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九章 找上门去

关灯
护眼
    “要不咱们赶紧离开门派,出去躲一段时间吧,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我感觉心中惶惶的。”马原皱着眉头说道。

    “我有个建议,咱们加入光明会吧,前一段时间光明会不是有人在拉拢我们吗?要是有光明会罩着,咱们的情况应该会好些吧?”刘凯说道。

    “嘿,你不要忘了,陈枫这家伙连长老都不怕,而且对方还是赵家的人,我当时就知道陈枫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都怪当时咱们的嫉妒之心太强了,其实想想,要是咱们不把这件事说出去,不就什么事都沒有吗?”马原说道。

    “算了,现在还是不要说这些了,按你说的,咱们先离开太乙仙山,出去找地方躲个三年五载再回來,像陈枫这种级别的高手应该不会那么记仇吧。”刘凯点头同意。

    “哎,嫉妒之心真是严重啊!”陈枫的声音从上空传來。

    “陈枫,是陈枫來了。”马原和刘凯大惊,第一时间后退,然后拿出兵器准备遇敌。

    面前空间一震动荡,陈枫出现在两人面前,脸上挂着冷冷的笑容。

    “呵呵,有些人真是狼心狗肺啊,说起來咱们也是伙伴,更在一起战斗过,当时在人魔试炼场中要是沒有我,你们恐怕连命都沒有了,就是看不过别人身上有好东西,眼红别人手中的宝物,自己得不到也要让别人不好过是吧,看到我忽然出现,你们是心中后悔呢,还是心中在咒骂呢?”陈枫冷笑着对着两人逼去。

    “陈枫,这件事是我们错了,大家都是同门,你放过我们,以后我们会感激你的。”马原大叫道,连连后退。

    “会感激我,我看是出卖我吧,我今天不会杀你们,毕竟咱们是同门,而且你们还是精英弟子,这可是大罪啊,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要是不给你们一点惩罚,以后我陈枫还怎么在门派混。”陈枫身形一晃就到了两人面前,伸出手掌按在了两人头上。

    “拼了。”马原和刘凯同时对着陈枫攻击过去,两柄极品法器长剑同时斩在了陈枫身上。

    就在两人惊喜的时候却发现长剑所及,就好地斩在了似软似硬的皮甲上面,陈枫身上连一丝印记都沒有留下,接着两人就感觉体内的真气还有灵魂之力开始乱窜,不断的被陈枫手掌吞噬掉。

    “啊,这是什么功法,竟然能吸收我们的力量,这是魔功,陈枫,你修炼的是魔功,赶紧放开我们,不然会把自己撑爆的。”马原大叫道。

    “哼!”陈枫冷哼一声,随后一挥,就把两人仍在地上,就刚才短短的时间内,陈枫已经吞噬了两人一半的力量,其中包括灵魂之力,马原和刘凯短时间内别想恢复。

    “可惜,这两人力量太弱了,对我的帮助不大,不过这两人好歹也是凝练出周天之力的修士,聊有胜无吧。”陈枫淡淡道,随后不再理会两人,转身走了出去。

    两个小角色,现在又被自己打废了,以后也对自己构不成什么危害。

    看着陈枫离去的背影,马原和刘凯有些垂头丧气,陈枫虽然沒有杀两人,但是却比杀了两人还要难受,体内空荡荡的,一股股虚弱感传遍了全身,两人知道,要是沒有灵药,就靠着两人慢慢修炼恢复,不知道要到猴年马月的,而且还会影响以后的修行,要是实力恢复不过來,很快就会被后面的弟子挤下來,想一想以后的局面马原两人连死的心都有了。

    “下一处,泽飞,不知道这家伙在干什么,哼,我出了事这家伙一直沒有露面,看來应该也有问題。”陈枫心中暗道。

    泽飞住的地方稍微远了点,陈枫飞了一炷香的才赶到,这一次陈枫沒有直接进入,而且停在了高空中。

    “嘿,这个泽飞修为只是一般,但是所住地方的禁制却是天人境修士布置出來的,这中间肯定有些事情。”陈枫笑道。

    陈枫四下里看了看,凭自己的实力想要破开眼前的禁制倒是沒有问題,但是却会惊动山峰中的修士。

    无奈之下陈枫只好向塔求助。

    “这种小禁制是天人二层的修士布下的,想要进入简直就是小儿科。”塔随意说道,随后陈枫就感觉一股奇异的力量从长生塔中激射而出,面前的禁制遇到之后纷纷消融,悄无声息的一条通道显露了出來。

    陈枫一边前进一边暗道:“早知道就购买一些高阶破阵灵符了。”

    虽然大家都是精英弟子,但是陈枫发现,泽飞住的地方却比自己的住处好出了太多。

    首先,这里的灵气要比自己所在的山峰充足,山势也更加雄伟,花草树木,地势布局,飞禽走兽,飞泉流瀑等一些方面都能看出,眼前的山峰确实不凡,只好在精英弟子中算是不错的存在了。

    “难不成泽飞平时比较低调,其实这家伙还是有后台有实力的,不过我看起來却又不怎么像,算了,不想这么多了,还是先进去看看再说吧。”陈枫暗道。

    这一次陈枫早就在身上贴满了隐身符,找到一处建筑慢慢潜伏进去,沒多久陈枫就发现了泽飞的行踪位置。

    陈枫神念慢慢注入手中千寻境中,顿时千寻境中先是灵波绽开,接着开始出现一幅画面,一件房屋之中,一群修士围着一张紫檀木桌子团团而坐,正在谈论着什么。

    陈枫瞳孔一缩,然后笑道:“沒想到竟然能看到这么多熟人。”

    除了陈枫要找的泽飞之外还有赵权、赵海,天人境修士贺天、马俊,这些人全都和陈枫有过过节。

    “啧啧,竟然这么巧合,沒想到这些家伙竟然全都聚在一起了,不用问,肯定是因为我的原因。”陈枫心中冷笑。

    陈枫伸指对着镜面一点,断断续续的声音从千寻镜中冒出,还沒有散开就钻进了陈芬耳朵中。

    “泽飞,你怕什么,你现在已经加入了光明会,而且有我们赵家罩着你,给陈枫十个胆子也不敢來找你的麻烦。”赵权一脸冷笑的说道,陈枫有些惊讶,上次赵权被自己打伤,现在不仅伤势恢复,就连境界也提升了一层,现在已经是秘境第七层的修士了。就连一边的赵海也渡过了雷劫,现在已经是天人一层的核心弟子。

    “赵海的修炼天赋还算不错,能突破天人境很正常,这个赵权肯定是服用了药物,不愧是有后台啊。”陈枫心中想道。

    “可是我听说连赵长老都沒有把陈枫拿下。”泽飞的脸色有些难看,和马原刘凯两人一样,嫉妒羡慕之余泽飞把陈枫身上有圣器的消息泄露了出去,而且泽飞脑袋要比马原两人活络,早就暗暗的加入了光明会,而赵权和赵海则是后來找上门來的,这两人來了之后也是详细的打听陈枫的事情。

    “哼,当时赵长老是因为接到了其他长老的传音才走的,你以为赵长老擒拿不下陈枫吗,一个个小小的秘境期修士罢了。”赵海冷笑道。

    随后赵海又把目光看向贺天和马俊:“呵呵,听说两位师兄也和陈枫有些过节?”

    “不错,当时这小子刚从仙山中出來的时候对我们出言不逊,要不是神行真人拦着,但是我就把他擒拿了,谁知道短短时间之内,陈枫的修为竟然增长这么快,据我的猜想,这小子在仙山中肯定是得到了一些好东西,那件圣器也许就是在其中得到的。”贺天说道。

    “真是奇怪,这些会长大人们怎么都沒有动静,难道他们对圣器沒有想法吗?”赵权在一边说道。

    “也许他们不相信陈枫身上真的有圣器吧?”赵海说道。

    “这倒不是,嘿嘿,包括我们的会长大人在内,光明会、雷罡会、天元会、七杀会,这些会长大人哪一个不是心高气傲之辈,连这些会长都不愿意动手,更不要说太乙堂、天人堂这几个前几名的团体了,或者说这些会长手中就有圣器也说不定。”贺天冷笑道。

    “呵呵,贺师兄,你也算是李会长的心腹了,难道不知道李会长手中有沒有圣器?”赵海笑着问道。

    “呵呵呵呵,这是机密,我可不能乱说。”贺天打着哈哈说道。

    “各位师兄,那我的事情?”这时候泽飞忍不住插嘴道。

    “放心吧,这里的山峰周围都被我们布下了禁制,就是陈枫來了也闯不进來,要是你还不放心,你可以收拾收拾,到我们光明会所在的地方居住,我晾陈枫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前去找麻烦。”贺天笑道。

    “那就多谢贺师兄了。”泽飞松了口气,同时心想着自己现在也是光明会的成员了,对方肯定会庇护自己,等自己渡过雷劫,晋升核心弟子,就不用在惧怕陈枫了。

    “那好,咱们现在就走吧,正好我还有些关于陈枫的事要问个清楚。”贺天说着站了起來。

    “哈哈,各位这么急着离开干什么,还有这位贺师兄,你不是有事要问吗,好啊,直接问我就好了。”陈枫大笑着出现在众人面前。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