几次之外就只有刘远来找过陈枫一次。刘远来到目的就是找陈枫切磋,只不过两人交手之后刘远就再也不来了。

    因为刘远现在是百脉俱通的境界,和陈枫交手十个回合不到就败下阵来,这还是陈枫压制境界的实力。

    刘远自然也看出陈枫没有尽全力,这才知道自己已经远远不是陈枫对手了,于是回去之后就开始闭关修炼,争取突破之后再来和陈枫交手。

    这一段时间陈枫也知道了一些内幕,知道了为什么城主府要插手虎形门和铁剑门之间的争斗。

    最近一段时间,黑源城和另外一座城池因为地盘问题再度发生摩擦,期间更是爆发了大规模的冲突。现在黑源城正是齐心协力之际,自然不想内部出现内讧,要是虎形门和铁剑门厮杀起来,不要说城主府,就是其他的门派和家族也会出来阻拦,眼前的问题是各门派和各家族派出修士,先把对方打退再说。

    在北原地带有着数不清的各种势力盘踞,黑源城虽然是个小城池,但是也经常和周边的城池、门派等一些势力争斗,就好像一个个小国家不断的扩充地盘,互相征战。

    “怪不得城主府要插手,原来是这种原因,最近门派也在不断地调动人手,不知道会不会安排我?”陈枫心中暗道。

    其实陈枫心中也是有些跃跃欲试,自己修为大进以来确实需要和其他修士动手过招,这次黑源城和金石城之间的战争就算是一个磨练的好机会,虽然很危险,但是却也是增强修为和战斗经验的好机会。

    “只要不是那些老家伙出手,我完全由自保之力。”陈枫低声道。

    就在陈枫思索的时候门派里终于传达了命令。

    “陈枫,奉大长老命令,命你三天以后在演武场集合,准备出征。”来人传达了命令之后没有和陈枫多说一句,立刻转身离去。

    “果然还是轮到我了,不知道是大长老安排的,还是有人在背后捣鬼,或者说这就是一场正常的安排。”

    “不过也正合我意,战场上可是最能磨练人的,这次要是能磨练下来,回来之后完全能和铁云斗上一斗。”

    三天之后陈枫手提长剑来到了铁剑门的演武场,方圆上千米的演武场三三两两的站着一些修士,全都是铁剑门的年轻弟子。

    除了这些年轻弟子之外,演武场中心整齐着站立着三千全副武装的铠甲军士,冷冰冰的,一股股肃杀的气息冲天而起。

    这是铁剑门的铁剑军团,也是对外战争的利器,冲锋陷阵,浴血奋战,每年都有大量的士兵伤亡,陈枫要不是最近修为大增,肯定也会被调进铁甲军团之中,这样的话死亡的几率就会大大上升。

    陈枫不知道的是,就在上个月,门派往铁甲军团灌注新血,其中就有陈枫的名字,在陈枫被三位长老审问之后才把名字划掉的。

    当然以前陈枫没有被调进铁剑军团也是因为老修士护着的原因。

    看到陈枫走来,演武场上顿时有很多弟子把目光扫视过来,陈枫一直都是铁剑门的“有名”人物,尤其是最近更是大出风头,当然这一次大家看向陈枫的目光变得和以前不在一样,以前是鄙视、蔑视,现在是正视、诧异、好奇,当然还有眼红、嫉妒等一些复杂的目光。

    “陈枫你来的正好,听说最近你很嚣张,前一段时间更是击杀了虎形门六名弟子?”一个面色有些阴沉的年轻人对着陈枫走来。

    “果然还是遇到了挑衅。”看到面前之人,陈枫心中暗道。

    “只不过杀几个人而已,算不得嚣张吧?”陈枫冷笑的看着对方,对方是王博那个派系的人,自己打伤了王博,对方有人出来挑衅,肯定是正常的。

    “呵呵,杀人还不算嚣张,那么怎么样才算嚣张,你斩杀门派之外的人倒也不算什么,但是你欺负本门之人就不对了,这是触犯了门规,是要接受处罚的。”年轻人冷喝道。

    听了这话陈枫顿时笑了。

    “哦,是吗,欺负本门之人就是触犯门规,这句话倒是新奇。”陈枫笑道,整个门派中欺负自己的没有一百也有八十,倒是没有听说过因此而受过处罚,对方分明是没事找事。

    “不错,正是这样,难道前一段时间你大伤王博等人,这件事不是真的?”对方继续喝问。

    “哈哈哈,真是笑话,只不过打伤几只狗罢了,你想出手就尽管动手,说那么多废话作什么?”陈枫冷笑不已。

    “果然够狂妄,无故打伤同门,不赶紧磕头认罪,竟然还这么张狂,今天我就好好教训教训你,让你知道厉害。”年轻人说着竟然拔出长剑,飞身对着陈枫斩杀过来。

    剑光闪烁,剑气刚硬霸道,正是铁剑门的铁剑十三式中的屠戮式,铁剑门的长剑比普通长剑要宽出一指,施展出来的招式全都是力大沉稳、刚强绝伦,这人长剑发出,剑气灌注其中,划过长空,嗡嗡作响,激荡不已。一上来就使出凶辣杀招,显然是想重伤陈枫。

    “哼,一个百脉俱通的弟子也敢胡乱出头,真是不知死活,也罢,今天我就好好震慑一下周围弟子,省的以后再有不必要的麻烦。”陈枫看到对方出手顿时打定了主意。

    “唰!”

    面对对方的攻击陈枫也拔出长剑,没有施展什么招式,直接就是对着对方的长剑横装过去。

    “破!”

    陈枫一声轻喝,手中长剑一阵嗡鸣,剑光绽放,直接把对方的长剑斩成粉碎,接着陈枫手中长剑直接压在了对方肩膀之上,一个下压,年轻人就感觉好像一座大山压在了肩膀之上,“扑腾”一声,跪在了地上。

    其实陈枫手中长剑的品质并不如对方,但是陈枫的真气品阶高于对方,直接仗着修为把对方长剑震碎,镇压在地上。

    “啊!”

    看到自己被对方镇压者跪在地上动弹不得,年轻人不由的大叫起来,只感觉屈辱异常,恨不得立刻死去。

    “哼,就这点本事就敢出来放肆,简直是不知死活,以免以后出去给本门带来麻烦,你还是跪在这里静心思过吧。”陈枫冷笑道,然后长剑入鞘。

    但是这个年轻人依然动弹不得,在陈枫收回长剑之间就打入了对方体内一道真气,封住了对方的奇经八脉,令对方动弹不得,除非有比陈枫实力强的修士前来解救,不然这个年轻人非要跪上半天不可。

    “好嚣张。”

    “好霸道。”

    “陈枫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

    看到陈枫这一手,演武场上的其他弟子都引论起来,有人目露精光想要动手,也有人幸灾乐祸,纯属看热闹。

    “大胆陈枫,你这是挑衅门规吗?”

    又有两人跳了出来,手拿长剑对着陈枫逼去,这两人都是和跪在地上的年轻人一伙的,自然不能看着这个年轻人在大庭广众之下丢人受辱。

    “你们两人也想跪下吗?”陈枫眼光扫视冷笑道。

    “大胆,我看跪下的是你。”

    两人同时动手,一左一右,对着陈枫发动了攻击,这两人也是百脉俱通境界的修士,同时动手,相互之间配合默契,漫天剑光直接把陈枫笼罩了起来。

    “太慢了。”

    陈枫冷笑道,直接大步上前,整个人冲进了对方的剑网之中,双臂一阵,漫天剑光被击溃,消散不见,然后陈枫双手按在对方肩膀之上,真气涌动,两人只感觉全身一震,重重的跪在了地上,手中长剑都脱落在地。

    此时陈枫修炼出罡气,到了凝气成兵的境界,一运气,全身罡气密布,就是对方长剑斩在自己身上也是毫无用处,伤不了皮毛。

    “好好反省吧。”陈枫冷笑道。然后缓缓走到一边,再也不管三人,看到陈枫走过来,一些同门纷纷散开,生怕招惹了这位凶人。

    三个人硬挺挺的跪在地上,感受到周围火热的目光,听着众人嘲笑的话音,顿时感觉羞愤难当,一个个脸色涨红,好似要滴出血来。全身修为被封,动弹不得,只能不断的嘶喊咒骂。

    挥手之间三个百脉俱通的修士被陈枫镇压一般跪在地上,大家看着陈枫的眼光再度变了。以往的废物少年变成了高手,而且出手异常干脆狠辣,一些曾经欺负过陈枫的弟子脸色难看之极,离得远远的,心中惴惴不安,生怕陈枫报复。

    演武场上,众人全都三五成群,形成一个个小团体,只有陈枫独自一人站在那里,周围十米都没有一人。

    有了前车之鉴,接下来再也没有人出头挑衅,做那仗马之鸣。

    刚进入演武场的时候陈枫就把在场的弟子大概的扫视了一遍,这些弟子实力最低的都是炼骨锻髓,筋骨轰鸣的境界,其他的就是凝练内脏、百脉俱通的修为,还有一些人全身凝重如山,步伐沉稳有力,应该是凝练出罡气的人物,至于其中有没有凝气成型的弟子,陈枫就看不出来了,而且陈枫心中猜测有的几率很小,就是有的话应该也是刚刚摸索到这个层次。毕竟铁剑门的大师兄也就是这个境界。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