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四章 长老团

关灯
护眼
    接下來一段时间,陈枫一直在山峰顶端修炼,一边打熬体内的力量一边琢磨着周天领域,只可惜陈枫虽然一直有那么一共模糊的感觉,但是一直沒有抓住,就好像面前有一层薄纱挡住了自己的视线,令陈枫有些急躁。

    “难不成非要等我打通秘境第八层的穴窍才能成功凝练周天之力,可是我明明已经感受到了领域之力。”陈枫心中忍不住想道。

    这一段时间塔很安静,有几次陈枫想要询问一些事情都沒有得到回应,看來长生塔吸收了世界本源碎片之后不仅力量提升了,似乎也恢复了一些记忆。

    这天陈枫正在修炼的时候,孙轩和罗波忽然前來拜访,陈枫知道两人肯定有事,于是从停止修炼,一挥手,山峰禁制打开一条通道,孙轩和罗波化为两道流光落在了陈枫面前。

    “呵呵,看來是打扰陈兄修炼了。”孙轩笑着说道。

    “沒什么,两位前來肯定是有事吧?”陈枫笑道,和两人已经很熟悉了,陈枫也沒有和对方客气,直接开口问道。

    “陈师兄,你最近一直在门派修炼,咱们太乙门发生了一件大事,你应该还不知道吧?”罗波立刻开口说道。

    “哦,大事,什么大事,是不是又有弟子从仙山中出來了,而且还带回了宝物?”陈枫笑着说道。

    “不是这种事,是门派中有两个天人境的修士被杀了。”罗波摇摇头说道。

    陈枫听了心中一咯噔,心想事情果然來了,于是笑着说道:“不就是两个弟子吗,难不成是掌教的儿子被杀不成。”

    “哎呦,陈兄,这话可不能乱说,要是被有心人听到了,可是能引來大麻烦的。”孙轩说道。

    “呵呵,这里不是沒有其他人吗,到底是什么人被杀了,事情很严重吗?”陈枫故意问道,脸上装作茫然的表情。

    “是贺天和马俊被杀了。”孙轩说道。

    “他们两个。”陈枫听了之后脸色顿时阴沉了下來。

    “陈师兄,这件事对你很是不利啊,很多人都知道你和他们两个有过节,而贺天和马俊被杀的时候还有人看到过你外出。”罗波有些着急的说道。

    “难不成有人认为是我杀了他们两人?”陈枫冷笑道。

    “咱们太乙门这么多人,自然有人会这么认为,而且恐怕还会有人找上门來,门派里更加会派人调查,我们知道陈兄一直在修炼,恐怕不知道这事,在得到了消息之后我们立刻就敢來了。”孙轩说道。

    “而且贺天和马俊也是光明会的人,光明会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罗波说道。

    “光明会会长很厉害吗?”陈枫忽然问道。

    “很厉害,非常厉害。”孙轩沉声问道。

    “相比赵龙如何?”陈枫笑道。

    “要厉害的多,几乎沒有可比性。”孙轩点点头。

    “光明会应该也有很多对头才是,再说贺天和马俊十有**是外出的时候被其他门派的修士或者散修斩杀了,想要赖到我头上可不行。”陈枫笑着说道,表面上装出毫不担心的表情。

    “说是这样说,可是有时候有些事就是能让人百口莫辩。”罗波冷笑道。

    “对了,你们说贺天他们被人斩杀了,难道是有人见到了?”陈枫心想难不成两人的尸体被找到了,可是自己当时埋得那么深,早知道当时就一把火烧掉了。

    “恐怕陈兄还不知道,门派中一旦有修士晋升到天人境,就会在门中点下一个魂灯,一旦人死了,魂灯就会熄灭,贺天和马俊的魂灯已经熄灭,这两人自然也就死了。”孙轩说道。

    “那么这两人死了多久了?”陈枫问道。

    “四个月了。”

    “呵呵,死了四个月了,现在才调查吗,门派的速度倒是挺快。”陈枫冷笑道。

    “这倒不是,听说门派已经暗地里调查一段时间了,而且还在黑源山脉找到了两人的尸体,还发现有打斗的痕迹,但是至于凶手是谁却一直沒有调查出來,最近几天,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件事完全放了出來,大家全都议论纷纷,很多人都把矛头指向了陈兄,看來应该还是打着陈兄身上的圣器。”孙轩分析道。

    “呵呵,门派中高人无数,难道还查不出两人的死因吗。”陈枫故意笑道。

    “应该是沒有,要是查出來的话应该也不会有这么传言了。”孙轩说道。

    此时,太乙门长老团。

    一群长老正在议事,商谈的正是贺天和马俊被杀的事情。

    “贺天和马俊都是渡过了两次雷劫的修士,是本门精心培养的人才,现在忽然被杀,不管怎么说都要找出凶手,不管杀人者是谁都要让对方付出代价。”一个高大威猛的大汉声震如雷。

    此人是长老团的雷霸天,修为极高,已经渡过了七次雷劫。

    “嘿嘿,这话还用你说,可是虽然找到了尸体,但是却查不出对方是谁,对方一丝气息都沒有留下,咱们可是使用了各种方法,除非请出人仙高手使用时空回溯之术,才能查出对方是谁了。”一个年轻人模样的修士笑着说道。

    此人叫花逐流,也是渡过七次雷劫的修士,更是出身于太乙门中的花家。

    “这种事要是还惊动人仙前辈,咱们长老团就不用存在了。”雷霸天冷笑道。

    “应该不是其他门派下的手吧?”这时候又有人开口。

    “也不是不可能,虽然咱们北原各大门派之间互有摩擦,弟子门之间争斗的也很激烈,更有一些伤亡,但是出现天人境修士的伤亡这件事还是很罕见的。”

    “再者说贺天和马俊两人说起來虽然渡过了雷劫,修为也不是很强,也沒有什么突出的地方,就是真的是其他门派动的手,也不会对他们两人动手吧。”

    “说的也有道理,既然不是其他门派的修士动手,难不成是一些散修,我想应该沒有这么大胆的散修吧?”

    “呵呵,各位,这样胡乱猜测是沒有什么用的,贺天两人被杀的地方咱们也看了,那里的气息气机消失,分明是对方使用一种极其厉害的手段掩盖的,咱们可以从这方面入手。”花逐流继续说道。

    “花长老说的不错,对方身上肯定是有一件强大的法宝,这才能掩盖气息,要是本身有这种实力,应该不屑于对贺天出手吧?”

    “你们的思路都错了,难道你们忘了那一片阵法,从现场的痕迹來看,分明是贺天和马俊联合了其他人布置了这套阵法,而这套阵法不用问也是用來困住一个人,最后的结果就是这人不仅脱困,还把贺天等人全部斩杀了,不,也不能说是全部斩杀,至少还有几人不见了踪迹,至于是死是活就不知道了。”这时候一个面貌威严的老者说道。

    “三长老说的有理,这样说咱们可以从这一方面入手,调查一下贺天出事前和什么人來往过。”

    原來这个面貌威严的老者是长老团中的三长老。

    太乙门中的长老团最厉害的是三大长老,每一人都高深莫测,全都渡过了九次雷劫,正在冲击人仙的境界,在长老团中有着至高无上的权利。

    “各位长老,我有话要说。”这时候坐在最角落的赵龙忽然开口了。

    “哦,是赵长老,有话就说。”三长老看了赵龙一眼,然后淡淡说道。

    “贺天和马俊被杀有可能和一个叫陈枫的弟子有关。”赵龙朗声道。

    “那你具体说说是怎么回事?”三长老好奇道。

    “是这样的,贺天两人生前和陈枫有过节,其中马俊更是被陈枫打伤过,更加巧合的是贺天两人被杀的时候陈枫却不在门派。”赵龙说话很简单,却一下子把矛头引到了陈枫身上。

    “陈枫,这名字我怎么沒有听过,难道不是长老团的人?”三长老有些好奇。

    “三长老,属下也有话说。”这时候杨鼎方却忽然开口了。

    执法长老团虽然属于长老团,但是自身权利却很大,杨鼎方虽然修为不是很高,但是一开口却也引起了其他长老的注意。

    “杨长老有话请说。”三长老笑道。

    很明显,三长老对待杨鼎方的态度要好过赵龙。

    “赵长老刚才简直就是在胡说八道。”杨鼎方咬咬牙忽然说道,同时心中却在暗叹,早知道当时就不要陈枫的贿赂了,既然收下了陈枫的好处,现在就该是说话的时候了。

    “什么!杨鼎方,你是在挑衅吗?”赵龙眼中差点喷出火來,赵龙怎么也沒想到会有人跳出來反驳自己,而且还是那么的不客气。

    “哼,这里是长老团,大吵大闹成何体统。”三长老有些不满的看了赵龙一眼。

    “是,属下失态了。”赵龙立刻说道,同时看了杨鼎方一眼。

    “杨长老,你來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这里是长老团,可不是胡说八道的地方。”三长老说道。

    “属下自然不会胡说八道,本來属下今天也沒有打算开口,但是刚才赵长老的话实在是太过分了,属下也是实在忍不住了。”杨鼎方说道。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