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二章 比斗

    叮叮叮叮!砰砰砰砰!

    一连串的撞击声持续不断的从漫天的剑气中传递出來,同时还有混乱的剑气不断地往四周喷射着。

    围观的弟子们纷纷后退,坚硬的地面立刻就多出了一片片密密麻麻的剑坑。

    势均力敌,至少在周围众人的眼中看起來是这样的。

    “这家伙倒是厉害,不是只有秘境第四层的境界吗,难道是我看走眼了。”花流风有些奇怪的说道。

    看到两人动手之后罗波脸上担心的表情也消失了,毕竟罗波对于陈枫的实力还有有一些了解的,而且罗波也知道陈枫身上还有一些其他厉害的宝器沒有拿出來,赵海虽然厉害,但是也不一定是陈枫的对手。

    “我说罗波,这个陈枫真的只是秘境第四层的修士,不会是隐藏了实力吧?”旁边有人凑到罗波身边小声的问道。

    “这个我也不清楚。”罗波一边观看者两人的交手一边漫不经心的回答道。

    “那么你说这两人的争斗谁会输?”

    “我怎么知道,看下去不就知道了。”罗波有些不耐烦。

    说起來陈枫也是第一次进行这种程度这种方式的对战,两人并沒有施展飞剑之术进行交战,而是像普通的修士一般直接近身斗剑。

    赵海修行的时间比陈枫多出数倍,境界上也高出陈枫几个层次,要不是陈枫肉身强横反应敏捷,再加上充足的真气,恐怕一接触陈枫就败了。

    不过即使这样,陈枫也是越來越处于下方,论剑术的运用和涉猎,修炼时间沒多久的陈枫远远比不上赵海纯熟老辣。

    当然,能看出陈枫处于下方的只有寥寥几人罢了。

    “可惜,这个叫陈枫的家伙虽然真气充足,但是显然修行的时间并不长,出手之间的招式还是太生硬了,而且似乎也沒有专门修炼过攻击秘法,要不是有一些厮杀的经验,恐怕早就落败了。”花流风只是随意看了看就看出了陈枫的状态。

    这些情况陈枫自然也明白,自己进入秘境期根本就沒有多少时间,而赵海则是在秘境期不知道沉淀多久,修炼的法诀也不知道有多少套,更重要的是赵海是一个单纯的剑修,攻击力强大的剑修。

    而陈枫进入太乙门之后似乎连一门法诀都沒有修炼,至于长生真经中的攻击秘法则需要高深的修为才能发挥出來。

    不过陈枫却沒有一点慌张,反而是有些兴奋,因为陈枫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压力和磨练,只有这样才能更快的进步。

    面对赵海连绵不绝沒有破绽的剑术陈枫感觉到了强大的压力,但是陈枫心中却更加欣喜,沒有压力就沒有进步,这一段时间陈枫在真传大殿听了一套套的修炼理论,现在正是需要磨合验证的时候。

    哪怕压力再大,陈枫也是寸步不让,竭尽全力死死挡住赵海的攻击。

    叮叮叮叮叮!

    不断的撞击声就好像是从铁匠铺中传出來的打铁声,中间甚至沒有过多的停顿,两人打得激烈,周围的修为依然在不断的后退着。

    要知道两人手中的长剑可都是宝器,相撞之下产生的威力越來越强,坚硬的地面更是不断的有碎石块激射出去,留下一个个小洞。

    “啧啧,好精彩的打斗,这两人是谁啊?”这时候又有修士从天而降,很明显这些人是被这里的打斗吸引过來的。

    “其中一人似乎是赵海,另外一人是谁啊,咱们精英弟子中好似沒有这一号人物?”

    赶來的修士越來越多,而且大部分都是精英弟子,一些人不了解情况,于是开始询问其他人。

    “陈枫,真传弟子,不会吧,有这么厉害的真传弟子?”

    “陈枫,不是从仙山中出來的家伙吗,听说得罪了光明会,现在又和赵家对上了,真是胆大,应该有一些后台吧。”

    整整一炷香的时间,两人之间的拼斗不但沒有松懈,反而越來越激烈起來,两人体内已经有风雷之声传了出來,这是体内真气流淌过速造成的。

    其实赵海则是有苦说不出,本來赵海以为一上來就能搞定陈枫,而且动手的时候自己也确实占据了上风,但是也只是占据上风而已,想要击败对方却有些难度。

    随着两人交手的次数越來越多,赵海心中更加的憋屈郁闷了,击败陈枫不仅仅是有难度了,赵海甚至感觉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这种高强度的交战是最消耗力量的,一炷香之后两人之间的拼斗开始升级,赵海已经竭尽了全力,但是依然不能把陈枫压倒,感受着体内剧烈消耗的真气赵海心中开始有些急躁了。

    嗖嗖嗖嗖!

    赵海已经把实力发挥到了顶峰,顿时把陈枫逼得退后了几步,几道剑气闪过,陈枫身上的法衣立刻被切开,一丝丝血迹从伤口中流淌了出來。

    陈枫浑然不在意,这种小伤口对于陈枫來说甚至连皮外伤都算不上,面对赵海的狂暴攻击,陈枫不断的后退,沒退一步,地面都轻微的震颤一下,这是陈枫把赵海施加在自己身上的压力转移到了地下,同时吸收大地之力來加强自己的防御。

    处于下风的陈枫一边后退一边在脸上挂上了一丝微笑,因为陈枫已经感觉到赵海的实力也到了顶峰,主要自己能挡住这一轮攻击,那么处于下风的就该是赵海了。

    “这家伙的真气怎么这么充足,到现在还沒有枯竭?”赵海心中暗暗着急,出手更加的猛烈,想要拼尽全力打败陈枫。

    “竟然会出现这种情况,有趣有趣。”花流风脸上露出古怪的笑容。

    一开始大家都认为陈枫会输,但是这么长时间过去,陈枫虽然处于下风,但是却沒有落败,不由的开始议论起來。

    “陈枫应该要落败了吧,你们看他一个劲的后退,快逃顶不住了。”

    “赵海果然厉害,剑术真是犀利。”

    “切,秘境第九层的修士用了这么长的时间都沒有收拾掉一个秘境第四层的修士,这次赵海可要丢大人了。”

    “不对,我看赵海不一定能胜。”

    “不会吧,赵海已经占据了绝对的优势。”这人说完之后立刻睁大了眼睛,张开了嘴巴说不出话來。

    因为场中的情况再度一变,不断后退的陈枫忽然稳住了身形,任凭赵海狂风骤雨的攻击都不再后退一步,相反赵海的攻势则是渐渐慢了下來,身上的气势也越來越弱。

    “赵海体内的真气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但是这个陈枫身上的气势却越來越强,这也太夸张了吧。”花流风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事情。

    不光花流风吃惊,在场的修士又有几个不吃惊的,因为两人的比斗再度发生了变化。

    感受着赵海的攻击开始减弱陈枫就知道该是自己出手的时候了,双脚重重一顿,大地猛的震颤,一股淡黄色的土之力快速把陈枫包裹起來,同时陈枫身上的战意越來越强,手中的浩然真罡剑也被压抑到了极点。

    叮!

    这一次的碰撞声更加的清脆,两人的长剑猛的分开,陈枫一动不动,赵海却身形微微一晃。

    陈枫感觉体内的血液开始燃烧,手中的浩然真罡剑也更加的兴奋,大地之力源源不断的涌进体内,令陈枫身影更加的稳固。

    叮!

    两柄长剑再度撞在一起,陈枫依然是身形不动,赵海却直接退了一步。

    陈枫猛的踏前一步,手中长剑再度挥出,快如闪电,刚猛绝伦,此时陈枫似乎已经明悟了一丝长生剑的剑意,锋利,霸道,刚正。

    蹬蹬蹬!

    两剑相撞,滚滚如潮的力量传递到赵海身上,赵海脚步摇晃,一口气退了三步,脸色涨得通红。

    嗖!嗖!嗖!

    陈枫沒有给赵海恢复的功夫,一剑快过一剑,一连三剑对着赵海攻击过去,赵海全都挡住了,但是长剑传递过來的压力却令自己不断的后退着,尤其是最后一剑,威力更是强大,两剑相撞的时候,地面都裂开了一道道裂缝。

    嘭!

    赵海双脚离地,倒飞起來,滑行出数十米才翻了个跟头站了起來,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发带断裂,头发披散着,狼狈之极。

    “只有这么一点实力吗?”陈枫伸指弹了弹手中的长剑,感觉有些不过瘾。

    哗!

    在场的修士全都哗然,沒想到赵海竟然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真传弟子打败了,而且败得沒有丝毫取巧。

    “哎!”

    花流风叹了一口气,本來想着几天之后想要和赵海比斗一场的,现在看來已经沒有了必要。

    赵海落败,跟着赵海一起來的修士更加不敢动手,连赵海都败了,他们上去更加是自取其辱。

    “以后不要再來纠缠我,我來太乙门是为了修炼,可不是陪着你们玩耍的。”陈枫说着招呼罗波一声,然后转身离开。

    “哪里走,你以为你赢定了吗?”赵海气急败坏的喊道,一道利剑形状的虚形光刃离体而出,对着陈枫后背斩去。

    “小心,是灵魂之刃。”花流风第一个大叫起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