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一章 赵海

    “怎么,就这么一点本事吗?”陈枫冷笑道,面对赵权的攻击一副不在意的样子,还在轻松的说着话。

    “爆影杀!”

    赵权终于咆哮了出來,所有的爪影融为一体,然后又猛的炸开,这一次不是对着陈枫手中的石盒子抓去,而是对着陈枫的脖子抓去。

    咔嚓!

    一声脆响,漫天的手影猛的消失,赵权的手掌软趴趴的耷拉着,已经被陈枫折断了。

    嘭!

    接着陈枫随手一推,一连串的骨骼爆响,赵权惨叫着倒飞出去。

    嗖!嗖!嗖!

    一连三道剑气对着陈枫轰击过去,其中一道速度最快,而且还令陈枫感觉到了危险。

    嘭!

    三道剑气在坚硬的地面上炸开了三个深坑,而陈枫已经平移到了不远处,正好躲过了三道剑气的攻击。

    “怎么,以多欺少吗?”陈枫冷笑道,同时把手中的石盒子收了起來。

    跟着赵权一起來的有六人,其中五人根本沒有被陈枫放在眼中,只有一人令陈枫产生了一丝戒备,当然也只是戒备罢了。

    “赵海,你们是來捣乱的是吧?”卖东西的流里流气的年青修士冷冷的说道。

    “花流风,这里沒有你的事?”其中一个身穿蓝袍子的高大年轻修士淡淡说道。

    这个叫赵海的修士就是陈枫所要戒备的人物,一个秘境第九层的修士在陈枫眼中有时候还是不能随意忽略的,而且从刚才的攻击中陈枫也感应到了宝器的气息,也就是说这个叫赵海的家伙身上有宝器。

    “放屁!”刚才还有些流里流气的花流风脸色一变,爆了粗口。

    “你说沒我的事,刚才那颗妖核我刚刚卖给这个小兄弟,你们就來捣乱,你说有沒有我的事,还是说赵海你修为提升了,想要和我大战一场。”花流风冷笑道。

    “大战一场,自然可以,但是不是现在,先等我解决了这小子再说。”赵海淡淡道,浑然不在乎花流风的恶劣态度。

    “原來是來找这个小子麻烦的,不过不管怎么说这小子也是我的大主顾,你这样乱搞,岂不是让我很沒面子。”花流风皱着眉头说道。

    “那好,我就给你面子。”赵海说着再度看向陈枫:“陈枫是吧,我们在外面等着。”

    于是赵海就领着众人带着已经昏死过去的赵权走出了交流场所。

    刚才的冲突整个交流场所的修士都被惊动了,看到这一幕一个个都议论了起來。

    “陈师兄,你怎么和赵家的人起了冲突?”罗波这时候也來到了陈枫身边。

    “一只疯狗老是追着我,我也是沒办法,只能见一次就打一次了,要是下次再遇到我就直接斩杀了干净。”陈枫笑着说道,似乎浑然沒有把刚才的事情放在心上。

    “哈哈,说得好,赵家的这几个家伙实在是太嚣张了,这位小兄弟要不要帮忙,我看你人单势孤不是这些家伙的对手。”花流风笑着说道。

    “多谢这位师兄,这件事我自己可以解决。”陈枫笑道。

    “那你可要小心点,赵海这群人最喜欢出阴招。”花流风说道。

    陈枫点点头,并沒有急着出去,而是优哉游哉的在交流场所继续闲逛,有看上的东西就直接购买,脸上也沒有一丝担心的神色。

    “这家伙倒是有种,似乎沒有把赵海等人放在眼中啊,难道这个叫陈枫的有什么后台不成?”旁边有人疑惑道。

    “切,我看是不敢出去了吧?”有人不屑。

    “你们说赵海他们会不会等不及冲进來?”

    “应该不会吧,平白无故的赵海也不想和花流风起冲突,谁不知道花流风平时虽然流里流气的,但是却是个拼命三郎,一动手那简直就是玩命啊。

    “不知道罗波会不会插手?”

    “罗波插手又能怎么样,难道敢惹赵家不成?”

    “大家不要说了,等一会直接看热闹就是了。”

    终于陈枫把整个交流场所都逛了一遍,购买了很多东西,这一次陈枫光是法晶就消耗了五百多万,这种大手笔把一边的罗波都吓得目瞪口呆。

    “我说陈师兄,你家不会是开矿的吧?”罗波忍不住问道。

    “呵呵,当然不是,只不过身上有点法晶罢了。”陈枫笑道。

    “这么多法晶留着修炼多好,买一些符箓法宝倒还说得过去,你买这么多的金属矿石干什么,你不会是要学习锻造吧?”罗波有些疑惑。

    “当然不是,我只是有一些用处罢了,好了,咱们走吧,今天的收获不小,我要赶紧回去。”陈枫说道。

    “可是赵海他们应该还在外面等着。”罗波有些担心。

    “出去看看就知道了。”

    等陈枫两人走出交流场所的时候就看到赵海带着一群修士虎视眈眈的等着陈枫,至于赵权已经不见了踪影,应该是送回去养伤了去了。

    当然,最多的还是看热闹的,看到陈枫走出了交流场所,一群群的修士全都围了上來,想要看看接下來会有什么热闹。

    “陈枫,你终于出來了。”赵海双臂交叉淡淡的说道。

    “你们这些人难道不感到有些无聊吗?”陈枫冷笑道。

    “小子,你在说什么,是不是不想在太乙门混了?”赵海旁边的一个修士上前呵斥道。

    “笑话,这句话说得真是好听,难道太乙门是你们家的吗?”陈枫忍不住笑道。

    “小子,你在胡说什么?”

    “好了,不要和他啰嗦,快点上前把他给去擒下。”赵海吩咐道。

    “我來!”

    刚才和陈枫争执的修士走了出來,伸手遥遥对着陈枫一指,一道亮光对着陈枫激射过去。

    陈枫一伸手,轻易的就把一柄飞剑夹在了手中,任凭飞剑不断的抖动都无法挣脱不开。

    “要是只有这点小手段就不要拿出來丢人现眼了。”陈枫说着手掌发力,咔嚓一声,这把八品法器级别的飞剑就被陈枫折成了两段。

    “哈哈哈,你以为这只是小手段吗?”飞剑断了之后这个修士脸上反而露出得意的笑容。

    “爆!”

    断成两截的飞剑竟然在陈枫手中直接炸开,数不清的剑气把陈枫包裹在了其中,不断的疯狂的切割着,想要把陈枫切割成千万段。

    “陈师兄。”一边的罗波脸色一变,沒想到对方竟然有这种手段,看着被剑气淹沒的陈枫忍不住就想冲上去。

    不过还沒等罗波动手,包裹住陈枫的剑气开始急剧消散,眨眼之间就消散的干干净净,陈枫完好无损的站在原地。

    “这种程度的剑气是想要给我挠痒痒吗?”陈枫冷笑道,然后也是伸手一指,一道剑光激射了出去。

    既然对方下了重手,那么自己也就不用客气了,这一道剑气是浩然真罡剑发出來的,宝器的威力根本就不是这个修士可以抵挡的。

    “宝器!”

    赵海脸色一变,快速出手,也是激射出一道剑气,正好和陈枫的攻击相撞,两道剑气撞在一起,同时消散在半空中。

    “怪不得这么有底气,原來身上竟然有宝器。”赵海上前说道。

    “怎么,终于忍不住要出手了吗,要动手就快点,我可沒有时间陪你们玩。”陈枫冷笑道。

    “狂妄,要是你能战胜我,以后我们赵家都不会找你的麻烦。”赵海说着伸出手掌,一把寒光闪闪的长剑出现在手中。

    一品宝器,寒光剑,万年寒铁打造,无坚不摧。

    “一个秘境第九层的修士向一个秘境第四层的修士挑战,连我这个看热闹的都感觉丢人啊。”这时候阴阳怪气的声音传了过來,真是花流云走了出來。

    不过赵海却沒有理会花流云,而是双眼紧紧盯着陈枫,一股锋利刚猛的气息已经锁定住了陈枫。

    赵海并沒有小看陈枫,也更加不会大意,赵权修为不够,可以感受不到陈枫的虚实,但是在赵海的感觉中,陈枫就好像一只将要爆发的野兽,一旦爆发出來就能把挡在面前敌人撕成碎片。

    因为赵海实力足够,所以才能感受到陈枫体内狂霸无匹的力量,还沒有出手赵海已经感受到了压力。

    赵海双目紧紧盯着陈枫,身上的气息不断的膨胀着,终于到了一个顶点,然后开始出手了,众人只感觉眼前一花,赵海就到了陈枫面前,一道寒光绽放,令众人挣不开眼睛,但是大家却都知道这是赵海手中寒光剑的缘故。

    “不知道陈枫怎么抵挡这把寒光剑?”这是在场众人共同泛起的一个念头。

    叮!

    先是一声清脆的碰撞声响起,紧接着就是一连串的碰撞声,剑光更加的璀璨,在场只有少数人才能看清剑光中的情景。

    陈枫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把长剑,正在和赵海寸步不让的交锋着。

    有了血魂之后陈枫动用浩然真罡剑的次数就越來越少,这一次使用浩然真罡剑和对方进行最直接的接触,一阵碰撞之后陈枫就感觉手中的浩然真罡剑立刻就活了过來,不断的散发出一股股兴奋的念头。

    这才是兵器存在的价值和意义,不管是如何高阶的兵器,战斗才是最根本的,不管是宝器还是仙器。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