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八章 回到黑源城

    看到三人求饶陈枫冷哼一声,不再催动镇魂咒。

    “呵呵,说起來我还不知道你们怎么称呼呢?”看着三人陈枫忽然笑道。

    听了陈枫的话之后妖刀骑士三人不由的想要吐血,心中暗叹早知道是这个情况,当时说什么也不答应贺天的邀请了,要是被高人前辈收服三人心中还不是那么难受,可是现在却落在了一个秘境期的小屁孩手中,更加难受的是还反抗不得。

    “我是七十二洞府的**洞主,那个用毒的是毒罡洞主。”**洞主首先开口说道。

    活下來的三人中,**洞主受伤最重,先是使用心灵幻术被陈枫挣开,灵魂受到了重伤,后來又种了陈枫的镇魂咒。

    七十二洞府有七十二洞主,修炼界传闻全都是穷凶极恶之辈,这些人心性残忍,和一般的仙道修士不同,一旦有危险,就回无所不用其极的保护自身,只要能保住性命,甚至可以出卖一切。

    **洞主虽然是一介女修,但是对于眼前的情况却比另外两人看的真实和透彻,既然暂时无法反抗,那么还是顺从的好,至少可以免受一些苦头。

    “大家都叫我妖刀骑士。”

    “驱兽真人。”

    妖刀骑士两人咬着牙说道。

    “妖刀骑士,驱兽真人,啧啧,咱们可是老熟人了。”陈枫忽然笑道。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妖刀骑士冷声问道。

    “嘿嘿,还记得当时黑源山脉之中的树精吗?”陈枫笑着说道。

    “树精!”妖刀骑士想了想,后來双眼一亮,想起了当时抢夺树精精华的情况。

    “不错,确实有这件事,可是这又和你有什么关系?”妖刀骑士冷笑道。

    “你不认识我也是应该的,当时我只是一个不入流的小修士,距离秘境期还有很大一段距离,当时你骑着这只黑虎,我在书上躲着,呵呵,当时这只黑虎只是一道眼神就差点把我击杀,说起來我还应该感谢你当时放过我呢,不过你当年距离天人境也有一段距离,看來这些年应该是有奇遇啊。”陈枫笑道。

    妖刀骑士听了之后并沒有说话,虽然想起了当时在黑源山脉中的情况,但是却根本想不起有陈枫这个人。

    “呵呵,最令我吃惊的就是这位驱兽真人了。”陈枫把目光看向了驱兽真人。

    “呵呵!”驱兽真人只是淡淡笑笑,不知道接下來陈枫会说些什么。

    “还记得当年黑源城和金石城之间的大战的事情?”陈枫笑着说道。

    “记得。”驱兽真人点点头。

    “当时你被崇明帝国的监察使打伤的事情?”陈枫笑道。

    “不错,有这回事。”驱兽真人再度点点头。

    “呵呵,我当时就是下方的一个小兵,你们可都是飞天遁地的修士,自然不会注意我这个小人物,要是当年你有这种实力,那么被打跑的就该是那个监察使了,啧啧,几年的时间,一连晋升数个境界,不知道驱兽真人遇到了什么仙缘?”陈枫笑着问道。

    “你当年也只是一个小兵,现在不是比我们还要厉害了。”驱兽真人反驳道。

    “两位看來还是沒有看清情势啊,我再说一遍,你们现在灵魂已经被我控制住,我甚至可以直接窥探你们灵魂之中的一切秘密,也可以把你们的灵魂完全炼化,成为的自己的力量。”陈枫冷笑道,然后释放出一丝灵魂威压,驱兽真人和妖刀骑士不由自主的跪在地上。

    感受到了莫大的屈辱,两人低声怒吼起來,但是也只能怒吼,因为灵魂深处的意志令两人无法反抗陈枫。

    “吼!”被镇压在一边的妖兽黑虎和嘶风吼看到主人受辱全都吼叫起來。

    “两只不错的大妖,要是再发出声音,我就扒了你们皮,挖出你们的妖核。”陈枫冷笑道。

    “陈枫,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能放过我们。”妖刀骑士大叫道。

    “放心,既然留下了你们的性命,我就不会再杀你们,你们要做的就是臣服于我,跟着我混要比你们以前更有前途。”陈枫笑着说道。

    “你想让我们作为你的奴隶,不可能,你还是杀了我吧。”妖刀骑士大叫道。

    “不错,以后你们就是我的奴隶,中了我的镇魂咒,你们就是想死都不可能,要是你们不听话,我会直接通过灵魂枷锁之术让你们变成一个傀儡。”陈枫淡淡说道。

    “见过主人。”这时候**洞主忽然拜服在地,脑袋低垂,恭敬之极。

    “起來吧,跟着我不会吃亏的,你们先在这里呆着吧,时间到了我会把你们放出去的。”陈枫说道。

    接下來陈枫开始处理其他几人的尸身,虽然是敌对,但是人死了,也要入土为安,陈枫挥掌在地上打出了一个深坑,把贺天等人的尸体扔了进去,当然了这些人身上的兵器和储物空间全都落在了陈枫手中。

    “正是缺少宝器的时候,这一次倒是有些收获。”陈枫心中暗道。

    要知道陈枫现在已经开辟出了二十一处穴窍,但是却只融合了七件宝器,虽然陈枫身上还有一些高阶宝器,但是这些宝器级别太高,并不适合陈枫现在炼化融合。

    这一次斩杀了贺天等人,也算是一笔不小的收获。

    处理完了这些事情之后陈枫就对着黑源城飞去,飞到一处小山谷边缘的时候陈枫忽然停了下來,漂浮在半空中一动不动。

    说起來就是在这个地方,雷电之力激活了长生塔,陈枫的道路出现了转折,令自己告别了废物的身份,一直走到现在。

    停了足足有两柱香的时间,陈枫脑海中浮想联翩,不断起伏,最后长叹一声,然后化为一道流光离开了此地。

    黑源城沒有什么变化,几乎和陈枫当时离开的时候一模一样,陈枫直接落在了黑源城之中,一条街的修士都被惊动了。

    “会飞,是秘境期高手。”众人纷纷往远处躲闪,生怕惹到了这位忽然出现的高人。

    “这人应该不是咱们黑源城的修士吧,我记得咱们黑源城中沒有这么年轻的秘境高手。”

    “咦,我怎么看着有些面熟啊。”

    “就你,算了吧,还想和这等高人拉上关系。”

    陈枫沒有理会周围众人的议论,而是不急不慢的在街道上行走着,回忆着自己以往在这里生活的一片片画面。

    不过很快陈枫就发现,自己当年除了被欺负还是被欺负,竟然沒有一点令人高兴的画面。

    “是陈枫,我认出來了,刚才那人是陈枫。”这时候终于有人认出了陈枫。

    “你是说是当年的那个废物?”

    “嘘,小声点,陈枫当时离开的时候就已经不是废物了,好像是被四大家族四大门派联手追杀走的。”

    “这么厉害,那么陈枫现在忽然回來,岂不是回來报仇的。”

    “有可能,坏了,陈枫既然有本事回來,那么肯定有把握抗衡整个黑源城,这一下黑源城又不平静了。”

    “管他呢,咱们只管看热闹就行了,反正我和陈枫当年沒有过节,不对,我记得你当年好像欺负过陈枫。”

    “不行,我要赶紧离开这里,去外面躲一段时间,要是陈枫看到我恐怕会想起以前的事。”

    沒多久陈枫就來到了铁剑门,此时铁剑门所有的弟子都如临大敌,一些长老更是急得团团乱转,关键时候,门主竟然不知去哪了,现在陈枫忽然上门,肯定是兴师问罪來了。

    看着挡在面前的数十名弟子,陈枫有些无奈的摇摇头,其实陈枫这一次回來并沒有恶意,只是想随便看看,顺便看看叶天现在过得怎么样,要是可以的话陈枫打算把叶天带去太乙门,毕竟叶天算是陈枫在铁剑门中的唯一一个朋友。

    “你们都让开吧。”陈枫淡淡说道。

    众人面面相觑,沒有人说话也沒有人退却。

    陈枫皱皱眉头,眼光一扫,众人就感觉全身一阵冰冷,灵魂深处泛起一股恐惧的念头,于是不由自主的往后退去,等这些人回來神來的时候陈枫已经不见了踪影。

    进了铁剑门之后陈枫速度很快,直奔自己以前居住的地方,可惜等陈枫赶到的时候的却发现眼前空空如也,以往的小院已经不存在了。

    陈枫眼光扫了扫,一挥手,不远处一名探头探脑的少年忽然腾空而起,还沒有來得及惊呼就发现到了陈枫面前。

    这种手段把这个少年吓得魂飞魄散,心胆俱裂,想要张嘴,却又发不出声音。

    “呵呵,不用害怕,我沒有恶意,我只是有些问題想要问你。”陈枫笑着说道,一挥手,一块法晶落在了少年手中。

    “这是灵石?”看着手中的灵石少年有些发呆,但是很快就回过神來,然后强自镇定的说道:“不知道辈要问什么?”

    “前辈。”陈枫心中嘿嘿一笑,沒想到自己也变成了前辈。

    “我想问一下这里的房子怎么沒有了?”陈枫指着面前的空地问道。

    “这里以前确实有一处院子,但是两年前就被拆掉了。”少年小心的回答道。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