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五章 拔剑

    啪啪啪啪啪!

    吞天吸纳术和吞天魔功在陈枫的控制之下再度碰撞在一起,这一次陈枫不光是吐血那么简单了,体内经脉竟然一连串的爆裂起來,一些严重的地方经脉更是直接断开。

    感受着体内严重的伤势陈枫双眼中恢复了一丝清明,沒有继续冲击,而是深吸一口气开始修复体内的伤势。

    长生真气流传,断开的经脉立刻连接起來,等长生真气流传三遍的时候,陈枫体内断开的经脉已经恢复如初,就连体内的混乱都平复了下來。

    “再來。”陈枫一咬牙,继续尝试,这一次陈枫沒有直接碰撞,而是用两种法诀慢慢的靠拢,同时灵魂之力全开,仔细的观察着体内的一举一动,想要找出一个可以融合的办法來。

    但是这一次的尝试依然沒有成功,陈枫再度吐血连连。

    塔实在是看不过去了,就要出手阻拦。但是这时候长生塔第一层忽然出现一个中年人。

    一身青衣,身形修长有力,面容俊朗刚毅,双眼宛如星辰,正是一直隐藏在陈枫识海中的‘涯’。

    “塔,好久不见,你止恢复到这种程度吗,太让我失望了。”涯的声音依然是那么温厚,充满了磁性。

    见到涯出现,长生塔立刻就是一阵震动,但是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哼!我被打成了这个样子,相信你现在也好不到哪去?”塔的声音虽然有些冷淡,但是其中的激动之意却怎么也掩饰不住。

    “不错,我的修为也不是一时半会可以恢复的,但是却比你强太多了,尤其是最近一段时间我感觉到了本体传來的意念,显然本体已经恢复到了一定的程度。”涯笑着说道。

    “哼,说这么多干什么,这小子正在干傻事,要是不阻拦,后果可是很严重的。”塔的声音充满了急迫。

    “哦,你竟然这么关心这个小家伙,倒是出乎我的意料。”涯笑道。

    “不过我建议你不要去打扰他,修炼的道路要靠自己去走,方向也要靠自己去把握,你现在就阻拦了他,那么这小子的勇气以及进取之心就会失去锋锐之意。”涯淡淡的说道。

    “要是锋锐太强,也容易折断,对以后的修炼依然会有影响。”塔反驳道。

    “哼,要是这小子连这点小挫折都过不去,那么也不配做我的儿子。”涯的声音忽然变得冷厉高傲起來。

    “你不要忘了,当年那场大战,这小子灵根已经损坏,修行的天赋甚至连个普通的修士都比不上,要不是我当时打进了他体内一股长生真气,到现在这小子还是一个废材。”塔针锋相对,冷笑连连。

    “哼,要不是那一道雷电,你恐怕现在还在沉睡吧,再说修行的天赋并不是更为高手唯一的条件,作为一个修士,最重要的是要有一颗强者之心,我相信我的儿子肯定会成长起來。”涯说到最后脸上再度露出一丝宽厚的笑容。

    “算了,既然你这样说的话那我就不管了,反正这家伙是你儿子。”塔嘟囔道,似乎不想再和涯争论。

    “不过当时大战的结果?”塔想了想再度问道。

    “长生殿永远不会衰败。”涯的声音很沉稳很坚定,似乎自己说出來的话就是事实。

    塔不再说话,当然一战连自己都破损成这个样子,想來长生殿也好不到哪里去。

    此时陈枫依然在尝试,不过力度再度减弱下來,毕竟陈枫可不是自虐狂,一开始也是受到魔气和心魔的侵蚀造成的,现在陈枫恢复了平静之后就开始聚精会神的研究分析这两种法诀的细微之处,想要找到可以融合的办法。

    不断的受伤不断的尝试,三天的时间很快过去了,陈枫一直沒有放弃,依然在小心仔细的修炼着。

    “哼,这小子和你一样,修为不怎么样,却有着一个倔脾气。”塔忍不住说道。

    “呵呵!”涯笑了笑并沒有说话。

    十天的时间过去了,九十九条小溪已经干枯了一半,剩下的一半眼看着也要被长生塔吸干,此时陈枫依然安静的修炼着,在修炼的过程中,陈枫体内的经脉不知道爆裂了多少次,可以说陈枫一直处在一种疼痛难忍的折磨之中。

    但是最终陈枫还是坚持了下來。

    两种功法依然沒有融合,但是吞天魔功和吞天吸纳术却最终进阶了,而陈枫同时也明白,凭自己现在的修为和境界想要把这两种功法融合起來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幸好吞天魔功和吞天吸纳术同时进阶,也令陈枫高兴之余慢慢放松下來,于是开始收功。

    等陈枫收功重新站起來的时候石台周围的魔灵泉已经被长生塔吸收的干干净净。

    “可恶,这些魔灵泉都是我用來恢复力量的,竟然被这小子全都收刮干净了,不过不要紧,等会这小子还会连本带利的飞我吐出來,先让这小子得意一段时间。”雷吾霸眼中闪过无限杀机。

    “好了,小家伙总算是有些收获,我也该继续沉睡了,希望这小子能一直走下去,而不是需要我的帮助。”涯说着身形开始渐渐变淡。

    “哼,就凭你现在这个情况,能帮些什么忙?”塔鄙视道。

    涯沒有说话,身形变淡然后消失不见,重新隐藏在了陈枫识海之中。

    “塔,现在开始收取这把剑了吧?”陈枫问道。

    “当然可以,你现在动手吧?”塔笑着说道。

    陈枫有些迟疑,刚才被打飞的那一下自己可不好受,现在再动手,会不会再发生那样的事情。

    “呵呵,放心吧,一把圣器级别的破剑而已,有我出手,简直就是小意思。”塔傲然说道。

    陈枫点点头,不再多想,大步走上前出,一咬牙伸手握住了剑柄。

    看到陈枫握住了剑柄,漂浮在半空中的雷吾霸立刻激动了起來,双眼紧紧盯着陈枫的一举一动,这可是关乎自己自由的一刻,自己已经被封印了多少年了,这次一定要成功,一定要脱困。

    雷吾霸在心中不断的呐喊着。

    在陈枫握住剑柄的一瞬间,一股强横的雷罡之力迅雷一般对着自己击打过來。

    “不好!”

    陈枫心中一惊,雷罡之力速度太快,自己根本就沒有时间松手,正要张嘴惨叫的时候忽然感觉这一股雷罡之力竟然温顺的钻进了自己手臂之后消失不见。

    “呼!是塔出手了。”陈枫松了一口气。

    这时候一股强大的气息从陈枫身上一闪而过,正要再度发动攻击的长剑立刻安静了下來,一股恐惧臣服的念头传进了陈枫脑海之中。

    “快拔出來。”塔沉声道。

    陈枫來不及多想,手臂一用力,一把寒光闪闪的三尺长剑出现在了手中,黑色剑柄,流畅的剑身,寒意四射的尖峰,虽然卖相不错,但是陈枫却感觉是握着一把普通的长剑。

    咔嚓!咔嚓!咔嚓!

    就在陈枫打量这把长剑的时候,脚下的石台插剑之处开始出现一道道裂纹,而且还在不断的往四周蔓延着。

    “快走,这是一把封魔剑,一旦拔出,封印在此地的魔王就该出世了。”塔说道。

    “好!”

    陈枫身形一展,立刻窜上了高空,就在陈枫想要快速离开此地的时候,雷吾霸身形一闪就挡在了陈枫面前,同时伸手对着陈枫抓去。

    “小子,你给我留下吧。”雷吾霸说着就哈哈大笑起來,自己这一次终于脱困了。

    “哼,忘恩负义的东西,就知道你会出手。”陈枫说着挥手对着雷吾霸就是一剑斩去。

    看到陈枫手中的封魔剑雷吾霸本能的后退,这时候一股强大的气势忽然从陈枫身上绽放出來,一股强劲之极的力道从陈枫体内激射出來,急速旋转着重重击打在了雷吾霸身上。

    啪!

    一声脆响,雷吾霸身上出现了数不清的裂缝,双眼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你!”雷吾霸只來得及说出一个字,身躯就猛的炸开。

    并沒有血肉乱飞的场面,而是混乱的能量不断的往四周飘散着,但是紧接着一股吸力从陈枫身上散发出來,这些混乱的能量一丝不漏的被长生塔吸收的干干净净。

    “可惜只是一个分身,连塞牙缝都不够。”塔有些遗憾。

    “要是不过瘾,你可以等着下面被封印的魔王出來,要是吞噬掉,应该能给你增强一些力量吧。”陈枫笑道。

    “哼,臭小子,不要说风凉话,现在咱们要用最短的时间离开这个空间,不然咱们都会完蛋。”塔冷声道,然后直接破开空间,开始穿梭空间。

    一次穿梭就到了百里之外,塔并沒有停顿,开始继续穿梭,而且还是一连窜的穿梭。

    等陈枫在塔的力量之下穿梭出两千里之外的时候,一声闷吼从后方传了过來:“小小人类,竟然敢毁我分身,不可饶恕不可饶恕。”

    声音一开始只是很沉闷,但是最后竟然越來越大,就好像成千上万的雷团对着陈枫滚滚而來,最后变得惊天动地,整个试炼之地都充满了魔王的强大气息。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