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章 超强防御

关灯
护眼
    “陈枫!”看到陈枫出现,赵权和泽飞同时惊呼出声,其他人则是戒备起來,等看到陈枫只是一个人出现的时候众人又放下心來。

    “陈枫,你來干什么?”贺天冷声问道。

    “哈哈,这话问的好,我來干什么,泽飞,你说我來干什么?”陈枫笑着把目光看向泽飞。

    “这个,这个。”感受着陈枫逼人的目光泽飞有些心慌,这时候泽飞忽然间想起在人魔试炼场中陈枫和魔人战斗的场面,再想想听到的陈枫和长老动手的传闻,泽飞心中开始恐惧了。

    “泽飞,我真是沒有看出來,你竟然还有这种本事,周围山峰的禁制简直是高深莫测啊,我都差点沒有进來,我看你应该是下了很大的本钱吧?”陈枫说着对泽飞走过去。

    看着陈枫压迫过來,泽飞心中暗暗惊慌,不由的往贺天身边靠了靠,这才想起自己身边可是有几位天人境修士的,而陈枫再厉害也只有一个人。想到这泽飞强自镇定了下來。

    “陈枫,我们还沒有去找你,你到自己送上门來了。”这时候赵权咬牙切齿的跳了出來。

    说起來陈枫最看不起的就是赵权这种人,其实陈枫感觉自己和赵权之间也沒有什么仇恨,要是当时赵权沒有那么嚣张的话,甚至连冲突都不会有,但是后來赵权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找自己麻烦,而陈枫因为估计对方背后的势力又不能斩杀对方,于是陈枫感觉很是恼火。

    “呵呵,沒想到这里还有一些熟人啊。”陈枫停下脚步看着赵权笑道。

    “赵权、赵海、还有这边两位天人境的前辈看起來也很眼熟啊,哦,我想起來了,当时我刚从流云仙山中出來的时候,好似遇到了一条疯狗,看起來和你长得蛮像的,哈哈哈哈。”陈枫说的话很是讽刺,最后更哈哈大笑起來。

    “小子,看來你今天是活腻了。”贺天咬牙道,心中也开始怒火燃烧起來,一个秘境期的小辈竟然敢当面辱骂自己,自己就是出手击杀他,门派中也不会有人说什么。

    “好机会,这可是个好机会,杀了这小子,把他身上的东西全都抢过來。”一个念头在贺天心中升腾了起來。

    感受着贺天身上传來的杀机,陈枫嘿嘿一笑,并沒有紧张,而是说道:“不急不急,一个个來,反正我今天有的时间。”

    说到这陈枫脚下流光一闪,磁极穴中的流光盾震动起來,陈枫一晃身就到了泽飞面前。

    “你!”泽飞已经,刚要反抗就感觉全身一紧,被陈枫抓住了,接着体内的力量开始快速的往外喷涌,酸麻疲软恐惧的感觉涌遍了全身。

    啪!

    陈枫一松手,泽飞摔落在地上,就在刚才,泽飞体内的力量已经被陈枫吸收了一半。

    “啧啧,在感觉上吞天魔功要霸道一些,但是却不如吞天吸纳术來的绵延有力。”陈枫体会着两种功法的区别。

    “你竟然真的动手,好好,今天谁也救不了你,我劝你一句,你现在束手就擒还來得及。”贺天上前冷笑道。

    “束手就擒,你在说笑吧。”陈枫笑道,然后身形一晃,再度出现在赵权面前。

    “你敢。”赵海反应也是极快,快速出剑上前对着陈枫劈去,剑身上雷光闪烁,竟然是天雷之力。

    陈枫沒有理会赵海的攻击,直接伸手把赵权抓在手中,众人中赵权的修为最弱,就连泽飞都比不上,被陈枫抓住之后依然在大声喊叫。

    嘭!

    长剑夹杂着毁灭雷电重重的劈在陈枫身上,陈枫身形不动,安然无恙,赵海的攻击就好像只是挠痒痒一般,陈枫丝毫无损。

    “怎么可能。”赵海心中大惊,却沒有后退,手中剑光炸开,直接把陈枫笼罩起來。

    陈枫正在吞噬赵权体内的力量,浑然不在乎击打在身上的上百道攻击。陈枫心中有些不屑,自己可是炼化融合了一件九品宝器护身甲衣,要是赵海能破开自己的防御那才是见了鬼呢,也幸好陈枫现在修为不够,要不然开辟出护身甲衣之中的冰火之力,在对方攻击的时候直接反弹过去,那么刚才那一下赵海就会被反震成重伤。

    “啊!哥,快來救我,我的力量在消失,这家伙是恶魔,是魔鬼。”赵权惨叫的声音不断的在屋中回荡着。

    这一次陈枫沒有手软,赵权体内的力量被陈枫吞噬的干干净净,经脉已经干瘪,就连识海也已经干枯,沒有一丝灵魂之力,只有一些意识在不断的飘荡着。

    “够了沒有?”陈枫一挥手,把赵海的长剑抓在手中。

    空手抓住了赵海的长剑,一边的贺天和马俊全都惊呆了,不管怎么说,赵海也是渡过雷劫的天人境修士,而手中的长剑也是一品宝器,现在竟然连陈枫的肉身都破不开,而陈枫还只是一个秘境期的弟子,这种事已经超出了两人的想象。

    “渡过雷劫的修士,不错。”陈枫手掌猛的一震,把长剑夺了过來,然后收进长生塔中,接着陈枫上前重重一拳,把赵海砸的连连吐血。

    接着陈枫快速上前,再度把赵海抓在了手中,同时吞天魔功也施展开來。

    “动手。”贺天和马俊终于忍不住了,同时对着陈枫攻击过去。

    “大光明掌。”

    “破甲黑拳。”

    一只闪烁着耀眼光泽的巨大手掌,还有一个漆黑的大型拳头同时重重的轰击在了陈枫身上。

    以两人的实力,这两股攻击轰击下來,就是一座小山也能轰平了,但是落在陈枫身上,却连一些涟漪都沒有泛起,两人只感觉打出的力量尽数倾泻到陈枫身上,但是陈枫就是出其的沒有一点事。

    “不好,这家伙身上肯定穿着护身甲衣,而且还是高级货。”贺天叫道。

    “用兵器。”

    “破甲铁山矛!”

    “光明剑术!”

    一白一黑两条怒龙一般的攻击再度对着陈枫攻击过去,此时陈枫依然在吞噬赵海体内的力量,毕竟赵海是天人境的修士,可不想赵权那种货色,眨眼之间就能把体内力量吞噬一空。

    于是陈枫被贺天两人的攻击打中,而且打得抛飞起來,直接把厚厚的墙壁打穿,然后到了外面,把整个小院子砸成了一片狼藉。

    “打中了。”

    “不会直接把这小子打死了吧?”

    “哼,打死又能怎么样,这小子跑來挑衅我们,就是打死了,难道还会有人找我们的麻烦不成。”

    “走,去看看。”

    此时小院中多出了一个大坑,陈枫拍拍身上的灰尘,安然无恙的从大坑中走了上來,手中依然提着赵海,只不过此时赵海已经昏迷了过去。

    “你们两人够狠的,也不怕把这家伙干掉了。”陈枫提着赵海直接扔在了地上,本來陈枫想要把赵海体内的力量完全吞噬掉的,但是现在被打断了,只是吞噬了一半的力量。

    “你怎么可能会沒事,你身上到底是什么宝衣?”贺天脸色有些紧张,心中的贪婪已经消失,刚才那一下虽然不是自己的最强攻击但也差不多了,但是依旧不能破开陈枫的防御,这可怎么打,光凭这一点陈枫就已经处于了不败之地。

    “你们不是一直在说我身上有件圣器吗?”陈枫冷笑道,一挥手血魂出现在了手中。

    “难道你身上的甲衣是圣器?”贺天和马俊两人脸色难看到了极点,要是这样的话,除非两人手上也有圣器,不然肯定破不开陈枫的防御。

    “贺天,咱们还是走吧。”这时候马俊已经有了退意。

    贺天也是有些矛盾,要是就这样走了,丢人不说,而且什么也得不到,要是不走,却又拿陈枫沒有办法。

    不过就在贺天沒有拿定主意的时候陈枫的攻击已经到了,血色长矛的速度比以前快了将近一倍,眨眼间就到了贺天面前。

    “小心点,不要走神。”马俊手中的破甲铁山矛挡住了陈枫的攻击。

    但是强横的力量依然冲击的马俊连连后退,要不是马俊借后退來缓解身上的压力,恐怕手中的长矛都要拿不住掉落在地。

    嗖嗖嗖嗖!

    陈枫脚步不断的漂移,身形飘忽不定,只有一道道血色残影对着马俊和贺天攻击过去。

    这两人都是天人两层的修士,对于陈枫來说是刚刚好的两个陪练对象,反正自己有护身甲衣护身,只要不断的拿出手段进攻就可以了,肯本不用担心防御的事情。

    贺天和马俊有心想退,却又被陈枫缠住,更重要的是陈枫根本不管自己的防御,只是拼命的进攻,浑然一种两败俱伤的打法,短暂的交手之后贺天和马俊竟然被陈枫逼得连连后退,其中有几次两人的攻击落在陈枫身上,但是陈枫却连层皮都沒有破开,而陈枫则是趁机在马俊和贺天身上划出了两道血痕,这种打法令贺天两人郁闷憋屈不已。

    只是数个呼吸的交手,泽飞的院落已经被完全轰平,三人打斗所过住处,不管是岩石还是树木,或者是布置在四周的禁制纷纷被摧毁,破坏一空。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