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印章

关灯
护眼
    一柄飞剑正面攻击,一件法器以雷霆之势从天而降,两个紫云洞天的修士一出手就相互配合,分路攻击,一看就知道这两人战斗经验丰富。

    陈枫漂浮在一边,饶有兴趣的看着三人动手,自己并没有插手的意思,其实两方一动手陈枫就看出来了,紫云洞天的两个修士远远不是黑脸修士的对手。

    不过其中一人祭出的印章一般的法器倒是令陈枫眼中闪过一丝讶色。

    在陈枫所见的秘境修士使用的法器中,以飞剑居多,其他形式的法器倒是很稀少,尤其是印章一般的法器。

    飞剑,杀伤力强,攻击力突出,而且便于炼制使用,所以修士中,使用飞剑的修士最多,除了飞剑之外还有绳索、丝网、铜锤、盾牌、玉尺、钢针、令旗、长枪、巨刀等数不清的兵器。

    说起来陈枫身上也收集了品种数量不少的法器,其中有一半都是破损的。剩下的完好无损的也不乏一品、二品、三品的法器。但是印章一般的法器陈枫身上倒是没有一件。

    所以看到紫云洞天的修士祭出来的印章陈枫眼中顿时露出感兴趣的神色。

    在陈枫心中思索的时候三人的争斗已经瞬间有了结果。

    面对两件法器的攻击,黑脸修士没有动用兵器,依然是空手对敌,一只手掌轻易的抓住了面前的飞剑,一捏,飞剑扭曲变形,变成了一块废铁。

    然后另外一只手捏成拳印,往上猛地一拳,接着就是一阵惊天巨响,房屋大小的印章被一拳轰飞,虽然印章没有被打碎,但是却被轰出了数百米,其中隐藏的神识已经被强大的力量震散,成为了一件无主之物。

    “噗!”

    “噗!”

    随着两件法器被迫,紫云洞天的两个修士同时喷出一口鲜血,脸色苍白到了极点,然后对视一眼,快速往远处逃去,连远处的印章都来不及收取,显然是害怕黑脸修士下杀手。

    “哈哈哈,两个小小的秘境一层的修士竟然也敢和我动手,真是不知死活。”黑脸修士冷笑道。

    随后这人又把目光看向陈枫,眼中闪过一丝鄙视之色。

    “哼,作为修士,竟然这么胆小,懦懦弱弱,没有一点前途。”黑脸修士说完一甩袖子快速往前方飞去。

    听了这话陈枫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自己刚才本来想要动手的,却被这人插了一杠子,最后竟然又说自己胆小,这话说得。

    陈枫摇摇头,笑了笑,也没有和对方计较,而是飞身落在地上,把那块印章捡了起来。

    刚才黑脸修士走的时候并没有把这件法器收走,想来是不放在眼中。

    失去了修士的控制之后这块印章立刻恢复了最初的形状,四四方方,拿在手中沉甸甸的,也不知道是用什么材料炼制而成的。

    陈枫上下看了看,这块印章表面上看起来没有什么出奇之处,光滑中投着一丝黑色的光泽,就好像一个铁块一般,而且上面有一道裂纹,应该是被刚才黑脸修士一拳打出来的。

    陈枫释放出一丝神识,侵入其中,立刻就在印章中发现了一套套的阵法,这些阵法有的单独存在,有的环环相扣,还有的相辅相成,正是控制这件法器的核心阵法。

    陈枫研究了良久才摸出了一些门道,然后控制着这块印章飘飞起来,慢慢的凭空变大,最后变成房屋大小,还在继续扩展,一直变化成方圆十丈的规模才停下来。

    这一下印章真的好似小山一般了,然后在陈枫的控制之下对着地方砸去。

    轰!

    一声惊天巨响,地面震动,尘土飞扬,地面被砸出了一个十来丈方圆,五六米深的坑洞,周围坚硬的石块和粗大的树木纷纷化为了碎屑,一股股强大的劲气往四周冲突出去,形成了一股股强劲的飓风,百米之外的大树都不断的摇晃。

    “好大的威力,这一下要是砸在我身上,恐怕能把我砸成肉泥了。“陈枫暗暗吃惊,心神一动,印章再度变换成巴掌大笑,落在手中。

    “刚才紫云洞天的那个修士显然是神识不够强,不能发挥出这件法器的全部力量,不然也不能轻易就被那个黑脸修士一拳打飞。”

    “不过这件法器虽然力大沉稳,但是也有弱点,那就是不如飞剑灵巧快捷,容易被对方躲闪过去。”

    陈枫心中分析着这块印章的优劣缺点。

    “这块印章应该属于二品法器,虽然有了点损伤,但还是有些价值的,自己用不到,以后找个地方卖出去。”陈枫丝毫不脸红的把这块印章收了起来。

    陈枫认为,就是一块废铁也能换几个大钱,更何况是一个有品阶的法宝。

    “刚才紫云洞天的两个修士被打伤,他们一定不会善罢甘休,附近肯定还有他们的人。”陈枫猜测道。

    就在陈枫想着是不是要前去看一看热闹的时候,树林中又有两个修士走了出来,这两个修士身材高大,穿着暗黑色精装,眼神木然,但是陈枫却看到了其中隐藏的精光,知道这是属于那种不爆发则已一爆发就犹如火山一般的狠人。

    更加令陈枫感到惊奇的是这两人手中的兵器,一模一样的两柄长枪,足足有一丈多长,枪杆手臂粗细,闪烁着暗淡的光泽,一尺来长的枪头寒光中投射出一丝丝血光,显然是杀人不少。

    “这两人厉害,比刚才那两个紫云洞天的修士要厉害一筹。”陈枫心中立刻有了判断。

    “前方已被我们金光洞天占领,这位道友请回。”其中一人淡淡的说道,面无表情,身上也没有杀意,但是陈枫却有种感觉,要是自己再度前进,对方肯定会动手击杀自己,这是一种直觉。

    陈枫没有说话,转身就走,自己现在只是秘境一层的修士,没必要随便就和对方交手,而且陈枫也没有把握战败对方,哪怕自己动用浩然真罡剑,在陈枫眼中,这种冷酷平静的对手最是可怕。

    “先是紫云洞天,现在又是金光洞天,派人阻拦其他修士进入黒源山脉深处,不知道其中有什么事情?”陈枫暗暗猜测。

    “说什么也要进去看一看,我就不信这么大的地方,都有修士把手。”陈枫暗道,身形在林间快速穿行,准备再度变换地点。

    “道友请留步。”

    这时候一道声音传进了陈枫耳中,同时一个嬉皮笑脸的年轻修士出现在了陈枫面前。

    “这人不简单,刚才好快的速度,而且我竟然没有注意周边有人。”陈枫心中暗暗戒备。

    “呵呵,这位兄台不用戒备,我没有恶意的。”嬉皮笑脸的年轻人看出了陈枫脸上的戒备之色。

    陈枫也在暗暗的观察面前之人,这个嬉皮笑脸的年轻修士看起来和自己年龄相仿,甚至要比自己还要小上一分,但是眼中的精明目光和身上透漏出来的一些气息令陈枫明白这是一个老油条,并不是那种没有见过世面的菜鸟修士。

    而且此人身上的修为波动时强时弱,令人看不出虚实。

    “你有什么事?”陈枫淡淡问道,并没有放松戒备。

    “在下叶子明,不知道这位兄弟如何称呼。”叶子明眯着双眼笑道,从开始见面此人一连换了三个称呼,一开始是道友,接下来是兄台,现在更是变成了兄弟。再加上此人脸上无害的笑容,令人忍不住放松了戒备。

    “陈枫。”陈枫淡淡道。

    “原来是陈兄,久仰久仰。”叶子明立刻行礼,搞得陈枫嘴角连连抽动,心中暗道,你都不认识我,久仰个屁啊。

    “哈哈哈,现在咱们也算认识了,来来,陈兄咱们边走边聊。”叶子明笑道,对着陈枫走去,一副自来熟的样子。

    陈枫不动声色,但是心中的戒备依然没有放松,同时想要看看此人接下来要说什么。

    “陈兄也是散修吧?”叶子明笑着问道。

    “不错。”陈枫点点头。

    “刚才陈兄是不是也被人拦住了?”叶子明依然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

    “不错。”陈枫依然面无表情。

    “事情是这样的,我也是散修,但是现在前方的道路却被金光洞天等一些势力把持住,凭借咱们个人的力量很难闯进去,所以我打算联合一些其他的散修,形成一股力量,这样才能不被那些大门派的势力轻视。”叶子明缓缓述说。

    很快陈枫就明白了叶子明的来意,简单一句话原来是来拉拢自己壮大势力的。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不光是那些仙道门派有人前来,更有一些散修集聚此地,看来这里肯定有些事情将要发生,我现在什么都不知道,与其独自硬闯,不如暂时和其他散修联合起来,一来了解一些事情的原委,二来也可以浑水摸鱼。”陈枫心中很快就打定了主意。

    “不知道陈兄意下如何,虽然陈兄的修为看起来不错,但是独自一人恐怕也不能和一个门派的力量抗衡,大家联合起来才是最好的途径。”叶子明依然做着陈枫的思想工作。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